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選編)(粵語朗誦)

目錄

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下集

那些把根本不信的兒女、親屬拉到教會裡的人都是私心太大的人,都是獻好心的人,這類人只講愛心,不管他們信不信,也不管是否是神的心意,有的把妻子拉到神面前,或者把父母拉到神面前,不管聖靈是否同意,不管聖靈是否作工,他們一味地為神「收養人才」。你對這些不信的人施好心有什麼益處呢?這些沒有聖靈同在的不信派即使是勉強跟隨也不能像人想像的能蒙拯救,蒙拯救的人並不是那麼簡單就可得著的人。不經聖靈的作工與試煉也不經道成肉身的神的成全根本不能被作成,所以這些人從開始掛名跟隨就沒有聖靈的同在,因為根據他們的條件與實際情形根本就不能被作成,聖靈也就不打算在其身上花費太多的精力,也不作任何開啟與引導,只是任其跟隨下去,到最終顯明其結局就可以了。人的熱心、人的意思都是出於撒但的,並不能成全聖靈的工作,無論人怎麼樣都得有聖靈的作工,人能把人作成嗎?丈夫愛妻子為了什麼?妻子愛丈夫又是為了什麼?兒女孝順父母是為了什麼?父母疼兒女又是為了什麼?人的存心都是為了什麼?不都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打算與自己的私慾嗎?真正是為了神的經營計劃嗎?是為了神的工作嗎?是為了盡上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嗎?起初信神就不能獲得聖靈同在的人萬不能獲得聖靈的作工,這些人定規就是滅亡的對象,人對其再有愛心也不能代替聖靈的作工,人的熱心與愛心都代表人的意思,並不能代表神的意思,並不代替神的工作,即使人對那些掛名信的人、假作跟隨卻不知道什麼叫信神的人施有最大的愛心或憐憫,但他們仍不能獲得神的同情,不能獲得聖靈的作工。若是真心跟隨即使素質太差不能明白許多真理的人,這樣的人偶爾也有聖靈工作,但那些即使素質相當好卻不真心相信的人根本不能獲得聖靈的同在,這樣的人根本就沒有拯救的餘地,即使是看書或偶爾聽道,或是唱歌讚美神,也不能在最終的安息中存活下來。一個人是否是真心追求並不在乎人對其如何評價,也不在乎周圍的人對其看法如何,乃在乎其人有無聖靈作工與聖靈的同在,更在乎聖靈一段時間的作工是否使其性情有所變化,是否對神有所認識,若有聖靈的作工人的性情就會逐步變化,對信神的觀點的認識也會越來越純。不管人跟隨時間長短,只要是有變化那就有聖靈的作工,若是沒有變化那就沒有聖靈的作工,這樣的人即使是效力也是藉著其得福的存心而指使的,偶爾的效力並不能代替其性情的變化,最終仍是滅亡的對象,因為國度裡不需要效力的,也不需要任何一個性情沒有變化的人侍候那些被成全的為神忠心的人的。以往說過「一人信主全家蒙福」這話是適應於恩典時代的,與人的歸宿並無關係,只是在恩典時代適應一個階段,這話的內涵之意只是針對人所享受的平安與物質祝福而言的,並不是說一個人信主全家人都得救,也不是說一個人得福全家人都能被其帶入安息之中。人是得福是受禍都是按著其本人的實質而定的,並不是根據別人與自己共同的實質而定的,在國度裡根本沒有這樣的說法,沒有這樣的規定。一個人能在最終活下來是因其達到了神的要求,一個人若不能在最終的安息中存活下來是因其本人悖逆了神,未能滿足神的要求。每個人都有合適的歸宿,這歸宿都是根據其本身的實質而定的,與別人根本沒有一點關係。兒女的惡行不能加在父母的身上,兒女的義父母也不能分享;父母的惡行不能加在兒女的身上,父母的義兒女也不能分享。各人擔當各人的罪,各人享受各人的福,誰也不能代替誰,這是公義。在人看若是父母得福那兒女就能得福,若是兒女作惡那父母就得抵罪,這是人的意思,是人的作法,並不是神的意思。每個人的結局都是按其所行出來的實質而定的,而且定得都合適。任何一個人都不能擔當別人的罪,更代替不了別人去遭懲罰,這是絕對的。父母疼愛兒女並不能代表其行義,兒女孝順父母並不能代表父母行義,這就是「兩個人在田裡取去一個撇下一個,兩個女人推磨取去一個撇下一個」的真意。沒有一個人能因其太愛兒女而將作惡的兒女帶入安息之中,也沒有一個人因行義能將其妻子(或丈夫)帶入安息之中,這是行政中的規定,任何一個人都不能例外。行義的總歸是行義的,作惡的總歸是作惡的;行義的總歸是能存活下來的,作惡的總歸是滅亡的對象;聖潔的就是聖潔的,並不是污穢的,污穢的就是污穢的,並沒有一點聖潔的成分;毀滅的是所有的惡人,存活的是所有的義人,哪怕作惡的人的兒女是行義的,哪怕義人的父母是作惡的。信的丈夫與不信的妻子本無關係,信的兒女與不信的父母並無關係,是不相合的兩類,在未進入安息之中有肉體的親情,但進入安息之中便再也沒有肉體親情之說了。盡本分的與不盡本分的本是仇敵,愛神的與恨神的本是敵對的,進入安息之中的與被毀滅的是不可相合的兩類受造之物。盡本分的受造之物是可存活下來的,不盡本分的受造之物將是被毀滅的,而且都是到永遠的。你愛丈夫是為了盡你受造之物的本分嗎?你愛妻子是為了盡受造之物的本分嗎?你孝順你不信的父母是為了盡受造之物的本分嗎?人信神的觀點到底正不正?你信神到底是為了什麼?你到底要得著什麼?你到底是怎麼愛神的?若不能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不能盡自己的全力,這樣的人都將是被毀滅的對象。現在人與人之間還有肉體關係,還有血系相聯,到以後都打破了,信與不信的本不是相合的,而是敵對的。在安息之中的人都是相信有神的,是順服神的,那些悖逆的都被毀滅了,地上就不存在家庭,還哪有父母,哪有兒女,哪有夫妻關係,這些肉體關係都因著信與不信的本不相合而斷絕了!

人類中間本來是沒有家庭的,只是有男有女,是兩類人,並沒有國家,更沒有家庭,但因著人的敗壞各種各樣的人便成了一個一個的家族團體,後來又發展成了國家與民族,這些國家與民族又都是由一個一個小家庭組成的,這樣,各類人按著語言與劃分地界的不同而分布在不同的種族之中。其實,不論世界中的種族有多少,人類的祖先總歸還是一個,起初,人只有兩類,這兩類人只是男人與女人,但因著工作的進展與歷史的推移、地形的變遷,這兩類人便又不同程度地發展成了種類更多的人。歸根結底,人類不論分有多少種族,整個人類仍是神所造的,不論哪一個種族的人都是受造之物,都是亞當、夏娃的後裔,雖不是神手造的,但都是神親自造的亞當、夏娃的後裔,不管是哪一類都是受造之物,既是受造的人類就有人類該有的歸宿,而且按著安排人類的規定而劃分,就是說作惡的人與行義的人總歸都是受造之物。作惡的受造之物到最終是滅亡的對象,行義的受造之物則是存活的對象,這是對兩類受造之物最合適的安排。作惡的不能因其悖逆而否認其是神造的但是被撒但擄去而不可挽救的對象,行義的不能因其能存活下來而否認其是神造的但又經撒但敗壞而蒙拯救的對象。作惡的是悖逆神的受造之物,是不可挽救而且已被撒但徹底擄去的受造之物,作惡的人也是人,是被敗壞至極的人,是不可挽救的人,同樣也是受造之物,行義的也是被敗壞的人,但是肯脫去敗壞性情的人,是可順服神的人。行義的人並不是義充滿的人,而是蒙拯救脫去敗壞性情順服神的人,是在最終站立住的人,並不是未經撒但敗壞的人。工作終結以後所有的受造之物有滅亡的、有存活的,這是經營工作的必然趨勢,這是誰也不可否認的,作惡的人都不能存活,順服、跟隨到底的定規是可存活的。既是經營人類的工作那就有留下來的也有被淘汰的,這是各類人的不同結局,是對受造之物最合適的安排。對人類最終的安排是打破家庭、打破民族、打破國界而劃分的,沒有家庭之分,也沒有國界之分,因為人總歸都是一個祖先,都一樣是受造之物。總之,作惡的受造之物被毀滅,順服神的受造之物存活下來。這樣,以後的安息中是沒有家庭、沒有國家更沒有民族的,這樣的人類是最聖潔的人類。起初造亞當、夏娃就是為了人能在地上管理萬物,也就是人本來就是萬物的主人,人能在地上生存而且管理地上的萬物這是耶和華造人的意思,因為起初人並未經敗壞而且人也行不出惡來,但當人被敗壞之後就不再是萬物的管理者了,神拯救的目的就是恢復人的這一功能,恢復人起初的理智、起初的順服,而在安息中的人類就正是拯救工作要達到的果效的寫照。雖然不再是伊甸園一樣的生活,但其實質是一樣的,只不過人類已不再是未經敗壞的人類了,而是經敗壞又蒙拯救的人類了。這些蒙拯救的人類是在最終(即指工作結束以後)進入安息之中的,同樣,那些被懲罰的對象也是在最終徹底顯明其結局,是在工作結束以後才被毀滅。也就是說,當工作結束以後那些作惡的與蒙拯救的就都被顯明了,因為顯明各類人(無論是作惡的還是蒙拯救的)這個工作在所有的人身上是同時進行的,作惡的人被淘汰,那些可以存留下來的人也就同時被顯明出來了。所以說各類人的結局是同時顯明的,並不是先讓一批蒙拯救的人進入安息之中之後再將另外的惡人放在一邊一點一點地審判或懲罰,事實並不是這樣,當惡人被毀滅、可存活的人進入安息之中時全宇的工作就都結束了。得福與受禍沒有先後之分,得福的永遠存活著,受禍的永遠滅亡,這兩步工作是同時完成的。正因為有悖逆的才顯明那些順服之人的義,正因為有得福的才顯明那些作惡的人因其惡行而受的禍。若不是顯明作惡的人,那些真心順服神的人就永不能見到日頭;若不是將順服神的人帶入合適的歸宿之中,那些悖逆神的人就不能得到應有的報應。這是工作的程序,若不作這個罰惡賞善的工作,受造之物就永不能進入各自的歸宿之中。當人類進入安息中之後,作惡的人都被毀滅,全人類就都進入正軌了,各類人都按其該盡的功用而各從其類,這才是人類的安息之日,才是人類發展的必然趨勢,人類進入安息之中才是最終的大功告成,是工作的尾聲。這一工作結束了整個人類的腐朽的肉體生活,結束了敗壞人類的生活,人類從此進入一個新的境地。人雖然都活在肉體之中,但生活的實質與敗壞人類的生活大不相同,生存的意義與敗壞人類生存的意義也不相同,雖不是新人的生活,但也可說成是蒙拯救的人類的生活,是恢復了人性理智的生活。這些人是曾經悖逆神的人,也是曾經被神征服而後又被拯救的人,這些人也是羞辱過神而後又為神作見證的人,他們的生存是經過考驗而後存留下來的最有意義的生存,是曾為神在撒但面前作見證的人,是配活著的人。那些滅亡的人都是不能站住神見證不配活著的人,他們被毀滅是因著其惡行而滅亡的,將其毀滅是他們最好的歸宿。人以後進入美好的境界並不像人想像的有夫妻關係、有父女關係、有母子關係,那時人都各從其類了,已將家庭都打破了。撒但徹底失敗不再攪擾人類,人也就不再有撒但敗壞性情,那些悖逆的人都已被毀滅了,只有順服的人存活了下來,這樣,幾乎沒有全家都存活下來的,怎麼還能有肉體關係呢?那時就徹底取締人以往的肉體生活,那人與人還能有肉體關係嗎?沒有撒但敗壞性情人的生活也就不再是以往的舊生活,而是新的生活了。父母將失去兒女,兒女將失去父母,丈夫將失去妻子,妻子將失去丈夫。現在人與人有肉體關係,當人都進入安息中時就沒有肉體關係了,這樣的人類才有公義,才有聖潔,才是敬拜神的人類。

神造了人類,把人類放到地上帶領到今天,後來又拯救了人類,作了人類的贖罪祭,到末了他還得征服人類,徹底把人類拯救出來,恢復人原有的模樣,他從始到終作的就是這個工作,恢復人原有的形象,恢復人原有的模樣。他要建立他的國度,要恢復人原有的模樣,就是指恢復他在地上的權柄,恢復他在所有受造之物中間的權柄。人被撒但敗壞之後就失去了敬畏神的心,失去了受造之物該有的功能,都成了悖逆神的仇敵,人都活在了撒但的權下,都受撒但的擺佈,因而神在受造之物中間就沒法作工,更不能獲得受造之物的敬畏。人是神造的,本是應該敬拜神的,而人卻與神背道而馳去敬拜撒但,撒但成了人心中的偶像,這樣,神在人心中就失去了地位,也就是失去了造人的意義,所以他要恢復他造人的意義就得恢復人原有的模樣,脫去人的敗壞性情。將人從撒但手中奪回來務必得將人從罪中拯救出來,這樣才能逐步恢復人原有的模樣,恢復人原有的功能,到最終才能恢復神的國度。最終將那些悖逆之子徹底毀滅也是為了人能更好地敬拜神,更好地在地上生存。神既造人類就讓人去敬拜他,既要恢復人原有的功能就恢復得徹底,而且沒有一點摻雜。他恢復他的權柄就是讓人去敬拜他,讓人都順服他,讓人都因他而活著,讓他的仇敵都因他的權柄而被毀滅,讓他的一切都在人中間存留而且沒有人抵擋。他要建的國度是他自己的國度,他要的人類是敬拜他的人類,是完全順服他的人類,是有他榮耀的人類。若不將敗壞的人類拯救出來,他造人的意義就化為烏有,他在人中間就不會再有權柄,而且在地上也不會再有他的國度,若不將那些悖逆他的仇敵都毀滅他就不能得著完全的榮耀,也不會在地上建立他的國度。將那些人類的悖逆者都徹底毀滅,將那些被作成的都帶入安息之中,這就是他工作完成的標誌,是他大功告成的標誌。人類都恢復了起初的模樣,都能各盡其職、守其本位,順服神的一切安排,這樣,神在地上就得著了一班敬拜他的人,他在地上也建立了敬拜他的國度。他在地上永遠得勝,那些與他敵對的永遠滅亡,這就恢復了他起初造人的心意,恢復了他造萬物的心意,也恢復了他在地的權柄、在萬物中的權柄、在仇敵中間的權柄,這是他完全得勝的標誌。從此人類便進入安息之中,進入人類正軌的生活,神也與人一起進入永遠的安息之中,進入永遠的神與人的生活之中。地上的污穢與悖逆消失了,地上的哀號消失了,地上的所有與神敵對的都不存在了,只有神與那些曾經他拯救的人存留,只有他造的萬物存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