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歷經磨難愛神心更堅

江西省 周瑞

我叫周瑞,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名基督徒。從我懂事起,就看到父母為了挣錢天天起早貪黑地在地裏辛苦勞作。他們雖然出了不少力,但一年下來却挣不了多少錢,因此我們家的日子一直過得很清貧。當看到那些有權有勢的人不用怎麽勞苦就生活得很好時,我就從心裏羡慕他們,并立定心志:長大後我一定要闖出一番事業,或者撈個一官半職,改變貧窮落後的現狀,讓父母也過上有錢人的生活。為了這個理想我奮鬥了多年却始終也没能如願,生活依然很清貧,我常常為此而憂愁嘆息,漸漸失去了生活的信心。就在我對人生灰心失望之時,全能神的末世救恩臨到了我。從全能神的話中,我明白了一些真理,知道了人活在世上受痛苦的根源,也明白了該怎麽活着才最有意義、最有價值。從此,迷茫無助的我找到了人生的方向,從消沉頽廢中走了出來,有了生機活力,看到了生活的希望。後來,為了讓那些仍活在痛苦無助中的人也能得到這千載難逢的救恩,我各處奔走積極傳揚神的末世救恩。可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在傳福音的過程中我竟兩次被中共政府抓捕,遭受了慘無人道的非人折磨……在黑暗的魔窟中,全能神一直與我同在,他的話語給了我信心和力量,帶領我一次次得勝撒但的黑暗勢力,使我愛神的心更堅强。

那是2003年6月的一天,我和兩個弟兄去一個村莊傳福音時被惡人舉報了,五六個警察開着三輛警車趕來,不問青紅皂白就給我們戴上手銬,連推帶踢地把我們推上警車押往公安局。在車上,我并没有感到多麽害怕,總覺得傳福音是為了讓人蒙拯救,又不是做什麽壞事,只要到公安局説清楚了,警察就會放人的,可我哪裏知道中共警察比那些地痞、惡霸還凶殘。到公安局以後,警察不容分説就將我們分開單獨審訊。我剛進審訊室,一個警察就衝我喝道:「共産黨的政策是『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你知道嗎?」接着就質問我的個人信息。因對我的回答不滿意,一警察走到我身邊「哼」了一聲,説:「你不老實,不給你點顔色瞧瞧你是不會説實話的。」隨後手一揮又説,「搬幾塊磚來,給他上刑!」他話音剛落,就有兩個警察走過來把我的一隻手從肩膀上方沿着後背下方用力往下拉,另一隻手由後背使勁向上拽,硬將兩隻手拉在一起反銬上。頓時,我的兩隻胳膊就像斷了似的疼痛難忍,原本虚弱的我哪能經得起這樣的折磨,不一會兒就癱倒在地。惡警見狀,就拉着手銬猛勁往上提起,并往我的手和後背之間塞進了兩塊磚頭。頓時,劇烈的疼痛就像萬蟻噬骨一樣直鑽我心。極度痛苦中,我一個勁兒地向神呼求:「全能神救我,全能神救我……」雖然當時我接受神的末世救恩僅三個來月,還没有裝備多少神的話,明白的真理也很少,但隨着我不斷地呼求,神還是加給了我信心和力量,使我裏面有了一種堅定的信念:我得為神站住見證,絶不向撒但屈服!于是,我咬緊牙關始終不開口。惡警氣急敗壞,為了將我制服,又施以毒招:他們在地上放了兩塊磚,逼着我跪在上面,同時用力提我手上的銬子。我的手臂立時就像斷了似的疼痛難忍,我硬撑着跪了幾分鐘後再次癱倒在地,惡警們又猛提手銬,逼我繼續跪着,就這樣反覆地折磨我。當時正值三伏天,我又痛又熱,豆大的汗珠不停地從臉上往下滴,我難受得喘不過氣來,差點昏死過去,這幫惡警却在一旁幸灾樂禍:「好受嗎?再不説,整你的辦法多的是!」他們見我不回答,又氣急敗壞地説,「不滿意?再來!」……經受了兩三個小時的折磨後,我已渾身疼痛無力,癱倒在地上不能動彈,甚至連大小便都失禁了。面對惡警的凶殘折磨,我真恨自己之前太瞎眼無知,還天真地認為到了公安局就有了説理的地方,警察會主持公道把我釋放的,没想到他們竟如此凶狠、殘暴,没有絲毫證據就對我刑訊逼供,把我往死裏整,真是惡毒至極!我躺在地上渾身像散了架一樣,想動都動不了。我不知道他們還要怎麽折磨我,也不知道我還能撑多久,痛苦無助的我只好在心裏不住地呼求神加給我力量,使我能支撑下去。神垂聽了我的呼求,憐憫了我,使我想起一句神的話:「現在是關鍵時刻,千萬别灰心,千萬别泄氣,一切都要向前看,……只要你有一口氣也要堅持到底,這才是好樣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二十篇》)神的話給了我極大的信心和力量。對!既然我走的是一條光明、正義的路,就應該有信心走下去,哪怕最後只有一口氣,我也要堅持到底!神的話語帶着生命力,使我有了繼續與惡魔争戰到底的信心與勇氣,身上的勁也慢慢恢復了一些。接下來,惡警繼續逼問我,并不停地狠踩我的脚,把我的脚碾得血肉模糊,但我却没有了疼痛感,我知道這是神的奇妙作為,是神憐憫我、體恤我的軟弱,减輕了我的痛苦。後來,惡警以「擾亂社會治安」為罪名將我們扣押。當天晚上,惡警將我們分别銬在一個三四百斤重的大水泥墩上,一直銬到第二天晚上,他們又把我們押送到了當地看守所。

進了看守所,我猶如掉進了陰間地獄。管教逼着我串彩燈泡,剛開始讓我每天串六千個,後來天天增加數量,最後加到了一萬兩千個。因着天天超負荷地工作,我手指都磨破了,可還是無法完成任務,被逼無奈,我只得晝夜不停地串,有時實在吃不消想打個盹,可一旦被他們看到就要遭到毒打。管教還公開教唆獄霸們説:「這些犯人做不完、做不好,你們就給他們打兩支『青黴素』。」所謂的「青黴素」就是用膝蓋猛撞犯人的襠部,趁對方痛得彎腰時又用胳膊肘狠狠地砸其脊背,再用脚跟跺對方的脚面。這種狠毒的手段有時能使人當場昏厥,甚至落下終身殘疾。在這魔鬼監獄裏,我天天幹着繁重的苦力活,還要遭受毒打,而且一日三餐吃的連猪狗吃的都不如:吃的菜是没有油鹽的蘿蔔葉、空心菜(裏面還時常夾雜着爛葉、爛根、沙子和泥土),另加一杯淘米水和三兩飯,我整天餓得肚子「咕嚕咕嚕」地響。在這樣的環境中,我唯一的依靠就是全能神,每當遭毒打時我就迫切地禱告,求神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使我能勝過撒但的試探。被摧殘折磨了二十多天後,我的身體已經消瘦得不成樣子:四肢無力,腿不能站立,手也無力伸張了。然而,喪心病狂的警察不但對我不聞不問,還把家人送給我的幾百元錢也侵吞了。後來,我的身體狀况越來越差,我軟弱到一個地步,心裏不由得發起了怨言:「在這個國家信神為什麽要受這樣的苦呢?我傳福音還不是為了把人帶到神面前蒙神拯救嗎?我也没做壞事呀……」我越想越難受、委屈,只有不停地禱告神,求神憐憫、拯救我。痛苦無助中,神帶領我想起了一首神話語詩歌:「……2 或許你們都記得這樣的話:『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這句話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紅龍盤卧之地受到大紅龍殘酷迫害的人身上,因着大紅龍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敵,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着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這話是成就在你們這班人身上的。3 神在大紅龍之地開展他的工作是相當難的,而神又藉此『難』來作了他的一步工作,來顯明神的智慧,顯明神的奇妙作為,藉此機會神將這班人作成。就因着人受的苦,因着人的素質,因着這個污穢之地的人所有的撒但性情來作神的潔净、征服工作,使神從此得着榮耀,使神從此得着見證他作為的人,這是神在這班人身上付出所有代價的全部意義。(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你們都是承受神産業的》)神的話給了我極大的安慰與鼓勵,也使我明白了神的心意,因着我們是在無神論的國家中信神,所以注定要受到撒但惡魔的逼迫、迫害,但受這苦是神許可的,這苦受得有價值,有意義。正是藉着這樣的逼迫患難,神把真理作到我們裏面,使我們有資格承受神的應許。這「苦」是神的祝福,我在這苦中仍能够持守住對神的忠心,這才是神打敗撒但的見證,也是我被神得着的有力證據。今天,我因着跟隨神而經受中共惡魔如此的迫害,這是我的偏得,我應順服神的擺布,高興踏實地面對、接受才是。我又想起神在恩典時代説過的話:「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太5:10)這時,我更加有了信心與力量:無論撒但魔鬼怎麽折磨我,我都堅决不向它屈服,誓死站住見證滿足神!神的話帶着權柄、能力,除去了我裏面的凄凉無助,减輕了我飽受摧殘的肉體痛苦,使我在黑暗中看到了光明,靈裏也越發剛强有力量。

後來,中共政府在没有任何證據的情况下强行判了我一年勞教。當警察把我押送到勞教所時,勞教所的管教見我骨瘦如柴,已没有一點人形,怕出人命不敢接收,警察只好又把我帶回看守所。那時我已經被惡警折磨得無法進食了,他們不但不給我醫治,反而還説我是裝的。他們看我吃不下東西,就叫人撬開我的嘴硬往裏灌,見我咽不下去就打我,我就像玩偶一樣被他們灌了又打,打了又灌,這樣灌了三次,他們見實在灌不進去,不得已才把我帶到醫院。經檢查後發現,我的血管已經硬化,血都成了黑色漿糊狀,已無法流通。醫生説:「這人若再繼續關押將必死無疑。」可狠毒的惡警還是不放過我。後來,我氣若游絲,犯人們都説我已經没救了,死定了。此時,我心裏極其痛苦,覺得自己這麽年輕,又剛剛接受神的末世作工,還没有享受多少美好時光,更没有看到神的得榮之日,就要被中共政府折磨而死,我實在不甘心。我恨透了這群喪盡天良的惡鬼警察,更痛恨中共政府這個倒行逆施、逆天而行的邪惡的撒但政權,是它剥奪了我跟隨真神的自由,是它要把我置于死地不讓我敬拜真神,中共瘋狂抵擋神,殘酷迫害基督徒,恨不得把信神的人都趕盡殺絶,在中國建立無神區,這罪惡滔天的撒但惡魔的確就是與神勢不兩立的仇敵,更是我不共戴天的仇敵,今天我即使被它折磨至死,也絶不向它屈服妥協!悲憤中,我想起了神的話説:「千古的仇恨集聚在心頭,萬古的罪惡記在心頭,怎能不叫人恨惡?為神報仇雪恨,將這神的仇敵徹底滅絶,叫它再猖狂,叫它再亂踢亂闖!現在是時候了,人早將渾身的力量都準備好,將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價都為此奉獻,撕破這魔鬼的醜惡的嘴臉,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難的人從痛苦中奮起,背叛這老惡魔!(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八》)揣摩着神的話,我更加看清了中共政府的邪惡、狠毒的惡魔嘴臉,認識到此時我面臨的正是一場生與死、正與邪的靈界争戰。中共政府如此殘害我,目的就是想逼我弃絶神、背叛神,而神提醒我、鼓勵我要剛强站立,超脱死亡的轄制為神作得勝的見證,我不能消極退縮,要好好與神配合,順服神的擺布安排,像彼得一樣順服至死,在生命的最後一刻為神作出剛强響亮的見證,安慰神心。我的生命在神的手中掌管,雖然撒但能殘害、殺戮我的肉體,但它滅不了我的靈魂,更絲毫攔阻不了我信神追求真理的决心。今天,我不管自己還能不能活下去,只願把自己的性命交托給神任神擺布,即使我被殘害至死也堅决不屈服撒但!當我豁出性命立志為神作見證時,神為我開闢了出路,興起那些犯人給我喂飯。這時,我心中激動不已,深知神就在我身邊,時時與我同在,他一直看顧保守着我,體恤着我的軟弱,精心為我安排着一切。在黑暗魔窟中,雖然我的肉體倍受摧殘,但内心却不覺得多麽痛苦難受了。後來,惡警們又把我關押了十五天,見我已經奄奄一息隨時都有死的可能,他們才不得不將我釋放。在我被關押近兩個月的時間裏,原本體重一百多斤的我被折磨得只剩下了五六十斤的骨頭架子,已是命在旦夕。即便如此,這夥惡魔還要對我罰款一萬元,最後他們見我的家人實在交不出這筆錢,就强行索要了六百元伙食費,之後才把我釋放。

遭受了中共政府這次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我如同從鬼門關裏走了一遭,我能活着出來完全是神的看顧保守,是神對我極大的拯救。思念着神的愛,我的心倍受感動,更加感受到神話語的寶貴。于是,我每天如飢似渴地讀神的話,并常常向神禱告,逐漸地,我對神末世作的拯救人的工作越來越有認識。一段時間後,在神的眷顧下,我的身體漸漸康復了,隨之我又開始傳福音見證神的末世作工。可撒但政權一天不垮台,它就不會停止對神工作的攪擾、破壞,後來我再次遭到了中共警方的瘋狂抓捕。

2004年11月的一天,寒風凛冽,大雪紛飛,我和幾個弟兄姊妹在傳福音時被中共警察秘密跟踪。晚上八點,我們正在聚會,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砸門聲和叫喊聲:「開門!開門!我們是公安局的!再不開門就撬門啦!……」我們來不及多想,慌忙把播放器、書籍資料藏了起來。不一會兒,五六個警察破門而入,像土匪强盗似的闖了進來。其中一個警察怒吼着:「都不許動!雙手抱頭蹲到墻邊去!」緊接着,幾個警察衝進各個房間將整個家翻了個遍,搜走四台便攜式VCD播放器和一些信神書籍。隨後,他們强行把我們押上警車送往派出所。在路上,我想起去年慘遭惡警酷刑折磨的一幕幕,心裏不免有些緊張,不知這次惡警又會怎麽折磨我。我怕自己承受不住惡警的酷刑而做出背叛神的事,便在心裏切切地禱告神,忽然想起了前幾天在聚會中讀的神的話:「我對弟兄姊妹都滿懷希望,相信你們不灰心、不失望,不管神怎麽作,你們都如一盆火,不冷淡而是能忍耐到底,直到神的作工完全顯現,……(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路…… 八》)讓我們都在神面前發誓:共同努力!忠心到底!永不分離,永遠在一起!我願弟兄姊妹都能這樣在神面前立下心志,使我們的心不變、志不移!(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路…… 五》)神的話深深地震撼着我的心。想想神從天來到地上歷盡千辛萬苦作工拯救人,他希望人在任何苦難環境中都能對他忠心到底、不離不弃。我作為一個蒙神揀選、享受神話語供應的人,理應把自己的全人為神擺上,不管經受多大痛苦折磨都要滿懷信心,對神心不變、志不移,為神作響亮的見證,絶不能向撒但屈服讓步,更不能苟且偷生背叛神。神是我的依靠,更是我的堅强後盾,只要我真實與神配合,神必會帶領我戰勝撒但。于是,我默默向神立心志:「神啊!這次我豁出去了,一定要為你站住見證,無論受什麽樣的苦我都要持守真道,絶不向撒但屈服!」在神話語的激勵下,我信心百倍,有了豁出一切為神作見證的信心與决心。

一到派出所,警察就跑到火爐旁烤火,他們一個個横眉怒目,厲聲逼問我:「快説!你叫什麽名字?傳了多少人?跟誰聯繫?教會帶領是誰?」見我不説話,一個惡警獸性大發,衝到我面前惡狠狠地掐住我的脖子,把我的頭不停地往墻上用力撞,撞得我頭暈目眩,耳朵「嗡嗡」作響。接着,他又舉起拳頭朝着我的臉、頭猛打,邊打邊吼駡着:「他媽的,你就是帶領,是不是?説!不説老子今天就把你吊到樓頂上凍死你!」惡警們毒打了我足有半個多小時,我被打得眼冒金星,鼻子也流血不止。他們見問不出什麽結果,就把我們押往公安局。在路上,我想起剛才惡警對我的瘋狂暴打,心中不禁一陣害怕:「剛進派出所他們就這麽狠下毒手,若到了公安局,那裏的惡警還不知會用什麽酷刑折磨我呢?我這次恐怕是凶多吉少了,也許不能活着出去了……」想着想着,我心裏有一種説不出的絶望與傷感。痛苦無助中,我突然想起了去年被惡警折磨得瀕臨死亡而神讓我奇迹般地活過來的經歷,心裏一下子亮堂起來:「我的生死不是在神的手中掌握嗎?若没有神的許可,撒但再怎麽想方設法把我置于死地也不會得逞,以往我已看到過神的奇妙作為,今天怎麽就忘記了呢?對神怎麽就没有一點信呢?」此時,我看到自己的身量還是太幼小,臨到涉及死的試煉時還不能站在神一邊,不禁想起神的話説:「活在心思裏是上撒但的當,死路絶方。現在非常簡單,用心仰望我立時靈裏剛强,有實行的路,每走一步我都帶領,我的話會隨時隨地向你顯明。無論何時何地,有多大環境,只要你心仰望我,我必會讓你看清,我心必顯明于你,往前奔跑不會失迷。(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十三篇》)神的話就是指路明燈,使我的心思越加清明。我認識到現在神要藉着這樣的苦難環境來潔净我,讓我在危難之際放弃自己的觀念想象與肉體的顧慮,單單依靠神、憑神的話而行,這正是神帶領我經歷神作工的關鍵時刻,我絶不能退縮,要將自己的生死完全交在神的手裏,依靠神與撒但争戰到底!

到了公安局,警察就把我們幾個人分開單獨審訊,繼續逼我交代信神的事,見我一直不説話,一個惡警氣得暴跳如雷:「你竟敢跟我們玩沉默,老子没那個耐性!」説着雙手抓住我的衣領,像扔沙包一樣將我重重地摔在地上。隨即其他惡警一擁而上在我身上亂踹亂跺,疼得我在地上滚來滚去,然後他們又踩着我的頭使勁來回碾搓……本來去年經受了酷刑折磨,我的身體還未完全恢復,今天又遭到如此的毒打,我頓時覺得頭暈噁心,渾身奇痛無比,蜷縮成一團。接着,惡警又强行脱掉我的鞋、襪,硬逼着我站在地板上,凍得我牙齒不由得「咯吱咯吱」地響,雙脚也已凍得麻木没有了知覺,我感到自己的身子已經支撑不住,隨時都要癱倒在地。面對惡警的酷刑折磨,我不由得怒火中燒、義憤填膺,我恨惡這些窮凶極惡的魔鬼爪牙,痛恨邪惡反動的中共政府,它對抗上天與神為敵,為逼我背叛神、弃絶神而對我進行摧殘、折磨,非要將我置于死地。面對撒但的凶狠、殘暴,我更加思念神的愛。想想神為了拯救人類,為了我們以後的生存,忍受極大的屈辱痛苦親臨人間來作工,他曾為我們捨命,如今又苦口婆心地發表話語帶領我們走追求真理蒙拯救的路……數算着神為拯救人類所付的心血代價,我感受到只有神最愛我,只有神最珍惜我的生命,撒但只能殘害我,吞吃、殺戮我。此時,我心裏更加生發了對神的依戀、愛慕之情,禁不住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感謝你如此地引領我、拯救我,今天不管撒但怎麽折磨我,我一定要好好與你配合,誓死不向它屈服讓步!」在神愛的激勵下,我的肉體雖被折磨得軟弱無力,但心裏却剛强有力量,始終没向惡警屈服。他們一直折磨我到凌晨一點,見實在問不出什麽結果,只好把我押送到看守所。

到看守所後,惡警們又唆使牢霸想方設法地整治我。當時我已被折磨得傷痕累累,渾身癱軟,一進監室就一頭栽倒在冰冷的地板上。牢霸見狀二話不説就把我提起來,揮拳猛打我的頭,打得我頭昏腦脹,重重地癱倒在地。之後,犯人們都過來捉弄我,逼着我一隻手按在地上,另一隻手捂着耳朵,像圓規似的在地上轉圈。見我没轉幾圈就暈倒了,他們又對我一頓拳脚相加,其中一個犯人還朝着我的腹部狠狠搗了一拳,當場把我打昏過去。此後,犯人受管教的指使,天天變着法兒折磨我、虐待我,還讓我每天包攬洗碗、刷厠所等髒活累活,甚至逼我在雪天裏洗冷水澡。而且每次洗澡他們都强制我先用肥皂擦遍全身,然後讓冷水從頭慢慢流遍全身,洗了將近半個小時,凍得我全身發紫,直打哆嗦。面對這滅絶人性的折磨與摧殘,我一直不停地禱告神,唯恐離開神我會徹底成為撒但的擄物。藉着禱告,神的話一直在裏面引領我:「神所説的得勝者是在撒但的權勢之下、撒但的圍攻之下,就是在黑暗勢力裏人還能站住見證,還能持守原有的信心,持守對神的忠心,不管怎麽樣你還能持守在神面前貞潔的心,持守你對神真實的愛,這樣在神面前就站住見證了,這就是神所説的得勝者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持守住你對神的忠心》)神的話就是光,使我心思清明,知道了在撒但圍攻之時正是需要我對神有忠心、有愛心的時候,雖然這苦難的環境給我的肉體帶來的是痛苦、是煎熬,但背後却隱藏着神極大的愛與祝福,是神給了我一次在撒但面前為神作見證,徹底羞辱撒但、打敗撒但的機會。因此,在經受苦難時,我一次次告誡自己一定要忍耐到底,在黑暗魔窟中依靠神為神作見證,追求做得勝者。在神話語的引導帶領下,我心裏剛强有力量,即使肉體軟弱痛苦,也有信心忍受一切來與撒但展開生死戰,誓死為神作見證。

我被監禁了二十多天後突然患了重感冒,感到四肢酸軟,渾身無力,頭腦昏沉。隨着病情的加重以及犯人們無休止的毒打折磨,我覺得自己再也支撑不下去了,心裏特别軟弱、消沉,心想:「這受折磨摧殘的日子何時是頭呀?看來這次要被判刑了,活着出去的希望不大了……」一想到這裏,我的心就像一下子跌進了萬丈深淵,陷入絶望痛苦中無力自拔。危難之際,我想起了神話語詩歌:「我要的不是你的嘴裏能有多少動人的話語,有多少扣人心弦的故事,而是要求你能為我作那美好的見證,要求你能一切深入實際。……不要再為自己的前途着想,要像你們在我面前立的心志『一切任神擺布』一樣。所有在我家中站立的人應都盡上自己的所能,為我在地的最後一部分工作而獻上你最好的一份,你真願意這樣實行嗎?(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你們真能任神擺布嗎》)神的話句句敲打着我的心,使我蒙羞加慚愧。想想我平時多少次痛哭流涕,立志凡事為神盡忠心,順服神的擺布安排,再想想當我忍受痛苦折磨神話語開啓引導我時,我在神面前立下誓死為神作見證的决心,可如今當神真正需要我以實際代價來滿足神時,我却貪生怕死,顧念肉體的前途命運,一點兒也不理會神的心意,只想盡快擺脱苦境逃到安全之地,看到自己真是太卑賤、不值錢,對神的信太小,欺騙太大,不能對神有真實的奉獻,更没有一點真實的順服。此時我明白了,在神末世的作工中,神要的是人真實的愛與忠心,這是神對人最後的要求與囑托。我作為一個信神的人,就應把全人交在神的手中,因為我的生命是神給的,我的生死都由神説了算,既然我選擇了神,就該為神獻上任神擺布,不管受什麽痛苦屈辱,我都理當用實際行動來為神盡忠心,不該有自己的選擇與要求,這是我的本分,也是我該有的理智。想想今天我還能有這口氣,這都是神的保守和看顧,是神生命的供應,否則,我豈不早就被魔鬼殘害致死了嗎?當初經歷那麽大的痛苦患難,神都帶領我勝過來了,如今我有何理由再對神失去信心呢?怎能再消極軟弱、退縮逃避呢?想到這兒,我默默地向神懺悔認罪:「全能神啊!我太自私、太貪婪,只想享受你的愛與祝福,却不甘心為你真心奉獻,一想到要忍受長期的牢獄之苦就想挣脱、逃避,我實在傷透了你的心。神啊!我不願再繼續消沉下去,只願順服你的擺布安排接受你的帶領,即使坐穿牢底也要為你站住見證,哪怕被折磨至死也要為你盡忠!」禱告後,我的心倍受感動,雖然病痛依舊,但内心却有了不滿足神誓不罷休的信心和决心。當我堅定信心寧死為神作見證時,奇妙的事情發生了。一天早晨,我從床上下來,雙脚没有了一點知覺,根本無法站立,更不能走路了。一開始,惡警們還不相信,認為我是裝的,就逼着我站起來,但我無論怎麽努力也站不起來了。第二天,他們又來給我檢查,看到我的雙脚冰凉,没有一點血液流通的迹象,確信我是真的癱痪了,隨後便通知我的家人將我領回家。回到家的當天,我的脚竟奇迹般地恢復了知覺,完全能够行走了!我深知這都是全能神體恤我的軟弱,親自為我開闢了出路,使我在被中共政府非法拘禁一個月後順利地逃出了撒但的魔窟。

經歷了中共政府的兩次抓捕與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雖然我的肉體受了一些痛苦,甚至險些喪命,但這兩次不平凡的經歷却成了我信神路上的堅實根基。在痛苦患難中,全能神給了我最實際的真理澆灌與生命供應,不僅使我徹底看清了中共政府仇恨真理與神為敵的惡魔嘴臉,認識了它瘋狂抵擋神、迫害信神之人的滔天罪行,也領略了神話語的威力與權柄。我能兩次從中共魔爪中死裏逃生,這全是神愛的眷顧與憐憫,更是神超凡的生命力量的體現與證實。我深深地感受到:無論何時何地,只有全能神才是我唯一的依靠與拯救!今生今世,不管遭遇什麽危險患難,我都要堅定不移地追隨全能神,積極傳揚神的話、見證神的名,以自己真實的奉獻來還報神的愛!

上一篇: 5 逼迫患難使我更愛神

下一篇: 7 經受惡魔殘害更知神恩寶貴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1 在中共監獄的日日夜夜

「我喝的苦杯你必須得喝(這是耶穌復活以後說的),我所走的路你必定要走,你要為我捨命。」(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我的眼淚立刻止住了,基督所受的苦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無法比擬的,也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所不能承受的,而我受這點苦就覺得委屈,埋怨神不公義,這哪有良心理智?怎配稱為人?之後,我又想到神的話說:「……人本性裡敗壞的東西必須通過試煉解決,人裡面哪些地方沒通過就必須在哪些地方受些熬煉,這是神的安排。神給你擺設環境,迫使你在這環境裡面受熬煉來認識自己的敗壞……」(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

28 魔窟一劫體嘗神愛更深

經歷了這場逼迫患難,我著實看清了中共政府的惡魔嘴臉,對它產生了真實的恨惡,同時也親身感受到神為拯救人所花費的心血代價與良苦用心,神對人的拯救太真實、太實際,神對人的愛太深、太實在!若不是神藉著惡魔的逼迫、抓捕使我親身經歷了神愛的拯救,我永遠不能擺脫撒但黑暗權勢的捆綁與壓制,只能活在黑暗地牢的囚禁中見不到光明、看不到希望,而且我的信心、膽識、受苦的心志也不能得著成全,在我的人性中始終缺少這些正面的東西,使我無法抬頭挺胸勇敢地跟隨神走患難路。若不是實際地經歷這場逼迫患難,我永遠看不清惡魔的醜陋面目,不會對它產生真正的恨,也就無法將心歸給神,將全人獻給神;若不是實際地經歷體嘗這逼迫患難之苦,我就無法理解、體會神道成肉身來在污穢之地拯救我們所受的痛苦、所付的代價有多大,逼迫患難使我體嘗神愛更深,使我的心與神更親更近。

20 經歷殘酷迫害使我信神心更堅

這一特殊的經歷讓我深深地體嘗到了神的愛、神的美善,得著了神賜給我的最寶貴的生命財富,也看清了撒但與神為敵的實質,更加堅定了我此生誓死背叛撒但、棄絕撒但跟隨神到底的信心。正如全能神的話所說:「現在是時候了,人早將渾身的力量都準備好,將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價都為此奉獻,撕破這魔鬼的醜惡的嘴臉,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難的人從痛苦中奮起,背叛這老惡魔!」(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現在我又回到了教會,重新投入到了盡本分的行列中,為傳揚、擴展神的福音而盡著自己的本分,只願更多的人能脫離撒但的苦害,接受神永遠的救恩。

23 神帶領我勝過惡魔殘害

當我軟弱無力時,神一次次地加給我信心、力量,使我能與撒但爭戰到底;當我傷心頹喪時,神用話語來安慰;當我痛苦絕望時,神用話語來鼓勵;當我瀕臨死亡時,神的話給了我生存的動力和活下去的勇氣;每次在我危難之時,都是神及時伸出拯救之手,讓我蒙了保守。出獄後,因著中共惡魔的挑撥離間,親人朋友都棄絕、遠離我,但弟兄姊妹卻關心照顧我,給我送來生活上的一切用品,這是我在任何地方都體嘗不到的溫暖。感謝神對我的拯救,無論以後的路多麼艱難,我都要跟隨神走到底,追求活出有意義的人生來還報神愛。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