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83 誓死忠心

山東省 周旋

2003年4月3日,是我人生中最難忘的日子。這天,我和一個姊妹去給福音對象傳福音,沒想到這個人因受中共的謠言迷惑把我們舉報了,結果來了四個便衣警察,他們氣勢洶洶地把我們兩人強行推到車上帶到了派出所。一路上,我心裡異常緊張,因我身上帶著傳呼機,還有部分教會人員名單及一個筆記本,我很怕警察發現這些東西,更怕弟兄姊妹給我打傳呼,於是我就一直迫切地向神禱告:「神哪,我該怎麼辦呢?求你給我開闢出路,不讓這些東西落入警察手裡……」隨後,我把包悄悄塞進腰裡,並說我肚子疼要上廁所,警察罵罵咧咧地說:「就你他媽的事多!」在我再三要求下,他們讓一個女警看著我上廁所,我一解腰帶,傳呼機從腰帶上掉了下來,我順手把它扔進了下水道,而放在腰裡的包,我怕被女警發現就沒敢扔下去,放在了旁邊的垃圾桶裡,本想到晚上再上廁所時扔掉,結果我再也沒能去那個廁所。過後,我扔在垃圾桶裡的包被警察發現了。

警察把我和姊妹關進一間屋子,並命令我們脫光衣服搜身,就連頭髮她們也要捏一捏,看藏沒藏東西,搜完後,就給我們戴上手銬並關在屋裡。到了晚上,警察將我們分開審訊。他們問我:「是哪裡人?叫什麼名字?什麼時候來這裡的?來這裡幹什麼?住在什麼地方?你信什麼?和你一塊兒的叫什麼?」因對我的回答不滿意,他們氣洶洶地說:「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你不說實話有你好看的!說!你們的頭兒是誰?你是幹啥的?說了可以從輕處理。」看著他們凶神惡煞的樣子,我暗暗地立下心志:決不當猶大,決不出賣弟兄姊妹,更不出賣神家利益。接下來,不管警察怎樣逼問,我都不回答。他們見問不出什麼來,就氣急敗壞地對我一頓拳打腳踢,並惡狠狠地說:「讓你不說,給你點顏色看看,讓你『開飛機』!」隨即對我又是一陣猛烈地拳打腳踢。之後,警察勒令我坐在地上,把我的手銬在背後,使勁往上提,後邊放上一把椅子,用繩子把我的手綁在椅子背上,然後使勁往下壓我的胳膊,頓時我的胳膊就像斷了似的,疼得我發出撕心裂肺的尖叫聲。他們就這樣不停地折磨了我幾個小時。後來,我實在承受不住開始渾身抽搐,他們卻說:「你別裝瘋賣傻了,你這兩下子我們領教過,你嚇唬誰呀?你認為這樣就放過你了?」見我繼續抽搐,一惡警說:「到廁所弄點屎來,放到她嘴裡,看她吃不吃。」他們就從廁所裡用棍子弄來一些屎,抹在了我的嘴裡讓我吃,當時我口吐白沫,他們看我還在抽搐,才把我從椅子上放了下來。我的渾身就像抽筋一樣疼痛難忍,不由得大聲叫喊,癱倒在地上,過了很長時間我的手和胳膊才聽使喚,有了知覺。惡警怕我撞牆自殺,就給我戴上一個頭盔,隨後把我拖回小鐵屋。我一邊哭一邊向神禱告:「神啊!我的肉體太軟弱,願你保守我,不管撒但怎麼迫害,我死也不當猶大背叛你,不出賣弟兄姊妹和神家利益,我願為你站住見證來羞辱老撒但。」

第三天,警察拿著我扔在垃圾桶裡的教會人員名單及筆記本來提審我。當看到這些東西時,我心裡特別難受,滿了自責、懊悔,我恨自己太懦弱、太膽怯,當時沒有膽量把包扔在下水道裡,給名單上的弟兄姊妹帶來被抓捕的危險,我更恨自己不聽教會的安排,帶著這些東西盡本分,給教會帶來麻煩。我深知今天所受的這些苦都是我該受的,是神的刑罰審判臨到了我,我甘願接受,更願靠著神得勝撒但。這時,我想起一首詩歌《前進在愛神的路上》:「我不考慮以後的道路多麼艱難,我只以遵行神的旨意為天職,我更不在乎以後是得福受禍,既立下心志愛神我就忠心到底。不管身後潛伏多大危險患難,不管我的結局將會如何,為了迎接神得榮之日,願將一切撇棄努力向前。」(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默默地哼唱著這首歌,我心裡又有了信心和力量。他們問我:「這些東西是你的嗎?你老實交代,我們不會虧待你,你是一個受害者,被人騙了,你信的是邪教,你信的神太渺茫了,天上不會掉餡餅的。還是共產黨好,你還得靠黨、靠政府,你有什麼難處到我們這裡來,我們幫你解決,你要想找工作我們也可以幫助你,你把你們裡面的事都交代了,這名單上的人你說說他們是幹啥的?家是哪裡的?你的上層帶領是誰?」我識破了他們的謊言詭計,說:「這東西不是我的,我不知道。」他們見問不出什麼就原形畢露,猛地一拳將我打倒在地,接著對我又是一頓暴打,並使勁將我手上的手銬拽來拽去,手銬越拽越緊,都扎到了肉裡,痛得我哇哇大叫,惡警惡狠狠地說:「非讓你說出來,就像擠牙膏一樣一點一點地讓你說!」最後,他們又把我的雙手反綁在椅子背上,讓我坐在地上,一邊打我一邊使勁往下壓我的胳膊,霎時,我的胳膊就像斷了似的撕心裂肺地疼,讓我難以忍受。惡警一邊折磨我一邊怒吼:「快說!」我斬釘截鐵地說:「我不知道!」惡警暴跳如雷,怒吼著:「不說非打死你,你不說就別想活著出去,讓你在監獄裡蹲十年二十年,一輩子你也別想出去了!」聽著這些話,我心裡閃過一個意念:要有坐穿牢底的心志。隨後我想起詩歌《我願看見神得榮日》:「把最甜的獻給神喲,把最苦的留自己,堅決站住神見證,不向撒但再屈服。啊!頭可斷血可流,子民骨氣不能丟,神的囑託掛心頭,定要羞辱那老撒但。」(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神的開啟使我剛強壯膽,有了受盡一切苦也要為神站住見證的信心與決心。最後,惡警的陰謀沒有得逞,他們折磨我折磨得累了,就把我放下來送回鐵屋子裡。

幾天下來,我被惡警折磨得渾身無力,精神恍惚,兩隻手和胳膊也麻木了。面對這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我特別害怕惡警再來提審我,一想到這些,我的心就不由得瑟瑟發抖,真不知他們還會用什麼樣的酷刑來折磨我,也不知這樣的審訊什麼時候才能結束。我只有在心裡不停地向神禱告,求神保守我的心,加給我受苦的心志和力量,使我能為神站住見證,徹底讓撒但蒙羞失敗。

警察見我始終不招供,便又聯合國保大隊、公安局的人一起來提審我。他們二十多人輪流值班,白天黑夜地輪班對我進行刑訊逼供。這天又來了兩個國保大隊的警察,他們曾提審過我一次,這次見我後先是「好言相勸」:「你若如實交代就放你出去並保證你的安全……只有共產黨能救你,神不能救你……」見我不吱聲,一個警察氣急敗壞,罵罵咧咧地叫喊著讓我坐在地上,用皮鞋使勁踢我的雙腿,把我踢得疼痛難忍。這時,一警察過來問他:「怎麼樣,說了沒有?」他說:「還挺硬的,怎麼打也不說。」那人惡狠狠地說:「再不說往死裡打!」接著對我威脅道:「你說不說?不說非整死你!」我說:「我該說的都說了,別的不知道!」他氣得像要瘋了似的,如野獸一樣咆哮起來,又對我一頓拳打腳踢,最後打累了,便找來一條手指粗的長繩子,在他手上纏了幾圈,對著我的臉不停地猛抽,邊抽邊說:「你不是信神嗎?你受這個苦,你的神怎麼不來救你?怎麼不來給你打開手銬?你的神在哪裡?」我咬緊牙關強忍著疼痛,在心裡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今天我受這個苦是因我的悖逆,因我身上有撒但毒素,是我該受的,今天他們就是打死我,我也決不當猶大!神啊!願你與我同在,保守我的心,我願豁出命來為你站住見證羞辱老撒但。」並想起詩歌《只求神滿意》:「為神盡忠死何可惜,神旨意勝一切,不顧前途不計得失,只求神滿意,作響亮見證羞辱撒但,讓神得榮耀。誓死忠心還報神愛,我心讚美神,我已看見公義日頭,真理在地掌權,神性情公義聖潔,配受人類的讚美,我心永愛全能神,永愛全能神。」(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我閉上眼睛任憑撒但瘋狂地折磨、毒打,那一刻,我好像忘記了疼痛……我不知這酷刑要到幾時,我不敢去想也想像不到,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一刻不停地向神禱告、呼求。神的話也不斷地加給我信心:「不要怕這怕那,萬軍之全能神必與你同在,他作你們的後盾、作盾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二十六篇》)「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裡的,正要怕他。」(太10:28)是啊!中共只是個紙老虎,注定是神手中的敗將,神若不允許,它絲毫不敢傷及我的性命,就連一根頭髮也不會掉。這時,我又想起了神的話:「為你們的祝福你們可曾接受?為你們的應許你們可曾去追求?你們必在我光的引領之下而衝破黑暗勢力的壓制,必在黑暗之中不失去光的引領,必在萬物之中做主人,必在撒但之前做得勝者,必在大紅龍的國垮台之際,而站立在萬人之中作我的得勝之證據,在秦國之地你們必堅強不動搖,因著所受之苦而承受在我之福,必在全宇之下閃現出我的榮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說話·第十九篇》)神話語的力量是無窮的,使我信心百倍,有了與撒但爭戰到底的決心。等惡警打累了之後,他又問我:「說不說?」我堅定地說:「你打死我我也不知道!」惡警一聽沒招兒了,把繩子一扔,說:「你他媽的還真硬,十頭牛也拉不回來,你還真行,死也不說,你哪兒來那麼大的勁、那麼大的信心?你真是比劉胡蘭還劉胡蘭!」聽著他的話,我如同看見了神在寶座上得勝了,看見撒但蒙羞了。我邊流淚邊從心裡向神發出讚美:「神啊,靠著你的力量就能戰勝撒但惡魔!在事實面前我看到了你的全能、撒但的無能,撒但永遠是你的手下敗將,你不允許,撒但怎麼折磨也折磨不死我。」這時,神的話又開啟我:「神的性情是萬物的生靈的主宰所具備的……他的性情是權柄的象徵……更是一切敵勢力與黑暗所不能壓倒與侵害的象徵……」(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了解神的性情很重要》)經歷中共的殘酷迫害,我真實看到了神對我的愛和拯救,更體嘗到了神話語的權柄與威力,若沒有神話語的步步引導,僅憑我自己的力量根本無法勝過中共的嚴刑拷打,同時也讓我看到了惡警丟盔卸甲、狼狽不堪的醜相,看透中共慘無人道、草菅人命的惡魔實質,從心裡更加痛恨它、咒詛它,願徹底與它決裂,永遠跟隨基督、事奉基督。

第二天,惡警又來提審我,他們見了我驚訝地說:「你的臉怎麼了?」等照鏡子一看,我已認不出自己的模樣了,因惡警昨天用繩子把我的臉抽打得全腫了,並且青一塊、黑一塊,就像大熊貓。看著面目全非的自己,我恨透了中共惡魔,再次立定心志站住見證,絕不讓它的陰謀得逞!我的腿被打得不能走路了,去廁所時,我看到雙腿已沒有一點好地方,全部發青、發黑。一個惡警說:「你何必受這苦,你說了不就不用受這苦了,你不是自找苦吃嘛!好好考慮一下,交代了就送你回家和丈夫兒女團圓。」聽著他的鬼話,我對他恨之入骨。隨後,他們又換了招術,開始白天黑夜地「車輪轉」,不讓我睡覺,我一想打盹,他們就大聲吆喝吵醒我,他們妄圖藉著不讓我睡覺來摧垮我的意志,使我在精神恍惚、朦朧不清的狀態下說出實情。感謝神的保守,惡警雖然一連熬了我四天四夜,但不管他們怎麼審問,我心裡靠著神更加有底氣、有信心,精神不但不恍惚反而很清醒。而這些惡警們反倒在一次次的審問中越來越消沉、退縮,他們開始採取應付了事,還罵罵咧咧地發牢騷,嫌我害得他們吃不好飯,睡不好覺,跟著我受罪,覺得真倒霉,到了最後,他們只是應付著問問,再也沒有毅力審訊下去了……這一輪的爭戰,撒但再次以失敗告終。

然而,惡警並不善罷甘休,他們又用「美男計」來引誘我。有一個惡警走過來捏著我的下巴,拉著我的手,叫著我的名字,很溫柔地說:「你長得這麼漂亮,在這裡受這個苦不值得,你有什麼難處我可以幫你解決。你看你信神信得一無所有了,我家裡有兩套樓房,哪天我帶你到我家去玩,咱倆合夥吧。你交代了,你就自由了,你要什麼我可以幫你,我不會虧待你的……」聽著他骯髒污穢的鬼話,我感到噁心肉麻,便一口回絕了他,他只好灰溜溜地退了出去。這讓我看透了這些所謂的「人民警察」的卑鄙無恥,他們為達到自己的目的竟不知羞恥地用這種下三濫手段,沒有一點尊嚴、人格,真是一夥污鬼邪靈!

惡警的陰謀詭計一個接著一個,他們又利用我的家人來引誘我,說:「你只信神,你就不替你的丈夫、孩子、父母、親人考慮考慮?以後你孩子還得上學、找工作,你是信邪教的,會直接影響到孩子的前途、命運,你讓孩子怎麼做人?你就不替孩子想想,你就忍心讓他們跟著受牽連?」隨後,他們就把我的丈夫、孩子、小姨叫來,讓他們來勸我。當看到幾年沒見面的孩子時,我的淚水止不住地流了下來,我只有拼命地向神禱告:「神啊,求你保守我的心,因我的肉體太軟弱,此時此刻我不能中撒但的詭計,不能陷入情感中被撒但利誘,我不能背叛神、出賣弟兄姊妹,求你與我同在,加給我信心和力量。」小姨對我說:「你快說了吧,你怎麼這麼傻,你為信神受這個苦值得嗎?你出了事誰管你了?你一走幾年沒有音訊,你爹媽都為你操心,每天牽掛著你,吃不下飯,睡不好覺,你也得替我們想想啊,還是回家過日子吧,別信神了,你看你信神信的,還遭這個罪,這是何苦呢?」雖然我很軟弱,但因著神的保守,我認識到這是靈界的爭戰,是撒但的詭計,神的話也在我心裡提醒我:「……寧肯忍痛割愛、流淚痛哭也得滿足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被成全的人都得經受熬煉》)於是我說:「小姨,你不要再勸我了,我該說的都和他們說了,其餘什麼也不知道了,他們願意怎麼對待我就怎麼對待我吧,隨他們的便,你們不要管我了,回去吧!」惡警看我的態度堅決,只好讓我的家人回去了。他們的陰謀詭計再次失敗,就氣得咬牙切齒地說:「你真狠心呀!你太自私了,你真是沒人性了。你信的神在哪裡呀?他這麼全能,怎麼還讓你在這裡受這個苦?你的神怎麼不來救你呀?真有神他怎麼不來給你打開手銬救你出去?哪有神哪?你別上當受騙了,別傻了,現在醒悟還不晚,再不交代就把你送監獄裡去呆上幾年!……」惡警的一番鬼話使我想起了主耶穌被釘十字架時的情景,當初的法利賽人、執政掌權者也是這樣譏笑、毀謗、定罪主耶穌的,「你如果是神的兒子,就從十字架上下來吧!」(太27:40)中共政府與羅馬政府、法利賽人一樣,他們都是仇恨真理、仇恨基督的撒但惡魔,是神的仇敵。神利用這樣的環境一方面是試煉、檢驗我,另一方面是讓我對中共大紅龍的邪惡本性有真實認識,使我能恨惡大紅龍、背叛大紅龍,一心跟隨神。就如神的話所說:「神要藉著一部分邪靈的作工來成全一部分人,讓這些人來徹底識透惡魔的行為,讓所有的人都真正認識其『祖先』,這樣人才能與其徹底決裂,不僅讓其棄絕其子孫,更要讓其棄絕其祖先。這是神要徹底打敗大紅龍的原意所在,讓所有的人都認識大紅龍的本來面目,將其假面具完全撕掉,看看其本來面目,這樣作才是神要達到的,是神在地上作這麼多工的最終目的,是神在所有人身上要作的,這叫調動萬有為神效力。」(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說話的奧祕揭示·第四十一篇》)

最後,惡警把我送到看守所刑事拘留一個月。在這一個月中,他們又提審了我一次,兩天兩夜不讓我睡覺,不給我吃飽飯,有時還不給飯吃,最終,他們仍是徒勞而歸。中共就是這樣沒完沒了地折磨人、苦害人!拘留期滿後,他們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以「信邪教擾亂社會治安」為罪名判我兩年勞教。在我去勞教所前,家人送來兩千元生活費,但全部被他們私吞了,這夥惡魔的確是吸人血、要人命的撒但邪靈,簡直太可惡了!這也更加讓我看清了,在中共掌權的國家根本不根據法律辦事,只要是它反對的,它就可以任意殘害、剝削,隨便給安個罪名就可以任意整治、迫害,中共就是這樣無中生有、亂扣帽子、栽贓陷害、亂殺無辜,它才是地道的、正宗的邪教組織,是一群黑社會流氓團夥,它給人類帶來的全是災難、是禍患。在勞教所的兩年中,我看到中共警察根本不把勞教人員當人待,而是當奴隸一樣來虐待、使喚。他們每天給人吃的是饅頭、煮菜湯,還讓人不分白天黑夜地加班加點幹活,我們每天累得疲憊不堪卻得不到任何報酬,幹不好活兒還要遭受他們的訓斥、責罰(加刑期、不給飯吃、罰站)。在這期間,這夥惡警還是不放過我,又來提審讓我交代情況,我憤恨不已,靠著神加給的信心和力量,我氣憤地說:「你們打也打了,罰也罰了,還要怎麼樣?我該說的都對你們說了,你們再審上十年二十年我也是什麼都不知道,你們就死了心吧!」他們一聽,氣急敗壞地說:「不可救藥了,你就在這裡呆著吧!」最後,這夥惡警灰溜溜地離開了。

經歷了中共這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和兩年暗無天日的牢獄生活,我徹底看清了中共的實質就是謊、邪、狂、毒,它畜生不如,倒行逆施、陽奉陰違,打著「宗教信仰自由」的旗號卻百般追捕、迫害基督徒,瘋狂攪擾、拆毀神的工作,它們這夥披著「偉大、光榮、正確」外衣的土匪強盜、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終於被神智慧的作工徹底撕下了假面具,將它們猙獰的惡魔嘴臉暴露在光中,讓我大開眼界,徹底從夢中醒悟。正如神的話所說:「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宮殿』一般,而這幫看家狗怒目圓睜,深怕神趁其不防之機將其一網打盡,再沒有『安樂』之地,這樣一座鬼城的人怎能看見過神?哪裡享受過神的可親可愛?哪裡懂得人間之事?誰能明白神急切的心意?難怪神道成肉身隱祕萬分,就這樣的黑暗的社會魔鬼慘無人道,殺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讓可愛、善良而又聖潔的神存在?它怎能對神的到來拍手稱快?這幫狗奴才!恩將仇報,早不把神放在眼裡,對神虐待,凶殘已極,絲毫不把神放在眼裡,行凶掠奪,喪盡了天良,昧盡了良心,將無辜的人類勾引得昏迷不醒。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八》)

全能神永遠是智慧、全能、奇妙的,而撒但、中共惡魔永遠是卑鄙、齷齪、愚蠢的,不管它怎麼猖狂、囂張,也不管它怎麼掙扎、反抗,它永遠都是神用來造就神選民的效力品,而且是注定要被神打入地獄永遠受懲罰的對象。它企圖藉著慘無人道的迫害來摧垮人的意志,讓人遠離神、棄絕神,但是它錯了!它的逼迫恰恰使我們徹底看透了它的惡魔實質,更加激起了我們徹底背叛它而追隨神走人生正道的信心與勇氣,全能智慧的神是我們永遠的依靠!以後,不管道路有多麼艱難險阻,我都堅決跟隨神走到底,為神作響亮的見證!

上一篇:神的愛浩瀚無比

下一篇:患難中體嘗到神的愛

你可能喜歡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