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各类书籍 得勝者的見證 11 神的話語締造生命的奇蹟

11 神的話語締造生命的奇蹟

江西省 楊麗

楊麗是一名普通的農村婦女,家庭的不幸與生活的壓力使她鬱鬱寡歡,整天愁眉不展。全能神的到來給她帶來了全新的生活,她變得開心快樂。然而,中共政府的逼迫、抓捕打破了她快樂幸福的生活。中共惡警為逼她背叛神出賣教會,對其實施了極其卑劣殘忍的手段:戴馬牙銬吊掛一天一夜、寒冬臘月洗冷水澡、穿單衣晝夜受凍、電棍猛擊、灌藥使她瘋癲……她六天六夜水米未進,曾幾度與死亡擦肩……是全能神帶有生命力的話語使她一次次地死裡逃生,締造了一個個生命的奇蹟。下面讓我們一起來聽聽她的自述……

我自幼喪母,從小就承擔起家庭的重擔,成家後,生活的重擔更是壓得我喘不過氣來。嘗盡了生活的艱辛和苦難,我逐漸變得憂鬱苦悶,沉默寡言,一天天地虛度著光陰。2002年,當弟兄姊妹將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傳給我時,我欣然接受了,並把丈夫和兒女都帶到了全能神面前。從此以後,弟兄姊妹便經常來我家聚會,我們在一起交通神的話,唱歌跳舞讚美神,心裡享受无比,再也沒有憂愁煩惱了,兒女都說我越活越年輕,越活越開朗了。我們一家人經常在一起讀神的話,從神的話中明白了許多真理,也明白了神的急切心意就是拯救人。為還報神的愛,使那些與我一樣經受撒但苦害的人能早日來到神的面前蒙神拯救,我便出去傳福音。沒承想,我卻因此遭到了中共政府的殘酷迫害……

那是2005年11月23日晚上七點多,我和兩個姊妹正在聚會。突然,外面傳來了猛烈的砸門聲,我意識到可能是警察來了,連忙把神話書籍收起來。果不其然,很快房門被踹開了,五名惡警瘋狂地闖進來將我們圍住,為首的惡警叫嚷道:「你們跑不掉了!給我搜!」頓時,整個房間被翻得一片狼藉。之後,他們將我們的包和一本詩歌本全部沒收,隨後給我們戴上手銬將我們押往派出所。面對這樣的陣勢,我心裡非常害怕,拚命呼求神保守我們。這時,我想起一段神的話:「你可知道周圍的環境都有我許可,都是我在安排,要看清,在我所給你的環境裡來滿足我心。不要怕這怕那,萬軍之全能神必與你同在,他作你們的後盾、作盾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給了我極大的信心與力量,除去了我的膽怯,使我心裡有了底氣。對!萬事萬物都在神的手中,惡警也在神的手中掌握、擺佈,有全能神作我的堅強後盾,沒有什麼可懼怕的,我只管在臨到的環境中學我該學的功課,依靠神站住見證。

到了派出所,市公安局和派出所的十個警察,分兩人一班輪流審問我們,逼問我們的姓名、住址及教會帶領是誰。見我們不回答,他們便惱羞成怒,將我們銬坐在鐵製的老虎凳上。看到惡警凶狠的樣子,我心裡有些害怕,不知接下來他們會對我們採取什麼樣的卑劣手段,也不知自己能否站立得住。惡警見我不說話,就假惺惺地說:「這麼晚了,告訴我們姓名、住址,我們好送你回去。」此時,因著神的保守,我的頭腦非常清醒,心想:這是惡警的詭計,若我說出名字和住址,這些惡警肯定會去抄家,那給教會帶來的虧損就太大了。因此不論惡警怎樣審問,我都不吭聲,心裡禱告神,求神賜給我該說的話。第二天,他們又重複以上的問話,我還是什麼都不說。晚上,一個穿著妖艷的女警走進來,她瞪著我,惡狠狠地問:「叫什麼名字?住在哪裡?」我沒理她,她氣呼呼地說:「你們吃飽飯沒事幹,不去賺錢,信什麼神!」然後快步走到我身邊,穿著高跟皮鞋踢我的腳,邊踢邊吼:「信邪教,不老實交代就整死你!」我的腳被踢得劇痛難忍,心裡一陣軟弱,不知他們會怎樣對待我,於是我趕緊呼求神保守我的心。禱告後,我心裡不那麼害怕了。因審訊沒有結果,惡警們把我們三人押往看守所。

那天晚上,天下著鵝毛大雪,天氣特別寒冷。喪心病狂的惡警將我們一包冬天穿的衣服強行沒收,只讓我們穿著單衣,一路上,我們凍得瑟瑟發抖。進到看守所,走進陰森恐怖的地下牢房,裡面不時傳來打罵聲和犯人的慘叫聲,我頓時毛骨悚然,似乎走進了人間地獄。我們三人被推進一間住了約二十人的號房,迎面撲鼻的是一股股惡臭,房間兩邊擺放著一排排的水泥板床,犯人們正圍坐在中間的長條桌旁穿燈絲。我們一進去,惡警就挑唆牢頭:「好好給這三位接風洗塵!」牢頭是一個不到三十歲的吸毒犯,接到惡警的指令,還沒等我回過神來,牢頭就把我踹倒在地一陣猛踢,疼得我在地上不停地翻滾、慘叫。隨後,她們又強行扒光我們的衣服,將我們拖進浴室洗冷水澡。刺骨的冷水澆在身上凍得我全身發抖,上下牙不停地「打架」,全身好像被刀剮一樣疼痛難忍,我很快就失去了知覺……醒來時,我發現自己已被拖回了牢房。牢頭見我醒來,仍不放鬆對我的折磨,又對我拳打腳踢,直到打累了才把我扔在一邊。這時兩個姊妹緊緊地抱著我,淚水滴在我的臉上,此時我心裡很軟弱,心想:神怎麼不讓我死去呢?死了就解脫了,活著不知魔鬼還要怎樣的毒打折磨,我能否挺得過去……我越想越痛苦,眼淚不停地流淌。痛苦中,神開啟我想到一段神話詩歌:「你們必在神光的引領之下而衝破黑暗勢力壓制,必在黑暗之中不失去光的引領……在秦國之地你們必堅強不動搖,因著所受之苦承受在神之福,必在全宇之下閃現出神的榮光。」霎時,一股暖流湧入我的心田,神的應許、神的愛感動著我的心,使我認識到,雖然撒但這樣殘害我,但只要我真心依靠神、仰望神,神必會帶領我衝破黑暗勢力的壓制使我得見光明。今天我這苦受得有價值、有意義,這是神的祝福,是追求真理蒙神拯救必須受的苦,也是神打敗撒但的有力證據。撒但企圖藉著苦害我、折磨我使我否認神、背叛神,我只有持守對神的忠心,受盡當受的苦為神站住見證,才能回擊魔鬼的詭計,羞辱魔鬼撒但,才是對神真實的愛。想到這,我在心裡深深地向神懺悔、立志:全能神啊!你為拯救我們這些敗壞人類忍受了常人無法忍受的痛苦,今天試煉臨到我,需要我為你作見證的時候,我卻選擇逃避,肉體受點苦就消極反抗,巴不得以死來解脫,我真是太懦弱、太沒有良心了!今後無論臨到什麼樣的惡劣環境,我一定要為你站住見證。此時,我心裡有了必勝的信心和力量,緊緊握住姊妹的手,願意好好活下去為神作見證。

三個星期後,惡警把我轉到縣公安局,對我進行了連續六天六夜的酷刑折磨。第一天,他們讓我坐在老虎凳上審問,因我始終不說話,晚上,他們給我戴上馬牙手銬吊掛在鐵窗上,使我身體懸空,腳尖點地,一個惡警張狂地說:「我有的是耐心,我要讓你來求我,主動告訴我你們的教會帶領是誰!」說完就甩門而去。過了一會兒,我的手腕開始鑽心徹骨地痛,令我苦不堪言,這時,我不由得想起一首神話詩歌:「為你們的祝福你們可曾接受?為你們的應許你們可曾去追求?你們必在神光的引領之下而衝破黑暗勢力壓制,必在黑暗之中不失去光的引領,必在萬物之中做主人,必在撒但之前做得勝者,必在大紅龍的國垮台之際,而站立在萬人之中作神得勝之證據,在秦國之地你們必堅強不動搖,因著所受之苦承受在神之福,必在全宇之下閃現出神的榮光。」我流著淚一遍遍地唱著,越唱越有勁,我感到神的話帶有強大的生命力,在堅固著我的心,使我堅信全能神一定會帶領我們衝破黑暗勢力的壓制,一定會幫助我們勝過酷刑折磨站住見證。在神話語的激勵下,我感到肉體不那麼疼痛了,反而覺得此時與神更親、更近,覺得神就在身邊陪伴著我們。我的心被神的話感動,立定心志要站住見證滿足神,絕不向撒但屈服!

第五天,我的雙手已被銬得充血麻痺,腫得很大,渾身像散了架一樣,好像有無數只蟲子在噬咬著我的五臟六腑,痛苦的滋味無法形容。我在心裡不停地禱告,求神加給我力量,使我能勝過肉體的軟弱。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天漸漸地黑了,我又渴又餓,凍得渾身發抖,沒有一點力氣,覺得快要撐不下去了,若再這樣下去非被渴死、餓死不可。此時,我才明白惡警臨走時說的那句話——「我要讓你來求我」的含義。原來,他是想用這種卑鄙的手段來逼我背叛神呀,我不能上他的當,我得依靠神。於是,我一遍遍地向神呼求:「全能神啊!求你加給我力量,使我能依靠你勝過撒但的酷刑折磨,即使死也絕不能背叛你當猶大。」此時,神的話開啟了我:「人的生命是來源於神,天的存在是因著神,地的生存也是來源於神的生命的力量,任何帶有生機的東西都不能超越神的主宰,任何帶有活力的東西都不能擺脫神權柄的範圍。」(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這帶有權柄的話語給了我信心和力量。是啊,我的生命是來源於神,只要神不將我這口氣息收走,撒但無論怎麼折磨我,不讓我吃飯喝水,我也不會死的。我的命在神的手中掌握著,我還有什麼可害怕的呢?此時,我為自己的信心太小、對神的認識太少而感到蒙羞慚愧,同時我也明白了,今天神要藉著這個苦難的環境把「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太4:4)這個真理作到我的裡面。於是,我默默地向神禱告:主宰一切的全能神啊!我的命在你的手中掌管,我願順服你的擺佈安排,無論是死是活我都任你擺佈!禱告後,我感到身上有了力量,也不覺得多麼渴、多麼餓了。直到晚上八點,惡警才推門進來。他掐住我的下巴,陰笑著說:「怎麼樣?滋味好受吧?是不是要來求我,告訴我了?你不說,我有的是辦法對付你!」我閉上眼睛不搭理他。惡警氣急敗壞,一邊用污言穢語辱罵我,一邊抓住我的衣領左右開弓狠搧我耳光,頓時,我感覺臉在腫大,火辣辣地疼。惡警的凶殘使我徹底看清了他的惡魔實質,心裡更恨他,同時也激起了我不屈服於撒但的淫威、堅決站住見證滿足神的心志。此時,我也不在乎肉體的疼痛了,憤憤地瞪著惡警,心裡在說:想逼我背叛神,休想!他直到打累了才罷手。

在看守所被關押了二十一天後,惡警又把我押到了縣公安局。一進審訊室,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各種各樣的刑具:牆上掛著一排大大小小的警棍,靠牆處還放著皮棍子、皮鞭、老虎凳……幾個惡警正用電棍和皮鞭在毒打一個二十多歲的男犯,那人被打得皮開肉綻、血肉模糊不成人樣。這時,一個女警走了進來,二話沒說就狠踢了我幾腳,又抓著我的頭髮往牆上「砰砰」地猛撞,撞得我暈頭轉向,頭像要裂開一樣劇痛。她一邊打一邊惡狠狠地說:「你今天再不老實交代,我就讓你上西天!」兩個男警附和著威脅說:「我們是從各派出所調來了人,有的是時間審你,一個月、兩個月……直到你說出來為止。」聽了惡警這番話,再想想這些畜生之前對待我的殘忍手段,以及剛才那個男犯受酷刑的場面,我不禁心跳加快,感覺陣陣恐懼向我襲來,只有在心裡迫切地向神禱告。此時,神的話帶領了我:「當人把命都豁出來之時,那麼一切都不在話下了,誰也不能將其難倒了,什麼能比『命』更重要呢?所以撒但在人身上無法再作什麼,撒但拿人也沒辦法。雖然在『肉體』的定義中說肉體受撒但的敗壞,但人若真把自己交出來,不受撒但的驅使,這樣,誰也難不倒人的,就在此時,肉體發揮其另一個功用,開始正式受神的靈支配……」(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使我裡面有了實行的路。是啊,撒但的詭計就是抓住我懼怕死亡的軟弱處讓我背叛神,我的命不是在神的手中掌握嗎?我為什麼害怕撒但呢?現在是我為神作見證的時候,只有為神把命豁出來不受死亡轄制才能脫離撒但的威脅為神站住見證。想到這,我不再受死亡的轄制,決定為滿足神把命豁出去。惡警見我並不懼怕,便氣急敗壞地怒吼道:「不給你點顏色看看,你就以為我們拿你沒辦法!」隨即,他們又用馬牙手銬把我的雙手高高地吊銬在鐵窗上,並揮動著電棍朝我身上戳來。頓時,強大的電流穿透了我的全身,我的整個身子不停地顫抖、抽搐,我越掙扎手銬就銬得越緊,我的雙手疼得像要斷裂一般,渾身撕心裂肺般絞痛。兩個男警手持電棍輪番折磨我,電棍不斷地發出「噼啪」的響聲。在電棍的電擊下,我全身痙攣顫抖,慢慢開始麻木,我的意識也漸漸模糊,最後昏死過去……不知過了多久,我被凍醒了,這夥惡警明知我只穿著一件單衣卻故意開窗凍我,寒風不停地從窗戶颳進來,我的身體被凍得有些僵直,意識又開始模糊起來,但我心裡清楚:我不能垮下去,就是死也要為神站住見證!這時,我想到了主耶穌為拯救人類釘十字架的情景:主耶穌被鞭打得血肉模糊,又被釘在十字架上,完成了救贖全人類的工作。神能為拯救人而捨命,我為什麼就不能還神一點愛呢?我的心被神的愛所激勵,我向神禱告:「神啊!我的這口氣息是你給的,你若要挪去,我願意順服,若能為你死,我感到無比自豪!」此時,我的意識漸漸地清晰起來,想起彼得、司提反等使徒為主殉道的情景,我禁不住低聲唱起一首熟悉的經歷詩歌:「黑暗逼近神日到來是神主宰安排,怎能退去怎能躲避我受造為何?為神獻上犧牲性命這是理所當然,以此來安慰神心。我心踏實無限滿足有幸報答神,最後之苦結束肉體來滿足神心。神給苦杯怎能不喝我當奮戰疆場,曙光就在前方。不要前途不顧得失只求神滿意,死何可惜不足為奇神旨勝一切。神恩待我無可勝數不能報答萬一,我心裡怎能平安!在此一死羞辱撒但工作已作完,方表寸心以還神愛我心讚美神。神拯救我又交撒但這有神美意,我心永愛我的神。」我越唱越受感動、激勵,泣不成聲,感覺神就在我的身邊聆聽我的傾訴,我的心裡暖暖的,知道神一直都在用他大能的手托著我,使我不再害怕嚴寒,也不再畏懼死亡。

第二天早晨,一個惡警見了我囂張地恐嚇道:「昨晚沒把你凍死,算你命大,今天若不說,我就讓你的神也救不了你!」聽了這話,我在心裡輕蔑地一笑,心想:我神創造天地萬物、主宰一切,大有能力、滿有權柄,說有就有,命立就立,要救我豈不是太容易的事,只不過今天神要利用你這個魔鬼效力而已。此時,惡警再次拿起電棍往我身上戳,強電流一下子穿透我的身體,劇烈的疼痛使我禁不住掙扎、慘叫,惡警卻猖狂大笑:「叫啊!叫你的神來救你呀!如果你向我求救,我保證放過你!」聽到惡警狗膽包天的話,我心裡充滿憤恨,便默默向神禱告:神啊!撒但魔鬼如此猖狂,對你毀謗褻瀆,它是你不共戴天的仇敵,更是我的仇敵,無論撒但怎樣折磨我,我決不背叛你,只願我的心能被你得著。惡魔只能摧殘我的肉體,卻摧不垮我滿足你的心志,願你賜給我力量。喪心病狂的惡警不停地用電棍戳我,電用完了就再換一根繼續戳,不知換了多少根。我感到自己的生命已到了盡頭,沒有存活的希望了,內心軟弱消沉到一個地步,只有拚命地呼求神保守我、拯救我。此時,全能神的話語在我耳邊回響:「神的生命力能戰勝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任何的受造之物、任何的敵勢力都是難以壓倒他的生命力的。無論何時無論何地他的生命力都存在著,都閃爍耀眼的光輝,天地巨變而神的生命卻永久不變,萬物都逝去而神的生命卻依然存在,因為神是萬物生存的起源,是萬物賴以生存的根本。」(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給了我無窮的力量,使軟弱中的我立時有了極大的信心。是啊,我信的不是獨一無二的全能神嗎?神的生命是永久的、超凡的,神的生命力量能超越一切,更能戰勝一切,一切都因著神的話而立而成,人的一切、人的生死都是由神說了算,我的生命更在神的手中掌握,撒但又怎能掌控我的生死呢?想當初拉撒路的屍體埋在墳墓裡都已經變臭了,主耶穌說了一句話:「拉撒路出來!」拉撒路就從墳墓裡活著走了出來。神的話帶著權柄能力,神用話語創世,用話語引導時代,今天神更是用話語來拯救成全我,我不能再憑自己的想像觀念看事,我應憑神的話活著。今天神不許可我死,撒但就奈何不了我,如果神需要我作死的見證,只要能夠讓神得著榮耀,我就是死也心甘情願。當我憑神的話活著,把生死置之度外的時候,奇蹟出現了:無論惡警在我身上怎麼電擊,我都感覺不到多麼疼痛難受了,頭腦也異常清醒。我很清楚,這是神對我的看顧與保守,是神大能的手在托著我。我真實體會到神話語的威力真是太大了,感受到了神生命力量的超凡與偉大,神的話就是真理,就是生命的實際,他的生命力是任何黑暗勢力都壓不倒的。儘管惡警百般殘害、折磨我,對我輪番實施酷刑,但我還能挺過來,這不是我自己的能力,完全是神的大能、神的權柄。若沒有神的話加給我信心與力量,我早就垮掉了。我深深地感受到,在我肉體最軟弱、心裡最痛苦時,神一直陪伴在我的身邊,以他強有力的生命言語支撐著我,時時保守著我,使我裡面更有信心,意志更加堅定。

晚上,惡警又換了折磨我的方式。他們把我銬在窗前凍我,輪班看守不讓我睡覺,只要我一閉眼,他們就搧我耳光。已經兩天滴水未進的我渾身沒有一點氣力,眼睛腫得都睜不開了,心裡不由得湧起一股苦澀滋味,不知這樣的折磨還要到幾時。刺骨的寒風一直吹著我,凍得我直打冷顫。惡警穿著齊膝的棉大衣坐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瞅著我,等待著我隨時投降。此時,我彷彿看見了陰間的惡鬼折磨人的場景,不禁怒火中燒:人是神造的,敬拜神本是天經地義,可撒但卑鄙無恥,不允許人敬拜真神,為了在地上建立「無神區」,達到它永久控制人讓人跟隨它、敬拜它的邪惡目的,便極力抵擋、攪擾破壞神的作工,用盡各種卑鄙手段殘酷迫害跟隨信全能神的人,這老惡魔真是罪惡滔天、可咒可詛!此時,我不禁想起了一首神話詩歌:「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這鬼城的人怎能看見過神?哪裡享受過神的可愛?怎能不叫人氣憤不止?千古的仇恨集聚心頭,萬古的罪惡記在心頭,怎能不叫人恨惡?為神報仇雪恨,將神的仇敵徹底滅絕。人早將渾身力量準備好,將全部心血奉獻,使被蒙蔽的苦難人從痛苦中奮起;人早將渾身力量準備好,將全部心血奉獻,使被蒙蔽的苦難人背叛這老惡魔!」我在心裡反覆地唱著這首歌,渾身熱血沸騰,怒火積聚在心頭,有了誓死背叛老撒但的心志,我在心中吶喊:魔鬼!你休想讓我背叛神離棄真道!我心裡清楚,是神賜給了我力量,是全能神的話讓我靈裡剛強。

接下來的兩天,惡警對我看守得更嚴了,他們輪班換人死死地盯著我,只要我稍一閉眼,他們就拿起捲成筒的雜誌把我打醒。我心裡清楚,他們是想藉此摧垮我的意志,趁我神志不清時從我口中套出教會的信息。這時我的身體已極度虛弱,精神開始恍惚,那種飢寒交迫、困乏難忍的滋味讓我痛不欲生,我感覺自己快要撐不下去了,心裡很害怕,怕自己承受不住痛苦會身不由己地背叛神,我便想到了死,覺得死了就不會出賣教會背叛神了。於是,我就在心裡向神禱告:「神啊,我感覺自己快不行了,我怕支撐不住而背叛你,神啊,求你讓我死吧,讓我為你作死的見證。」後來,我的意識漸漸模糊,恍惚中,我感覺自己的身體變輕了,像被寒風吹乾了似的,手銬也鬆了,我分不清自己是死了還是活著……一直到第六天清晨,惡警一巴掌把我打醒了,我一看自己還活著,依然被掛銬著。惡警衝我怒吼道:「你把我們害慘了,我們這麼多人陪你玩,也沒睡個好覺,今天你再不開口,我叫你永遠開不了口!」因我只求一死,便無所畏懼地回擊了他一句:「要殺要剮痛快點!」惡警卻冷笑著說:「想死?別做美夢了!那樣太便宜你了!我要慢慢地折磨你,讓你精神失常,讓所有人都知道信全能神會發癲,讓所有人都棄絕你的神!」聽到這番鬼話,我如同五雷轟頂,不禁目瞪口呆:這魔鬼太陰險、惡毒了!緊接著,惡警就打發人端來了一碗黑乎乎的液體。此時,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迫切地向神呼求:「全能神啊!惡警現在要給我灌藥殘害我,使我變瘋癲,願你保守我,我寧願被毒死,也不願被逼瘋……」這時,全能神的話語在我心中顯現:「他的作為無處不在,他的能力無處不在,他的智慧無處不在,他的權柄無處不在。……萬物都在他的眼目中存活,更在他的主宰之下生息。他的作為與他的能力使人類不得不承認他的確實存在,不得不承認他主宰著萬物這一事實。除他之外沒有任何一樣東西可以掌管這個宇宙,更沒有一樣東西可以這樣源源不斷地供應著這個人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再次給了我信心與力量,我明白了神的權柄無處不在,神的能力作為無處不在,神掌管著整個宇宙,更主宰著天宇中萬物生靈的繁衍生息。神永遠是主宰一切的那一位,而且神掌管、主宰一切的能力超過人的思維想像,神賜給人的生命也不受地理、空間的限制。撒但魔鬼只能殘害人的肉體,但它絲毫掌控不了人的生命、人的靈,就像約伯受試煉時,撒但只能苦待約伯、殘害約伯的肉體,但神不許可它傷及約伯的性命,它就絲毫傷害不了。今天,撒但魔鬼想用毒計毒招毀壞我的肉體,使我背叛神、棄絕神,妄想用藥物把我變成瘋子、傻子羞辱神名,這豈能由它說了算?若沒有神的許可,它什麼也做不成,撒但注定是神的手下敗將!想到這,我心中感到很平靜、踏實。此時,喪心病狂的惡警捏住我的下顎,將那碗又苦又酸的藥強行給我灌了進去……不一會兒藥性發作,我感到五臟六腑就像互相擠壓、撕扯一般絞痛,難受無比,我開始呼吸困難,大口大口地喘粗氣,眼珠子也無法轉動,看眼前的東西都呈現重影,隨後便失去了知覺……不知過了多久,我隱約聽到有人說:「這個死女人吃了這藥肯定會變瘋變傻的……」聽到這話,我知道自己又活過來了。令我驚喜的是,我並沒有變瘋癲,反而腦海還很清醒,這真是神的全能與奇妙!我感受到這是全能神的話語在我身上達到了果效,是全能神又一次用他大能的手將我從魔鬼的手中奪了回來,使我脫離了險境!此時,我真正體會到了神話語的真實可信,看到了全能神至高無上的權柄、能力,更看到神就是創造萬有、掌管一切的獨一無二的神自己,我的生命、我的一切,包括我的每一根神經都在神的手中掌握,若沒有神的許可,我一根毛髮都不會落地,神就是我隨時隨地的依靠與拯救。今天在黑暗魔窟中,全能神的話語顯出威力,讓我一次次看到神締造了生命的奇蹟,使我死裡逃生。我在心裡由衷地歌唱讚美全能神,決定在這場生死決戰中堅決依靠神站住見證。

惡警們整整折磨了我六天六夜,因我一直水米未進,整個人都虛脫了,他們見我奄奄一息,便把我關進了牢房。我被酷刑折磨了六天,如同到地獄裡走了一遭,仍能存活下來,這完全是神對我的憐憫與保守,是神話語的能力與權柄的體現。過了幾天,惡警又來提審我,因我已多次看到神的奇妙作為,體會到神是我的後盾,一切都在神的手中,所以當再次面臨提審時,我坦然無懼。到了審訊室,從惡警口中得知,他們已查到了我的姓名、住址,並到我家去搜查了一番,但因我丈夫早已帶著孩子離開了家,所以他們一無所獲。惡警又逼我交代教會的情況,見我仍不說,便氣急敗壞地說:「你就是個頭!你真夠硬的!害得老子六天六夜都沒睡好覺,還什麼都沒審出來。」後來,惡警見實在審不出什麼,也就沒心思審問我了,只是應付著走過場,最後只好把我押回了牢房。看到神已得勝,撒但徹底失敗,我心裡有說不出的激動與感謝讚美。因我知道,自己能在撒但面前站住見證全是神在步步引領,是神的話語一次次開啟我,加給我力量,賜給我智慧,使我有了得勝撒但的能力,沒有屈服於它的淫威。

在看守所被關押四個月後,中共政府給我扣上「信邪教」的罪名判了我一年半的刑。2006年3月,我被送到了女子監獄服刑。在監獄裡,我雖然過的是豬狗不如的生活,並且經常看到有犯人被無緣無故地打死,但在神的看顧保守下,在全能神話語的帶領下,經受了一年半非人折磨的我仍然活著走出了陰間地獄。出獄後,惡警仍不斷地派人監視我,經常上門騷擾,導致我們一家人無法正常信神、盡本分。後來,在教會弟兄姊妹的關心、幫助下,我們舉家搬進了一姊妹的一座新房子,靠著神加給的智慧又盡上了本分。

經受了中共政府的殘酷迫害,我徹底看清了撒但凶殘暴虐、陰險毒辣、瘋狂抵擋神的惡魔實質,體會到了神生命力量的超凡與偉大,儘管惡警一次次地對我實施毒打折磨、酷刑摧殘,欲置我於死地,但全能神的話語顯出超凡的生命力使我奇蹟般地活了下來。神就是我生命的源頭,神的恩澤與供應是我生命延續的根本,若沒有神大能的手托著我,我早已被惡魔吞吃。在逼迫患難中,我真實體會到是神一路陪伴著我走了過來,我雖遭受了惡魔滅絕人性的摧殘,肉體受盡痛苦,但這對我的生命太有益處,讓我看到神不僅能作人生命的供應,還能作人隨時的幫助與依靠,只要憑神的話而活,任何的撒但黑暗勢力都能被戰勝。神的話的確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具有至高無上的權柄和威力,能締造生命的奇蹟!願把榮耀頌讚歸給全能智慧的神!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基督的座談紀要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國度福音全能神經典話語(選編)

    末世基督的見證人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聽神聲音看見神顯現

    跟隨羔羊唱新歌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蒙拯救必須進入的十項真理七十條細則

    事奉之路

    全能神教會歷年工作安排精要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得勝者的見證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講道供應文選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生命進入的經歷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