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摧殘中的生命之歌

河南省 高靜

1999年,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藉着讀神的話,我感受到神的話有權柄、有能力,就是神的聲音,能聽到造物主對我們人類的發聲説話,我心裏有一種説不出的感動,第一次感受到了聖靈作工給人帶來的心靈深處的踏實與快樂,從此我越來越渴慕讀神的話語。進入全能神教會後,我看到這裏與社會是截然不同的一片新天地,弟兄姊妹都純樸善良、單純活潑,雖然不是一家人,有着不同的社會背景與身份,但大家都親如手足,彼此相愛、互相扶持,幸福地團聚在一起,這讓我真實感受到敬拜神的生活是那樣的幸福快樂、美好甜蜜。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説:「作為人類中的一員,作為敬虔基督徒中的一員,我們都有責任、有義務為完成神的托付而獻上我們的身心,因為我們的全人都是從神而來,都是因神的主宰而有的。若我們的身心不是為了神的托付,不是為了人類正義的事業,那我們的靈魂將愧對于為神的托付而殉道的人,更愧對于供應我們全部的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着全人類的命運》)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作為一個受造之物就應該為造物的主活着,為傳揚見證神的末世福音,奉獻花費全人,這才是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人生。因此,當聽説邊遠地區還有很多人未聽到全能神的末世福音時,我毅然告别了家鄉的弟兄姊妹,踏上了傳揚國度福音的路程。

2002年,我來到貴州省一個偏遠落後的山區傳福音,在這裏傳福音每天都要走很遠的山路,還常常頂風冒雪,但有神同在,我并没有感覺苦和累。在聖靈作工的帶領下,這裏的福音工作很快就擴展開來,接受神末世作工的人越來越多,教會生活也充滿生機。在神話語的引領下,我在這裏度過了六年充實快樂的時光。直到2008年一次特殊的環境突然臨到,從此我幸福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

那是2008年3月15日中午十一點左右,我和兩個弟兄正在聚會,突然四個警察破門而入,迅速將我們摁倒在地,二話没説給我們戴上手銬,連推帶拽押上了警車。在車上,他們一個個發出狰獰的奸笑,手裏拿着電棍在我們眼前晃來晃去,并不時地在我們頭上、身上敲打,嘴裏還惡狠狠地駡着:「你他媽的!年紀輕輕的幹什麽不好,非得信神,真是吃飽了撑的!」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抓捕,我心裏很緊張,不知接下來等待我們的會是什麽,只有在心裏不住地呼求神:「神啊!今天臨到這樣的環境有你的許可,只求你加給我們信心,保守我們能為你站住見證。」禱告後,一句神的話浮現在我腦海:「無論怎樣都要忠心于我,勇往直前,我就是你的堅固磐石,依靠我吧!(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十篇》)對!神是我的依靠,是我强有力的後盾,無論在什麽樣的環境中,只要我能持守對神的忠心站在神的一邊,必能得勝撒但使它蒙羞。神話語的開啓使我有了信心和力量,我暗立心志:寧可死也要持守真道為神站住見證!

到了派出所後,警察粗暴地將我們三人拽下車推搡到屋裏,將我們渾身上下、裏裏外外搜了個遍,從兩個弟兄的包裏分别搜走了一些傳福音資料和一部手機,見没有搜到錢,一個惡警拽過一個弟兄就是一頓拳打脚踢,弟兄被打倒在地。隨後,我們被帶到不同的房間分開審訊。審問了一下午,他們也未從我口中得到隻言片語。晚上八點多,他們以「無名氏」的身份將我和另外兩個弟兄送往當地看守所。

一進看守所,兩個女管教就扒光我的所有衣服,將衣服上的金屬物品全部剪掉,鞋帶、褲帶也統統抽掉,我只好提着褲子、光着脚,心驚膽戰地走進號房。一見我進來,那些女犯們像瘋子一樣撲過來將我團團圍住,七嘴八舌地問我的情况,因為燈光昏暗,她們瞪大眼睛凑到我跟前好奇地打量,有的還拽着我的胳膊這兒摸摸、那兒捏捏。我被這場景嚇呆了,木木地杵在原地,一聲也不敢吭,心裏好害怕。一想到以後要與這群人生活在這鬼屋中,我委屈得直想哭。這時,一個坐在炕上始終没説話的女犯突然大聲説:「别吵了!她剛來什麽也不懂,别嚇着她了。」隨後還拿了一床被子給我蓋。我感到一陣温暖,心裏很清楚并不是這個犯人對我好,而是神藉着周圍的人來幫助我、照顧我,原來神一直與我同在,我并不孤單。在這陰森恐怖的人間地獄裏,因着有神愛的陪伴,我感到莫大的安慰。夜漸漸深了,女犯們都已睡下,但我却毫無一點睡意,想到自己上午還與弟兄姊妹在一起高高興興地盡本分,晚上却躺在了這個猶如墳墓般的鬼地方,不知何時才能離開這裏,心裏就有種説不出的心酸難受。正當我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時,忽然一陣寒風吹來,我不由得打了個冷顫,抬頭望去,這才發現這間號房是露天的,除了睡覺的大通炕上方有房頂,其餘地方的上方都是用粗鋼筋焊成的鐵網,冷風颼颼襲來,不時還能聽到警察在房頂巡邏的脚步聲,我只覺得毛骨悚然,恐懼、委屈、無助不禁一齊涌上心頭,眼泪也不自覺地滚落下來。此時,一段神的話清晰地浮現在我的腦海:「你可知道周圍的環境都有我許可,都是我在安排,要看清,在我所給你的環境裏來滿足我心。不要怕這怕那,萬軍之全能神必與你同在,他作你們的後盾、作盾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二十六篇》)是啊,今天臨到中共的抓捕是神的許可,雖然這裏的環境黑暗恐怖,也不知道下一步要面臨什麽,但神是我的後盾,我還怕什麽!豁出去了,一切交在神手中。明白了神的心意,我心裏輕鬆了許多,就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感謝你的開啓光照,使我明白了臨到這一切是你的許可,我願意順服你的擺布安排,在這個環境裏尋求你的心意,得着你要加給我的真理。神啊!只是我身量太小,求你加給我信心與力量,保守我無論經受怎樣的折磨也决不背叛你。」禱告後,我擦乾眼泪,揣摩着神的話,静静地等待天亮。

第二天一早,伴隨着一陣「咣噹」聲,號房的鐵門被打開了,一個管教喊道:「無名氏出來!」我愣了一下才知道是在叫我。到了審訊室,警察又讓我交代姓名、住址和教會的情况,我一言不發,低着頭坐在椅子上。一連審了一個星期,最後一警察指着我駡道:「他媽的!老子們陪你這麽多天了,你一個字也不説,行,你等着,有你好看的!」説完,兩個警察摔門而去。一天傍晚,警察又來傳訊我,給我戴上手銬塞進了警車。坐在車裏,我心裏不由得有些恐慌:「他們要把我弄到哪裏去呢?不會是把我拉到野地裏糟踏我吧?會不會把我裝進麻袋扔到江裏喂魚?」我感到特别害怕,這時教會詩歌《國度》中的幾句歌詞在我耳邊回響,「神是我後盾我還怕什麽 誓死與撒但争戰到底 神高抬我們當撇下一切 為見證基督而戰 神必將神的旨意通行在地上 預備好我愛與忠心完全獻給神 在神榮耀降臨中喜迎神重歸」。(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頓時,一股無窮的力量在我心裏油然而生,我抬頭望着窗外,心裏默默地揣摩着歌詞。一個警察見我一直向外看,「噌」的一下把車窗簾拉了下來,凶惡地衝我吼道:「看什麽看!把頭低下!」我被這突如其來的喝斥聲驚得一哆嗦,隨即低下了頭。四個警察在車裏抽烟,不停地吞雲吐霧,頓時車内烏烟瘴氣,嗆得我直咳嗽。這時,坐在前排的一個警察扭過身來,用手捏着我的下巴,朝我臉上吐了一口烟,不懷好意地説:「告訴你,只要你全招出來,不用受苦就可以回家了。看你一個年紀輕輕的小姑娘,長得也挺漂亮……」説着就用手摸我的臉,衝我擠眉弄眼,還淫笑着説:「要不給你找個對象吧。」我把臉扭到一邊,用戴着手銬的手擋開了他的手,他頓時惱羞成怒:「還挺厲害呀,等到了地方你就老實了!」車子繼續向前行駛,我不知道自己將要面臨什麽,只能在心裏默默地向神呼求:「神啊!今天我豁出去了,無論這些惡警用什麽手段對待我,只要一息尚存,我就要在撒但面前為你作剛强響亮的見證!」

半個多小時後,車子停了,警察一把將我從車上拽下來,我踉蹌着站穩,向四周望去,此時天已經黑透了,周圍只有幾座空房子,連一點燈光都没有,顯得格外陰森恐怖。我被押進其中的一座房子,屋裏放着一張辦公桌和一張沙發,屋頂吊着一盞白熾燈,照得四周慘白慘白的,地上有繩索、鐵鏈子,遠處還有一個用厚鐵塊製成的椅子。面對這陰森恐怖的場面,我不由得心發慌、腿發軟,便坐在沙發上平復心緒。這時進來幾個人,其中一個大聲訓斥我:「你往哪兒坐呢?那是你坐的地方嗎?起來!」邊説邊上前踢了我幾脚,又一把揪住我胸前的衣服將我拽起來拖到鐵椅子跟前。另一個警察對我説:「告訴你,這可是個好東西,只要在上面坐上一段時間就會讓你終身『受益』的,這是專門為你們信全能神的人預備的,一般人還不讓坐呢。只要你乖乖聽話,如實回答問題,就不讓你坐那兒。説吧,你來貴州幹什麽,是不是傳福音?」我没説話,旁邊一個彪悍的警察指着我的鼻子駡道:「你少他媽的裝啞巴!再不説,讓你坐上去嘗嘗它的滋味!」我依然保持沉默。

這時,又進來一個打扮得妖裏妖氣的女人,她是這幫警察找來當説客的。她假裝温和地勸我説:「小妹,你在這兒人生地不熟的,又没有親人朋友,你説了吧!説了以後我給你找工作,在我們這兒找個對象嫁了,姐姐保你找個好的,不行你就到我家當保姆,我每月給你錢,這樣你就可以在這裏安家落户了。」我抬頭看了她一眼,没有答話,心想:「魔鬼就是魔鬼,他們不承認神,只會為了錢財、利益不擇手段地做壞事,現在又想用利益來收買我,讓我背叛神,我豈能中他們的詭計成為可耻的猶大?」她見一番「苦口婆心」没有絲毫收穫,覺得我讓她在警察面前顔面掃地,就立刻顯出原形,卸下背包上的帶子狠狠地朝我身上抽了幾下,最後氣勢汹汹地把包往沙發上一扔,摇了摇頭很無奈地站到了一邊。見狀,一個胖惡警上前一把揪住我的頭髮將我朝墻上猛撞幾下,咬牙切齒地吼道:「讓你不識抬舉,讓你不識抬舉!説不説?」我被撞得眼冒金星,腦袋「嗡嗡」直響,感覺天旋地轉,摔倒在地上。他又像拎小鷄似的把我拽起來撂在鐵椅上,我緩了一會兒才微微睁開眼睛,看見他手中還攥着我的一綹頭髮。我從頭到脚都被固定在鐵椅上,胸前卡着一塊厚厚的鐵板,手銬與鐵椅連在一起,雙脚套着幾十斤重的脚鐐,也固定在鐵椅上,整個人就像雕像一樣動彈不得。冰冷沉重的鐵鏈、鐵鎖、鐵銬將我牢牢地卡在鐵椅上,使我苦不堪言。看着我痛苦的樣子,惡警們得意地嘲弄我:「你信的神不是全能的嗎?咋不來救你呀?咋不把你從老虎凳上救走?你還是説了吧,你的神救不了你,只有我們才能救你,你説了我們就放你走,你放着好好的日子不過,信什麽神!」面對惡警們的諷刺挖苦,我心裏很平静,因為神的話説:「神在末世是用話語來成全人,并不是用神迹奇事來成全人,藉着説話來顯明人、審判人、刑罰人、成全人,讓人在神的説話當中看見神的智慧、看見神的可愛、了解神的性情,藉着神的説話看見神的作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神現時作工的認識》)今天神作的是實際的工作,并不超然,神要用話語來成全人,讓話語成為人的信心,成為人的生命,用實際的環境來變化我的生命性情,這樣實際的作工更能顯明神的大能與智慧,更能徹底打敗撒但。今天臨到中共的抓捕和酷刑折磨也是神要檢驗我對神的信心,看我能不能憑神的話活着,為神站住見證,我願順服神許可臨到我的一切環境。我的沉默激怒了這夥惡警,他們像瘋了似的一擁而上,圍住我一頓暴打,有的用拳頭使勁砸我的頭,有的狂踢我的腿,還有的用力撕扯我的衣服,摸我的臉。面對他們的毒打和流氓行徑,我怒火中燒,若不是被牢牢地固定在老虎凳上,我非和他們拼命不可!對中共這個罪魁禍首我恨之入骨,不禁在心裏暗下决心:它越逼迫我我越要信神,而且要信到底!它越逼迫我越證明全能神是真神,越證明我走的是正道!此時在事實面前,我已清楚地認識到這是一場正邪之戰,是一場生與死的較量,而我現在該做的就是誓死持守神的名、神的見證,用實際行動來羞辱撒但,讓神得着榮耀。惡警連續幾天的刑訊逼供都没有從我口中得到關于教會的任何信息。最後,他們無奈地説:「這傢伙嘴真硬,審了這麽多天,一個字也套不出來。」聽着他們的議論,我知道是神的話支撑我闖過了一道道鬼門關,是神保守我站住了見證。我在心裏默默地感謝贊美全能神!

在十多天的審訊中,我白天黑夜都坐在冰冷的老虎凳上,整個身體彷佛置于冰窟一般,寒氣直入骨髓,渾身的骨節好像都已裂開似的。一個年輕的惡警見我凍得直打哆嗦,趁機勸我説:「你還是快説了吧!身體再强壯的人坐在上面也支撑不了多久,這樣下去你後半輩子會殘廢的。」聽了這話我心裏有些軟弱、憂慮,便默默地向神呼求,求神加給我力量,使我能承受住這非人的折磨,不做出背叛神的事。禱告後,神開啓我想起平時最愛唱的一首教會詩歌:「我不考慮信神的道路多麽艱難,我只以遵行神旨意為天職,我更不在乎以後是得福受禍,既立下心志愛神我就忠心到底。不管身後潜伏多大危險患難,不管我的結局將會如何,為了迎接神得榮之日,我緊跟神的脚踪努力向前。……」(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前進在愛神的路上》)詩歌中的字字句句激勵着我,我在心裏一遍遍地哼唱着,不禁想起自己以往在神面前立下的誓言:無論經歷什麽樣的痛苦患難也要為神花費一生,忠心到底。可現在受這點苦我就軟弱、膽怯了,哪有忠心可言?這不正中了撒但的詭計嗎?撒但就是想讓我顧念肉體而背叛神,我絶不能上它的當,今天能因着信神而受苦這是有價值、有意義的事,是榮耀的事,再苦我也不能做背信弃義的小人背叛神。當我立定心志滿足神時,漸漸地,我感覺身體不那麽寒冷了,心裏的痛苦也消失了,我再次看見了神的奇妙作為,體嘗到了神的愛。惡警達不到目的不死心,他們輪班折磨我,整日整夜不讓我睡覺,只要我稍微一閉眼,他們就用柳條在我身上使勁抽打,或者拿電棍用力戳我,每戳一次,我便渾身過電,不停地抽搐,那種滋味讓我生不如死。他們邊打邊駡:「你他媽的不給老子老實交代,還想睡覺,看今天不折磨死你!」他們下手越來越重、越來越狠,我凄厲的慘叫聲在屋裏不斷迴蕩。因我被老虎凳死死地卡着動彈不得,只能任由他們蹂躪,惡警們更加得意,不時地發出一陣陣狂笑聲。長時間的抽打、電擊使我遍體鱗傷,臉上、脖子上、胳膊上、手上布滿了一道道青紫色的瘀痕,渾身腫脹,然而我的身體好像已經麻木了,并不覺得那麽疼痛,我知道是神在眷顧着我,减輕了我的疼痛,我在心裏不住地感謝神。

熬到將近一個月的時候,我實在扛不住了,真想好好睡一覺,哪怕只有一小會兒也行。可這些惡魔没有一點人性,只要見我閉上眼睛,馬上就將滿滿一杯水猛地潑到我臉上,使我猛然一驚,艱難地睁開眼睛。我的體力消耗殆盡,似乎生命已到了盡頭,但神一直保守我,使我意識還很清醒,信心堅定决不能背叛神。他們見從我口中得不到一點消息,又怕真的弄出人命,只好將我抬回看守所。五六天過後,我的身體還没恢復,他們又把我拉出去銬在老虎凳上,脚上仍套着幾十斤重的脚鐐,再次對我進行嚴刑逼供、毒打虐待,又折騰了十來天,直到我實在支撑不住了才把我送回看守所。過了五六天後,他們又故伎重演,就這樣半年的時間反反覆覆不知多少次,我被折磨得精疲力竭,從心裏放弃了活下去的希望。我開始絶食,幾天滴水未進。惡警們就强行給我灌水,一個按着我的頭,一個捏住我的臉頰,掰開我的嘴往裏灌,水順着我的嘴角、脖子流到衣服裏,浸濕了我的上衣,我感覺渾身冰冷,想挣扎,可我連挪動一下頭的力氣也没有。見絶食這個辦法不行,我又想藉着上厠所的機會撞墻而死。我拖着幾十斤重的脚鐐,扶着墻一步一挪地往厠所走。由于長時間不吃飯,我眼睛昏花看不清路,一路上不知跌倒多少次,模模糊糊地看到脚腕處被鐵鐐磨得已是血肉模糊,不停地淌着血。途經窗户時,我抬頭向外望去,看着遠處來來往往的人群,我内心突然有一種奇妙的感動:在這千千萬萬的人中,有幾個是信全能神的?而我就是其中的一個幸運者,是神在芸芸衆生中揀選了我這個不起眼的人,又用他的話語澆灌供應我,將我一步步帶到今天,我得着了神賜給的天大福氣,為什麽還要尋死?這不是太傷神的心了嗎?此時,我想起了神的話:「你們在這末後的日子裏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布,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强響亮的見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經歷痛苦試煉才知神可愛》)神帶着鼓勵、帶着期盼的話語句句温暖、激勵着我的心,使我倍受感動,有了繼續活下去的勇氣。我在心裏給自己鼓勁:惡魔只能摧殘我的肉體,却摧不垮我想滿足神的心,我的心永遠屬于神,我要堅强,决不能垮下去!于是,我拖着沉重的脚鐐一步一步地往回走。朦朧中,我想起了遍體鱗傷的主耶穌背着沉重的十字架艱難地走向各各他的景象,想起了全能神的話:「耶穌在上耶路撒冷的路上,心中猶如刀絞痛苦萬分,但是在他心中絲毫没有一點反悔的意思,總有一種强大的力量來支配他走向被釘十字架的地方。(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如何事奉才能合神心意》)此時,我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順着臉頰淌了下來,我在心裏向神禱告:「神啊!你那麽聖潔、至高無上,却為拯救我們親自道成肉身,受盡屈辱、痛苦為我們釘在了十字架上。神啊!你的憂傷、你的痛苦誰曾體察?你為我們所付的心血代價誰又曾理解、體會?如今,我經歷這樣的苦難是為了自己能蒙拯救,更是為了使我在中共惡魔的殘害中看清它的邪惡實質,不再受它迷惑蒙蔽,從而脱離它的黑暗權勢。可我却絲毫不體貼你的心意,只知顧念自己的肉體,想以死結束這痛苦的折磨,我真是太懦弱、太卑鄙!神啊!不論何時你都在為着我們人類而付出、受苦,把你全部的愛都獻給了我們。神啊!此時我什麽也不能做,只願把我的心全部獻給你,苦再大也要走到底,站住見證滿足你!……」因這幾個月以來不管遭受什麽樣的毒打折磨,我從未掉過一滴眼泪,所以當我回到審訊室,惡警們見我滿臉泪水,以為我妥協了,其中那胖惡警得意地笑着問:「你想通了嗎?招不招?」我没有理他,他的臉一下子變得發紫,突然掄起胳膊在我臉上狠扇了不知有多少下,我的臉被打得火辣辣地疼,嘴角不停地流血,血一滴滴流在地上。另一個惡警又把滿滿一杯水潑在我臉上,咬牙切齒地吼道:「不怕你不招,現在是共産黨的天下,你不説也照樣給你判刑!」但無論他們怎樣威脅恐嚇,我始終一言不發。

惡警們雖然找不到定罪我的證據,但他們不死心,仍不斷地對我刑訊逼供。一天半夜,幾個惡警喝得醉醺醺地來到審訊室,其中一人用淫邪的目光盯着我,出主意説:「把她的衣服扒光吊起來,看她招不招。」聽到這話,我害怕極了,心裏拼命地呼求神咒詛這幫畜生,使他們的奸計不能得逞。他們把我從老虎凳上放下來,我戴着沉重的脚鐐,站都站不穩。他們把我圍在中間,像踢球似的踢來踢去,還將瓜子殻吐到我臉上,嘴裏不停地嘶叫着:「招還是不招?你不讓我們好過,我們也讓你活不成!你的神在哪裏?他不是全能的嗎?讓他來擊殺我們呀!」還有的説:「乾脆讓她給老王當老婆去吧!哈哈……」看着他們的魔鬼相,我已經恨得没有眼泪,唯一能做的就是向神禱告,求神保守我的心不背叛神,是死是活任神擺布。最後,這夥惡警招數用盡也没有從我嘴裏得到一個字,無奈,他們只好打電話向上級彙報:「這女的太硬了,是當代的劉胡蘭,打死也不招,實在没辦法!」看着他們垂頭喪氣的樣子,我心裏不住地感謝神。是神話語的帶領使我勝過了他們一次次的殘酷折磨,一切榮耀歸于全能神!

儘管數次的審訊并無結果,但中共政府最終仍給我扣上「破壞法律實施」的罪名强行判處我有期徒刑七年,和我一同被捕的兩個弟兄也以同樣的罪名被判刑五年。經受了八個月的非人折磨後,此時聽到這樣的判决,我心裏不僅没有因判刑七年而煎熬愁苦,反而感到踏實,更覺榮幸。因為在這期間,我經歷了神一步步的引領,享受了神無盡的愛與保守,使我奇迹般地承受住了這超乎極限的酷刑摧殘,站住了見證。這是神賜給我的最大的安慰,我從心裏感謝贊美神!

2008年11月3日,我被送往第一女子監獄服刑,從此開始了漫長的牢獄生活。這裏有超嚴格的管理制度,從早上六點起床就開始幹活,一直幹到天黑,吃飯、上厠所都像是上戰場一樣緊張,不容人有絲毫的懈怠。獄警為了讓犯人更多地為他們創利,超負荷地加大犯人的勞動量,尤其對信神的人更加殘忍。我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中,每天都是提心吊膽,感覺度日如年。在這裏,我每天幹的是最苦最重的活,吃的却是猪狗不如的飯食——半生不熟的小黑饅頭和一些乾黄的菜葉。為了加分减刑,我常常起早貪黑、加班加點地幹活,甚至通宵不眠完成超極限的生産定額。每天十五六個小時站在車間裏不停地旋轉那台半自動毛衣機,我的雙腿浮腫,常常發酸、發軟,就這樣也絲毫不敢放鬆,因獄警手持電棍不停地在車間巡視監督,看見誰稍有鬆懈就會處罰,不給計分。繁忙苦累的勞動使我身心極度疲憊,年紀輕輕頭髮就白了許多,不知有多少次差點暈倒在機器上,若不是神的看顧真是性命難保。最終在神的保守下,我得到了兩次减刑的機會,提前兩年走出了這個人間地獄。

經歷了中共政府長達八個月的酷刑折磨和五年的牢獄生活後,我的身心受到嚴重摧殘。出獄後好長一段時間,我都害怕見陌生人,尤其是一遇到人多雜亂的場合,腦海裏就會浮現當年惡警折磨我時的情景,内心不由得恐懼不安。因着長期坐鐵椅,致使我的生理周期紊亂,疾病纏身。如今回想在那漫長而痛苦的歲月裏,我雖然歷經苦難滄桑,但却徹底看清了中共政府口口聲聲喊的「宗教信仰自由」「公民的合法權益受法律保護」全是掩蓋他們的罪惡與邪惡實質的花招,同時也使我對神的全能主宰、權柄能力有了真實的經歷與體會,感受到了神對我的眷顧與憐憫,這都是神賜給我的寶貴、豐富的生命財富。神的作工實際正常,神許可撒但惡魔的逼迫臨到我們,但在惡魔瘋狂殘害我們之時,神也一直在默默地看顧保守着我們,以他滿有權柄、能力的話語開啓引導我們,加給我們信心、愛心,也征服、打敗了撒但仇敵,得着了榮耀,我從心裏贊美神的智慧、神的可愛!

如今我又回到了教會,回到了弟兄姊妹中間,在神愛的帶領下過着教會生活,與弟兄姊妹同心合意地擴展國度福音,生活中焕發出了生機、活力。現在,我對神的作工更加充滿信心,彷佛看見了神的國度實現在地上的美好前景,不由得向神贊美歌唱!「基督國度降臨在人間,神的話語征服全地,在全地掌王權,在全地掌王權,一切因神的話而立而成,讓我們都親眼看見,讓我們都親眼看見。我們歡呼,我們歌唱,歌唱基督國度已降在地上;我們歡呼,我們歌唱,歌唱新耶路撒冷從天而降,神話在我們中間與我們同生活,伴隨着我們的一舉一動一個心思意念。……國度美景光明更無限,全地上的人都傳頌神的話,一切的人都歸服在神話下,都來朝拜神,全宇上下一片歡騰。我們歡呼,我們歌唱,歌唱贊美神的智慧全能;我們歡呼,我們歌唱,歌唱神的大功已告成;我們歡呼,我們歌唱,全能神親自帶領我們進入迦南美地,享受神的豐富。」(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基督國度降臨在人間》)

上一篇: 9 患難路上神的話語激勵我

下一篇: 11 神的話語締造生命的奇蹟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29 經歷逼迫苦 愛憎更分明

六天不尋常的經歷讓我切實看清了中共政府的醜惡嘴臉與它邪惡反動的本性實質,看到它就是與神為敵的惡魔,就是一個流氓集團;同時也讓我領略了神的全能主宰、奇妙智慧,體會到了神的愛與拯救,認識到神是全能、信實、偉大、可愛的神,是永遠配受人信賴、敬拜的那一位,更是值得人去愛的那一位。這樣的經歷成了我信神生涯中的一個轉折點,因為沒有這次的經歷我對撒但就沒有真實的恨,對神也就沒有真實認識,這樣我對神的信就很空洞,也就不可能蒙拯救。

6 歷經磨難愛神心更堅

經歷了中共政府的兩次抓捕與慘絕人寰的酷刑折磨,雖然我的肉體受了一些痛苦,甚至險些喪命,但這兩次不平凡的經歷卻成了我信神路上的堅實根基。在痛苦患難中,全能神給了我最實際的真理澆灌與生命供應,不僅讓我徹底看清了中共政府仇恨真理與神為敵的惡魔嘴臉,認識了它瘋狂抵擋神、迫害信神之人的滔天罪行,也領略了神話語的威力與權柄。我能兩次從中共魔爪中死裡逃生,這全是神愛的眷顧與憐憫,更是神超凡的生命力量的體現與證實。我深深地感受到:無論何時何地,只有全能神才是我唯一的依靠與拯救。今生今世,不管遭遇什麼危險患難,我都要堅定不移地追隨全能神,積極傳揚神的話、見證神的名,以自己真實的奉獻來還報神的愛。

5 逼迫患難使我更愛神

在經歷中我真實體會到,神無論怎麼作對人都是愛,他允許撒但的迫害臨到我,這更是神極大的愛與拯救。撒但想藉著抓捕迫害讓我遠離神,但它哪裡知道,它的逼迫不但不會使我遠離神,反而讓我更加定真了全能神的話就是真理、道路、生命!使我更加愛神、忠於神。

前言

一九九一年,對整個敗壞至深的人類來説是意義極為重大、深遠的一年。就在這一年,所有虔誠信主、渴慕真理的人終于盼來了救主耶穌的顯現,他就是末世道成肉身的全能神。全能神的到來,回擊了所有人的觀念,因為他没有駕着白雲降臨在以色列,也没有向萬國萬民公開顯現,而是隱秘降臨在無神論的堅固堡壘—…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