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神的話引領我勝過黑暗勢力的壓制

浙江省 王麗

我從小就跟着母親信主耶穌,在跟隨主耶穌的日子裏,我常常被主的愛感動,覺得主耶穌是那樣的愛我們,為救贖我們釘在十字架上,流盡最後一滴血……那時候,弟兄姊妹在一起也都彼此相愛,互相扶持,可是我們信主却遭到了中共政府的逼迫、壓制。中共把基督教、天主教都定為邪教,把家庭教會的聚會定為「非法聚會」,警察常常突襲我們的聚會點,勒令我們必須經政府批准領取相關的執照方可聚會,否則就要被抓去罰款、判刑。有一次,我媽和五六個弟兄姊妹被警察抓去審問了一天,最後警察經調查確認他們都是普通信徒才將他們釋放。從那以後,為了避開政府的突襲,我們只好偷偷地聚會,即使這樣,我們的信心并没有减弱。1998年下半年,我的一個親戚給我傳主耶穌回來了,就是末世道成肉身的全能神,并給我讀了許多全能神的話,我聽後激動萬分,認定了全能神的話就是聖靈向衆教會的發聲説話,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為自己能在有生之年與主重逢而激動萬分、泪流滿面。從此,我天天如飢似渴地讀神的話,從中明白了許多真理和奥秘,乾渴的心靈得到了澆灌與供應。享受着聖靈大作工的快慰,我和丈夫都沉浸在與主相逢的幸福快樂中,常常和弟兄姊妹一起學唱詩歌、跳舞贊美神,還經常聚會交通神的話,靈裏新鮮活潑,彷佛看到了國度實現人人歡欣喜悦的美景。不承想,就在我們信心百倍地跟隨神走人生正道時,中共政府却對我們展開了殘酷的迫害……

2002年10月28日,我和幾個姊妹正在聚會,期間,我和一姊妹出門辦事,没走多遠,就聽到身後的姊妹説:「憑什麽抓我?」還没等我反應過來,一便衣警察上前一把抓住我説:「跟我去趟派出所!」隨即將我押上了警車。警車開到了派出所,一下車,我就看到和我一起聚會的六個姊妹都被抓了進來。隨後,警察命令我們脱光衣服逐個搜身。他們從我身上搜出兩個傳呼機後,便認定我是教會帶領,把我列為重點審訊對象進行審訊。警察喝問道:「你什麽時候信的?誰傳給你的?你都見過哪些人?你在教會裏是什麽職務?」面對警察咄咄逼人的審問,我心裏很緊張,不知怎麽應對,只好默默地向神禱告,求神保守我不背叛神。禱告後,我慢慢鎮定下來,并選擇了沉默。警察見狀,就氣急敗壞地朝我頭部猛打了一拳,立時,我頭暈目眩,耳朵「嗡嗡」作響。接着,他們帶來一個姊妹讓我們相互指認,見我們不聽從他們的,警察氣得暴跳如雷,命令我脱掉棉鞋,光脚站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又讓我背貼墻壁站立,站的姿勢稍不正就狠踢我。當時已是深秋,氣温驟降,還下着小雨,我凍得全身發抖,上下牙齒不住地「打架」。警察在一旁走來走去,拍着桌子威脅説:「我們早就跟踪你了,今天我們有的是辦法讓你説出來,你不説就凍死你!餓死你!打死你!看你能撑到幾時!」聽到這話,我有些害怕,便向神呼求:「神啊,我不願做猶大背叛你,願你保守我,加給我與撒但争戰的勇氣和信心,使我能站住見證。」禱告後,我想起神的話説:「他的性情是權柄的象徵,是一切正義的象徵,是一切美與善的象徵,更是一切敵勢力與黑暗所不能壓倒與侵害的象徵,也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所不能觸犯(也是不容觸犯)的象徵。(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了解神的性情很重要》)是啊,神有權柄、有能力,他的權柄能力是任何敵勢力與黑暗所不能壓倒的,中共爪牙再凶殘也在神手中掌握,只要我依靠神與神配合,就一定能勝過去。有了神話語的明確指引,我頓時有了信心與勇氣,身體也不覺得有多冷了。站了三個多小時後,警察將我押上警車,帶到了看守所。

進看守所的第二天下午,來了一男一女兩個警察提審我,他們用我家鄉的口音叫我的名字,跟我套近乎,男的自稱是公安局宗教科科長,并對我説:「派出所的人已掌握了你的一些信息,其實你這事也不是什麽大事,我們是特地來接你回家的,你到當地把事情説清楚就没事了。」我不知道他們葫蘆裏賣的什麽藥,但聽他這麽説,心裏便存着一絲僥幸:「還是我們當地的人好,説不定審不出什麽結果就會放了我。」誰知在押我回老家的途中,警察凶相畢露,逼我交出家裏的鑰匙。我知道他們是要去我家搜查,想到家裏有很多神話語書籍和教會弟兄姊妹的名單,我就迫切地向神禱告:「全能神啊!願你保守家裏的神話語書籍和名單不落入撒但的手中……」我拒不交出鑰匙,警察就把車開到我家樓下,把我鎖在車内,他們直接衝上樓。我坐在車裏一個勁兒地禱告神,感覺分分秒秒都是煎熬。過了很長時間,警察下來了,氣呼呼地説:「你怎麽那麽傻?家裏一本書都没有,還那麽賣力地幫他們做事。」聽了這話,我懸着的心終于放了下來,從心裏感謝神的保守。事後得知,警察在我家竟没搜到神話語書籍,只是擄走了我的四千多元現金、一部手機以及我和家人的所有照片。剛好那天我妹妹在我家,待警察一走,她就趕緊把我家裏的所有神話語書籍和信神資料轉給了教會,第二天警察再去搜查時仍是空手而歸。

傍晚,警察將我帶到本地派出所,就之前的問題反覆審問我。見我一直不説話,他們就叫了一個三自教堂的牧師來勸我説:「你們不到三自教堂來信就是假道。」我不搭理她,只是在心中禱告求神保守我的心。後來,她越説越離譜,開始大肆毁謗褻瀆神,我氣憤不已,反駁她説:「牧師,你隨意定罪全能神是假的,但聖經啓示録上不是明明記載着『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啓1:8)嗎?你亂定罪,就不怕得罪聖靈嗎?主耶穌曾説『惟獨説話干犯聖靈的,今世、來世總不得赦免(太12:32),你就不怕嗎?」牧師一聽無話可説,只好没趣地走了。我在心裏感謝神帶領我戰勝了這一關。警察見這一招不見效,又讓我寫字,我不知道他們是什麽用心,便默默地禱告神,我意識到這是撒但的詭計,就以不會寫字為由拒絶了。後來,我從兩個警察的談話中得知他們讓我寫字是為了核對我的筆迹,來證實從聚會家搜到的那些筆記本是不是我的,想以此來定我的罪。這讓我看到這夥警察都是中共培養的走狗、爪牙,為了迫害信神的人,竟能費盡心機、耍盡手段,實在太陰險狡詐、可惡可恨了!看清了中共這幫走狗逼迫信神之人的醜惡嘴臉後,我暗立心志:决不向撒但屈膝低頭!

審訊一直持續到半夜十二點左右,宗教科科長從我身上得不到一點信息,突然像發瘋的野獸怒吼道:「媽的,本來老子十一點就下班了,你害得老子在這裏陪你到現在,不給你吃點苦頭,你就不知天高地厚!」説着就把我的右手拉到桌上用力按住,拿起一根直徑約五六厘米的粗棍使勁往我的手腕處打,第一棍打下來,我手腕的大静脉就鼓了起來,帶動周圍的肌肉也都腫了起來,我疼得大叫,本能地想把手抽回,但被他死死地按住。他邊打邊吼:「叫你不寫!叫你不説!打得你永遠寫不了!」他足足打了五六分鐘才停手。此時,我的手已腫得像饅頭,趁他鬆手我趕緊把手抽回來放在身後,可這惡警又繞到我身後抓住我的手懸空亂打,邊打邊説:「就是這雙手替你們的神做事的吧?我把它打斷、打殘,看你還怎麽去做事,看你們信全能神的人還要不要你!」聽到這話,我恨透了這幫惡警,他們倒行逆施、逆天而行,只許人做中共的奴隸為中共賣命,就不許人信神敬拜造物的主,現在為了逼我背叛神,竟不惜動用酷刑來折磨我,這真是一夥披着人皮的野獸、惡魔!太邪惡反動了!惡警接連暴打了我三次,我的兩隻手臂被打成了紫黑色,手腕與手背腫得像要炸開一樣疼痛難忍。就在我極度痛苦之時,幾句神話語詩歌浮現在我的腦海中:「所以,你們在這末後的日子裏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布,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强響亮的見證。(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受苦再大也得追求愛神》)神的話感動着我的心:是啊,神為了拯救我們一直日夜操勞,看顧陪伴着我們走到今天,給了我們不盡的愛與憐憫,如今在撒但威逼我背叛神、出賣弟兄姊妹之際,神多麽期望我能為他作剛强響亮的見證,我怎能讓神失望傷心呢?想到這兒,我忍住眼泪告訴自己要堅强,不能膽怯懦弱,今天中共政府對我這樣殘酷地迫害摧殘不是仇恨我這個人,乃是因着它抵擋神、仇恨神的實質,它如此對待我的目的就是想讓我背叛神、弃絶神,永遠受它的控制、奴役,我不能向它妥協,我要堅决站在神一邊羞辱撒但。我在心裏一遍遍地哼唱着這首詩歌,靈裏逐漸剛强起來。惡警毒打我之後,留下幾個警察看守我,他們整夜不讓我合眼,只要見我稍一眯眼就衝我大吼或狠踢我,但在神愛的感動下,我没有向他們屈服。

第二天,宗教科科長又來審問我,見我仍是不説,他拿起棍子朝我的大腿狠抽,幾棍子下來,我的整條腿就腫脹了起來,感覺連穿着的褲子都緊綳了。另一惡警在旁邊嘲諷道:「你信的神這麽好,我們折磨你他怎麽不來幫你呢?……」并説了許多毁謗褻瀆神的話。我又痛又氣,在心裏回應道:你們這群魔鬼,神會照着你們的惡行來報應的!現在正是神顯明你們、捕捉你們作惡事實的時候。我想到神的話説:「千古的仇恨集聚在心頭,萬古的罪惡記在心頭,怎能不叫人恨惡?為神報仇雪恨,將這神的仇敵徹底滅絶,叫它再猖狂,叫它再亂踢亂闖!現在是時候了,人早將渾身的力量都準備好,將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價都為此奉獻,撕破這魔鬼的醜惡的嘴臉,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難的人從痛苦中奮起,背叛這老惡魔!(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八》)從神的話中我感受到了神急切的心意與殷切的呼唤,明白了中共是注定被神摧毁的對象,今天我雖然臨到中共的殘酷迫害,但神的智慧却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神正是藉此讓我看透中共的惡魔實質,會分辨善與惡,從而産生真實的愛與憎,達到能徹底背叛它、弃絶它,將心歸向神,來為神作見證羞辱撒但!明白了神的心意,我裏面有了一股强大的力量,産生了誓死忠于神、背叛老撒但的心志。雖然接連遭受酷刑折磨,我渾身無力,雙腿疼痛難忍(過後發現雙腿烏黑發紫,至今右腿一塊肌肉萎縮),但靠着神加給的力量,我仍是什麽也没説,最後那科長只好氣急敗壞地走了。

第三天,惡警對我又是一頓逼問、毒打,直到駡够了、打累了才停下來。後來,一女警過來裝作關心地説:「以前有一個信全能神的人被抓進來後什麽都不説,結果被判了十年。你什麽都不説,對你有什麽好處呢?十年的光陰白白耗在這裏,等你出去你們的神都不要你了,你後悔都來不及……」她還説了許多誘勸我的話,但我一直默默地禱告求神保守我的心,使我不中撒但的詭計。禱告中,在我腦海裏閃現出一段詩歌:「我追求神、跟從神是我自己願意的,現在神要撇弃我,我還要跟着神,不管神要不要我,我還得愛神,到最後非得着神不可。把我的心獻給神,不管神怎麽作,我一生跟從神。無論如何,非得愛神不可,非得着神不可,不得着神我决不罷休。(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我心定規要愛神》)是啊,今天我信神、跟隨神是我自己願意的,不管神要不要我,我都要跟從神到底!神的話使我心明眼亮,意識到撒但千方百計地挑撥我與神之間的關係,就是想讓我消極,否認神,最後背叛神做猶大。此時,我只有持守對神的信心與忠心才能打敗撒但,成為得勝撒但的證據。無論我坐監與否或是結局如何都掌握在神的手中,神怎麽安排擺布我的人生,我没有選擇,我深信神所作的一切都是為了拯救我。雖然因着坐監我將會失去肉體的享受,但我得到的是心靈的無愧,况且為神坐監本來就是我的榮幸,相反,我若是因貪圖肉體安逸而背叛神,那將失去人格和尊嚴,我的良心將永受煎熬。于是,我在心裏暗暗立志:即使把牢底坐穿,我也要忠心到底,把最真實的愛獻給神,讓撒但徹底蒙羞失敗!惡警軟硬兼施,對我刑訊折磨了三天三夜,但他們從我口裏没有得到任何綫索,無奈,只好將遍體鱗傷的我關進看守所,并陰毒地説:「讓你恢復恢復再審訊!」

五天後,惡警又來提審我,這次他們對我實施了「車輪戰」。他們命令我坐在冰冷的鐵椅上,將我的右手反銬在上面,胸前用鐵棍攔住,兩隻脚懸空垂着,使我整個身子一動都不能動,没一會兒工夫,我的手脚就麻木了。惡警衝我説:「只要被銬在這把椅子上的人没有一個不老實交代的,你一天不説銬兩天,兩天不説銬三天!……我對你的要求也不高,只要把你們的教會帶領是誰告訴我就行了。」感謝神加給我力量,我始終持守一個念頭:絶不出賣!他們反覆審訊我,什麽也不給我吃,連水也不給我喝,還不許我上厠所。到了晚上,他們為了不讓我睡覺,就將我單手銬在鐵椅上,迫令我站在鐵椅邊接受審問。我又累又餓,全身麻木,根本無法站立,只能往鐵椅上靠,可我剛靠近鐵椅或稍有睡意,他們就用長竹筷在我眼前亂晃亂打,整夜不讓我閉一下眼,就這樣兩天下來,我虚弱得全身癱軟。我不知他們還要折磨我多久,很怕自己撑不下去背叛神做猶大,便不停地向神呼求:「神啊!我肉體太軟弱,身量太小,求你保守我不做猶大。」就在我急切呼求神時,惡警拿出一本神話語書讀道:「那些在患難中并未對我有絲毫忠心的人我是不會再施憐憫的,因為我的憐憫僅至于此,而且我也不喜歡曾經背叛我的任何一個人,我更不喜歡與出賣朋友利益的人來往,這是我的性情,無論這個人是誰。我要告訴你們:任何一個傷透我心的人都不可能第二次得着我的寬容;任何一個忠于我的人都永留在我心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够的善行》)我心頭一亮,這不是神給我指出路了嗎?看到神實在對我滿了期待與牽挂,為了保守我站立住,竟能在這魔窟中藉着惡警的口給我念神的話,并且明確地告訴我神喜歡并祝福那些在患難中對他忠心的人,厭憎、弃絶背叛他的小人,而我面對神的愛與憐憫又怎能辜負神的心呢?惡警讀完便問我:「你們的神就是讓你這樣行的?就是讓你啥都不説?」我没回答他,没想到惡警以為我没聽到,又讀了好幾遍,問了我好幾次。我看到神太智慧全能了,惡警越讀,神話語的字字句句越印在我心裏,隨之我的信心也更加堅定:無論惡魔怎麽逼供,我都堅决不做猶大!

第三天,惡警又故意提着我樓上樓下來回審訊消耗我的體力,我被他們折騰得渾身無力,兩腿癱軟,上樓梯時抬腿都非常艱難,但因着神的話加給的信心與力量,我依然不鬆口。惡警審訊到晚上仍是一無所獲,便恐嚇我説:「你不説我們照樣判你刑,整死你!」聽了這話,我心裏有些害怕:他們還會怎麽折磨我呢?我已力氣耗盡,快撑不下去了……我向神呼求説:「神啊!求你幫助我,我真怕自己撑不住了,求你保守帶領我,使我知道該怎麽與你配合。」禱告後,我裏面有了力量,不再覺得那麽痛苦了,就這樣,在我最痛苦艱難的時候,藉着不斷地禱告,神加給了我信心與力量,使我挺了過來。

第四天凌晨,惡警見連續三天審訊毫無結果,就氣沖沖地解開我的手銬,將我一把推倒在地,命令我跪在地上不准起來。我便順勢跪在地上向神默禱:「神啊!我知道這幾天的刑訊逼供是你保守我勝過來的,面對你的愛與憐憫,我不知用什麽語言來感謝你。神啊!雖然我不知道接下來惡警還會怎樣折磨我,但不管怎樣我决不背叛你、决不出賣弟兄姊妹,也求你繼續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保守我能站立得住。」隨着禱告,我心裏産生了一股强大的力量,清晰地感覺到自己是在神愛的看顧之中,不管魔鬼怎麽折磨我,神必會帶領我勝過去的。過了好一會兒,惡警可能猜到我是在禱告神,便氣急敗壞地對我大吼大駡,又將一叠報紙卷成筒狠狠地朝我的太陽穴砸過來,我眼前一黑,倒在地上昏了過去。他們用冷水將我潑醒,我迷迷糊糊中聽到惡警威嚇道:「若再不交代,就把你打死或打成終身殘廢!反正打死也没人知道,你那些弟兄姊妹也不敢到這裏來。」還聽到一惡警説:「算了,這樣打會出人命的,這個人已經無可救藥,問不出什麽了。」聽到這話,我不由得鬆了口氣,知道是神擔諒我的軟弱,再次為我開闢了出路。惡警仍不甘心就這麽失敗,又把我不信神的妹妹和兒子帶來勸我。妹妹看着我被打得發黑的眼角和黑紫腫脹的雙手,不但没按惡警的意思勸我,反而流着泪對我説:「姐,我相信你不會做什麽壞事,你要堅强。」惡警見狀,便轉身對我兒子説:「你好好勸勸你媽,讓她配合我們的工作,她就可以早點回家照顧你。」兒子看看我,没搭理他們,臨走時突然對我説:「媽,你不要擔心我,你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我會照顧好自己的。」看到兒子這麽懂事、明理,我感動得什麽話都説不出來,只是使勁地點頭,流着泪目送他離去。這讓我再次體會到神對我的愛與眷顧,神在擔諒着我的軟弱,因為這些日子以來,我最牽挂的就是兒子,唯恐我不在身邊他不懂得生活,更怕他年紀小,這次來見我會被惡警教唆洗腦而仇恨我信神,没想到他絲毫没受惡警讒言蠱惑,反而還安慰我,看到神真是太奇妙、太全能了!人的心與靈的確都在神的擺布之中。等我妹妹和兒子走後,惡警又恐嚇我説:「你再不説,信不信我們再折磨你幾天幾夜?即使你不説,我們照樣可以判你三至五年……」領略了神的許多作為後,我對神充滿了信心,便斬釘截鐵地説:「大不了我死在你們手裏!你們只能折磨我的肉體,但動摇不了我的心,即使我的肉體死了,我的靈魂也在神的手中。」見狀,惡警只好結束審訊,把我押回了牢房。看着撒但徹底失敗的狼狽相,我心裏無比舒暢,真實認識到唯有神是萬物的主宰,人的生死都掌握在神的手中,雖然我幾天幾夜不吃不喝肉體飽受摧殘,但神的愛却一直伴隨着我,神的話語時時加給我信心與力量,使我頑强地戰勝了撒但的「車輪式」逼供。這讓我切實體會到了神的生命力太超凡、偉大,神加給人的力量是無窮的,是不受肉體轄制的。

幾天後,中共政府强行扣以「擾亂社會治安」的罪名判了我三年勞教,隨後將我押送到了勞教所。在勞教所裏,我過着非人的生活,每天從早到晚不停地幹活。因着我的手被毒打致殘,開始的半年手背肌肉綳得緊緊的,連衣服都没力氣洗。每逢陰雨天,手臂就因血脉不通酸痛發脹。即便這樣,獄警還逼我每天完成超額的任務量,完不成就要加刑。而且,他們對信神的人嚴加監管,我們無論吃飯、洗澡、上厠所都有人監視……肉體的病痛、超負荷的工作以及精神的折磨使我苦不堪言,覺得三年的牢獄生活太長了,我再也無法繼續呆下去了,好幾次都想一死了之。極度痛苦中,我向神禱告:「神啊,你知道我的肉體太軟弱,我現在感覺很苦,實在受不了了,甚至想死,求你開啓帶領我,加給我堅强的意志,使我能有信心繼續走下去……」神恩待了我,使我想起了一首神話語詩歌:「神此次道成肉身就是來作這個工作的,來結束他未完成的工作,來結束這個時代,審判這個時代,來將罪惡深重的人拯救出苦海世界而徹底將人變化。神為了人類的工作有過多少個不眠之夜,從至高處到了最低處,降落在人所生活的活地獄裏與人共度天涯,從來不埋怨人間的寒酸,從來不責備人的悖逆,而是忍受了極大的耻辱作着自己親自作的工作。……為了整個人類早享安息,他忍辱含冤來在地上,親自進入『地獄』『陰間』,進入虎穴中將人救起,……(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神作哪一步工作都是為了人的生命》)揣摩着這些話,我的心被神的愛激勵、感化。想想神為了拯救我們這班敗壞至深的人類,道成肉身從至高處降卑到最低處,冒着極大的危險來到中國這座鬼城中作工,受盡了屈辱痛苦、逼迫患難,但神一直無怨無悔地為人類默默付出着。神作這麽多的工作只為得着一班能體貼他心意、面向正義不屈不撓的人,如今我臨到這個環境也是神藉此磨煉我的意志,成全我對神的信心與順服,是為了讓我明白進入真理,我受的這點苦與神所受的屈辱痛苦相比哪裏值得一提呢?若我連眼前這點牢獄之苦都受不了,豈不太辜負神的良苦用心了?更何况先前那麽多的酷刑折磨我都在神的帶領下勝過來了,神早已讓我領略了他的奇妙作為,現在我不更應堅固信心,繼續為神作美好的見證嗎?想到這兒,我又剛强起來,下定决心振作起來效法基督,即使再苦再難也要頑强地走下去。後來,每當感覺勞教生活痛苦時,我就會唱起這首詩歌,每次神的話都會帶給我無窮的信心與力量,激勵我繼續往前走。當時,勞教所裏還關押着許多姊妹,我們靠着神加給的智慧,一有機會就互相傳遞寫有神話語的紙條或交通幾句話,彼此扶持、鼓勵。雖然我們被囚禁在中共政府的魔窟裏,被封鎖在那與世隔絶的高墻之内,但我們却因此更加珍惜神的每一句話語,更加寶愛神賜給我們每一個人的開啓,我們的心也因此貼得更近……

2005年10月29日,我終于刑滿釋放。然而出獄後的我并未重獲自由,警方一直派人監視我的行踪,并命令我每月都要去派出所報到。我雖然在自己家裏却仍像被囚禁在無形的監獄中,時刻都得防備中共的眼綫出現,即使在家看神的話也極為小心謹慎,生怕警察突然闖入,而且,我也因此無法見弟兄姊妹、過教會生活,心裏特别受煎熬,總覺得度日如年。後來,我實在受不了這種受監視、壓迫,離開教會、離開弟兄姊妹的生活,便到外地打工,終于聯繫上了教會,重新過上教會生活。

經歷了中共政府的迫害,我徹底看清了它假冒為善、欺世盗名的惡魔實質,認定它正是一夥褻瀆上蒼、與神敵對的惡魔集團,的確是撒但的化身、惡魔的轉世,心裏對它恨之入骨,誓死與它不共戴天。而且在這次患難中,我也真實領略到了神的全能主宰與奇妙作為,經歷到了神話語的權柄與威力,更切實感受到了神的愛與極大的拯救:在危難之際,是神一直陪伴在我左右,藉着神的話語開啓光照我,加給我信心和力量,帶領我勝過了一次次的酷刑折磨,度過了三年漫長黑暗的牢獄生活。面對神浩大的救恩,我感恩不盡,信心倍增,立定心志:以後不管經歷多大風浪,我都要依靠神話語的引導帶領,脱離一切黑暗權勢,堅定不移地追隨神走到路終!

上一篇: 15 神愛堅固我的心

下一篇: 17 神是我生命的力量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2 永不熄滅的生命力

神的話說:「他使人轉而復生,使人頑強地活在人的每一個角色中,靠著他的力量,靠著他永不熄滅的生命力,人活了一代又一代,而神生命的力量始終如一地在人的中間支撐著……神的生命力能戰勝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任何的受造之物、任何的敵勢力都是難以壓倒他的生命力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我從心裡對神發出了由衷的感謝與讚美:神啊,你主宰萬有,你的作為不可估量,只有你是全能的,你是永不熄滅的生命力,你是我生命的活水泉源。在這特殊的環境中,我看到了你獨一無二的能力與權柄!

32 神的愛浩瀚無比

經歷了這次逼迫患難,我真實看透了中共政府抵擋神的惡魔實質,看清了它就是那與神不共戴天的仇敵、惡者,對它產生了深惡痛絕的恨。同時,我對神的愛比以往也有了更深的認識,明白了凡是神作在人身上的工作,對人都是拯救,都是愛,不但恩典祝福是神的愛,痛苦患難更是神的愛。而且,我也真實體驗到,我能在群魔殘酷折磨、凌辱時依然站立,能從魔窟中走出來,這都是全能神的話語加給了我信心和力量,更是全能神的愛激勵著我,使我一步步得勝撒但走出了魔窟。感謝神對我的愛與拯救,我願把榮耀頌讚歸給全能神!

10 摧殘中的生命之歌

神的話也在我耳邊響起:「……末後的日子裡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佈,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強響亮的見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帶著鼓勵、帶著期盼的話語句句溫暖、激勵著我的心,使我倍受感動,有了繼續活下去的勇氣。我在心裡給自己鼓勁:惡魔只能摧殘我的肉體,而我的心永遠屬於神,我要堅強,絕不能垮下去!

24 在黑暗壓迫中奮起

神的話給了我堅實的依靠!使我在極度痛苦軟弱中得享神話的開啟與引導,這才度過了那段最黑暗而漫長的日子。我雖經歷多次抓捕迫害,肉體受到了中共政府無情的摧殘與折磨,但我卻明白了很多以往不明白的真理,看清了中國政府反動邪惡的惡魔實質,也體嘗到了全能神對我真實的愛,領略到了神的全能智慧和奇妙作為,更激發了我追求愛神、滿足神的心。如今,我仍一如既往地在教會中盡本分,跟隨神走人生正道,追求真理、追求活出有意義的人生。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