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神話引領鑄見證

山東省 蕭敏

蕭敏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名帶領,十幾年來,她因信全能神一直經受著中共政府的追捕與迫害,幾經抓捕,東躲西藏。2012年,飽受磨難的她再次落入魔窟,在撒但惡魔的酷刑折磨中,全能神的話語給了她生命的力量,帶領她一次次得勝撒但,站住見證。下面讓我們一起來聽聽她的自述……

我出生在一個貧窮落後的農村,從小過著貧困的生活。結婚後,為了使自己的小日子儘快富裕起來,我便拚命地幹活勞作,最終積勞成疾,原本健康的身體落下了一身的病。此後,我活在了病痛的折磨中,開始到處求醫問藥,錢花了不少,但病卻總也不見好轉。1999年春天,兩個姊妹把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傳給了我。藉著讀全能神的話語,我得知全能神就是再來的救主耶穌,他能拯救人脫離一切的苦海。隨著讀神的話越來越多,我明白了一些真理,人生觀、價值觀有了一些改變,痛苦、壓抑的心靈得到了釋放,隨之我的病也慢慢地好了起來,我對神感激不盡,便積極傳福音見證神的末世作工。

然而,時隔不久,我卻因此遭到了中共政府連續三次抓捕,每次我都在全能神的帶領下勝過了撒但的逼迫。2012年,在一次盡本分中我再次落入魔窟,遭受了撒但惡魔的酷刑折磨……

2012年9月13日傍晚,我回到接待家庭,像往常一樣放下電動車按門鈴,沒承想,一開門卻有四個彪形大漢像惡狼一樣向我猛撲過來,強行將我的胳膊反擰在背後戴上手銬,把我摁在椅子上使我動彈不得。隨即,幾個惡警去翻我的包……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凶猛陣勢,我嚇懵了,感覺自己就像一隻可憐的小羊落入了惡狼手中,毫無反抗之力。緊接著,他們把我押上了一輛黑色轎車。在車上,大隊長一副小人得志的樣子,回頭詭祕地奸笑著說:「哼哼,你知道怎麼把你逮著的嗎?」 因怕我跑掉,兩個警察一邊一個押著我,就像對待重刑犯一樣。我心裡既憤恨又著慌,不知這幫惡警將要怎樣整治我、折磨我,我很害怕自己勝不過去而當了猶大背叛神。之後,我想起神的話說:「只要多在我前祈求、禱告,我會把所有的信心賜給你們。那些執政掌權的從外表看是凶相,但你們不要害怕,那是因為你們信心小,只要你們信心上去,一切都將不在話下。」(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全能神的話給了我信心和力量,使我的心漸漸平靜了下來。是啊,惡警再猖狂凶惡也只不過是神手中的一顆棋子,都在神的擺佈之中,有神與我同在,一切都不在話下。這些惡警若對我嚴刑拷打,那也是神要檢驗我的信心,不管他們怎麼折磨我的肉體,但絲毫攔阻不了我的心仰望神、呼求神,即使他們取締我的肉體,也取締不了我的靈魂,因我的一切都在神的手中掌握。此時,我不再畏懼撒但惡魔,立志為神站住見證。於是,我在心中呼求:全能神哪!今天不管撒但怎麼對待我,我都願意去面對,雖然我肉體有軟弱,但是我願靠你而活,不給撒但留有可乘之機,願你保守我,使我不背叛你,不當可恥的猶大。一路上,我一直默默地唱著一首經歷詩歌:「黑暗逼近神日到來是神主宰安排,怎能退去怎能躲避我受造為何?為神獻上犧牲性命這是理所當然,以此來安慰神心。」唱著唱著,我心中充滿了無窮的力量,決心依靠神加給的智慧與力量與撒但決戰到底。

一進到審訊室,我就看到與我配搭的姊妹、接待家的姊妹和一個教會帶領竟然也在這裡,原來她們都被抓了!一個惡警見我看姊妹,便瞪著眼訓斥道:「看啥看!到那間屋裡去!」警察為了不讓我們說話,就把我們分開關在不同的審訊室裡。他們強行搜我的身,還拽開我的褲腰帶在我身上摸來摸去,此時,我感覺受了莫大的侮辱,看到中共政府這些惡魔爪牙真是邪惡、卑鄙、下流到了極點!我非常氣憤,但又敢怒不敢言,因為在這個魔窟裡根本沒有我講理的地方。他們把教會的電動車和我身上的六百多元錢沒收後,就開始審問我:「叫什麼名字?在教會裡擔任什麼職務?你們的頭兒是誰?現在在哪裡?」我沒搭理他,惡警便衝著我怒吼:「你以為你不說,我們就不知道嗎?你也不想想我們是幹什麼的!告訴你,你們的上層帶領也被抓了!」他們又一連串說出了幾個人的名字問我認不認識,還逼問我:「你們教會的錢都弄到哪裡去了?快說!」我一口回絕:「我誰也不認識!什麼都不知道!」第一次審訊失敗後,他們便使出了絕招,又用「車輪戰」的方式對我進行審訊、折磨。惡警們一直審問折磨了我三天四夜。在這難熬的日夜中,我迫切地呼求神,神的話帶領我:「你不要怕這怕那,無論千難萬險,你都能穩定在我面前,不受任何的攔阻,讓我旨意得暢通,這就是你的本分……除去你的懼怕,有我作你的後盾,何人能把路橫?切記!切記!事事都有我的美意,是我在其中鑒察……」(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全能神是我的堅固台,有全能神作我堅強的後盾,我什麼都不怕!只要我有信心與神配合,相信神會幫助我勝過撒但的試探而渡過難關。

第一天惡警們因沒能從我嘴裡得到想要的東西,便惱羞成怒,其中一個大隊長惡狠狠地說:「我就不服她硬,給她用刑!」聽到這話,我又軟弱、害怕起來,覺得自己再也經受不住他們的折磨了。我只有切切地向神呼求:「全能神哪,此時我很軟弱,渾身無力,可惡警又要用刑,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能否站立得住,願你與我同在,加給我力量。」惡警們把我背銬著的雙手掛在一張破桌子上,逼著我半蹲半跪,他們一邊虎視眈眈地瞪著我逼問:「你們的頭兒在哪裡?錢到底在哪兒?」一邊又迫不及待地等著我受不住酷刑而向他們妥協。惡警這樣折磨我半個小時後,不一會兒,我的腿就開始發酸、發抖,心臟「突突」地直跳,胳膊也撕心裂肺般地疼痛,我的承受力到了極限,感到實在支撐不住了,便在心裡急切地呼求:全能神哪,求你救救我吧,我實在受不了,我不想背叛你當猶大,求你保守我。這時,我想起了神的一段話:「在你們身上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背後都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背後都有爭戰。……撒但與神在靈界爭戰的時候,你該怎麼滿足神,該怎麼為神站住見證?你該知道每一件事臨到對你都是一次大的試煉,都是神需要你作見證的時候。」(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讓我清醒起來,使我認識到,撒但這麼折磨我,就是想讓我背叛神放棄追求真理,這是靈界的一場爭戰,是撒但的試探,也是神對我的試煉。此時此刻正是神需要我作見證的時候,神在期待著我,多少天使在看著我,撒但魔鬼也在看著我,都在等著我的表態,我不能趴下,不能向撒但屈服,我得讓神的作工在我身上開展達到滿足神的心意,這是我一個受造之物天經地義該盡的本分,是我的天職。在這關鍵時刻,我的態度、我的表現直接涉及到我能否為神作得勝的見證,更涉及到能否成為神打敗撒但得榮耀的證據,我絕不能讓神傷心失望,不能讓殘害我的撒但惡魔的詭計得逞。想到這裡,我心中一股力量油然而生,我堅定地說:「打死我也不知道!」就在這時,一個女警進來看了看說:「快把她放下來,出了事誰負責!」我心裡清楚,這是全能神垂聽了我的禱告,在危難之際保守我躲過了一劫。當惡警把我放下來的那一刻,我立時癱倒在地,無法站立,胳膊、腿完全失去了知覺,就只剩下呼吸的力氣,已感覺不到四肢的存在,當時心裡極其害怕,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流,心想:以後自己是不是就成殘廢了?即使這樣,惡警仍不放過我,兩個惡警一邊一個架著我的胳膊就像拖死人一樣將我拖起來摁到一把破椅子上,其中一個惡警狠狠地說:「再不說拿繩子把她吊起來!」很快另一個惡警拿來一根細尼龍繩將我戴著手銬的雙手吊到了暖氣管上,胳膊立時被拉得很直,不一會兒後背和肩膀就被扯得酸痛無比。惡警繼續審問:「你到底說不說?」我仍不搭理。他們便氣急敗壞地往我臉上潑水,說讓我清醒一下,此時我早已被折磨得沒有了一絲氣力。見我仍是不說話,一個惡警竟卑鄙無恥地用手使勁扒我的眼睛,頓時眼睛被撕扯得火辣辣地疼……經過幾個小時的審訊折磨,惡警用盡了招數,最後仍以失敗告終。

惡警們見從我身上審不出結果便又施行陰謀詭計。從市裡調來一個自稱是審案高手的人來對付我。他們把我帶到了另一個房間,命令我坐在鐵椅子上,然後把我的腳腕牢牢地銬在椅子腿上,並把我的雙手也銬在椅子把手上。不一會兒,一個戴著眼鏡看上去文質彬彬的人夾著公文包走了進來,對著我笑嘻嘻的,並假惺惺地將椅子上的手銬、腳銬給我打開,讓我坐在旁邊的值班床上,一會兒給我倒水,一會兒給我剝糖塊吃,湊到我跟前,虛情假意的對我說:「你這是何苦呢?遭這麼大的罪,其實也沒有什麼大事,說了就沒事了……」面對這種場面,我不知該怎麼與神配合了,便趕緊在心裡默默禱告,求神開啟帶領我。這時,我想起全能神說:「能經得住一切試煉,能接受一切出於我的,聖靈怎樣引領就怎樣跟從,靈裡敏銳有分辨,認識人,不盲目跟從他人,靈眼時時明亮,認透一切。」(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給我指明了實行的路,使我認識到魔鬼永遠是魔鬼,永遠都改變不了其凶殘、毒辣的惡魔實質,他們不管用硬招還是軟招,目的就是要讓我背叛神離棄真道。在神話語的提醒下,我的心思清明起來,有了堅定的立場。接下來,他又說:「你再信全能神會影響到你孩子的前途,你不能太自私了,得為孩子考慮一下吧……」聽了這些話,我裡面又有些發矇,倍受攪擾。迷茫中,我忽然想起彼得在撒但面前站住見證的成功經歷:他總是在撒但施行詭計之時去認識神。於是,我在心裡向神仰望交託,尋求神的心意,不知不覺想起全能神的話說:「只有神在撫慰著這個人類,也只有神在朝夕看顧著這個人類。人類的發展與人類的進步不能離開神的主宰,人類的歷史與人類的未來都不能逃脫神手的安排。……任何一個國家與民族的命運將會是如何只有神自己知道,這個人類將何去何從也只有神自己掌握。」(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使我裡面亮堂起來。對!神是造物的主,人的前途命運都在神的手中掌握,撒但魔鬼是抵擋神的種類,它連自己注定下地獄的命運都改變不了,怎麼還能掌握人的命運呢?人的命天注定,我的孩子以後無論幹什麼工作、前途是好是壞都是神說了算,撒但絲毫掌控不了。想到這裡,我更加看清了撒但惡魔的卑鄙與無恥,它為了逼我否認神、棄絕神,竟用陰險的毒招——「攻心術」來誘惑我上當。若不是全能神及時地開啟引導,我早就被撒但攻垮、俘虜了。最後,惡警黔驢技窮,無計可施,便灰溜溜地走了。

第三天,刑警大隊長見審不出任何結果,簡直氣紅了眼,嫌那些爪牙太無能,他便來到我跟前皮笑肉不笑地諷刺挖苦說:「你怎麼還不交代?你想當劉胡蘭嗎?真是死豬不怕開水燙!你的全能神怎麼不來救你呀?……」他邊說邊拿著一個「啪啪」作響冒著藍光的小警棍在我眼前嚇唬我,並指著另一個正在充電的大警棍威脅我說:「你看見了嗎?這個小的快沒電了,待一會兒用充足電的大警棍電你,看你說不說!我就不信你不開口!」我望著那個大警棍,心裡不禁又驚慌起來:這夥惡警這麼凶狠、毒辣,還不得把我往死裡整呀?我能經受得住嗎?會不會被電死?此時,軟弱、膽怯、痛苦、無助一起向我襲來……我趕緊向神呼求:「全能神啊,雖然我的肉體極度痛苦、軟弱,但我不願意體貼它,我的肉體是低賤的,不值錢,只願我的心能被你得著,蒙你悅納,求你保守我絕不背叛你成為叛徒猶大。」呼求中,我腦海裡浮現出一首神話詩歌:「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人有膽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們越過信心的橋梁越過信心橋梁進入神話裡。」還想起主耶穌的話:「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裡的,正要怕他。」(太 10:28)神的話使我淚流滿面,激動萬分,心中的力量猶如烈火在熊熊燃燒,今天就是讓我死又有什麼可怕的?能為神死這是一種榮耀,豁出一切也要與撒但決一死戰!此時,又有一首神話詩歌在我腦海裡出現:「耶穌在上耶路撒冷的路上,心如刀絞痛苦萬分,但在他心中絲毫沒有一點反悔的意思,總有一種強大力量支配他走向釘十架的地方。成為罪身的形像被釘在十字架上,完成了救贖全人類的這一工作。」我在心裡唱著唱著,眼淚止不住地流了下來。耶穌基督釘十字架的情景一幕幕浮現在我的眼前:耶穌被法利賽人譏笑、辱罵、毀謗,被劊子手用帶著鐵鉤的鞭子抽打得遍體鱗傷,最終被殘忍地釘在了十字架上,但他自始至終一言不發……耶穌所忍受的一切都是因著對人類的愛,這愛勝過了愛自己的生命。此時,我的心被神的愛激勵著、感動著,裡面有了極大的信心與力量,我感到什麼都不怕了,覺得自己如果能為神死那是榮耀,若當猶大是恥辱。神又一次幫助我脫離了死亡的轄制,同時給我開闢了出路。就在這時,一個惡警跑進來說:「廣場鬧事了,趕快調動警力去鎮壓、維護!」惡警們匆匆地走了。當他們出警回來時已是深夜了,再沒有精力審訊我了,便惡狠狠地說:「既然你不說,那就把你送到看守所!」

第四天早上,惡警逼我摁手印,給我拍照。拍照時,惡警將一個用毛筆寫有我名字的四方大牌子掛在我的脖子上,就像一個被批鬥的罪犯一樣,他們在一旁譏笑、戲謔,我感覺自己受到了莫大的羞辱,心裡很軟弱、沮喪,我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了,於是趕緊在心裡默默地呼求神:神啊,求你保守我的心,使我能明白你的心意,不中撒但的詭計。禱告後,一段神話清晰地浮現在我的腦海中:「你是一個受造之物,理當敬拜神,追求有意義的人生……你既是一個人,就應該為神花費忍受一切痛苦!就你現在受這點苦,你應心裡高興踏實地接受才是,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你們這些人是追求正道、追求進取的人,你們在大紅龍國家站立起來,是被神稱為義的人,這不是最有意義的人生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帶著權柄威力,照亮了我的心,驅散了我心中的黑暗,使我明白了活著的價值與意義,認識到作為一個受造之物能夠追求真理,為了敬拜神、滿足神活著,這才是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人生。今天我能因著信神而被抓捕、拘留,能在基督的患難裡有份,這不是羞辱,這是榮耀的事。撒但不敬拜神,反而極力打岔、攔阻神的作工才是最卑鄙可恥的。想到這裡,我裡面充滿了力量和喜樂。惡警見我臉上有笑意,很驚訝地看著我,說:「你怎麼還這麼高興呢?」我理直氣壯地說:「信神敬拜神天經地義,並沒有錯,為什麼不高興?」在神的帶領下,我又一次依靠神勝過了撒但。

之後,我被帶進了看守所,這裡的一切更是陰森可怕,我猶如掉進了陰間地獄:每頓飯只有一個小黑饅頭、一碗漂著幾片菜葉的清水煮白菜,整天餓得我飢腸轆轆,即使這樣也還得像牛馬一樣幹活,每天勞作十幾個小時,若完不成定額就會挨打或被罰站班。由於一連幾天的殘害折磨,我渾身是傷,行走都很困難,但獄警仍逼著我搬很重的鋼絲,因著幹重活,我原本受傷的腰疼痛難忍,每天只能爬著上床。夜間惡警又逼著我給犯人站崗,過度的疲勞讓我實在承受不住。有一天晚上站崗時,趁惡警不在,我偷偷蹲下想休息一會,誰知惡警從監控室裡看到,他就衝過來惡狠狠地喝問:「誰讓你坐下的!」一個犯人小聲告訴我:「趕快給警官道歉,不然會讓你『坐大床』(就是把木門板抬到牢房裡,把犯人的腿、腳銬住,手脖子綁住,再把犯人綁在床上,一綁就是半月不讓動)。」聽到這些,我又氣又恨,但又不能有半點反抗,只好忍氣吞聲。面對這樣的欺壓、折磨,我心裡感覺難以忍受,晚上躺在冰冷的床上,委屈的淚水直往下流,心裡對神滿了怨言與要求,心想:這樣下去什麼時候是個頭啊?真是一天也不願待在這個鬼地方了。這時,神的話開啟我:「你明白了人生的意義,走上了人生的正道,以後不管神怎麼發落,你都任神擺佈,沒有任何怨言和選擇,向神沒有什麼要求了,這樣你這個人就有價值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讓我自愧蒙羞。想想自己平時口口聲聲說要為神忍受一切,不管臨到多大的痛苦患難都能像彼得一樣對神百依百順,沒有自己的選擇與要求,然而,當逼迫患難臨到需要我受苦付代價時,我卻沒有一點實際的活出,對神滿了無理的要求與反抗,總想擺脫困境,讓肉體不再受苦,這又怎能得著神賜給人的真理、生命呢?此時,我才明白神的良苦用心,神許可這些苦難臨到我,就是要磨練我受苦的心志,讓我在苦難中學會順服,達到任神擺佈,承受神的應許,神作的這一切對我都是愛、都是拯救,都是為了把我變化成為一個真正的人。從此,我心裡得到了釋放,不再覺得委屈、痛苦,只想在這個環境中好好地與神配合,追求得著真理。

一個月後,警方雖因證據不足將我釋放,但卻以「破壞法律實施,參與邪教組織」為罪名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一年之內不許出省、出市,並要隨叫隨到。回家後才得知,我放在接待家裡的所有財物都被惡警洗劫一空。另外,惡警還像土匪一樣將我家搜了個遍,並威脅我的家人得拿出兩萬五千元才放人。我婆婆因經受不住驚嚇心臟病突發,住院治療花了兩千多元才恢復過來。此外,因著惡警的酷刑折磨,我的身體留下了嚴重的後遺症,胳膊和大腿因嚴重拉傷常常腫脹酸痛,連五斤的菜都提不動,衣服也洗不了,完全失去了勞動能力。中共政府的殘酷迫害,更加讓我痛恨撒但,痛恨這個倒行逆施、逆天而行的撒但惡魔。

通過經歷這次逼迫患難,我真實地體會到神的作工真是太實際又太智慧。在苦難環境中,神把真理一點點地作在我裡面, 使我走出了黑暗,擺脫了死亡,看到了蒙拯救的曙光。神就是這樣帶領我在撒但的逼迫患難中一次次地得勝,使我得到了神話語的澆灌與供應,明白真理長了分辨,而且還磨練了我的意志,成全了我的信心,使我學會了仰望神、依靠神,敗壞性情逐漸得著了潔淨,生命逐漸成熟長大。我真實地看到神已得勝,撒但已敗亡,正如神話詩歌中唱的:「子民越成熟證明大紅龍越垮台,子民的成熟是仇敵滅亡的預兆,這就是『較量』。當所有的人都在肉身中認識神,能在肉身中看見神的作為時,大紅龍的巢穴也就隨之而歸於烏有、化為灰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