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經歷基督審判的見證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

與人配搭時,該學會「捨」

陳 光

一縷陽光斜照進工作室,陳光等三人正在忙著各自的工作。

一個月前,教會安排陳光和誠智、謝恩在一個小組寫講道稿。剛開始大家都是生手,工作進度都差不多。可時間一長,兩個弟兄的特長就突顯出來了,尤其是誠智,他思維敏捷,善於創新,兩天就能寫出一篇講道稿,並且還有些亮點,可陳光寫一篇講道稿最少得四五天的時間。每當陳光看到兩個弟兄寫的講道稿上交而自己的還沒有完成時,心裡就急得發慌,心想:「照這樣下去,不顯得我什麼都不是了嗎?那我就真成了老牛拉破車,永遠在後頭,到時負責人會怎麼看我?我還怎麼有臉呆在組裡呢?」陳光一看數量趕不上兩弟兄,就想在質量上多下功夫,寫一篇就轉交一篇,只要到月底能保證轉交的講道稿數量不少於他們,並且在質量上也比他們的強就行,負責人就會認可他的工作能力,對他有好的印象和評價,還能穩固他在組裡的地位。陳光在暗暗地使勁。

隨後,陳光就開始在講道稿上下功夫,修改講道稿時逐字逐句地推敲揣摩,怎麼表達果效好就怎麼寫,有不明白的地方就查考相關資料,爭取達到最佳果效。

陳光專心致志地寫自己的講道稿,檢查弟兄們寫的講道稿時,就沒有心思細看了,只是看看講道稿有沒有大問題、錯別字,表面上一說就完事了。

一天,陳光坐在電腦前正在寫講道稿,誠智拿著自己寫好的一篇講道稿讓陳光幫著檢查,陳光無暇顧及,但礙於面子只好無奈地打開了。當他看到誠智寫的講道稿比較粗糙,裡面病句、錯別字挺多,心裡也知道如果不修改就直接上交,上層審核組肯定得返回來重修。但又一想:「要是我把這些問題跟弟兄說了,他修改好了,恐怕上交後一次就能通過,那我又跟不上了,這樣下去我又成組裡最差的了,這讓我的臉往哪兒擱呀?」想到這兒,陳光便對誠智說:「基本沒什麼問題,你再從頭到尾順一遍就行了。」

「哦,那我今天把這篇講道稿轉走?」誠智問。

「好。」陳光點點頭。

幾天後,上層審核組把誠智寫的講道稿返了回來。

不出陳光所料,返修建議中帶著嚴厲的修理對付:「這篇講道稿有些地方沒有把真理交通透亮,而且語句粗糙,病句、錯字太多,這些明顯的問題都沒有修改,看到咱們盡本分太應付糊弄了……」看完建議,陳光雖意識到出現這些問題有自己的責任,但還是有些幸災樂禍,心想:「讓你忙著交,這下挨對付了吧!等你修改完這篇講道稿,我的講道稿也寫完了,到時就能和你的一起交了,這樣在數量上就不會被你落下太多,我的臉面也算是保住了。」

夏天的傍晚,空氣有些沉悶,陳光的心情也有些壓抑,上層對付修理的話還有自己幸災樂禍的那些想法時常在他腦海裡出現,他心裡煩躁難受,就來到神前作了一個禱告。

禱告後,他看到一段神的話說:「一涉及到地位,涉及到臉面,涉及到名譽,每一個人的心都蠢蠢欲動,總想出頭,總想出名,總想露臉。不想讓,總想爭,爭還不好意思,在神家不興爭,不爭還不甘心,看誰出頭就嫉妒,就恨,就怨,就覺得不公平,『為什麼我出不了頭?為什麼總沒我?為什麼總讓他出面,為什麼總也輪不到我?』有點怨氣。有怨氣自己還克制著,克制還克制不了,就禱告,禱告完好了一段時間,過後一臨到這事還勝不過去,這是不是身量幼小?人陷在這些情形裡這是不是網羅?這是撒但敗壞本性對人的捆綁。」(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

藉著神話語的審判,陳光認識到自己活在了爭名奪利的情形中。當自己寫講道稿的速度比不過弟兄們時,他就擔心會被別人小看,爭強好勝的心不由自主地就冒出來了,為了不被弟兄們落下,他暗暗較勁,一直在跟兩個弟兄攀比數量。當比不過兩個弟兄時,就在本分上耍手段、玩陰謀,對弟兄的講道稿不用心檢查,即使看出明顯的問題也不說。看到自己盡本分為利為己,太自私卑鄙了,沒有一點正常人性。

陳光又看了幾段神的話:「信神總為自己圖謀,自是、自高、顯露自己、維護自己地位的人,是喜愛撒但、反對真理的人,是抵擋神的、完全屬於撒但的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脫離黑暗權勢就能被神得著》)「你所追求的是肉體的福氣,實行的是自己的觀念中的真理,性情沒有一點變化,對肉身中的神沒有絲毫的順服,而且仍是活在渺茫中,那你所追求的定規將你帶入地獄,因為你走的路是失敗的路。」(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成功與否在於人所走的路》)

陳光看到神的話揭示的正是自己的情形,他認識到自己盡本分的存心錯了,並不是為了追求真理滿足神,而是想藉著盡本分樹立自己,追求名譽地位,走的是錯誤的道路。他回想自己本是一個要強的人,從來不甘心居於人下。信神後,自己還是憑撒但的敗壞性情活著:盡本分時只顧及自己的講道稿寫得怎麼樣,對弟兄講道稿中存在的問題漠不關心。為了不落在弟兄後面,他看出問題也不說,巴不得弟兄的講道稿被返回重修,延長上交講道稿的時間,那樣自己也就不會被落下了。想想弟兄寫的講道稿存在明顯問題,上交後,審核的弟兄姊妹就得花費時間和精力修改,如果問題太多還得返回重修,這不是在耽誤工作進度嗎?看到自己只考慮個人的利益,絲毫不維護教會工作利益,沒有一點人性理智,也沒有一點敬畏神的心。陳光認識到自己為了保住自己在組裡的地位不惜損害他人和教會利益,真是太自私、太卑鄙了,沒有一點正常人性……他越反省越自責內疚,懊悔自己的所做所行。

陳光來到神的面前向神禱告:「神啊!感謝你對我的審判顯明,使我認識到自己盡本分都是為了維護自己的臉面地位。為了與弟兄們攀比文章數量,我明知弟兄寫的講道稿有問題也不說,甚至弟兄的講道稿被返修我還幸災樂禍,看到自己的本性太自私、惡毒,絲毫不體貼神的心意,不維護教會利益,我這樣的所作所為太讓你厭憎了!神啊,我願向你悔改,放下自己的野心慾望,在以後的盡本分中與弟兄們和諧配搭,同心合意盡好本分!」

一名基督徒在桌前禱告

陳光又看到神的話說:「你們各人都在眾人中升為至高,升為眾人的祖宗。你們又甚是蠻橫,在所有的蛆蟲中橫衝直撞,尋找安樂的地方,妄想吞吃那比自身小的蛆蟲;你們的心地陰險毒辣,勝過那滄海中沉沒水底的幽魂,居住在糞土中的最底層,將那從上到下的蛆蟲攪擾得不得安寧,互相廝殺一陣,便安靜下來了;你們並不知自己的地位,竟然在這糞土中還互相侵略,能爭出什麼東西來?你們若真有敬畏我的心,怎能背著我的面卻互相你爭我奪呢?你的地位再高,不也是一個小小的糞土中的臭蟲嗎?還能長上翅膀化作天空中的白鴿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落葉歸根之時,你會後悔你所行的一切惡行的》)

陳光揣摩著神的話,認識到自己的本性狂妄自大,太不認識自己的身分與地位,自己本是螞蟻不如的人,滿了撒但敗壞性情,根本沒有地位可言,卻不甘居人下,總想跟人爭,總想讓負責人和弟兄們高看,其實,再爭、再搶,地位再高,不還是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嗎?實質永遠也不會改變,有什麼可狂的?今天神給自己盡本分的機會,本應跟弟兄們互相取長補短,和諧配搭,寫好講道稿見證神,而自己不往正道上用勁,整天為名利地位患得患失,天天想著怎麼在組裡佔有一席之地,真是太自私卑鄙了!想想自己信神多年,吃喝了那麼多神的話語,享受著神話語的澆灌、供應、扶持,也明白了一些真理,當務之急該做的是傳揚神的話語,見證神的作工,引導更多真心信神的人尋求考察神的末世作工,能早日聽見神的聲音接受神的拯救,為國度福音的擴展盡上自己的一份微薄之力。可自己絲毫不體貼神的急切心意,不能與弟兄姊妹和諧配搭,共同依靠神盡好本分,反而帶著私心利用本分搞自己的小經營,滿足自己的野心慾望,置神的心意、要求於不顧,這些所作所為不是太讓神厭憎恨惡嗎?就自己這麼自私卑鄙的人又怎配享受神這麼多的恩典祝福呢?

月亮高高地掛在天邊,銀白色的光照亮了院子裡茂盛的玉蘭樹,幾陣微風掠過,沉悶的空氣也變得清爽許多。

陳光隨手搭了件薄外套,走到院子仰視著夜空,再次回顧著自己這段時間的情形和表現。陳光認識到,信神不追求真理,不在盡本分中注重生命進入,反而一味地追求名利,打著信神的旗號跑外道,那就不是在經歷神的作工,也獲得不了聖靈的開啟帶領,即使盡本分也不是預備善行,信到最終也會被神厭棄淘汰!神知道他走錯了路,一次次的審判顯明他,使他看清自己的敗壞真相,知道這樣走下去的嚴重後果,能夠迷途知返走追求真理、生命進入的路。神話語的審判刑罰喚醒了陳光的心。此時,他明白了神的心意。

陳光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沒有你話語的審判揭示,我對自己自私卑鄙的敗壞真相根本沒有認識,也看不清自己早已走在危險的道路上,你的審判刑罰保守了我,把我從歧途上拉了回來。神啊!感謝你對我的拯救,我願意向你立下心志,從今以後好好追求真理,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安慰你心。」

此時,陳光內心釋放了許多,他轉身回到房間,又看到神的話說:「你做事別做在人前,得做在神前,你接受神的鑒察,接受神的檢驗,這樣你的心就擺正了;你總惦記做給人看,那你的心總也擺不正。另外,做事別總為自己,別考慮自己的利益,別考慮人的利益,別考慮自己的地位、臉面、名譽,先考慮神家的利益,把神家利益放在第一位,體貼神的心意,先考慮自己盡本分有沒有摻雜,盡沒盡上忠心,盡沒盡上責任,盡沒盡上全力,是不是全身心地為你的本分、為神家的工作著想,你得考慮這些。」(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

從神的話中陳光找到了實行真理的路途。神要求人信神盡本分能擺正存心,放下自己的利益、野心慾望,說話做事能接受神的鑒察,處處體貼神的心意,維護教會的利益,把教會利益放在第一位,這是神的心意,正是自己該實行進入的,也是自己該盡的責任。陳光明白了神的心意,向神立下心志,以後盡本分一定按神話語的要求去實行,放下自己的利益追求滿足神。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當再檢查弟兄們寫的講道稿時,陳光知道這是神的託付,是自己該盡的本分,就在心裡禱告神,接受神的鑒察擺對存心,在本分上盡到自己的忠心。對於講道稿中發現的問題他耐心地跟弟兄們交通,哪怕是一個標點符號也不放過。當陳光這樣實行一段時間後,他們上交的講道稿存在的問題越來越少,他跟弟兄們的關係也越來越融洽。陳光心裡感到特別輕鬆釋放,覺得不隨從撒但敗壞性情行事,能活在神面前按神的要求盡本分,這樣心裡才平安踏實。

沒過多久,神的檢驗再次臨到了他……

一天上午,陳光正忙著整理已經被返修兩次的講道稿,打算儘快整理好上交。

這時,誠智走過來,把一篇講道稿遞給了陳光:「陳光弟兄,你幫我檢查檢查,看看這裡面還有沒有什麼問題。」

陳光無奈地接過講道稿,心裡有些煩亂:「檢查你的講道稿就沒時間修改我自己的了,你們都上交了,我又被落在後面了。反正你又沒說今天要交,那我還是先整理自己的吧。」

陳光把誠智的講道稿放在一邊,準備繼續修改自己的講道稿,可他的心卻總也靜不下來:「如果弟兄寫的講道稿問題不多,卻因我只顧修自己的而耽誤上交,這能合神心意嗎?」陳光心裡在爭戰,「我到底先修自己的還是先看弟兄的?神啊!我該怎麼實行呢?」

陳光想到神的話說:「你得學會捨,學會放,學會讓,推薦別人,讓別人出頭,別一臨到出面的事、露臉的事就打破頭要爭,要搶;你學會往後退,但是本分還不耽誤,做一個默默無聞、盡本分不在人前顯露的人。」(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

人說獻這個獻那個,光一句話不行,那真得捨呀!到捨的時候真能捨,這才叫真實的實際。真到關鍵的時候讓你捨,讓你放下這個放下那個,你捨不得這個捨不得那個,這就不行,對神還不是真心。越到關鍵的時候人越能順服,越到關鍵的時候越能放下自己的利益、虛榮臉面,這蒙神紀念,這都是善行啊!」(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只有真理作人的生命,人活得才有價值》)

陳光明白了,要想達到滿足神,就得有捨棄個人利益的心志和實行,學會在盡本分中推薦別人,讓別人出頭,尤其在涉及自己利益得失的關鍵時候,更得作出明智的選擇,凡事以神家利益為重,這才是自己盡本分該有的態度和責任,只有這樣實行,才能逐步擺脫敗壞性情對自己的捆綁進入真理實際,使自己的撒但性情得到變化。在神話的開啟帶領下,陳光壓抑的心得到了釋放,也知道該怎麼實行了。以往為名利不實行真理走了不少彎路,吃盡了苦頭,活得沒有人樣,現在他要按照神話的要求,學著捨、放,做個讓神放心滿意的人。

陳光作了一個默禱,禱告後他看了一下弟兄的講道稿,看到問題不是很多,現在修改的話當天就能上交。於是,陳光就把講道稿中存在的問題詳細地標註出來,並把自己的想法跟誠智弟兄說了。

「陳光!」誠智邊修改講道稿邊問:「你的那篇講道稿修改到什麼程度了,今天能不能上交?」

「我那篇還有些問題,需要再看看,這次就先不交了。」陳光坦然地說。

看到誠智弟兄的講道稿轉走時,陳光心裡特別踏實平安。

後來,誠智寫的那篇講道稿被上層留用了。聽到這個消息,陳光特別高興,他覺得組裡又選上一篇講道稿,又為福音工作的擴展獻上了一份力量,他在心裡默默地向神獻上感謝。

後來因著本分的需要,陳光和誠智他們分開了。在跟其他弟兄的配搭中,陳光還會經常流露爭名奪利的敗壞性情,這時他就會來到神面前禱告神,接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有意識地背叛自己不對的存心,存著敬畏神的心安靜在神面前尋求實行的路途,在捨與得中作出正確的選擇。當他按照神話的要求去實行時,他感到特別輕鬆釋放,心靈踏實又平安。

你可能喜歡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