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生命的供應——講道專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

41 在末後的日子神選民應該怎樣為神站住見證

神的作工結束的時候要發生哪些事,有必要交通一下。

你們真恨惡大紅龍嗎?是真心實意地恨惡嗎?為什麼我多次這樣問你們呢?為什麼我一再重複這樣的問話呢?大紅龍在你們心目中的形象到底如何了?真的除掉了嗎?真的不當作『父親』一樣看待了嗎?所有的人都當從我的問話之中看出我的心意,不是為了激起民憤,不是為了讓人反抗,不是為了讓人『自找出路』,而是讓所有的人都從它的捆綁之中釋放出來。但誰也不要著急,我話要成就一切,任何人插不上手,任何人作不了我要作的工,我要將全地之氣消除乾淨,將地上的妖魔都消除不留痕跡,我已動工,我要在大紅龍居住之處著手我刑罰的起步工作。足見我的刑罰已向全宇倒下,大紅龍以及各種污鬼必不能從我的刑罰中逃脫,因我在鑒察全地。當我在地的工作完成之時,即審判時代結束之時,我正式刑罰大紅龍,我民必看見我對其公義的刑罰,必因我的公義而讚不絕口,必因我的公義而永遠頌揚我的聖名,從而正式盡你們的本分,正式在全地讚美我,直到永遠!

當審判時代達到頂峰之時,我並不倉促結束我的工作,而是結合刑罰時代的『證據』讓所有的子民都看見,以便達到更好的果效。所謂的『證據』是我刑罰大紅龍的手段,讓子民都親眼看見,從而更加認識我的性情。當子民享受我時,是大紅龍『受刑罰』之時,讓其民眾起來反叛它,這是我的計劃,是我成全子民的方式,是所有子民生命長大的好機會。

這一段話我們都經歷過來了。這段話是神開始作末世工作的時候說的,到現在有多少年了?二十多年了。這二十多年我們一直在經歷大紅龍的追捕、迫害,遭到大紅龍殘酷地打壓、限制。可以說,我們自從跟隨全能神以來,就一直伴隨著大紅龍的追捕、迫害。經歷到現在,多數人對大紅龍真看透了,尤其是那些經歷大紅龍抓捕、酷刑而深受其害的人,對大紅龍的邪惡本性和魔鬼真相看得清清楚楚,的確從心裡恨起來了。這一個「恨起來」就產生了「徹底背叛大紅龍、真心跟隨神、追求真理達到被神得著」這樣一個心志,這個心志就建立起來了。當人有這心志的時候,就是徹底背叛大紅龍、追求真理、棄暗投明達到被神得著的時候,就開始進入信神正軌了。在大紅龍國家信神進入正軌就是這樣的標準。現在我們經歷過來了,都看見大紅龍真是神的冤家對頭,實在抵擋神、與神針鋒相對,大紅龍的本性實質真是撒但的實質。這東西不務正業,可以放下國家一切的正常工作來全力抵擋神、追捕神選民,專門與神對著幹,攪擾神的作工,可見撒但來在地上,它所做的一切都是抵擋神的工作,都是敗壞人類的工作,這是撒但的本性實質決定的。現在凡是明白真理的神選民都看清楚了這個事實。

當審判時代達到頂峰之時,我並不倉促結束我的工作」這句話就是指現在說的,現在審判時代已經達到頂峰了。「達到頂峰」是什麼意思?就是所有的神選民都認識自己了,都認識自己的撒但本性實質,都認識自己的敗壞不堪、醜陋沒有人性,都認識自己絲毫沒有真理,都開始懊悔,都願意追求真理達到蒙神拯救,這足以說明審判時代達到高峰了。在這種背景之下,神說:「我並不倉促結束我的工作,而是結合刑罰時代的『證據』讓所有的子民都看見,以便達到更好的果效。所謂的『證據』是我刑罰大紅龍的手段……」從神話中我們看見當神作工結束的時候,神還要調動大紅龍效最後一步力,這「力」就是指大紅龍最後的瘋狂反撲與神較量說的,也是神刑罰大紅龍的證據。神說「讓子民都親眼看見,從而更加認識我的性情」,這裡提到更加認識神的性情,就為了達到這個好的果效。所以說,神最後利用大紅龍效一步力,即大紅龍的瘋狂反撲與神最後的較量。這個「最後的較量」現在開始了!大紅龍瘋狂已極,開始調動所有的力量來抓捕神選民。有不少地方已經開始暗中抓捕了,聽說還要把以前抓過的人重新抓到監裡,還要重新審問,還要繼續折磨。現在,大紅龍大有把全能神教會神選民一網打盡的意思,這是大紅龍與神敵對、瘋狂抵擋神的最後的證據,所以現在神就著手作這工作。大紅龍開始出手了,下一步神選民要面臨全面的被抓捕、迫害,這也是神對所有信全能神之人的一次大檢閱,最後達到各從其類。凡是有見證的、沒見證的,有真理的、沒真理的,到底是恨大紅龍的、背叛大紅龍的,還是屬於大紅龍撒但魔鬼的、背叛神的,這次全要顯明。所以神說:「這是我的計劃,是我成全子民的方式,是所有子民生命長大的好機會。」這是神的計劃,就是在神工作結束的時候,神開始揚場了。揚場的時候最需要的是什麼?就是風!若沒有風,籽粒和糠皮沒法分開。那這個「風」是啥?就是撒但的勢力、大紅龍的勢力,大紅龍的瘋狂反撲。現在大紅龍是內外交困、焦頭爛額,但是它還要放下一切來作抵擋神的工作,這是不是撒但本性啊?國家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候,它不顧國家的安危,不管人民的死活,竟調動一切力量來與全能神作對,這就顯明了大紅龍的邪惡本性。

在大紅龍瘋狂反撲的這個節骨眼上,為什麼神說「是我成全子民的方式,是所有子民生命長大的好機會」呢?這讓我們想起了一段神話,全能神說:「神要藉著一部分邪靈的作工來成全一部分人,讓這些人來徹底識透惡魔的行為,讓所有的人都真正認識其『祖先』,這樣人才能與其徹底決裂,不僅讓其棄絕其子孫,更要讓其棄絕其祖先。這是神要徹底打敗大紅龍的原意所在,讓所有的人都認識大紅龍的本來面目,將其假面具完全撕掉,看看其本來面目,這樣作才是神要達到的,是神在地上作這麼多工的最終目的,是神在所有人身上要作的,這叫調動萬有為神效力。」(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四十一篇說話的揭示》)這段話清楚地說明「神要藉著一部分邪靈的作工來成全一部分人」,這個「邪靈的作工」主要就是指大紅龍,另外還有教會中的敵基督、邪靈。這裡提到「讓這些人來徹底識透惡魔的行為」,這「惡魔的行為」就指大紅龍說的,當然也包括敵基督了。神的這句話就說明,到末世神工作結束的時候,大紅龍還得效這一步力,給神選民來一次全面大顯明。

現在有很多人說了:「我們都已經恨大紅龍了,為什麼還要允許大紅龍對人再做一次徹底的顯明呢?」這話成立不成立?你敢說所有的人都真正恨惡大紅龍、背叛大紅龍了嗎?憑想像說話不行,得根據事實說話,因為神作事最講實際,神要用事實來顯明,用實際來證實,這是神的公義性情。所以,這次大紅龍瘋狂、全面地圍剿神選民,神選民如果真正站住見證了,那才是真正蒙神拯救完全屬神的人;如果站不住見證,神就把他淘汰了,讓他歸其自己的祖先。所以,這末後的大顯明太重要了!末後的大顯明就是揚場的時刻到了,神開始全面揚場,籽粒收進倉裡,糠皮被風吹散。

關於末後神作工要顯明的事實咱們再看段神話:「我曾說過,『在末世要有獸出來逼迫我民,那些怕死的便被印上印記被獸擄去,那些看見我的便被獸殺死』,在這其中的『獸』無疑是指迷惑人的撒但說的,也就是說,在我回錫安時要有大批的效力者退去,即被獸擄去,這些物都歸在無底深坑接受我永遠的刑罰。『那些看見我的』指的是被我征服之後的忠心的效力者,之所以說是『看見我的』指的是被我征服之後說的。『被獸殺死』是指被我征服之後的撒但不敢起來抵擋我,也就是說,撒但不敢在這些效力者身上作工了,所以這些人的靈魂得救了,這是針對能為我忠心說的,是說忠心的效力者能蒙我的恩典,蒙我的祝福,所以說靈魂得救了(不是指升到三層天上,這只是人的觀念)。而那些惡僕又被撒但捆綁,也就被扔在無底深坑了,這是我對他們的懲罰,是他們的報應,是罪有應得。」(摘自基督起初的發表與見證)「被獸擄去」這個「獸」是指誰說的?百分之百就是指大紅龍。現在這個獸已經出來了,開始逼迫神選民了。也就是說,末後這個獸又出來了,這是最後一次大規模的逼迫。以前都聽說過,也有看見的,但這回可能要親眼看見,還要親身體嘗。以前有很多人都說:「我知道大紅龍逼迫神,我知道大紅龍迫害神選民。」你經歷了嗎?你沒經歷。你所說的「知道」那叫「風聞」,風聞大紅龍在中國大陸逼迫神,風聞大紅龍在中國大陸專門抓信神的、迫害神選民,有不少信神的人都經受到它的抓捕、酷刑折磨,但你沒親身經歷,那叫「風聞」。現在該親身經歷了。光風聞大紅龍逼迫神、迫害神選民,並且也有兩分恨了,算不算真實恨惡大紅龍?不算。因為這個事沒臨到你身上,你那個恨總感覺不太真實,這就不算。你沒有經歷它的迫害、折磨,能看透它的本性實質嗎?光風聞能不能認識其本性實質?沒法認識。風聞那是半信半疑,或者百分之五十相信,百分之七十相信,最好的百分之九十九相信。但是那一分不相信是因為啥?沒親身經歷。當別人受大紅龍酷刑的時候你看見了,也聽說了,但是沒受酷刑對大紅龍的恨就不一樣。你沒受大紅龍的酷刑,你能看透大紅龍怎麼邪惡嗎?它的本性實質到底是啥?你沒受酷刑,你怎麼說恨也不太真實。你看有一些人經歷大紅龍洗腦的時候,一聽大紅龍說出的話就噁心哪!奇臭無比,讓人肉麻!越聽越噁心,聽得噁心大勁兒了就要吐!這個滋味不在現場的人體驗不到。大紅龍給人洗腦唸的那些話、講的那些理論,聽了直噁心肉麻,感到荒唐!是極其荒唐謬妄!聽它們抵擋神的話、褻瀆神的話,就感覺真是魔鬼撒但、污鬼邪靈,一點都不假!所以你不經歷大紅龍洗腦,不經歷大紅龍迫害,你對大紅龍的邪惡本性怎麼說也是道理,也是空話,不實際。有經歷的人就不一樣了,那是親眼看見、親身體驗的,早已刻在心裡了,刻骨銘心,那是在心靈深處打下烙印了,是永遠忘記不了。因著他對大紅龍認識了,也看透了,就能從內心說出:「這幫邪惡的東西,這幫污鬼邪靈太邪惡了!太污穢了!太惡毒了!」並且從心裡恨惡它,從心裡背叛它。

下面再交通一段神話:「以往說這些人是大紅龍的子孫,實際上說得明白點,這些人就是大紅龍的化身。當神將這些人逼到絕路上,將其宰殺之時,那麼無疑大紅龍的靈在這些人身上再無機會作工了,這樣人走到絕路上來也就是大紅龍以死告終,可以說是以死來報效神的『大恩』,這是神在大紅龍國家作工的目的。當人把命都豁出來之時,那麼一切都不在話下了,誰也不能將其難倒了,什麼能比『命』更重要呢?所以撒但在人身上無法再作什麼,撒但拿人也沒辦法。雖然在『肉體』的定義中說肉體受撒但的敗壞,但人若真把自己交出來,不受撒但的驅使,這樣,誰也難不倒人的,就在此時,肉體發揮其另一個功用,開始正式受神的靈支配,這都是必要過程,必須得這樣一步一步地來,否則,神無法在頑固的肉體中作工,這是神的智慧。」(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三十六篇說話的揭示》)這段話又說明了什麼?對敗壞至深的撒但種類,神只能這樣作工才能達到拯救人的目的。你們說人得了癌症,按理說是不是必死無疑?那對於必死無疑的人來說,神拯救的方式是什麼?就是上手術台開刀動手術,沒有別的辦法。開刀動手術經歷的是啥?是死的痛苦。所以,在經歷大紅龍迫害的時候得經歷死一樣的痛苦,是九死一生。我們都看見被大紅龍抓去的人受酷刑的時候,那是經歷九死一生啊,好幾個土匪圍著一個手無寸鐵的人使勁地打,用腳一個勁地踢,用拳頭一個勁地砸,用各種刑具來折磨人,那真是九死一生啊!有的拿電棍一個勁地戳,拿鐵棍子一個勁地掄,拿鞋底、皮帶一個勁地抽,那是不是九死一生?是九死一生。受這九死一生的痛苦折磨能顯明啥?人對神到底是不是真心。你是真心信神的嗎?你為神能把性命交出來嗎?如果你為神真能捨掉性命,那才能得著生命;如果捨不掉性命的就被淘汰了,就被顯明了。是不是這麼回事?最後當人把命交給神的時候,向神起誓:「神哪!我寧可死也不背叛你!我寧可死也不屈服於撒但!我寧可死也要信你,我不能離開你!」在這個時候就看見神又作了另外的一種工作:人直接受神的靈支配了,神讓人享受到靈得釋放的歡喜、快樂,人的痛苦就立刻解決了,就感覺到有神同在了,感覺好像活在另外一個世界一樣,感覺不到痛苦了。經歷神作工達到這種果效這叫什麼?這是蒙拯救的人。經歷完神這樣的作工,對神的作工就有認識了。他會說:「我真明白神怎麼拯救人了,神拯救人的工作太實際了!太真實了!的確能羞辱撒但哪!」神的話在這裡提到:「就在此時,肉體發揮其另一個功用,開始正式受神的靈支配,這都是必要過程,必須得這樣一步一步地來,否則,神無法在頑固的肉體中作工,這是神的智慧。」從這裡我們看見了神作工的方式,也是神拯救人的方式,真是太奇妙了!太智慧了!太實際了!那你們說人不受大紅龍的逼迫、迫害,一直躲藏,能不能達到這樣的果效呢?真達不到,他經歷不到聖靈這樣的作工。所以我就說這些受過酷刑站立住的人,這個經歷太寶貴了!他能豁出死來,甚至都死過,他也不離開神。神的作工在人身上達到極限了,就在那個時候他享受到了神的同在,享受到了受神靈的支配,感覺活在另外一個境地,不感覺痛苦了,感覺靈好像真得釋放了,超脫撒但了,在監獄裡也不覺得苦了。人經歷到這個地步,經歷到神這樣的作工果效,就跟神的這句話完全兌現了,這些人才是真正蒙拯救的人。那這些人到底有多少啊?是一少部分。還有一部分人在經歷酷刑的時候受不了苦,就背叛神了,否認神了,他就被撒但擄去了。那些背叛神的猶大就屬於被撒但擄去了,被獸擄去了,這些人就被淘汰了。

現在看見蒙拯救是簡單的事嗎?神作工最後顯明各類人的結局,這裡有一些艱苦的過程,那可不是說一句話就完事,得用事實說話。咋顯明呢?你被大紅龍擄去了,這就顯明了;你沒被大紅龍擄去,站住見證了,這也顯明了。這得經過那道關,那道關你不走、不通過不行,不是在教會生活裡看看這些故事、聽完這些故事就算經歷完了,這道關得實際經歷,不實際經歷不行,那是九死一生的經歷。這一次大紅龍瘋狂反撲迫害神選民又開始了,有不少人還要被抓,被抓完之後看看有多少人能站住見證。神把這些人都交給大紅龍,之後看看誰站住見證了,站住見證的這些歸給神;沒站住見證成猶大的、出賣的、否認神的,這些人屬於被獸擄去,歸給獸、歸給撒但了,神不要了。這樣一來,我們就要看見一個事實:有大批的人被獸擄去,大批的人退去。這在人看是不忍心的事:「那麼多人以前信神信得多好啊!多熱心哪!撇下一切為神花費,現在怎麼突然一日之間都被撒但擄去了呢?都成了背叛神的人了呢?」人是不是想不通?想不通也沒辦法,這是事實。誰能挽回事實?這類事見得多了。以前大紅龍是小打小鬧,今天抓一個,明天抓兩個,以後要大批大批地抓,這個苦受吧!抓一個、抓兩個的,一個站住了,兩個成猶大了。兩個退去了,大夥說:「這不算啥,我們教會還有好幾十人呢!」等有一天好幾十人都被抓了,多數都退去了,都否認神了,那個時候你就覺得心酸,覺得不忍心,覺得難過、痛苦:「怎麼都退去了呢?」那個時候人的心是不是都挺痛苦?外表上看,好像撒但把神「打敗」了,把人都給擄去了,其實神早就預定好了,就這麼安排的,並不是神起初沒說。現在是不是把這些話都說清了?

當一切就緒之時,便是我回錫安之日,這一日必在萬民中被紀念。我回錫安時,地上的萬物都靜默,地上的一切都安靜下來,當我回到錫安時,一切又都恢復原樣。那時我就開始作我在錫安的工作了,我要罰惡賞善,我要施行我的公義,我要展開我的審判,我要用話語成全一切,使所有的人、所有的物都體嘗我的刑罰人的手,必要讓所有的人看見我的全榮,看見我的全智,看見我的全備,無人敢起來論斷,因在我一切都成,在此讓每個人都看見我的全尊,都體嘗我的全勝,因在我一切都顯現。從此足見我的大能,足見我的權柄,無人敢觸犯,無人敢攔阻,在我一切都公開了,誰敢遮蓋?我定規饒不了他!這樣的賤貨必受我的重刑,這樣的敗類必從我眼中清除,我要用鐵杖轄管他,我要用我的權柄對他審判,毫不客氣,不留一點情面,因我是沒有情感,而且是威嚴不可觸犯的神自己。這一點每個人都應有所認識、有所看見,免得到時『無緣無故』地被我擊殺、被我毀滅,因我的刑杖會擊殺所有的觸犯我的人,我不管他是知道我行政的,還是不知道我行政的,我不管那個,因我的本體不容任何人觸犯。之所以說我是獅子就是這個原因,凡是讓我碰著的,我就擊殺了你,這就是為什麼說現在說我是憐憫、慈愛的神是褻瀆我的原因。我本不是羊,而是獅子,無人敢觸犯,誰若觸犯,我立即治死,不留一點情面!從此足見我的性情,所以在末了時代,要有大批人退去,在人是不忍心的事,但在我卻是輕鬆加愉快,一點不難辦,這是我的性情。」(摘自基督起初的發表與見證)

在眾長子身上,我付出了一切代價,我花費了所有的心血(在人根本就不知道我所作的、所說的,以及我識透各種各樣的邪靈,解除各種各樣的效力者,都是為了眾長子),但在眾多的工作當中,我安排得有層有次,一點不盲目。在每天的說話當中,你們應看出我的作工方式、我的工作步驟;在每天的行事當中看見我的智慧、看見我處理事情的原則。我所說的撒但為了打岔我的經營,而差來了為我效力的,這些效力者指的是稗子,但麥子不是指眾長子,而是指眾長子以外的所有的眾子、子民,所說的麥子總歸是麥子,稗子總歸是稗子,是指撒但一類的性質怎麼也改變不了,所以總的來說,仍舊是撒但。麥子指的是眾子、子民,是因這些人在創世以前我就加給他們我的素質,因為我說過人的本性並不改變,所以說麥子總歸是麥子。那麼眾長子又指啥說的呢?眾長子是從我來的,不是我造出來的,所以不能稱為麥子(因為一說到麥子就聯繫到「種」這個字,所說的「種」就指「造」說的,所有的稗子是撒但混著撒進來的,是充當效力的),只能說眾長子是我的本體的完滿、全備的彰顯,應使用金銀寶石來代替,這就聯繫到我來了是如賊一樣,我來是偷取金銀寶石(因這些金銀寶石本是屬我的,我要重新拿回到我的家中),當眾長子與我一同回到錫安時,這些金銀寶石就被我偷取回來,在這其間,有撒但的攔阻、攪擾,我就拿著金銀寶石與撒但展開了決戰(這並不是講故事,而都是靈界的事,所以在人來說一點不清楚,只能當故事聽,但你們務要從我的話中看見我六千年經營計劃所作的是什麼,千萬不要當笑話聽,否則我的靈將從一切人身上離去)。在今天,這一場決戰已完全結束,我就帶著眾長子(拿著屬於我的金銀寶石)一同歸回我的錫安山。因著金銀寶石的缺少而且寶貴,所以撒但想方設法地奪去,但我一再說,從我來的必重新回到我這裡,其本意就是上述所說。我說的眾長子是從我來的,是屬我的,是向撒但的宣告,誰也理解不了,這都是在靈界的事。所以人都不明白我為啥一再強調眾長子是屬於我的,今天該明白了吧!我說我說話有目的、有智慧,你們只是從外面理解,沒有一個人能從靈裡看清這一點。」(摘自基督起初的發表與見證)

這兩段神話讀完了,我們從神話裡該明白什麼呢?揚場的時候主要就是各從其類,各從其類主要就是有生命、沒生命的要區別出來,有生命的屬於麥子,沒生命的屬於稗子。稗子和麥子怎麼分別?藉著揚場顯明。現在開始揚場了,到底誰得著真理、得著生命了,這樣的人在這場末後的大患難中就顯明出來了。怎麼顯明?站住見證的就是得著真理有生命的人,就是麥子;站不住見證被淘汰的就是沒有真理實際,屬於糠皮,被風吹散了,這樣的人就是稗子。現在神開始作這樣的工作了!這個獸出來迫害神選民,這個事實看見了吧?大紅龍大規模的迫害展開了,不是一個省,有好幾個省已經開始了,都是在偷偷摸摸地進行,一點都沒公開,而且還不是各省統一行動。

現在我們看見這場屬靈爭戰的嚴峻性了吧?形勢太嚴峻了!這可不是鬧著玩的。以前神在聚會中講撒但迫害約伯的事,那叫殘酷,一日之間所有的財產,牛羊、駱駝、驢全部被擄走,就差命沒給奪去,那真叫殘酷!所以,你別小看大紅龍的迫害,那是太殘酷!這幫土匪流氓,它的實質都是邪靈、污鬼,那是殺人不眨眼、吃人不吐骨頭,那是野獸!現在我們既然看見這個事實了,知道這是靈界爭戰的事實,是相當殘酷的,那我們從中該學哪些功課呢?該裝備哪些真理?這是最要緊的!功課你要不學好,真理不裝備好,這個見證好不好作?這場戰好不好打?不好打。有些人說:「我有智慧就妥了。」光有智慧行嗎?光有智慧沒用,最主要得具備什麼真理?神作工實際,他把獸放出來顯明你,就像但以理被扔在獅子窯裡,在那個窯裡是一群真獅子,那不是假的。真獅子跟你面對面站著的時候,你會有什麼表現呢?那要沒有神同在,人當時就嚇癱了,站都站立不住,誰也沒法站立。那獅子有千斤之力,獅子的口一咬一合就有幾百斤的力量,牛骨頭都能折斷,像人的胳膊、腿,獅子一咬「咔嚓」就斷了,所以被獅子的口一咬那就完。獅子把牛咬死,就能把牛拖起來拽著就走了。你說獅子那麼大力量,又那麼凶狠,人見了獅子哪有不害怕的?但是但以理有神同在,他就不怕,獅子也不敢咬他,這是神的作為。所以,你裝備好真理了,得著真理了,對神有真實的信心,能隨時隨地地依靠神,向神呼求,人就受神靈支配,就有聖靈作工了,那個時候就能站住;那要是沒有聖靈作工,誰也站不住。所以,現在得把真理裝備好最要緊。

怎麼才能裝備好真理呢?這就需要認識神的作工太實際了!神非要把你交給撒但來顯明你到底有沒有生命,有沒有真理,能不能站立得住,這是事實。有的人沒被交給撒但,但被大紅龍追捕,追捕了一年、兩年、三年追癱了,就投降了,有的人就不信了。這是什麼情況?這樣的人有沒有真理?受了幾年苦就癱倒了,不信了,說明他沒有真理。有的人受了幾年苦,他說啥?「這何苦呢!人家不信神活得多安逸,咱就為了信神還受這麼大苦,不值得!我不信了!」就這樣退去了。這人是不是被顯明了?是被顯明了,被風吹散了,吹跑了,沒能站住。大紅龍還沒把他抓住,就嚇跑了,就被顯明了,這樣的人是窩囊廢。有的人被大紅龍抓了七八次,他也沒倒下去,出來一次還信,出來一次還信,最後又被抓住了,警察問:「你是不是還信呢?」「還信!」「你就拿錢吧,不判你了!給兩千塊錢你就走。」不判了,判也沒用,判完了出來之後還信,就是要信到底,有一口氣也要信。這說明什麼?有真實的信心。有的人被抓住了,人家問:「還信呢?」「還信。」「不怕判刑?」「不怕。你要想讓我不信就一個辦法,你把我槍斃了,槍斃了我,我就沒法信了,你要不把我槍斃我還信。」撒但一看沒辦法。這樣的人怎麼樣?有沒有見證?他能把命豁出來。人一豁出命來,他啥也不怕了,什麼也轄制不了他,什麼也捆綁不了他,什麼也嚇不倒他,拖不垮他,他能豁出命來,撒但拿他沒辦法。所以說,最後這一次的大試煉,你要不把命交出來,恐怕不好站立。你先琢磨把命交出來,把命交出來不是禱告禱告、交託交託就完事了,不是光嘴說說,就是在酷刑臨到的時候你就得豁出死,等死,視死如歸,那就對了。撒但給你多少酷刑,你該怎麼禱告?你禱告:「神哪,我的命交給你了,撒但不管咋做,我的命交給你了!讓我死,沒說的。死也順服,死我也感謝神。」這就是把命交給神了。不是你背後禱告交給神,光禱告沒用,關鍵在臨到酷刑的時候你能不能交給神?能不能視死如歸?能不能等死?你要能等死、視死如歸,這就是真交給神了。如果酷刑臨到的時候,你還琢磨:哎?怎麼能活著出去呢?怎麼能活命呢?怎麼能不死呢?活著第一啊!逃命最關鍵哪!一有這個思想怎麼樣?他把命交出來了嗎?他是要命不要神!這就背叛神了。凡是在酷刑臨到的時候要命不要神,這就背叛神了!這就肯定是撒但的俘虜,肯定被獸擄去。要神不要命,就站住了,就得著生命了,那獸就沒辦法了。獸最怕這樣的「亡命徒」,「要神不要命」這可厲害,它拿你也沒辦法了。這就證明你得勝了,得勝了撒但權勢!得勝撒但權勢是用什麼換來的?是用命換來的。所以,這就應驗了在恩典時代神早就說過的話:「因為,凡要救自己生命(生命:或作靈魂)的,必喪掉生命;凡為我喪掉生命的,必得著生命。」這句話應驗了!那是神第一次道成肉身來的時候,先把這話說明白了,什麼叫得生命,什麼叫喪生命。那個時候就說清楚了。到現在怎麼樣?末世作工結束的時候,這句話開始應驗,開始成全!這是神選民當學的功課,是必須裝備的真理,必須學的功課。神選民必須看清楚,如果不這樣裝備真理,以後臨到試煉的時候,恐怕站立不住。裝備一些關鍵真理、最要害的真理,把生死看透,把得生命的祕訣看透。看透了,你準備好到需要你付出的時候、需要你付代價的時候就能不退縮,能坦然面對,這是最要緊的。

剛才讀了這幾段神話,當獸出來逼迫神選民的時候,這是神作的最後一步工作。最後的一步工作就是揚場、顯明人的工作,在揚場顯明人的時候,把神選民顯明差不多了,它就該亂了。亂了以後,就是神回錫安的時候,神離地的時候。現在是不是神的工作結束了?作到這步該結束了吧!那是怎麼結束的?是揚場,是藉著獸出來逼迫神選民,藉著末後的試煉來顯明人達到各從其類。各從其類就是把有生命的、沒生命的,稗子、麥子區別開來。區別開來以後,工作就結束了。結束的時候正好也內亂了;內亂的時候大紅龍也效完力了;大紅龍效完力的時候神也離地;神一離地,一回錫安,馬上毀滅中國。你們看看這個過程,再回想神作工一步一步到今天,末後結束這個步驟,怎麼樣?是不是合情合理?現在是不是看清楚了,神作工實際不實際?神作工太實際了!神太公義了!人不要把神作工想像得那麼簡單。神打敗撒但是藉著什麼?是藉著作成一班人。這一班人被神作成得勝者,有得勝的見證,藉著這個見證打敗撒但。所以當內亂的時候,也就是當大紅龍垮台的時候,有許多人將站出來為神作得勝的見證,這些人就是被神成全的人。那些沒有見證的就被淘汰了,就該哀哭切齒了。這個見證好不好作?咱們再看一段神話:「我回錫安之後,地上仍舊讚美不息,那些忠心的效力者仍舊等著為我效力,但他們的功用已盡完,只好是思念我在地的情景。那時我開始降災於那些受禍的,但人人都相信我是公義的神,我絕對不會懲罰那些忠心的效力者的,我只讓他們蒙我的恩典。因我說過我是懲罰一切的作惡的人,那些行善的我讓其接受我賜的物質的享受,這才顯明我是公義、信實的神自己。我回到錫安之後,我就開始轉向世界各國,我要拯救以色列民,我要刑罰埃及民,這是我的下一步工作。那時作工不同於現在,不是在肉身作工,而是完全超脫肉體,既說必成,說立便立。只要我口中說出話來,事實馬上應驗,這就是話與實並行的真意,因我的話語本身便是權柄。」(摘自基督起初的發表與見證)讀完這一段神話有什麼感覺?是不是感覺神要離地回錫安了?有點戀戀不捨,是吧!這獸一出來,就意味著神作工結束了,神要開始顯明人了;然後獸迫害完了,人顯明完了;大紅龍的國家就開始內亂,內亂的時候神離地;神一離地,回頭就毀滅中國,降災給大紅龍,徹底毀滅它。神末世作工從開始到結束,就是這麼個步驟。現在這一步一步的都看清楚了吧。現在神的工作結束了,這是事實。神工作結束了以後就開始內亂,藉著大紅龍最後垂死掙扎作一步逼迫、迫害的工作來顯明人,顯明了之後就開始內亂,內亂完了神就回錫安,回錫安之後神就作下步工作。下步工作該作什麼了?神說:「我回到錫安之後,我就開始轉向世界各國,我要拯救以色列民,我要刑罰埃及民,這是我的下一步工作。那時作工不同於現在,不是在肉身作工,而是完全超脫肉體,既說必成,說立便立。只要我口中說出話來,事實馬上應驗,這就是話與實並行的真意,因我的話語本身便是權柄。」現在神的工作結束了,看清楚是怎麼回事了吧!以前光說工作結束了,那怎麼結束呢?這樣就完了?現在看清楚啥了?結束的時候怎麼結束的?用大紅龍來顯明人!大紅龍的殘酷迫害把一切人都顯明,使人都各從其類來結束神的工作。在結束的時候,有一少部分人站住見證了,有不少人退去了,「在人是不忍心的事」這個事就發生了。那結束的時候在人看是什麼情形?全能神教會怎麼了?從外界來看:大紅龍把全能神教會的基督徒多數人都抓了,全能神教會好像沒有了,「消失」了,被「取締」了,外表上看好像大紅龍得勝了,其實大紅龍失敗了。就這麼一顯明,大紅龍效這個力是成全了神的旨意,把不屬神的那一部分人給顯明、淘汰了,把神要的這些精品、這些被神成全的人給分出來了。大紅龍做的外表是逼迫、迫害,實際上達到的果效是把這兩種人——屬神的、不屬神的給分開了,給顯明了。那從達到這個果效的意義上來說,大紅龍所做的是不是為神效力了?所以,大紅龍是效力者,那是名副其實。大紅龍最後效這個力完全達到神作工的果效了,讓人看見神在中國的確作成了一班得勝者,這是事實。另外,混在教會裡的那些瞎起鬨的、不信派、不喜愛真理的人,藉著大紅龍的逼迫、迫害一掃而光,都給清除了,都給顯明了,都被淘汰了。如果不明白真理的人一看:大紅龍做那事不好,把那麼多人都給逼退了,這是好事嗎?讓那麼多人受苦,家破人亡,這也不是好事。現在一看怎麼樣?真為神的旨意效了一步力,真是神調動的。大紅龍能在這種內外交困、焦頭爛額的百忙之中還能抽出空來為神效效力,可謂大紅龍為神效力也是「忠心耿耿」。那現在當我們讀到神回錫安的事時有什麼感慨?神隱祕降臨在中國作了二十四年工作,神回錫安了,末世作工作完了!作成了一班得勝者!在這批得勝者中間,有一些就是神的長子,有一些是神的眾子,有一些是神的子民,還有一些是忠心效力者,這些都有,作成了一班得勝者。所以,神的末世作工以得榮之勢告終,這是事實,是神選民都看得見的事實。

你們說神選民要站住見證得明白哪些真理?明白哪些真理最關鍵?現在暴風雨來了,這個獸已經出來了,開始行動了,神選民明白哪些真理才能為神作美好響亮的見證?首先得解決怎麼對待死的問題。怎麼對待死,這是不是很重要?必須得以必死的信心來面對大紅龍的迫害。你如果老想:「我必須得活著,活著高過一切。」那你就會被獸擄去。所以,現在大紅龍把你扣住了,第一個它就要要你的命,它用你的命來逼退你,讓你否認神;用性命來威脅你,讓你否認神、背叛神,你怎麼辦?如果你承認神、順服神,那你就必須得把命交出來。是不是這麼一場交易?在大紅龍那兒就這麼交易。這個事你要看不透,那你就徹底完了。所以,先解決對待死的問題。你對待死的看法要準確了,領受純正了,能豁出命來,就能順服至死。你能順服至死,就能站立得住;你不能順服至死,還惜命,還想活著,那你就有危險,就不容易站立得住,所以這個順服至死才能成為見證。要順服至死毫無疑問的,就是把命拿出來,豁出性命來,寧可死也要信到底,這就站住了。這個真理必須得裝備好,這個真理最重要。你一進監獄,人家問你:「想好沒有?」「想好了。」「說!」「我得憑智慧,不該說的不說,我什麼也不說。」這樣想行不行?這是不是想好了?這沒想好!啥也不知道那不算完,人家要折磨你的性命。想好了是啥?「我豁出死來了,死我也信。」你要說這句話就證明想好了,準備好了。一坐監那一刻,你說:「好了,把命交出來了,這次就是以必死的信心來面對!」這就行了,有希望了。先把死的事看透。你們說看透死的事容不容易?看透死的事怎麼看?如果說你豁出死了,但是心裡還捨不得死,你看這裡就矛盾了。另外,你又生出一些事:死了能不能得救?死了能不能進國度呢?其實死了也比活著當猶大強,死了起碼還能靈魂得救,你要不想死背叛神成猶大,靈魂都不得救,全滅!這下懂了吧!死了比活著還強,你得這麼看。要把這個事看透了,那你就想明白了,對真理透亮了。這是不是關鍵?關鍵在這。把生死的事看透了,當猶大活著也受懲罰,不如死了好。就是順服至死,真死了,也比活著當猶大好,起碼靈魂還得救,死了不羞辱神,死了比活著當猶大好一萬倍。你這麼看,就把這個事看透了,就能正確對待死的問題了,在死的事上你得釋放了。你們說生死是不是在神那兒決定?一切都在神手裡,你怕啥呢?在神手裡死了也能復活;如果在神手裡真滅亡了,萬劫不復了,那誰也救不了你了,神都不救。

另外一個,你得對神的作工認識透。你的信心如果達不到順服至死,這不是蒙拯救的人。神就是用死來檢驗每一個人,你沒有這個信心站立不住。到時候有些愚昧人容易受什麼轄制?「我死了以後我丈夫咋辦呢?」這話說得好不好?不好在啥地方?她丈夫成她的神了,她把丈夫看成神了,這還了得!丈夫就是個魔鬼,那算啥呀?臨死了還掛念丈夫,不考慮神的名,不考慮神的榮耀,光考慮她丈夫,這是不是魔鬼呀?還有的人說:「我要死了我孩子咋辦?」這話說得咋樣?這就沒見證了,這樣的人心裡沒有神的地位。她咋沒說:「我死了以後神的名能不能得榮耀,神的旨意能不能通行呢?」她不說這個,她說她丈夫誰管,孩子誰管,這樣的人沒有真理,失去見證了。還有的人說:「我死了以後神得榮耀我看不見了,國度擴展的空前盛況我看不見了。」這話說得怎麼樣?也不對!看那些能解決你的得救問題嗎?那是神的事,讓你看見你就能看見,不讓你看見你就看不見,現在是顯明人的時候,你考慮那些沒必要。你現在是作見證的時候,你考慮那些有什麼用?即使看見,你也不明白。老受這些事轄制該不該解決呀?有人說:「我要死了以後,我的財產歸誰啊?我還沒寫遺囑呢!」這話說得怎麼樣?還有的人說:「我那塊兒還有房產呢,房產的錢歸誰呢?我銀行裡還存多少錢呢!」這些事用考慮嗎?都沒有用,死了啥都沒有了,那些東西本身就是虛空。啥也不用考慮,心裡只有啥?站住見證,把性命交給神,順服至死任神擺佈沒有怨言,臨到死還要讚美神,這是最重要的。裝備真理就裝備到這個程度,你就成功了;若裝備不到這個程度,沒有這樣的認識,沒有這樣的信心,恐怕試煉來了就危險,不容易站立得住。

現在神的作工真的結束了,馬上臨到的就是大試煉來顯明人了,就是獸出來迫害神選民了,然後看見的事實就是神回錫安,這是眼前看見的。神作工怎麼結束現在清楚了吧。以前我們說神作工結束了,但結束前是啥情形,地上什麼情形,誰也不知道,這回看見了。神作工結束就是最後用撒但效一步力,獸出來迫害神選民,使人各從其類,最後多數人退去,少數人站住見證,外表看教會荒涼了,人也冷清了。冷清以後還有一個場面,就是啥呢?唸唸以下這段神話:「各國的局勢相當混亂,因為神的刑杖開始在地上發揮功能了,從地上之態可看見神的工作,所說的『水要咆哮,山要倒塌,大河要崩塌』,這是刑杖在地作的起步工作,因此導致『地上之家都「破裂」,不再有「母子重逢」之時,不再有「父女相聚」之刻,所有在地的舊態都被我打破』,這是整個在地之家的狀態,當然不可能是全部,這只是大體狀況。另一方面是指所有的在此流中的人在以後的經歷中所處的光景,預示在經受話語的刑罰、在外邦人經受災難之後,地上之人不再有親屬相聯,都是秦國之人,都是在神國中盡忠的。所以說,不再有『夫妻團聚』之日,不再有『母子重逢』之時,不再有『父女相聚』之刻。所以在地之人都要『妻離子散、四分五裂』,這是神作的在人身上的最後的工作。因著神要在全宇之下普及這個工作,所以神趁機將『情感』這兩個字給人『闡明』,從而讓人看見神的心意,是來打破所有人的家庭的,說明神是用刑罰來解決全人類的一切『家庭糾紛』的,若不這樣作,神在地的最後一部分工作無法收尾。就最後一部分說話將人類的最軟弱之處給人點透,人都是活在『情』之中的,所以神並不避開任何一個人而將全人類中所有的人心中隱藏的祕密給人揭穿,為什麼難以脫去情感呢?難道是高過良心標準了嗎?良心能成就神的旨意嗎?情感能幫助人渡過難關嗎?在神的眼中,情感是神的仇敵,難道神的話沒明說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二十八篇說話的揭示》)這段話說的是什麼?災難是不是降臨了?各國的局勢都相當混亂,不是光中國,中國只是嚴重,以後各國都得混亂,因為神的刑杖開始在地上發揮功能了。「神的刑杖」指啥說的?指刑罰全人類的話語,是刑杖的權柄開始發揮功能了。以後各國的災都大,水要咆哮,山要倒塌,大河都崩塌,這是刑杖在地作的起步工作,因此導致地上之家都破裂。「都破裂」指啥說的?下面說了「不再有『母子重逢』之時」,母子關係最密切,母子重逢沒有了,都要分別。「分別」到什麼程度?也可能是光肉體分別,也可能是死一個剩一個,永遠都沒有重逢之日了。「『不再有「母子重逢」之時,不再有「父女相聚」之刻,所有在地的舊態都被我打破』,這是整個在地之家的狀態,當然不可能是全部,這只是大體狀況。」人的情感在哪些地方表現最多?是不是家庭?人的情感最重的地方是在家庭上。家庭的關係一個是夫妻關係,還有母子關係、父女關係,就這幾個關係把人轄制住了。最後你如果能把這幾個關係都給它斷了,臨到什麼事都不離開神,都能跟隨神、事奉神,都照樣信神跟隨神,照樣盡本分,那你就是蒙拯救的人。這個情感好不好脫啊?不好脫。「咔嚓」一下子,你最愛的人死了,你脫不脫?能不能倒下?不能倒下。你怎麼禱告?你得哭多少鼻子、流多少眼淚呀?這就顯明人了。有的人在最親愛的人沒死之前,他能說:「他死了,我一禱告,一天就過了,頂多流兩滴眼淚,三滴都不再流。」結果親人真的死了怎麼樣呢?流兩天淚還沒流完呢!這不是人說的那麼簡單。如果說你的親人真死了,你因此而跌倒,這就被淘汰了。這是什麼問題?這說明你屬情感不屬神。情感是神的仇敵,你不愛神,你愛你的親人過於愛神了,你不配做神的門徒。對親人的死應該抱什麼態度?那就是死一個埋一個,死兩個埋一對,就完事了。你的任務就是:「你死了,我給你埋上;我死了,你給我埋上。」這就是親人的關係、親人的使命。親人之間沒有別的關係,就是互相埋。這麼理解好不好?主耶穌對親人怎麼說的?主耶穌說:我沒有親人,誰是我的弟兄?誰是我的姐妹?只有遵行神旨意的人才是我的父母、弟兄姐妹。到時候你能說出這樣的話就行了。等你信神明白真理到一個程度,你就覺得:「只有神、只有遵行神旨意的人才是我最親的親人,除了這些我沒有親人,跟誰也不親。」外邦人說你六親不認,你說:「不對,我是八親不認,六親還少點。」你們能不能做到?有些人不容易做到。他還說:「六親不認,八親不認,這是正常人性嗎?」這就是正常人性:高舉神,尊神為大,沒有親人,沒有情感,只有真理原則。這不是正常人性啥是正常人性?活在情裡就對了?活在情裡那就不對了,那就是肉體;活在真理原則裡面,那是秦國之人,到時候這些被成全的得勝者都屬於秦國之人。「秦國之人」是怎麼回事?怎麼不說「屬神之人」,怎麼說「秦國之人」呢?唸唸這段神話:「那麼『秦國』又指什麼說的?這裡按神的本意並不是在地撒但敗壞之國,而是從神來的所有的『天使』的集合,所說『堅強不動搖』是指天使衝破了一切撒但的勢力,因而在全宇之下建立了『秦國』,所以『秦國』的本意是在地的天使的所有集合,這裡是指『在地』的。因此,以後的在地之國稱為『秦國』,並不稱為『國度』。『國度』在地並無實際意義,實質是『秦國』,所以聯繫秦國的意義才知『必在全宇之下閃現出我的榮光』的真實意義。從此看見以後在地的所有人的等次,『秦國』之人都是作王之人,管轄在地所有受刑之後的『列民』,地之上都因著『秦國』之人的管理而正常地運轉,這只是大體輪廓。所有的人都在神的國度之中存留,即指在秦國之中存留,在地的人能與天使互通語言。所以,天與地相聯,就是說,所有在地之人都如天使在天一樣地順服神、愛神。那時,神公開向所有的在地之人顯現,人的肉眼就可看到神本來的面目,而且是隨時向人顯現。」(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十九篇說話的揭示》)「秦國」是怎麼回事聽清楚了。以後在地的國叫什麼名啊?是叫「基督的國」嗎?實際上就叫「秦國」。「秦國」就是屬神的國,就是基督的國,這名就叫「秦國」。「秦國」是由哪些人組成的?所有的天使的集合。根據這句話解釋,被神成全的這些人就是這些天使的靈,天使的靈投胎轉世的人被神成全了,這些人以後在地上作王掌權。屬於「秦國之人」都是作王的人。所以,為什麼神用這麼重的試煉、刑罰來成全人?最後我們明白了:神不是成全一般的神子民,是成全作王之人,怪不得神用這麼重的試煉來熬煉人、成全人呢!原來成全的是作王的人。神作的工是不是最有意義?以前說「在秦國之地你們必堅強不動搖」,「秦國」是怎麼回事呢?誰也不知道,現在看明白了。那現在讓人脫去情感有什麼意義?被成全的人以後在地上作王有情感行不行?以後盡的功用中不允許摻有「情感」二字,要求得很嚴格。所以神作工都有實際意義。人別有觀念、別有想像,別老用人的觀念衡量神的作工,那就錯了。神怎麼作都有分寸,都有意義,不明白不能亂說,你一亂說,等過十年、二十年你明白以後就後悔了,你論斷了神的作工。

再讀一段神話:「雖然現在國度建造正式開始了,但國度禮炮仍未正式響起,現在只是預言。當子民都被作成,而且地上的國成為基督的國,那時也正是『七雷巨響』之時,現在正向那一步邁進,正向那一天『進攻』,這是神的計劃,在不久的將來將會實現。但神口所說的都是神已作成的,足見世上的國已是空中樓閣搖搖欲墜,末日就在眼前了,大紅龍就在神的話中倒下了。為了神計劃的圓滿成功,天使也下到人間開始盡自己的所能來滿足神,道成肉身的神也親自在交戰之地與仇敵作戰。道成的肉身所在之處正是仇敵滅亡之處,中國首先第一個被摧毀,被神的手滅沒,神對它絲毫不留一點情面。子民越成熟證明大紅龍越垮台,這是讓人明顯能看出來的,子民的成熟是仇敵滅亡的預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十篇說話的揭示》)從這段話裡又看清楚一個事實:「但神口所說的都是神已作成的」。就這句話,你要看清楚就妥了,那你就有信心。有人說:「神口所說的話有些沒應驗,沒應驗算不算神作成的呢?」有些神話應驗了,但有些神話還沒有應驗,那應驗的是作成的,沒應驗的是不是神已經作成的?從神所成就的一切事實上看,都有幾種成就法?神話中有些地方說,神說話既說必算,既算必成,既成必到永遠;有的地方說,神用話語創造天地萬物,說完了事就應驗了;還有的地方說,神用意念指揮萬有,神那麼一想,事就成了;還有些事神得親手去作。實際上,整個宇宙世界發展的順序就是根據神的話、神的意念向前發展,不是大自然產生的,是根據神的話與神的意念向前發展的,是根據神的話、神的意念來運行的,這是宇宙萬有的規律。這個事實你看見就妥了。有些時候神是先說話後成就,有一些很簡單的事是意念一想,事就這麼運行了,就這麼往前發展。用意念指揮,用說話指揮,用說話安排命定,這都是神的全能。所以說,在神那兒看神所說的一切的話都已經作成了,那麼,給人看的這一面,那就是給你來個重演一遍,重給你放放電影,就這個意思。其實在靈界神都作完了,都成全完了。在靈界都已成既定事實了,在人這兒就給人放個電影看看。舉個例子,就像拍片,拍片要把客觀事物的發展都照完了,你們說拍片拍沒拍成?拍成了。你看見了嗎?還沒放你怎麼說成了呢?其實神的話一說完,就等於片拍完了。到時候人怎麼能看見這部分呢?就是給你回放一遍,就這麼個過程。因為神就是這樣創造天地萬物的,就是這樣用意念指揮萬有運行的。所以在神那兒看,百分之百都已經成就的事,但是在人這兒,因人是屬物質世界的東西,長的兩隻眼睛只能看見物質世界近處的東西,所以這個事實,再給你放一遍,你再一看,就知道成全了。但是你那兒就太慢了,其實在靈界早成了。那你們說神的話還有沒有不應驗的呢?神太全能了!神既說必算,既算必成,既成必到永遠,沒有不應驗的話。神說一句話「要有光」,光就出現了;神說要有水,水就出現了。那光多大?太陽、月亮多大?那就是一個星球,神一說就有了!要說人世間這點事、意念指揮的事不更有了嗎?那麼大的事神說一句話就成了,你說神全能到什麼程度吧!你怎麼形容?在人看,用手做都做不成,在神那兒一句話就成了,還有啥不能成就的呢?那地球多大?神說一句話就出來了。地球上人的事就是螞蟻之間的事、灰塵之間的事,這是不是等於一個星球上的微生物的事?在意念指揮下就成了,一句話星球都造出來了,微生物的事還不好管理嗎?讓它咋做就咋做。所以,神的全能你得能看透。他能用話語創造一切,用意念指揮一切,使萬物按照他的意念運行。在神那兒就沒有難成的事!所以,人對神的話到底怎麼應驗,神口中的話到底是不是已經作成的,對這事得看透。這事一看透,你對神的全能、智慧就有認識了,那麼你對神的信心就有了,就真實了。你對神一有真實的信心,相信一切都在神手中,你為神把命捨了,那你就得著了。有人說:「命捨了,死了還能活呀?」你對神有信心死了也是好的,怎麼都行,相信一切都是神安排就妥了!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沒錯!永遠不會錯!

你們說在神那兒能不能叫死人復活呢?能!要是死了一天能不能復活?要是死了十天能不能復活?要是死了幾千年能不能復活?這些事看透就妥了。有人說拉撒路死了四天都臭了,還能不能活呀?已經臭了,一活了他也不臭了。在神那兒就沒有難成的事。所以,你把一切都獻給神,把命交給神,這就是信心。你別求別的,啥都順服神,沒錯!你別跟神說:「神哪!我把命獻給你,我若死了你好讓我活。」你要這麼禱告可就麻煩了。人沒有信心,什麼也不敢捨,就是捨的時候還得有個協議書:「我給你捨,你得給我補償回來,你要不給我補償,我不捨。」有沒有跟神這麼搞交易的?我們看見,約伯那些財產一下子被強盜搶跑了,搶跑了按人說就沒了。這些東西沒了,除非以後從頭做、從頭來,再做五六十年生意,再經營五六十年,才能恢復這麼多。但是神一祝福約伯,就達到原來的兩倍!以前七千,現在讓牠變成一萬四!你看神一祝福那就快,就不是正常的發展規律,有時候就是一二得二、二二得四、四四一十六!就這麼成倍地翻番!這一成倍翻番,人就不好算了。咱們舉個例子,主耶穌行的神蹟——五餅二魚使五千人吃飽,就五個餅、兩條魚,主耶穌掰開祝謝之後,大夥就分著吃。分著吃,那是什麼過程?一開始五個餅一分,給五個人,掰開是成十塊兒,十塊兒分給十個人,兩條魚掰開成四塊魚,四塊魚分給四個人,也就是一共十四個人吃就沒了。但是事實上,五千人吃完了,還剩下十二籃子。這個賬咋算啊?把數學家難倒了,因這沒法算。神一祝福,奇蹟就發生了!大夥你傳我、我傳你,怎麼越傳越多呢?在我手裡好比說有兩條魚、兩個餅,我把倆餅倆魚分給別人了,但我手裡又多了,變四個餅四條魚了,他手得兩個餅兩條魚,往別人手裡一分,他手裡也多了,結果越分越多,越分越多,五千人吃飽了,最後還剩十二籃子。像飢荒年頭,有的弟兄姊妹家就剩半袋麵,來弟兄姊妹了,接待的就禱告神,求神一祝福怎麼樣?這麵是乾吃不完,油也是乾用不完。這是怎麼回事?這是奇妙的事,乾吃不完、乾用不完,這就是神的祝福。這些神蹟奇事就多了,就不用說了。如果沒有神祝福的人家會怎麼樣?掙兩個錢就有人長病,掙兩個錢家裡就有花錢的地方,老有漏洞、老有窟窿要堵,這錢總不夠花;有神祝福的人掙兩個錢老也不願意花,月月老有存錢、老有剩錢,誰也不長病,老感覺沒花錢的地方,感覺吃得好、穿得好,都不錯。這就是不一樣。是不是這麼回事?有的人家裡錢是不少,但窟窿多,老有病,老有錢花,老有災難,老得去堵,堵來堵去越堵漏洞越多,結果日子過到最後還欠債。有的人卻老也不長病,吃啥啥飽,吃啥就老也吃不完,買一袋麵吃一兩個月吃不完,買點菜好幾天吃不完,老是剩,最後日子過得挺滿足。你看看這就不一樣。這些事都能看見神作為的奇妙。人蒙神祝福就不一樣,有神同在就不一樣,就有力量,心靈就得釋放,不受任何人事物轄制,做事就有原則,裡面沒有一點黑暗;人沒有聖靈作工,裡面全是黑暗,臨到點事就發矇,總也找不到路途,禱告也摸不到神,一點路途沒有,人在事中迷,一點辦法沒有,沒有聖靈作工就是這樣。所以說,人有信心是怎麼經歷出來的?有聖靈的成全,追求真理看神話達到明白真理的,越聽越明白,越聽越透亮,這是怎麼回事?因有聖靈開啟光照。而那些怎麼聽都糊塗,越聽越糊塗,越聽越發矇的人是怎麼回事?沒有聖靈作工的成全,人就寸步難行。

以前有不少人說:信神就看第一部分「基督起初的發表與見證」,那話裡啥奧祕都說了,別的不用看。關於生命進入的第三部分神話不用看,光看第一部分就妥了,奧祕都明白了就得著了。現在一看,這種說法怎麼樣?你光看第一部分神話卻不追求真理,不看第三部分的神話,最後你啥也得不著。現在我們經歷完了神的說話作工,接受完了神的審判刑罰,最後當神的作工結束的時候,我們再回到神的第一部分說話一看,神起初說的那些話現在全應驗了,現在一看全明白了。所以有些神話不用你研究,研究它沒用,你就好好經歷吧,只管追求真理,到有一天聖靈一開啟,啥都明白了。現在你看看剛才讀這幾段話,神回錫安的事,還有那獸出來的事,這些話是不是都應驗了?神作工結束時的情景,大批的人退去,在人看是不忍心的事,但這些事以後就發生了,有很多人就撓頭:神辛辛苦苦經營這麼多年,得了這麼多人,怎麼一下子退去那麼多呢?這是怎麼回事呢?這撒但也太殘酷了,神是不是全能呢?人就在那瞎琢磨、瞎論斷了,憑觀念瞎說話。這是神安排好的,人不明白真理是不是盡胡說八道啊?人看見那麼多人退去,他就在那兒哭:神啊,你怎麼不作工呢?你看人都讓撒但擄去了,你睜開眼睛看看吧,教會荒涼了。這是不是胡說八道呀?這是神經病!瞎磨叨!這些都是神預定好的,你應該讚美神。你看約伯,那麼多牛羊、駱駝、驢被擄去了,約伯是不是說:「神啊,你給我的那些財產都讓撒但擄去了,你看沒看見哪?你瞅瞅啊,我難過死了。」約伯知道是出於神的,所以約伯說:「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他知道是神許可的,他不說糊塗話。只有傻瓜才在那裡哭:神啊,你看沒看見?你睜開眼睛看看吧,我所得的、你所祝福的都讓撒但給擄去了,你再給我奪回來吧,你把他們毀滅擊殺了吧。約伯不作這個糊塗禱告。在人看是不忍心的事,你們以後都會看見教會荒涼,到時有些人就不理解了:原來教會五六十人,很興旺,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快樂無比,讚美神多好!現在怎麼剩不幾個了?還都如此軟弱,這咋整呢?這些事都是神安排好的,你應該明白神的心意,這都是神的作工步驟,慢慢你就看清楚了,不明白不要瞎說話,聽明白了吧。這個事馬上就要發生了。在這個事沒發生的二十多年前就預定好了,話早就說出來了,神在二十多年前沒說的時候,在幾千年前就預定好了。神的作工的確結束了,這一場大試煉獸出來,使人各從其類,神的工作就結束了,接著就內亂,神回錫安。在結束的時候,地上的情景在人看、在外表看是荒涼,但是沒過幾天,有一些真心要神的、有聖靈作工的、有真理的人又聚在一起讚美神,又開始思念神在地的情形了。在效力者試煉的時候,大夥在地上歡送神回錫安,就唱讚美詩,都讚美神,激動得直流淚。那個時候就是一個演習,就是話語臨到,其實是指現在說的,那些話現在才開始應驗。你們說經歷神作工是不是最幸運的事?太幸運了!這二十多年活得太有意義了!終生難忘!我從神作工開始已經信耶穌信了八年,轉入這道流,到這道流裡是帶領,一直經歷走到今天,所以前後這些步驟、每一幕都清清楚楚。神作工太有意義!我得著不少。有的人信一兩年經歷太少了,沒辦法,光聽說就行了,信過十來年的還挺好,這些話都明白了。

再讀一段神話:「中國——最崇拜撒但的國家,因此遭我咒詛,也是逼迫我最厲害的國家……」(摘自基督起初的發表與見證)神為什麼降臨在中國作工?與這句話有沒有關係?世界各國的人誰也不知道末世主耶穌再來降臨在中國。一個西方的預言家說:「救世主要降臨在中國。」她還預言:「人類的希望在東方。」「東方」就是指中國。神在中國的作工,給人類帶來了蒙拯救的希望,就是這個意思。她還預言:「中國將要出現一個新的宗教,是最適合人類的類似基督教的宗教。」這個「新宗教」就是我們所信的道成肉身的神所發表的一切話語,以後下一個時代整個人類都要吃喝這些說話。所以二十一世紀,中國是世界的中心,就是指全能神的話語要在東方發出來,直照到西方,最終整個全宇都被照亮。今天《話在肉身顯現》剛開始見證,以後整個人類都來就光,都要吃喝這些說話。下一個時代就要在這些神話的帶領之下開始向前發展。當然,神還要說新的話語,千年國度時代是神用話語帶領人類。所以現在神先把我們這一班人作成,作成以後,這一班人在下一個時代——國度時代開始在各地帶領神選民,正式事奉神。為什麼降生在中國?中國是大紅龍盤臥之地。「大紅龍盤臥之地」怎麼解釋?「大紅龍盤臥之地」是不是指撒但盤臥之地?是撒但盤臥之地。所以這個地方就是撒但、各種邪靈聚集的中心,中國是它的中心、老巢。中國這三千多年一直爭戰不休、殺戮不止,這是不是中國的歷史?為什麼中國歷史始終是戰爭不止、殺戮不止?就是因為它是撒但寄居之地,是大紅龍盤臥之地,是這些邪靈投胎把世態攪得亂七八糟,烏煙瘴氣。這些惡魔在每一個朝代裡都投胎,一投胎那就攪動戰爭,從中國的歷史就看見這真是大紅龍盤臥之地,是撒但的寄居之地。所以說現在大紅龍是世界邪惡的軸心,一點不為過!它抵擋神最厲害,絲毫正事不幹,為了抵擋神能放下一切,能置國家安危不顧,人民死活不管,竭盡全力地跟神作對,這是不是惡魔?是不是撒但的化身?所以,中國就成了第一個被神毀滅的對象,這是罪有應得!這足以說明神是公義的。

我們接著交通下一段神話:「當一切就緒之時,便是我回錫安之日,這一日必在萬民中被紀念。我回錫安時,地上的萬物都靜默,地上的一切都安靜下來,當我回到錫安時,一切又都恢復原樣。那時我就開始作我在錫安的工作了,我要罰惡賞善,我要施行我的公義,我要展開我的審判,我要用話語成全一切,使所有的人、所有的物都體嘗我的刑罰人的手……」(摘自基督起初的發表與見證)那個時候,災難就全倒下了,世界各國各方都臨到災難了,都受懲罰了。另外,那些所有論斷神作工、抵擋神的各種污鬼邪靈都得受懲罰而死。現在你看宗教界論斷神作工的,大紅龍那些魔鬼、那些親共分子,毀謗神作工的,最後都得受懲罰而死,不得好死,都是遭咒詛而死,死後萬劫不復!遭報應了。在恩典時代神就說過那句話:「凡人所說的閒話,當審判的日子,必要句句供出來……」「句句供出來」,你看你說的「蘋果多少錢一斤,豬肉多少錢一斤」沒人搭理,但是你論斷真神的話句句都得供出來,靈界都聽著,都給你記錄下來了。所以神說:「我要將全地之氣消除乾淨,將地上的妖魔都消除不留痕跡……」這裡提到「地上的妖魔都消除不留痕跡」,現在那些抵擋神的是不是妖魔?都是妖魔。凡在網上做視頻論斷神末世作工的都是妖魔,最後都得被消除,不留痕跡,看見了吧。今天我是給你唸唸神話,讓你看看神說過這話,下一步就要讓你看看這些話是怎麼成就的,讓你看看這些妖魔是怎麼死的,怎麼被折磨死的,你看看就知道了。有眼的都要親眼看看,那時候你就該讚美神的公義了。到末世毀滅這一切惡人的工作有幾種方式,有的是用各種天災給毀了,這個方式就簡單了,一般人想像的是這麼簡單,其實不是,那些妖魔被毀滅不是這麼簡單,記住了。那是一般的百姓不信神的,來個災難就死了,妖魔就不這麼簡單了,妖魔得受懲罰,那個厲害。妖魔受懲罰是什麼方式,咱們現在說不清,就是那個時候有不少天使、靈界的下到凡間作事,那個就厲害。所以,以後到末世災難大的時候,什麼奇怪事都有。現在有些事不能說,說不透,說不清楚,反正不那麼簡單。那些人被「消除不留痕跡」,這話就有內涵之意,等著看事實就妥了。到末世打敗撒但,除掉一切撒但作為,除掉一切屬撒但的,那時神原有的性情——威嚴、烈怒全部顯露出來了。這跟挪亞時代用洪水滅世不一樣,洪水滅世簡單,下雨多少個晝夜,水積攢多了,積攢得像山那麼高,就把所有活物都淹死了,那個簡單。末世毀滅這個時代是用火毀滅,用火毀滅那就殘酷多了,那在啟示錄裡說那個景象:大山哪,倒在我們身上吧。為啥要倒在我們身上呢?因為不敢看見神的烈怒,那太可怕了!我就看見美國紐約曼哈頓兩個大廈倒塌的時候,有那麼多美國人看完了之後嚇得趕緊跑,說話都變調了,哭著說:太可怕了!太恐怖了!就那麼一個大樓往下一倒,就感到太恐怖了,到末世神毀滅那些魔鬼的時候,要比那個恐怖一百倍!我這麼說是不是就明白了?

最後再看一段神話:「國度在人中間擴展,在人中間成形,在人中間站立起來,沒有任何勢力能將我的國度摧毀。在今天國度中的子民,你們有誰不是人中間的一個?有誰是人以外的情形呢?在我新的起點公布於眾時,人的反應又會是如何呢?人間之狀,你們曾親眼目睹,難道還不打消在世長存的念頭嗎?我現在是行走在眾子民之中,是生活在眾子民之間,今天對我有真實的愛,這樣的人有福了;對我順服之人有福了,必在我國中存留;對我認識的人有福了,必在我國度之中掌權;對我追求的人有福了,必從撒但的捆綁之中逃脫出來,而享受在我之福;能夠背叛自己的人有福了,必被我佔有,承受我國中之豐富。為我跑路的我紀念,為我花費的我悅納,向我獻上的我給予其享受之物,享受我話的我祝福,必是我國中的棟梁之柱,在我家中必然豐富無比,無人能相比。為你們的祝福你們可曾接受?為你們的應許你們可曾去追求?你們必在我光的引領之下而衝破黑暗勢力的壓制,必在黑暗之中不失去光的引領,必在萬物之中做主人,必在撒但之前做得勝者,必在大紅龍的國垮台之際,而站立在萬人之中作我的得勝之證據,在秦國之地你們必堅強不動搖,因著所受之苦而承受在我之福,必在全宇之下閃現出我的榮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十九篇說話》)這是神的應許,也是神的祝福,神選民追求真理就可以按著神的應許去追求,神祝福什麼樣的人你就追求做什麼樣的人。你們看,在這些話中神最祝福的是什麼樣的人呢?「對我有真實的愛,這樣的人有福了;對我順服之人有福了」,就是肯定有福氣,是蒙拯救了。「必在我國中存留」,這肯定是進國度了。下面還說「對我認識的人有福了,必在我國度之中掌權」,這個認識神的人比能愛神、順服神的人祝福是不是高了?「對我追求的人有福了,必從撒但的捆綁之中逃脫出來,而享受在我之福」,對神追求,追求要得著神,要歸向神,這樣的人就得這個福。「能夠背叛自己的人有福了,必被我佔有,承受我國中之豐富。」另外,這後邊還說了「享受我話的我祝福,必是我國中的棟梁之柱」,一說享受神話,對這樣的人這個祝福大,「必是我國中的棟梁之柱,在我家中必然豐富無比,無人能相比。」一個是認識神的有福了,一個是享受神話的福最大。你們說,這些祝福裡最蒙神祝福的是什麼樣的人?還是享受神話認識神的,被神成全的,這個祝福大。所以追求真理、追求認識神這最蒙神祝福,把這個事看透了。有很多人就滿足能撇下一切為神花費;有的就滿足於盡本分不應付糊弄,能有果效;有的就滿足於不背叛神能站立得住;有的就滿足於明白一點真理不作惡、不被淘汰,這些追求能不能得著更大的祝福呢?如果不是追求認識神,那就都差一點。追求認識神、注重享受神話的,那是得著的最多,在神的家中得的豐富無比,無人能相比,在神的家中能作棟梁之柱,在神的家中能作王掌權。追求認識神的、能享受神話的,這是最有價值的。有真理才能得勝撒但,有真理才能作出美好的見證,這是必然的。

2014年7月3日

上一篇:神的三步作工才是拯救人類的完整工作

你可能喜歡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