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目錄

84 墮落之人的轉變

福建省 童心

我出生在農村,長輩們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加上家族人丁稀少,常常受人欺壓。在我13歲那年,村裡有個小孩被外村的人打了,村裡人硬誣賴是我父親唆使的,聲稱要抄我的家,牽我家的豬,還打我父親;還有一次,村裡人把我家捕魚的網據為己有,我父親把網收回來,那戶人家竟仗著權勢打我父親。父親自知沒錢沒勢只能忍氣吞聲,媽媽則教導我們兄弟幾個將來一定要爭口氣,不能再過這種受人欺壓的日子。年幼的我在憤恨社會的不公平之餘,暗下決心:將來一定要出人頭地讓所有人刮目相看,不再受欺。於是我發奮苦讀,但因自己資質愚鈍,不是考大學的料,便選擇當兵謀發展,之後託關係順利進入了軍營。

初入軍營,為了給領導留個好印象,以便日後被提拔重用,我什麼髒活、累活都搶著幹,積極表現自己。可不管我怎麼努力,幾年下來連個班長都沒混上,又因我穿著寒酸、用錢精打細算,經常遭到戰友的取笑、欺負,這使我出人頭地的願望更加強烈。後來經一老鄉點撥,我才知道原來在部隊裡評功、升級不是靠實幹,而是靠送禮。我雖反感這種作法,但又不得不抓住這個升官的唯一門路,於是,我狠狠心,拿出自己所有的積蓄,效法周遭之人給領導送禮拉關係,我終於順利考入軍校。可從軍校畢業回到部隊後,我卻因沒錢送禮被安排到伙房燒飯,後又擔任有名無實的司務長。經過幾年的部隊生活,我深知「當官不打送禮的,不溜鬚拍馬一事無成」,要想在此立足就得想方設法撈錢、送禮,若不會這一套再有本事也沒用。為了實現自己的抱負,我開始四處撈錢籌備資本:買菜時我故意報高菜價,虛報數量,賺黑心錢;看到其他司務長都在賣米,我也將部隊的米偷偷賣了一車,賺了幾千元;等等。雖然從小信耶穌的我很清楚自己所做的都是犯罪,也怕有一天被查出來要判刑,整天提心吊膽的,但升官的慾望驅使我做違背良心的事。積攢了一點資本後,我對領導溜鬚拍馬,常常投其所好給他們送禮。為了加官進爵,每當上級領導下來,我總是忙前忙後,陪同喝酒、唱歌、聯繫小姐……百般溜鬚討好領導。領導有什麼小事需我幫忙,我更是鞍前馬後樂於效勞,見誰和哪個領導關係好,我就想法拉攏他,讓他幫我引薦。幾年間,我憑著這套處世哲學在官場上平步青雲,級級高昇,最終當上了營長。我終於出人頭地了,可以衣錦還鄉、榮歸故里了!此後,每次我回到家鄉,村裡人都圍著我,討好巴結我,誇我有本事,我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至此,我的野心慾望也愈發膨脹,俗話說「千里來做官,為的吃和穿」「有權不用,過期作廢」「無官不貪」,於是我開始享受起當官的特權,到哪都是白吃白拿,誰想求我辦點事都得給我請客送禮,禮送少了還不搭理,吃穿用都開始講檔次,去哪都講排場,甚至仗著自己是司令、政委等重要領導面前的「紅人」,而變得很牛氣,常狐假虎威,打著他們的旗號向下屬要這要那。就這樣,我由一個樸實的鄉下人、基督徒墮落成了一個貪得無厭、圓滑詭詐的魔鬼人。

我自己敗壞、墮落,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時常無故懷疑在外企上班、容貌出眾的妻子會在外勾三搭四,以致我們之間的矛盾越來越多、隔閡越來越深,形同陌路。2006年,妻子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提出了離婚,這對於我來說簡直是個恥辱!因此,我當時沒有同意離婚。夜深人靜時,我常常思考自己的人生,從小我就立志要出人頭地,現在我和妻子都事業有成,家裡各方面條件都不差,周圍人都羨慕我們,可我為什麼活得這麼痛苦,跟妻子鬧到離婚的地步,連兒子也跟著我們遭罪,這是我想要的生活嗎?我這樣活著究竟為了什麼?就在我迷茫困惑的時候,妻子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救恩,藉著跟弟兄姊妹常常在一起聚會交通,妻子變得越來越樂觀,不跟我吵架了,也不再提離婚的事,而是忙於傳福音盡本分。後來,在妻子與母親的帶動下,我也信了全能神。

藉著過教會生活,我知道了神是聖潔公義的,神最厭憎人的污穢敗壞,想到自己在部隊沾染了滿身污穢,若舊性不改就沒法蒙神拯救,因此我開始如飢似渴地讀神的話,希望從中找到解決的辦法。有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生在如此污穢之地的人嚴重地受到社會的傳染,受到封建禮教的薰陶,受到『高等學府』的教育,落後的思想,敗壞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觀,卑鄙的處世哲學,毫無價值的生存,低賤的風俗與生活,這些東西都嚴重地侵擾著人的心,嚴重地破壞著人的良心,打擊著人的良心,因而人離神越來越遠,人越來越抵擋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神的話一針見血揭示了我內心深處的祕密,令我震撼不已,這些年在部隊裡我為了出人頭地,隨從世界的「潛規則」,幹了許多昧良心的事,藉著這些不義之財「發家致富」,又過上了黑暗墮落的生活,整日沉迷罪中不以為恥。如今神的話不僅使我有了善惡之分,更讓我看清了自己墮落腐朽的根源所在。原來這一切的禍端都來源於撒但,是撒但把這個國家敗壞成了一個罪惡、邪惡的大染缸,在這個國家裡,沒權沒勢的老實人就受欺壓、沒法生存,有權有勢、橫行霸道的人就亨通。在這個社會裡充斥著各種謬論邪說「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當官不打送禮的」「不溜鬚拍馬一事無成」「千里來做官,為的吃和穿」「有權不用,過期作廢」等,而我正是受這些鬼話的迷惑,加上環境的迫使,從而迷失了方向,丟棄了做人的原則,不擇手段追求當大官,在罪惡的泥潭中越陷越深,直至完全成了一個唯利是圖、以權謀私、中飽私囊的污鬼。在神話的審判中我看見了神的烈怒、聖潔,體會到了神的公義性情不容人觸犯。我後悔自己犯下的惡行,心裡不由恐懼戰兢,深感若不是神及時拯救我,將我從罪惡的泥潭中拉上來,按我的所作所為只能遭神的咒詛、懲罰。感謝神讓我重見光明,明白了做人的原則。此後,我再也不幹那些羞辱神名的事了。

隨著明白真理的增多,我又體嘗了神對我更多更深的拯救。2009年,我在部隊滿20年了,按照國家規定可自主擇業,我決心棄惡從善,選擇轉業離開部隊,全心為神花費。可領導一直挽留我,讓我考慮清楚,另一名位高權重的老領導給我許諾:好好幹,我保證讓你當上副團長!為此,我有點猶豫了,這可是我夢寐以求的機遇呀!我心中對地位仍割捨不下,便向神禱告尋求:「神啊,當大官是我的夢想,如今有這樣的機會,我不知該怎麼選擇,願你開啟、帶領我!」之後神的話開啟了我:「你若有很高的地位,若有很高的名望,若有很多的知識,有很多的資產,有很多的人擁護你,而你卻仍然不受這些東西的困擾來到神面前接受神的呼召與託付,作神讓你作的事情,那你所作的事情將是世界上最有意義而且是人類最正義的事業。你若為了地位或者為了自己的目的而拒絕神的呼召,那你做的一切都是神所咒詛的,更是神所厭憎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人來在世上難得碰見我一次,又難得有尋求、得著真理的機會,你們何不將這美好的時光珍藏起來作為今生追求的正道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年老之人、年少之人說的言語》)神的話字字句句敲打著我的良心,使彷徨中的我猛然清醒過來。我能有幸遇見神道成肉身來在地上作工,有追求真理、為神花費的好機會,這是神多大的高抬與恩待呀,世上有何事業能比為造物的主花費更有意義呢?在世上即便擁有最高的地位、當最大的官,最終不認識神、性情沒變化還要遭神懲罰。想到有多少地位顯赫的人落入災難、死於非命,又有多少高官落馬,落得淒慘的下場,而我為了出人頭地在官場上拼命廝殺、奮鬥,結果被糟蹋得滿身污穢,變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如今神帶領我從迷途中回轉,並給我指明了人生的方向,難道我還要鋌而走險、重走老路嗎?我的前半生已被撒但苦害愚弄活得太痛苦,後半生不能再做撒但的奴役,再被它利用、敗壞,我要重新換個活法,好好跟隨神,走追求真理的路,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於是我毅然選擇了自主擇業,徹底離開了部隊。然而,因我被撒但敗壞太深,撒但的毒素「出人頭地,做人上人」早已深種在我心裡,常常攔阻我走正道,為了引領我走上真正的人生路,神在我身上作了更多的審判潔淨的工作,我也因此得著了神更大的拯救。

到教會盡一段時間本分後,我看到一些教會帶領很年輕,有個教會帶領還是我以前的朋友,這讓我心裡很不舒服,心想:你們在世上的地位都沒我高,今天在教會的地位反而高過我,你們能做負責人,我更能!於是,我「發奮追求」,每天早晨五點就起床看神的話,還給自己定指標:每天至少聽兩小時生命進入的講道交通,每週學三首詩歌,把所有的神話語詩歌都學會!盡本分我更是努力地配合,教會裡只要我能辦的事我首當其衝,不嫌苦不嫌累。與此同時,我又在弟兄姊妹面前大談特談自己在部隊的經歷,炫耀自己如何能幹,而對教會帶領的交通則嗤之以鼻,或是拐彎抹角地貶低他們考慮事情、處理問題不如我……就這樣,我一頭扎進爭名奪利中,總想早日在教會撈個一官半職。2011年,我終於如願以償當上了教會帶領,我興奮不已,準備大顯身手好好幹出一番成績來讓人看看。可妻子卻多次提醒我,說我不適合做帶領,勸我主動辭職,無奈之下我只好辭職,並推薦了一個姊妹做教會帶領。可我並不甘心,一段時間後,看見教會帶領處理問題有不周之處,我的野心又出來了,拐彎抹角地勸她引咎辭職,想藉重新選舉之機自己再被當選。結果,弟兄姊妹得知後就解剖我,說我太陰險,野心太大,老想在教會掌權,並撤了我的組長職務。這簡直讓我無法接受,我這麼有本事的人居然連個小組長都當不上!一連數月,我心裡都不服不滿,看弟兄姊妹都不順眼,聚會都不怎麼說話,靈裡完全黑暗摸不著神了。痛苦中,我呼求神引領我走出黑暗。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今天在經歷當中,神每一步的作工都反擊人的觀念,都是人的思維達不到的,都出乎人的預料。神供應人的所需,處處不符合人的觀念……藉著反擊你的觀念,讓你接受神的對付,這樣才能脫去你的敗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神的人才能為神作見證》)「你若現在不順服下來,到最終你得個咒詛回去就高興了嗎?生命的道你不注重,只注重地位、稱呼,你的生命怎麼樣了?……你不注重追求個人的變化與進入,總是注重那些奢侈的慾望,轄制你愛神、親近神的東西,這些東西能將你變化了嗎?能將你帶入國度之中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神的話像一把利劍扎在我的心上,使悖逆的我抱愧蒙羞、無地自容。我才認識到近段時間臨到的這些事雖不合我意,但並不是誰與我過不去,而是神對我公義的審判,也是神對我及時的拯救。因神這次作工是來改變人的舊思想、舊觀點,拯救人脫離撒但權勢,讓人從神得著真理、生命,從而活出光明的人生。可我卻不走正道、不追求得著真理作生命,而是追求地位、名譽,甚至為此耍心計、用手段,與在世上追求當官、做人上人無異,我這不是與神的作工及神拯救人的心意背道而馳嗎?如此追求下去又怎麼能得著真理,活出有意義的人生呢?若總也不扭轉不是坑害自己,成為神作工結束時受懲罰的對象嗎?神為了阻止我走歪歪道,扭轉我錯誤的追求觀點,才藉周圍人事物「無情」地修理對付我、剝奪我的地位、擊碎我的野心慾望,以此讓我反省回轉。這時,我體會到神的性情公義聖潔,我的存心、動機,乃至每個心思、舉動都在神的鑒察之中,神在向我顯明他的威嚴之時又對我施行了最真實的拯救。認識到神的拯救之恩後,我不再沉浸於痛失地位的糾葛中,也有了追求真理的心志。神這麼愛我,費盡心思拯救我,我不能再辜負神心意,我得順服神的擺佈安排,不管做負責人還是做平信徒,我都要追求真理、盡好自己的本分。

半年後,教會帶領安排我到另一處教會過教會生活。當時那處教會正在選舉教會帶領,得知該處教會的弟兄姊妹信神年限都不及我時,我心裡一樂:這回機會來了,我總算可以做教會帶領風光一把了,畢竟我的人生閱歷、信神年限都比他們多,應該是做負責人的不二人選……正當我準備好好表現自己時,原教會一姊妹轉到這裡參選教會帶領,我怕自己在原教會爭奪地位的醜事被姊妹揭穿,臉面難堪,只好無奈地放棄了自己的打算,想著先參選當個組長吧,到時再一步步往上爬。沒想到,教會卻沒讓我參選組長,只安排我盡一個最不起眼的本分,就是給弟兄姊妹送神話書籍,真沒想到,我一個堂堂的營長居然盡「跑腿」的本分,這讓我實在不好接受,但因著經歷了一些審判刑罰,我知道這是出於神的主宰安排,是神在對付我的地位之心,我就背叛自己順服了下來。沒多久,我所在的聚會點被警察盯上了,教會安排我到別處和兩個老姊妹一起聚會,而教會帶領也因中共的迫害不能常來澆灌我們。這下我再也忍不住了:讓我盡個不起眼的本分不說,還要跟這些素質差的老年人在一組聚會,我怎麼會落到這等地步?……我越想越難受,甚至覺得活著都沒意思。痛苦中,我只好迫切禱告神,求神開啟我。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在走今天的道路中你當怎樣追求才是最合適的?你當把自己看為一個什麼樣的人物來追求?你當知道,你該怎麼對待今天這所臨到你的一切,或試煉或苦難,或無情的刑罰或咒詛,臨到這一切,你都應當作慎重的考慮。」(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學無術的人不就是畜生嗎?》)從神的話中我看到,自己受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驅使,又偏離神的心意,走上了追求名譽、地位的錯誤道路,為此我只看重帶有「官銜」的本分,而鄙視其他本分,還嫌棄素質差的弟兄姊妹,感覺跟他們在一起都顯自己地位低。我簡直被地位、名利沖昏了頭腦,豈不知在神家,本分不分大小,我跟弟兄姊妹同屬受造之物,並沒有地位高低之分,我在世上的地位再高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想到這兒,我心裡釋然了許多,但我知道名利地位是我的致命處,便禱告神尋求更多的真理來解決這個問題。過後我聽到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裡說:「你們說人佔著地位、寶愛地位有沒有意義呢?對地位名譽得看透、得看淡,它是個虛無的東西,沒什麼實際意義,不是地位高就能蒙福,地位高你性情不好還受禍呢,如果你不追求真理,地位對你來說那就是萬惡之源,你沒有真理看不透事,容易被地位斷送。……做帶領不追求真理不行,只能斷送你,你要是追求真理,做帶領也能成全你。」(摘自《講道交通(七)·對假帶領、敵基督、惡人的分辨與解決路途》)「人在沒有權力的時候像個好人,一旦有了權力就會原形畢露。這權力咋就能顯明人呢?做一個老百姓的時候都是好人,外表瞅著都挺端莊正派,一旦有了權力就變態……」(摘自《講道交通(三)·人當怎樣配合神成全人的工作》)這些話使我茅塞頓開,我才看清追求地位的虛空、無意義,人不追求真理而注重地位只能被斷送。想想自己在部隊的經歷,當士兵時我痛恨那些腐敗官員,可當自己的地位不斷高升時,我就開始變態,最後也成了一個地道的腐敗官員。又想想那些位高權重的人,在沒有地位的時候還老實本分,一旦擁有權力就作威作福、惡貫滿盈。這些事實都足以說明人被撒但敗壞後,無一不在受著撒但的苦害愚弄,若不追求真理得著性情變化,不論在世界還是在神家,有了權力、地位只會變態、作惡,最終遭到神公義的懲罰。想到這兒,我又後怕又感激,原來神一次次地將我挫敗是對我施行愛的拯救啊!因我在官場摸爬滾打多年,渾身沾滿撒但毒素,可以說集狂妄、詭詐、自私、貪婪於一身,而我信神後因太注重地位,卻沒有真正追求真理,至今仍沒得著多少真理,對神沒多少敬畏之心,我若真有了高的地位,只會野心膨脹,像在部隊當官一樣站在地位上作威作福,最終觸犯神的性情遭神懲罰。感謝神的開啟,使我看清了追求名利地位的實質與後果,更看到了追求真理的重要性。

此後,我開始在神話上下功夫,從心裡渴慕神話作生命,不再注重帶「官銜」的本分而小看其他的本分,而是覺得每個本分都有意義,只要人努力去配合,都能體現原有的價值。當我用心渴慕神話,努力配合盡好自己的本分時,我不僅明白了許多原來不明白的真理,還能常常享受到神的同在,獲得聖靈的開啟帶領,心裡有說不出的踏實、享受。一段時間下來,我發現自己與人相處時低調了許多,不再以自己曾在部隊當過官而自傲,更不以此為炫耀的資本,不論誰給我提缺欠,我都會先順服下來,再去反省認識自己;跟教會中文化低、素質差的弟兄姊妹也能平等相處了,不再認為自己高人一等。不知不覺中我的追求觀點轉變了許多,對地位名利也看淡了,不太受這些東西的轄制與捆綁了,看到比自己信神時間短的弟兄姊妹當了教會帶領,我心裡也會有點嫉妒,但藉著禱告就能放下,而且想起以前爭名奪利之事都感到臉紅,覺得太醜陋、沒人性。現在我和妻子在家一同盡本分,雖然本分並不「顯眼」,但我心裡感到知足,有享受。而且我兒子也信了全能神,我們家真正成為一個基督徒家庭,在生活中學會讓神話掌權,誰說得符合真理就聽誰的,即使流露敗壞性情,也能互相包容忍耐,在神話中認識自己,我們的家庭生活越來越美滿、幸福。我深深地體會到是全能神改變了我和妻子,挽救了我的婚姻、家庭,更拯救了墮落到極處的我,使我由一個狂妄自大、追名逐利、邪惡污穢的人變成一個追求光明、正義,有真正人生目標的人。當我唱起神話語詩歌:「神沒有恨人的成分,他所作都是真實的愛,就是刑罰審判也是神的愛,是對你們極大的拯救。只因為你們太悖逆,又生在淫亂罪惡之地,已被撒但踐踏,神不願人再墮落,不忍心讓人墜落陰間,神才幾番刑罰審判,幾番熬煉,這是父教子般的深沉愛,他是為了把你們往正道上帶,也是極大保守,更是極大恩待。雖然因這刑罰審判你們也受了不少苦,甚至死去活來,但也得著了最真、最實、最寶貴東西。看見受造之物的歸宿,得知人類敗壞的起源,看見了神臂膀,看透了人生,得著了人生的正道。因著有了今天的刑罰審判,你才認識全能者的奇妙作為,看見他公義性情和美麗榮顏,否則你們的信將全是枉然,否則你們的信將全是枉然。」(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刑罰審判是最真最實的愛》)我就感慨萬分,是啊,若沒有神的拯救,我無法走上人生正道,只能愈發墮落,最後成為污鬼敗類遭神咒詛;是神公義的審判拯救了我,無情的熬煉變化了我,使我終於知道了什麼是醜陋、什麼是聖潔,也認識到了神的偉大美善、撒但的卑鄙邪惡,不願再隨從撒但,只願好好追求真理、脫離撒但的敗壞,活出真正人的樣式。雖然經歷幾番刑罰熬煉之苦,但我得著了最寶貴的生命之道,使我重獲新生,走上了真正的人生之路。

今年,我因需要辦理一些手續回到原單位,看見原先一起工作的同事都提拔了,以往的領導也都高升了,同事見到我就說:「當年你如果不離開部隊,現在提拔、高升也有你的一份。」我絲毫不為所動,心想:地位高有什麼用?沒有做人的目標、方向、意義,天天在罪惡的泥潭裡翻滾,這不是最低賤的人生嗎?不是撒但的俘虜與玩物嗎?最終還得遭受神公義的懲罰與報應!雖然我沒有高的地位,但我從不後悔自己的選擇,因我已真實體會到心靈的平安、踏實才是真正的幸福,做一個合格的受造之物順服神、敬拜神才是真正的人生,才有光明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