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超負荷勞動、重病無法治療 基督徒被判4年半遭非人折磨

14

四川省一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因信神被重判4年半,監禁期間被迫從事超負荷奴役勞動,患重病不能就醫,遭嚴密監視管控,身心備受摧殘。

2014年3月,在四川省公安廳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實施的統一抓捕行動中,唐博軒(化名,45歲)遭到抓捕,被帶到賓館秘密審訊,無果,之後被押至看守所。

看守所關押3年多,遭非人折磨

看守所要求犯人每天6點起床叠軍被,唐博軒剛去叠不好,被牢頭罰站、狠扇耳光。警察還故意不讓唐博軒監室的犯人理髮、剃鬚,連續40天不讓他們放風。他們吃飯時鬍鬚扎在碗裏,没辦法就把被子、衣服上的綫拆下來,用兩根綫夾住鬍鬚一根根拔,有時一連拔出好幾根,疼得直流眼泪、冒汗,第二天嘴唇就發炎、腫大。

警察故意將唐博軒和殺人犯、吸毒犯、强奸犯關在一起,他每天聽到的全是令他恐懼的殺人、强奸的事,長時間被關在這樣的環境中,他的精神幾近崩潰。

精神壓抑患心臟病,被剥奪就醫權

2015年2月,唐博軒突然心跳加速,呼吸困難,臉色蒼白,站都站不穩,全身冒冷汗,他請求牢頭跟獄醫報告,但因獄醫警告晚上生病不許打報告,牢頭不敢彙報。唐博軒痛苦地熬到第二天早上才被犯人抬到醫務室,儘管他病情嚴重,但醫生只給他開了三天的藥。回到監室後,唐博軒四肢無力,無法站立,連吃飯端碗的力氣都没有,吃飯要靠别人喂,舌頭轉不動。

三天後,唐博軒病情加重,奄奄一息。這時醫生才給他抽血、檢查,抽出的血全是烏黑色,心臟每分鐘跳動200多次,醫生説是心臟病,非常危險,但也只是草草登記,便讓人將他抬回監室。唐博軒以微弱的聲音要求獄醫通知其家人保外就醫,遭拒。

判刑4年半,遭强制超負荷勞役

2015年12月,唐博軒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4年零6個月,2017年4月被轉至監獄服刑。每天早上7點到下午6點,他被迫高强度勞動,中間只有五分鐘吃午飯時間,晚上還要進行體能訓練,導致體力嚴重透支,身體虚弱無力。

兩個月後,唐博軒被押至監獄車間,獄警安排他做極小的電子産品,每天必須完成1800顆,還威脅説:「你一天完不成就要被罰站,如果幾天都完不成,就給你做電療(電警棍電擊),長期完不成就讓你關禁閉15天。」為了完成任務,唐博軒被迫拼命幹活,導致左手大拇指和食指指甲變形,指甲裏的肉往外翻,像針扎一樣鑽心地疼。因長時間看細小組件,他的眼睛經常脹痛,視力明顯下降。

監獄裏伙食極差,每天早上只有小半碗稀飯和一個小饅頭。唐博軒經常餓得頭昏眼花,出虚汗,四肢無力,有幾次差點站立不住昏倒。監獄為了多出産品創收,還限制犯人上厠所,獄警有時甚至將厠所門鎖上,唐博軒常常憋得小腹疼痛,時間久了大小便困難。超負荷的勞動任務以及高壓管控,導致唐博軒每天承受巨大壓力,經常到凌晨三四點才睡着。

監獄迫使犯人從事高强度的勞動,但每月只發給他們6元錢,每當簽字時看見給自己少得可憐的低勞動報酬,唐博軒就非常心酸難受。

被列為「A類分子」管控

除了高强度的勞動,唐博軒還因信全能神被獄警定為重點管制的「A類分子」,讓其在車間幹活的位置正對着監控器,還安排兩個互監每天24小時寸步不離監視他。

2018年9月,唐博軒獲釋。4年半非人的牢獄生活致使原本身體健康的他患上心臟病,變得反應遲鈍,聲音沙啞,雙眼看東西模糊,左手掌及手指麻木。即使獲釋了,但他只要聽見警報聲和敲門聲就非常緊張,擔心警察隨時上門抓他,心靈留下不可磨滅的陰影。

相關內容

  • 逃亡海外全能神教會基督徒家人遭中共追捕

    因著中共對全能神教會的迫害,數千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被迫逃亡海外。然而,中共對他們的迫害並沒有停止,當局正試圖通過各種手段將他們引渡回國,他們在國內的家人也成為當局監視、迫害的對象。 河南省的趙英(化名)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名基督徒。兩年前,她的兩個兒子為躲避中共的抓捕逃亡海外。此事引起了當地政府的格外重…

  • 商場內裝人臉識別系統 基督徒被鎖定抓捕

    山東省青島市一全能神教會基督徒逛商場時被警方利用人臉識別系統鎖定位置並實施抓捕,至今仍被關押。 如今,中國的監控系統無處不在,商場內也被安裝了人臉識別系統。中共利用監控及人臉識別等手段掌握基督徒的行蹤及信息,伺機實施抓捕。 2018年8月30日,全能神教會基督徒王紫涵和兒子到一商場內購物,被國保大隊…

  • 吉林省百餘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遭抓捕

    繼2018年6月,中共在遼寧省三天內瘋狂抓捕700多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之後,又連續在全國多個省市展開統一抓捕基督徒的行動。9月,當局又在吉林省對基督徒實施統一抓捕,僅半個月就有百餘名基督徒遭受中共的抓捕、迫害。 據粗略統計,9月1日至17日,吉林省各市至少102名基督徒被抓捕。其中遼源市12人、敦化…

  • 逃亡基督徒回國 成中共警方重點抓捕對象

    逃亡海外的全能神教會基督徒,一旦回國,面臨的就是抓捕、監禁,甚至喪命的危險。一些基督徒從海外回國後,被迫四處逃亡,以躲避中共的迫害。 2017年8月下旬,曾逃亡海外的基督徒江涵(化名)回到中國。得知中共一直在調查他的情況,只好繼續在國內逃亡,不敢回家。 2017年11月2日,江涵突然接到家人的電話稱…

揭露中共抵擋神的邪惡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