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目錄

87 審判是光

山東省 趙霞

我叫趙霞,出生在一個普通家庭,因受「人活臉面,樹活皮」「人過留名,雁過留聲」的名言薰陶,我把名譽、臉面看得特別重要,無論幹什麼都想讓人說個好,得到別人的誇獎、高看。結婚後,我給自己制定的奮鬥目標是:生活要比別人過得富;對待老人、為人處世不能讓別人說半個「不」字;要讓孩子將來考上名牌大學有個好前途,好為我的臉面增光添彩。為此,在公婆面前,我從不與他們吵嘴,有時他們說些刺耳的話,我委屈得偷著哭也不給他們臉色看;看到別人逢年過節給父母買衣服,我就馬上去給婆婆買,而且是挑最好的;家中來了親戚,我幫忙買菜做飯,苦點累點也心甘情願。我怕日子過得不如別人,生了孩子後,我丟下剛滿月的女兒就去上班,結果女兒因吃不上奶導致營養不良,瘦得皮包骨頭,打了100支營養針才有好轉,而我自己也天天累得腰酸背痛。雖然很苦很累,但為了有個好名聲,我任勞任怨、樂此不疲地付出著。短短幾年的時間,我就成了村裡有名的好兒媳,家庭也成了周圍人羨慕的富有家庭,為此,公婆、左鄰右舍、親朋好友都對我讚不絕口。面對周圍人的誇獎、好評,我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滿足,感到這幾年的苦沒有白受,心裡美滋滋的。可自從小叔子結婚後,我寧靜的生活便被打破了。弟媳見面就諷刺挖苦我,說我對婆婆好是有存心的,是為了得到婆婆的財物,並總說婆婆偏心給我家的東西多,而常常為此吵鬧。我感到很委屈,就想當眾與她理論爭辯還自己清白,可這樣就會失去自己在人心中樹立的好形象,因此,我就強忍著,實在受不了時就偷偷哭一場。後來,弟媳得寸進尺,竟把分給我家的地基佔有了,氣得我渾身打哆嗦,幾天水米未進,恨不得去跟她拼了,但一想到這樣做會失去臉面,有損自己的聲譽,被周圍的人小瞧,我便忍氣吞聲,可心裡卻憋屈得難受,整天滿臉愁容,唉聲嘆氣,感到活著太苦太累,不知這樣的生活什麼時候才是個頭。

真是人的盡頭神的起頭。就在我感到痛苦無助時,全能神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一天,鄰居問我:「你相信有神嗎?」我說:「誰不相信?我相信有神。」她說她信的是創造天地萬物的獨一真神,起初的人類因著敬拜神而活在神的祝福中,人被撒但敗壞後便不再敬拜神,因而活在了神的咒詛下,活在了痛苦中,末世全能神就是來賜給人真理拯救人脫離苦海的,並且她還交通了自己信神的經歷……聽著她的交通,我似乎找到了知己,不禁把內心的痛苦全部傾訴出來。隨後,她給我讀了一段神的話:「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著你的回轉,等待著你突然恢復記憶的那一天:知道你是從神那裡走出來的,不知什麼時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麼時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麼時候有了『父親』,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裡等待著你的歸來已經很久很久。」(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全能者的嘆息》)神的話如同一股暖流湧進我的心田,撫慰著我痛苦憂傷的心,我的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流。那一刻,我感到自己就像一個流浪在外飽受苦難的孩子突然回到了母親的懷抱一樣,心裡有說不出的興奮與激動,一個勁兒地感謝神,在我走投無路時把我帶到了他的家中看顧保守我,我願好好跟隨神!從此,我天天讀神的話,禱告,唱詩讚美神,心裡感到特別輕鬆。通過聚會,我看到弟兄姊妹雖沒有血緣關係,但卻勝似一家人,相處中彼此之間單純敞開,滿了理解、包容、忍耐,沒有嫉妒紛爭、勾心鬥角,沒有虛假、偽裝,不欺貧愛富,都能以誠相待、一視同仁,我們在一起共同唱歌讚美神,心裡特別得釋放。為此,我喜歡上了這充滿愛與溫暖、公平與喜樂的教會生活,定真了全能神就是獨一真神,堅定信心跟隨神走到底。

藉著讀神的話,我明白了神最大限度拯救人的急切心意,並看到許多弟兄姊妹為國度福音擴展竭力付出花費,於是我也積極投入到傳福音的行列中。神的末世作工就是拯救人、變化人,神為了潔淨變化我,針對我的敗壞本性在我身上一次次施行刑罰審判、憐憫拯救。一次,我去給一福音對象傳福音,得知她是個帶領,就下決心無論如何都要與神配合把她帶到神面前。當時正值農忙季節,看到她農活繁忙,我就邊幹活邊向她見證神的末世作工。誰知一連給她交通了三天,她不但沒有接受的意思,還衝我吼道:「你的臉皮真厚,我說了不信,你還一個勁地來傳……」她的話觸到了我的痛處,我就像當眾被搧了幾個耳光一樣臉上火辣辣的,心裡一陣陣隱隱作痛,心想:我好心好意給你傳福音,幫你幹活累得腰酸背痛,你不但不接受,還這樣對待我,真是太無情了!我感到自己受了莫大羞辱,不想再給她談了,但又覺得這樣放棄不合神的心意,於是就在心裡默默禱告,強忍著內心的痛繼續給她邊幹活邊交通,可無論怎麼交通,她仍是聽不進去。回到家,我就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癱了下來,福音對象的話在我腦海裡反覆出現,我越想越痛苦:我這是何苦呢?我一片好心卻換來如此的譏笑、毀謗、辱罵,真是太冤了!從小到大沒有人這樣說過我,傳福音真是太苦太難了!不行,我不能再出去傳福音了!再傳就把臉丟盡沒法見人了。就在我委屈痛苦不願再傳福音時,神的話開啟了我:「你肩負的重任、你的託付、你的責任,你都知道嗎?你的歷史使命感何在?……他們貧窮、可憐、瞎眼,不知所措,落在黑暗之中哀號,路在何方?多麼渴慕光明猶如流星一樣,突然降下來驅散這將人壓抑了多少年的黑暗勢力。苦苦巴望、日思夜想,有誰盡都知曉?這苦難深重的人竟然在光劃過之日仍被囚禁在黑暗的監牢裡不得釋放,何時不再哀哭?這些從未有過安息的脆弱的靈竟這樣慘遭不幸,無情的繩索、凝固了的歷史早將其封鎖在其中,哀哭之聲誰曾耳聞?愁苦之態誰曾目睹呢?你可曾想到神的心何等憂傷著急,怎忍看著親手造的無辜的人類遭受這樣的折磨呢?人類畢竟是經受過毒害的不幸者,雖然今天倖存下來,但誰知人類早已經歷了惡者的毒害。難道你就忘了你是受害者中的一個嗎?你不願因愛神而努力地將這些倖存者都拯救回來嗎?以自己所有的力量來還報那愛人如愛自己骨肉的神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論到以後的使命,你當怎麼對待》)神的話字裡行間都透露出神為無辜的人類擔憂、著急的憂傷與牽掛,神不忍心看著他親手造的人被撒但捉弄、苦害,神一直苦苦巴望著人早日歸回他的家中,得到他賜給人的極大救恩。而我面對福音對象說幾句刺耳的話就委屈難受,喊難叫苦發怨言,甚至因著傷及到自己的臉面不願再去配合,看到我哪有一點良心理智?神末世為拯救我們這些敗壞之人,在作工期間一直遭到政府的追捕、逼迫,宗教界的棄絕、定罪、褻瀆、毀謗,還有我們這些跟隨神之人的誤解、抵擋,神受的痛苦屈辱太多、太大了!但神並沒有放棄對人類的拯救,仍是默默無聞地供應著人類的所需,神的愛太大,神的實質太美麗善良!今天我受這點苦比起神為拯救人類所受的苦算什麼!想想我也是受害者中的一員,被撒但苦害多年,若不是神向我伸出拯救之手,我仍在黑暗痛苦中掙扎,找不到光明與活著的希望。我享受到神的救恩,理應忍受屈辱痛苦竭力與神配合,盡好自己的本分,把那些仍在撒但苦害中的無辜的人帶到神的面前,這比世上任何一項工作都有價值、有意義,無論受多少苦都值得!想到這兒,我不再感到傳福音是件受苦的事,而是感到自己能有幸配合國度福音,這是我的榮幸,也是神的高抬,我立定心志:無論福音工作有什麼樣的難處,我都願盡上全力,把更多的渴慕神的人帶到神面前,安慰神心!隨後,我又投入到福音工作中。

經過一段時間的操練,當盡本分再遇到福音對象態度不好或說些難聽的話時,我能正確對待,憑著愛心繼續配合,因此我感覺自己已有了變化,不再那麼注重臉面地位了。可當神根據我的生命需要再次擺上環境來檢驗我時,我又被顯明得淋漓盡致。一天,教會帶領問我這段時間情形如何,還交通了神現時的心意及實行的路途。談話中,我得知她要調到另一處教會盡本分,心中不由得一陣興奮:她走後也可能讓我做教會帶領,若是那樣,我可要好好配合!正在我暗自高興時,姊妹說我村的另一姊妹明天也過來,我一聽心裡立時翻騰起來:她來幹啥?是不是要讓她做教會帶領?我的心不由緊張起來,她信的時間比我短,又是一個村的,若讓她做帶領,那我的臉面往哪兒放?弟兄姊妹又會怎麼看我呢?肯定會說我不如姊妹追求……我心裡不停地思想,晚上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第二天聚會時,因我急切地想知道教會帶領的人選究竟是誰,便時刻關注著帶領說話的語氣及態度,當帶領看著我說話時,我就覺得自己有希望做帶領,便滿面春風,不管帶領說什麼都點頭說對,而當帶領對著姊妹說話時,我就認為肯定是姊妹做帶領,因此感到很失落、痛苦。那兩天我被臉面、地位捉弄得心神不定,吃飯不香,甚至感到時間也像凝固了一樣過得特別慢。教會帶領看出了我的情形,就找出一段神的話讓我讀:「別看你們現在跟隨著,對這步工作有點認識,但就你們的那個地位心仍沒放下,今天地位高了就好好追求,地位低了就不追求了,就這個地位之福總掛心頭。」「雖然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對地位你們仍是不放鬆,一直苦苦地『追問』著,而且天天在觀察著……你越這樣追求,越沒有收穫,地位心越強的人,越得經受更大的對付,越得經過大的熬煉,這樣的人太不值錢!得經受許多對付、審判才能徹底放下,就你們現在這樣的追求到最終只能是一無所獲。不追求生命的人不能有變化,不渴慕真理的人得不著真理,你不注重追求個人的變化與進入,總是注重那些奢侈的慾望,轄制你愛神、親近神的東西,這些東西能將你變化了嗎?能將你帶入國度之中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神的話句句敲打著我的心,使我感到神就在我的身邊鑒察著我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我不禁反省自己這兩天來的所思所行,認識到自己的追求觀點太低賤,受「人活臉面,樹活皮」「人過留名,雁過留聲」這些話的薰陶,總想有個地位好得到更多人的好評,以至於兩天來被臉面地位捉弄得心神不定,吃不下飯,睡不著覺,如同跳梁小丑一樣醜態百出。這樣的環境正是神針對我的情形擺設的,這是神的愛臨到了我。神今天作工是為拯救我,使我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達到蒙拯救,我這樣的追求與神的作工要求是背道而馳的,信到最終也不可能得到神的稱許,只能一無所獲!於是,我便在心裡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哪,我願意順服你的作工,按著你的要求走好信神的路,在你的話上下功夫達到明白真理脫去敗壞性情,不管我能不能做帶領,我都要追求真理注重變化自己身上不合你心意的東西。」明白了神的心意後,我心裡感到特別平靜,無論交通哪方面的內容都很有享受。散會時,教會帶領說根據多數弟兄姊妹的推薦,讓姊妹擔當教會帶領的工作,並讓我配合她的工作。我心裡很坦然,爽快地答應下來,願意與姊妹同心合意盡好本分。

經歷了神此次的審判刑罰,我對自己注重臉面、地位有了一些認識,願意背叛肉體按神的要求信神、盡本分。但因我受撒但毒害太深,心靈深處仍受撒但權勢的控制,神為更好地拯救我脫離撒但的苦害,又向我伸出拯救之手。一天,我得知教會裡有個姊妹情形不好,就與配搭的姊妹商量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因配搭的姊妹正好身體不適,所以等我們商量完後,我就獨自去解決問題,並連夜找到那姊妹交通,結果問題很快得到解決。當時我心裡美滋滋的,認為自己這次出力不少,上層帶領肯定會誇獎我。然而,就在我等待好消息時,上層帶領來信了解那姊妹的情形,我以為是要誇獎我的,就高興地打開看起來。當看到裡面的內容是專門問配搭的姊妹如何處理此問題的,我立時憤憤不平:這件事明明是我處理的,怎麼不寫信問我?看來上層帶領心中根本就沒有我,看不起我,我就是個跑腿出力的,做得再好也沒有功勞,沒有人看在眼裡。我越想越委屈、難受,感到臉面丟失殆盡。這時,姊妹拿著信正要與我說話,我抑制不住內心的情緒,衝著她說:「這件事如何處理的,上層帶領不知道,難道你還不清楚嗎?我忙碌了半天沒有一個人說個好,結果功勞還是你的,在大家眼裡我就是一個跑腿的、扶持的,出力再多也沒人說好。」說完,我委屈得直掉眼淚。這時,神的話回響在我耳邊:「3.如果你出了很多力,但我仍是對你很冷淡,那你能不能繼續為我默默無聞地做事?4.如果你為我付出了一些東西之後,而你的一點要求我並未滿足你,你能不能對我灰心失望,甚至怨氣沖沖、破口大罵?」(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背叛(二)》)神的責問之語使我慢慢冷靜下來,頭腦也清醒了許多。剛才的一幕就像電影似的在我腦海裡回放,神的顯明讓我看到自己的本性實在太可怕、太危險,看到自己信神盡本分不是為滿足神,不是為得著神的稱許,而是要人的誇獎與表揚,一旦自己的慾望要求得不到滿足就會怨氣沖沖、獸性爆發,背叛神更是極容易的事。此時,我看到自己做得太過分,沒人性,感到揪心般的難受。懊悔中,我向神禱告:「神啊,我本以為自己有了變化,不再為臉面地位活著,也能與姊妹合得來了,可在今天的顯明中,我又一次暴露出撒但的醜相,總覺得自己在人中間沒有地位,為自己的付出沒有得到別人的好評而難受。神啊,我真是被撒但苦害太深,地位、名譽、虛榮成了捆綁我的枷鎖,祈求你再次帶領我從撒但的權勢下走出來。」之後,我看到神的話說:「你們各人都在眾人中升為至高,升為眾人的祖宗。你們又甚是蠻橫,在所有的蛆蟲中橫衝直撞,尋找安樂的地方,妄想吞吃那比自身小的蛆蟲;你們的心地陰險毒辣,勝過那滄海中沉沒水底的幽魂,居住在糞土中的最底層,將那從上到下的蛆蟲攪擾得不得安寧,互相廝殺一陣,便安靜下來了;你們並不知自己的地位,竟然在這糞土中還互相侵略,能爭出什麼東西來?你們若真有敬畏我的心,怎能背著我的面卻互相你爭我奪呢?你的地位再高,不也是一個小小的糞土中的臭蟲嗎?還能長上翅膀化作天空中的白鴿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落葉歸根之時,你會後悔你所行的一切惡行的》)神的審判之語如同利劍句句刺痛我的心,喚醒我的靈,使我認識到自己盡本分並不是為了高舉神、見證神,而是總想賣弄自己、見證自己,妄想高居人上,得到人的高看、仰望,看到自己哪有一點敬畏神之心?所追求的不是與背叛神的天使長同出一轍嗎?我本是一個被撒但敗壞至深的受造之物,在神面前如同塵土、蛆蟲,該時刻存著敬畏的心來敬拜神、盡本分,可我卻不務正業,總想藉盡本分的機會來顯露自己、見證自己,這樣怎能不令神恨惡、厭憎呢?神那樣聖潔、至高偉大,滿有權柄、能力尚且都卑微隱藏,從不顯露自己的身分讓人高看、仰望,而是一直默默無聞地為拯救人類付出一切,從不向人表白、邀功,也不曾向人索取什麼。神的卑微、尊貴與無私使我更看到自己的狂妄、低賤與自私,感到自己被撒但敗壞太深,太需要神的審判刑罰、試煉熬煉的拯救,於是,我再次仆倒在神面前:「全能神啊,在你的審判刑罰中我更加看到自己的悖逆,也看到了你的尊貴、偉大,今後在盡本分中我只願存著敬畏你的心老老實實地做人,憑著你的話而活脫去身上的撒但性情。」

通過經歷神一次次的刑罰審判,我的追求觀點逐漸有所改變,但生命性情還沒有真實得到變化。神為更徹底地潔淨我,帶領我走上人生正道,再次向我施下救恩。後來,我被選為教會帶領,與一個姊妹配合盡本分。因著之前的失敗,我時刻提醒自己要與姊妹同心合意地把教會工作作好。剛開始,我與姊妹能凡事商量、共同尋求,各項工作也都有果效。可一段時間後,我發現姊妹的素質好,交通真理透亮,工作能力也比我強。聚會時弟兄姊妹都願意聽她交通,遇到問題也都問她。面對這樣的環境,我又一次陷入撒但的網羅中被愚弄:姊妹各方面都比我強,到哪兒都能得到弟兄姊妹的高看。不行!無論如何我要超過她,也讓弟兄姊妹看看我並不比她差。為此,我每天馬不停蹄地奔走在教會中間,給弟兄姊妹聚會,並且不管誰遇到難處都衝鋒在前幫其解決……雖然外表看我很有忠心順服,但我裡面的野心又怎能逃出神的眼目呢?我的悖逆激起了神的怒氣,因此我落入了黑暗之中,看神的話沒有開啟,禱告沒話說,聚會交通時乾乾巴巴,甚至害怕給弟兄姊妹聚會。我完全被臉面地位束縛,每天渾渾噩噩的像背了個大包袱一樣壓得喘不過氣來,對教會裡的一些問題也看不透了,工作果效直線下滑。面對神這樣的顯明,我並不認識自己,也不願將自己的情形向弟兄姊妹敞開尋求真理解決,生怕他們看不起我。後來,神的責打管教臨到了我,我的胃突然疼起來,疼得我坐立不安。病痛的折磨加上地位之心沒得到滿足,我熬得死去活來。因著我一直執迷不悟,無法再配合教會工作,教會只好將我撤換回家靈修反省。沒有了地位,我猶如被打入地獄一般,情緒低落到了極點,覺得自己臉面丟盡,尤其看到弟兄姊妹都在積極盡本分,而我卻失去聖靈作工,什麼本分也盡不了,我心裡更是備受煎熬。痛苦中,我不禁自問:別人信神明白的真理越來越多,而我為什麼總是為臉面、地位一次次悖逆、抵擋神呢?我多次求神帶領我找到失敗的根源。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有些人特別崇拜保羅,就喜歡在外面演講、作工,喜歡聚會,喜歡講,喜歡讓人聽他的,喜歡讓人崇拜他,喜歡讓人圍著他,喜歡在人心裡有地位,喜歡讓人都注重他的形象。我們從他這些表現發現他本性裡面的什麼東西了?我們來解剖一下他的本性,他這麼個人,這些表現,本性是什麼?用言語怎麼概括?就這個事一般人都看不透,只能看見表現,這與本性什麼關係呢?他的本性是什麼呀?看不出來了吧?如果他真是這麼個表現的話,就足以說明這個人狂妄自大,絲毫不敬拜神,並且他追求的是站高位,他想轄管人,他想佔有人,他想在人心裡有地位,這是典型的撒但形象。」(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還有《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中說:「撒但的本性實質就是背叛,它從起初就背叛神,背叛神以後在地上對神所造的人類也實行了迷惑、愚弄、擺佈、控制,與神分庭抗禮,搞獨立王國。……你們看撒但的本性是不是背叛神的本性啊?從撒但在人類身上所作的一切足以看清撒但是地地道道的抵擋神的惡魔,撒但的本性就是背叛神的本性,一點兒不差。」(摘自《講道交通(一)·怎樣達到認識自己的敗壞實質》)揣摩著這些話,我不由得膽戰心驚,看到自己所活出的完全是撒但的形象,是地地道道的撒但化身,狂妄自大,絲毫不敬拜神。神高抬我在教會裡盡本分,是讓我存著敬畏神的心把弟兄姊妹帶到神面前,讓人心中有神的地位對神有敬畏與順服。可我面對神的高抬,在盡本分中不體貼神心意,不為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產生負擔,總想讓人都注重自己,都聽自己的,並且為了自己的慾望,走到哪兒都想樹立自己,甚至嫉賢妒能,硬著頸項與人爭高低。從外表看我是在與人爭,實際上是在與神對著幹,是在與神爭奪地位權力,這是嚴重觸犯神性情的事,是該遭神懲罰的行為!但神並沒有按我的所行待我,只是審判刑罰、責打管教我,剝奪我的地位,藉此讓我反省、悔改,看到神對我的愛太深、太大了!心裡不禁滿了懊悔與自責,更恨自己敗壞太深,跟隨神卻不追求真理,只是一味地為地位、臉面奔波勞碌,實在辜負了神的愛與拯救。我越反省越看清自己信奉的「人活臉面,樹活皮」「人過留名,雁過留聲」這些至理名言全是撒但敗壞人、殘害人的鬼話,認識到撒但就是藉這些東西麻痺人的心靈,扭曲人的思想,讓人樹立錯誤的人生觀,一心為虛無的地位、名利、臉面苦苦追求,最終讓人都遠離神、背叛神,都遵循它的謬論為它效勞受它任意蹂躪、苦害。而自己就是憑著撒但的鬼話樹立了錯誤的人生觀,變得狂妄自大、目中無人,心中無神,活在敗壞中與神為敵。今天我絕不能在享受著神憐憫的同時再與神背道而馳,我要洗心革面,徹底背叛撒但,將心完全交給神,活出真正人的樣式來安慰神心。接下來,我便尋求如何走以後的路,如何追求才合神心意。感謝神再次帶領我,我看到神的話說:「現在即使你不是作工的人,但你能盡到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能追求一切任神擺佈,神怎麼說你都順服,什麼患難、熬煉你都能經歷,雖軟弱但心還能愛神。對自己生命負責的人是願意盡到受造之物本分的人,這樣的人追求的觀點就對了,神所需要的就是這樣的人。……作為一個受造之物所該追求的就是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就是沒有一點選擇地來追求愛神,因為神就是值得人愛的。追求愛神的人,不應追求個人的利益,不應追求個人盼望,這是最正確的追求法。」(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成功與否在於人所走的路》)神的話猶如指路明燈,照亮了我的心,給我指明了該走的道路。神希望人不管有沒有地位,也不管臨到什麼樣的環境都能竭力追求真理,能順服神的擺佈安排追求愛神滿足神,這是最正確的追求,也是一個受造之物該走的人生正道。於是,我向神立定心志:神啊,感謝你給我指明了人生道路,以往有地位是你的高抬,今天沒有地位也是你的公義,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今後只願好好追求真理,順服你的一切安排。

從此以後,藉著讀神的話與過教會生活,我的情形很快恢復正常,教會又給我安排了合適的本分。而且,在盡本分中我就注重追求真理,凡事臨到尋求神心意,認識自己,找相應的神話解決。當臨到涉及臉面地位的事時,雖然心裡有些想法,但藉著禱告、藉著在神的話中尋求真理背叛自己,慢慢也不受其轄制而安心盡本分了;當看到一些比自己信的時間短的弟兄姊妹擔當託付時,我能藉著尋求真理認識到人盡什麼本分這是神命定好的,自己應順服神的安排,因此能正確對待;當弟兄姊妹對付、揭露我的本性實質時,雖然臉面有點放不下,但藉著禱告能順服下來,因這是神的愛臨到了我,對我的生命性情變化有極大益處;以往我顧及臉面,不願與任何人敞開,生怕別人低看自己,現在按著神的要求操練做誠實人,有什麼問題就與弟兄姊妹敞開,心靈深處感到特別輕鬆、快樂。看到自己的這些變化,我不由得向神獻上感謝讚美,因為這是神末世審判刑罰的作工給我帶來的變化。

如今我跟隨全能神已有幾個年頭,想想過去,是撒但的毒素侵蝕我的心靈,活在撒但的權下受其蹂躪、愚弄多年,不知道活著的價值意義,看不到光明,也找不到真正的快樂幸福,陷在苦海深淵中不能自拔。如今是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讓我擺脫了撒但的苦害,獲得了釋放自由,良心理智得到恢復,並且有了正確的追求目標,跟隨神走上了人生的光明正道。在神的審判刑罰中,我真切體會到神那無私真誠的愛,享受到了世間享受不到的福,得不到的愛。只有神才能拯救人脫離撒但的苦海,只有神刑罰審判的作工才能潔淨人裡面的撒但毒素,使人活出真正人的樣式,走上人生正道。神的審判刑罰就是光,就是神賜給人的最大的恩典、最好的保守、最寶貴的生命財富。正如全能神的話說:「神的刑罰、神的審判是人最好的保守、最大的恩典,只有神刑罰人、審判人,人才能覺醒,才能恨惡肉體、恨惡撒但。神嚴厲的管教使人擺脫了撒但權勢,脫離自己的小天地,能夠活在神的面光之中。刑罰、審判實在是最好的拯救!」(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感謝神的審判刑罰拯救了我,讓我重獲新生!在以後的信神道路上,我願竭力追求真理接受神更多的審判刑罰,徹底脫去撒但的毒素得著潔淨,達到對神有真實認識,成為一個真實愛神的人。願將一切榮耀歸給神,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