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神的話是我生命的力量

天津市 徐志剛

以往,我深受中國傳統觀念的薰陶,把為兒孫置房産當成了人生目標,為此,我潜心鑽研汽車修理技術,還開了一間汽修廠,生意幹得紅紅火火。那時,我認為人的命運是在自己手中掌握,當妻子的姐姐給我傳主耶穌的福音時,我不接受還譏笑她,覺得我不信主照樣過得很好。然而好景不長,廠子的效益越來越不好,任憑我怎麽努力都無濟于事,折騰得我身心疲憊,苦不堪言,于是我整日借酒消愁,以至于有一次開車時因走神出了車禍,汽車被撞得面目全非,但幸運的是,我却奇迹般地存活了下來。不久,也就是1999年春天,妻子給我傳了全能神的末世福音。從全能神的話中我明白了一些真理,知道了自己以前為什麽活得那麽痛苦,無路可走,原來都是因為我接受了撒但灌輸給人的生存法則,想靠自己的雙手創造幸福的家園,結果被捉弄得痛苦不堪,甚至差點把命也搭上了。是全能神把我從死亡邊緣救起,又把我帶到他的家中,我真是感謝神對我的憐憫。從此,我每天讀神的話,與弟兄姊妹一起聚會、交通,心裏特别亮堂,有享受,慶幸自己找着了真正的人生道路。然而,不久我却因信神成了中共政府抓捕的對象,我迫于無奈只好離家逃亡。那時,雖然我心裏也有軟弱,但我相信無論走到哪裏,無論撒但惡魔如何追逼,神的話都會引領我。此後的十多年來,在神話語的帶領與供應下,我逐漸明白了一些真理,每天都過得很充實。在後來的一次抓捕、迫害中,我更實際地體會到了神的話語就是我生命的力量,是神的話使我在撒但的酷刑折磨中堅强站立、無所畏懼,最終使撒但徹底蒙羞。經歷過後,我更感神話語的寶貴,無論何時我都不能離開神的話。

那是2013年2月的一天,我和幾個弟兄姊妹去傳福音,在返回途中被一輛小轎車攔截。從車上下來三個警察盤問我們的身份,他們一聽我是外地口音,不由分説就强行搜身,把我口袋裏一張存有七百多元的農行卡、三百多元現金、一部手機、一台MP5播放器和一些傳福音資料全部没收。一警察得知我是信全能神的,立刻凶相畢露,强行給我戴上手銬把我推進車裏。到了派出所,他們勒令我靠墻站着,一個警察厲聲問我:「你叫什麽名字?家是哪裏的?誰傳你信神的?」他見我不説話,頓時火冒三丈,「噌」的一把拽下我身上的羽絨服扔在一邊,又從背後翻起我的毛衣罩住我的頭,用警棍狠狠地朝我的後背打去,每打幾下就逼問我:「你到底説不説?」就這樣一連打了我十五棍,我感覺後背的肉都被打爛了,脊梁骨像被生生地折斷了一樣疼痛難忍。但不管他怎麽打,我就是不説話,最後他氣急敗壞地大駡道:「我真他媽的服了,震得我手腕都疼了你也不説!」我心裏知道這是神對我的保守,憑我自己根本無法承受這樣殘酷的暴打,我在心裏感謝神。

他們看這招不行又换一招,一個惡警拿來一根長約一米、直徑約六厘米的棍子,陰笑着説:「讓他跪在這上面『享受享受』,看他説不説!」據説一般人在這樣的棍子上跪三十分鐘就不能站立、不能行走了。面對這樣的酷刑我自覺身量太小,肉體無法承受,心裏很害怕,就拼命地呼求神:「神啊!我身量太小,怕自己經不住這樣殘酷的折磨,願你保守我的心,加給我力量,使我能承受住這樣的酷刑不背叛你。」我一遍一遍地呼求神,神知道我肉體的軟弱,垂聽了我的禱告,最終惡警們没有給我用這種酷刑。事實面前,我看到了神對我的憐憫與保守,因此我對神的信心增加了幾分,心裏的膽怯也减少了許多。雖然他們没有給我用這種酷刑,但他們仍不肯放過我,又想出一個損招,强迫我跪在地上挺直腰板,讓一個身高一米八左右、肥碩强壯的男警雙脚站在我的小腿上使勁地踩踏。他站上去的一刹那,我感到一陣鑽心的疼痛,便極力向神禱告:「神啊!雖然我受不了這非人的折磨,但是我願意滿足你,求你加給我信心、加給我力量與受苦的心志,我願為你站住見證。」感謝神再次垂聽了我的禱告,那個胖警察因在我的小腿上站不穩,不一會兒就下來了。旁邊的一個惡警還煽風點火説:「你這個廢物,怎麽站這麽一會兒就下來了?」這幫魔鬼真是蛇蝎心腸惡毒無比,想盡一切辦法來折磨我,恨不得將我置于死地他們才滿意。他們一直讓我這樣直直地跪着不許動,後來其中一個警察給其他人使了個眼色,他們就都出去了,只留下他一個人看守我。他凑過來跟我套近乎,假惺惺地笑着説:「我媽也信神,你告訴我你是怎麽信的,我也想跟你信神,你帶我去見見你上面的人。」聽着他的鬼話,再看看他那皮笑肉不笑的樣子,我頓時感到噁心極了,正想戳穿他的詭計時,突然想起神的話説:「要有我的膽量加在你的裏面,……但你還要為我的緣故不向一切黑暗勢力屈服,憑我的智慧行完全的道,不讓撒但的陰謀得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十篇》)神的話及時引導了我,使我明白在撒但面前不僅要有膽量,更得有智慧,無論何時都得靠着神所賜的智慧與撒但周旋。在神話語的開啓帶領下,我知道該怎麽做了,就對他説:「你要真想信,可以在家看神的話,不用出去見别人。」我剛説完,打我的那個惡警就進來了,惡狠狠地衝我説:「你他媽的我真是服了你!」我知道撒但這是蒙羞失敗了,就在心裏默默地感謝神。看到神一直與我同在,給我指路,給我鼓勵,還奇妙地為我擋開惡魔施暴的黑手,神對我的愛實在太大了!此時我雖身陷囹圄,却感覺與神的關係比任何時候都親近,心裏特别踏實有依靠。他們讓我跪了兩個多小時,到凌晨一點多審訊仍没結果,他們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第二天早晨,警察把我押到了公安分局。進入審訊室後,刑警隊長怒目圓睁地逼問我:「你叫什麽?家是哪裏的?誰傳你信神的?信了多長時間?你都和誰聯繫?老實交代,若不説有你好看的!」不管他怎麽問,我始終不説話。一整天下來他軟硬兼施却一無所獲,最後氣急敗壞地吼道:「不説是吧!讓你在看守所裏好好體驗體驗生活,敬酒不吃吃罰酒,不説就一直關着你!」就這樣我又被押送到看守所,關押在要犯最多的一個號房。一進號房,我就感到毛骨悚然、陰森可怕。號房的墻高達四米,屋裏陰暗潮濕,只有一個小窗户勉强能射入陽光,屋裏臭氣熏天,讓人喘不過氣來。小小的屋裏擠滿了犯人,有殺人的,有吸毒的,有搶劫的,都是重犯。他們個個面目狰獰、凶神惡煞,有的犯人五大三粗,滿臉横肉,滿身都是龍、鳳、蛇等不同圖案的紋身,還有的犯人骨瘦如柴,像個骷髏,讓人看了不寒而栗。在這裏犯人也分三六九等,而信全能神的人是地位最低的,没有任何權利可言。墻上安裝的緊急傳呼器本來是犯人遇到緊急情况向管教呼救用的,但信全能神的人根本「享用」不到,無論受到怎樣非人的虐待都不會有人搭理。

進號房的第一天,牢頭知道了我的情况,就指着我譏笑説:「你信全能神,讓你的神放你出去啊,你的神好,怎麽還讓你到這裏來呢?」他旁邊的惡犯也跟着瞎起哄:「你説是咱們這位頭兒好,還是你們的神好?説!」聽到他們説輕視神、侮辱神的話,我氣憤不已,想和他們理論但又不能,想到《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裏説過惡人的實質就是魔鬼,真的一點不差!這些魔鬼實在是不可理喻,該遭咒詛!看我一言不發,牢頭氣勢汹汹地朝我臉上狠扇了兩個耳光,接着又朝我的下巴猛擊一拳,將我打倒在地上。面對這些魔鬼,我心裏很害怕,不住地向神呼求:「神啊!你知道我膽小懦弱,向來很害怕黑社會之類的人,求你保守我,加給我信心與力量,使我能在這樣的環境中不失去見證。」這些魔鬼見我不説話,就换着花樣折磨我。一個長相如同骷髏的犯人來到我面前,把我逼到墻根背靠在墻上,讓兩個人一邊一個摁着我的肩膀,他伸手在我的大腿内側使勁地掐,掐完左腿掐右腿,一陣陣鑽心的疼痛讓我苦不堪言,(過後腿上留下了好幾個大疙瘩,至今還没有消退)。接着,他又用拳頭猛擊我大腿外側,不一會兒我兩腿蹲下後就很難站起來了。即便這樣他們還不放過我,臘月的天滴水成冰,可這群魔鬼却勒令我脱光衣服,逼我緊貼墻壁蹲在水龍頭底下,一直給我衝凉水,并故意打開窗户,凍得我直發抖。看我拼命咬牙堅持,一個犯人又拿着一塊泡沫板衝我使勁扇冷風,我頓覺渾身的血液都快要凝固了,牙齒不停地打顫。我在心裏不住地禱告:「神啊!這樣的環境臨到有你的美意,求你帶領我明白你的心意,憑我自己實在無法承受這些惡鬼的折磨。神啊!求你加給我更大的信心和力量,使我有心志、有毅力渡過這個難關。」禱告後,我想起了神的話:「『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在以往,你們都聽過這句話,但誰也不明白這話的真正含義,今天深知這話的實際意義。這句話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紅龍盤卧之地受到大紅龍殘酷迫害的人身上,因着大紅龍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敵,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着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這話是成就在你們這班人身上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麽簡單嗎?》)揣摩着神的話,我明白了神的心意,今天我能因着信神而受這些苦,這是榮耀的事,也是我的榮幸。撒但折磨我的目的就是為了讓我因肉體受不了痛苦而背叛神、否認神,我絶不能向撒但屈服。這時,我忽然想起那個惡警説讓我到看守所裏體驗一下生活,頓時恍然大悟,原來犯人們如此不擇手段地折磨我、虐待我,都是那些惡警指使的!我這才看清這些道貌岸然的「人民警察」是多麽的陰險、卑鄙,他們這是借刀殺人,心地真是太歹毒了,完全就是殺人不見血的惡魔!撒但想方設法用各種手段讓我屈服于他們,但是神的智慧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神正好藉着這樣的環境加給我對神真實的信心,使我更能看清撒但的醜陋面目與邪惡實質,從而對他們産生真實的恨惡。明白了神的心意,我心裏亮堂了,也有了力量,我不能上撒但的當,不管肉體怎麽痛苦軟弱,我也要為神站住見證。感謝神加給我力量,使我勝過了惡魔的酷刑折磨,又一次戰勝了撒但。

在看守所裏,我們每天吃的是清水煮凍白菜、鹹菜、小窩頭,根本吃不飽。晚上,牢頭和他的隨從們睡在炕上,其他人只能睡在地板上。我躺在冰凉的地板上看着周圍的犯人,想想自己如今的處境,凄凉之感頓時涌上心頭。回想以往跟弟兄姊妹在一起時每天都很高興、快樂,如今却與這些犯人天天在一起,還要忍受他們的欺壓、凌辱,我感到無比痛苦、煎熬……我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神啊!我不知道這樣的日子還會有多久,也不知道以後的日子該怎麽熬下去,現在我肉體很軟弱,不願面對這樣的環境了。神啊!願你加給我受苦的心志,帶領我明白你的心意,讓我能在這個環境裏滿足你。」禱告後,神的話清晰地出現在我的腦海裏,「神為了人類的工作有過多少個不眠之夜,從至高處到了最低處,降落在人所生活的活地獄裏與人共度天涯,從來不埋怨人間的寒酸,從來不責備人的悖逆,而是忍受了極大的耻辱作着自己親自作的工作。……他為了全人類,為了整個人類早享安息,他忍辱含冤來在地上,親自進入『地獄』『陰間』,進入虎穴中將人救起,人有何資格抵擋神?有何理由再埋怨神?有何臉面再見神?天上的神來在一個最污穢的淫亂之地,從不喊冤,也不埋怨人,而是默默無聞地受着人的摧殘,受着人的欺壓,但他從不反抗人的無理的要求,從不對人提出過分的要求,從不對人有無理的要求,只是在任勞任怨為人作着一切人所需的工作:教導、開啓、責備、話語熬煉、提醒、勸勉、安慰、審判、揭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九》)揣摩着神的話,想到神兩次道成肉身來在人間為人類所受的苦,我的眼睛不由得濕潤了。主耶穌為了救贖人類被釘在十字架上,用自己的生命救贖了被撒但敗壞的人類。如今,全能神又一次道成肉身,來到中國這個最抵擋神的國家,冒着生命危險發聲説話拯救我們,其中的艱辛、痛苦有誰知曉?又有誰能够體會?我是一個敗壞的人,才跟這些犯人生活了幾天就覺得難以忍受,就想逃脱這樣的環境,聖潔、公義的神在這個邪惡墮落的世代與我們同生活了幾十年,那神所受的苦不是更大嗎?况且我是為了脱去敗壞蒙拯救而受苦,可無辜的神本不屬世界,不屬這個人間地獄,只因神對人類有愛,才深入大紅龍的巢穴,寧可犧牲自己的性命也要來拯救人,神對我們的愛太大了!我若對神有一點點愛,就不會覺得自己在這樣的環境中太苦了,也不會覺得自己太委屈了。與神的愛相比,我蒙羞慚愧,無地自容。思念着神的愛,我心裏感到一陣陣温暖,神太偉大了,神對人的愛太深、太真了!如果不是親身經歷這樣的環境,我認識不到神的可親可愛,今天經歷這樣的環境雖然我的肉體備受摧殘,但對我的生命太有益處了。想到這裏,我心裏對神充滿了感激,又有了受盡痛苦也要為神站住見證的心志。

在看守所裏,牢頭常常跟我講管教折磨信神的「犯人」的種種手段:他們把大頭針扎進信神之人的十指,疼也得把人疼死;他們在礦泉水瓶裏灌滿開水,讓人把一根手指伸進去,燙出許多水泡後,再把手指拿出來,然後再往傷口上撒辣椒粉……聽着這些令人毛骨悚然的酷刑,我怒火中燒,更加痛恨中共這個邪惡的撒但政權。中共好話説盡、壞事做絶,説什麽「宗教信仰自由」「人人享有公民合法權益」「待犯人如親人」,暗地裏却濫用私刑、草菅人命,根本不把人當人待,信神的人進來就如同進入了十八層地獄,只能任由它蹂躪、宰割,能不能活着走出去都是個未知數。想到這些,我心驚膽戰,真害怕這些酷刑會用在自己身上。每當聽到管教打開鐵門上的小窗户時,我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兒,生怕被拖出去受酷刑,我整日被恐懼的氣氛籠罩,陷在其中無法自拔。痛苦之中,我只有在心裏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現在我心裏很軟弱,活在了膽怯之中,但我願意滿足你,求你加給我信心與力量,我願依靠你勝過撒但的試探!」禱告後,神的話引導了我,「不要怕這怕那,萬軍之全能神必與你同在,他作你們的後盾、作盾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二十六篇》)當人把命都豁出來之時,那麽一切都不在話下了,誰也不能將其難倒了,什麽能比『命』更重要呢?所以撒但在人身上無法再作什麽,撒但拿人也没辦法。(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説話的奥秘揭示·第三十六篇》)神的話給了我極大的安慰與鼓勵。是啊,我信的是創造天地萬物、主宰一切的造物主,萬事萬物都在神手中,更何况人的生死不也在神的手中掌握嗎?如果没有神的允許,撒但魔鬼也不敢把我怎麽樣。我整日活在膽怯、恐懼之中,不就是怕死、怕肉體受苦嗎?撒但就是藉着我的這一軟弱點來攻擊我,讓我因此而屈服于它背叛神,這是撒但吞吃人的詭計。如果我把命都豁出去了,還有什麽痛苦承受不了?此時,我想到約伯的經歷,撒但在與神打賭時,臨到約伯的就是肉體的不幸,但是没有神的允許,無論撒但怎麽折磨約伯,也不能奪去他的性命。今天我要效法約伯,對神有真實的信,即便我的肉體被惡魔折磨死,我的靈魂也在神的手中,不管惡魔怎麽對待我,我絶不屈服于它的淫威之下,誓死不做猶大!感謝神話語及時的帶領,把我從死亡的捆綁、轄制中帶出來,没有中撒但的詭計。因着神的保守我并没有遭受那樣的酷刑,從中我又一次看到神對我的愛與憐憫。

過了幾天,惡警又來提審我,想從我口中得到教會帶領的信息,我不搭理他,他就凶相畢露,瞪着眼睛用手掐住我的下巴左右來回摇晃,咬牙切齒地駡道:「你他媽的是人嗎?你就信吧!我把你這副尊容發到網上,再給你編點故事,讓你們信全能神的人都知道你背叛神了,出賣弟兄姊妹了,以後就再也没有人理你了,最後再把你帶到一個没人的地方,挖個坑把你活埋了,反正也没人知道。」這魔鬼氣急敗壞之下道出了他們背後那些見不得人的勾當、黑幕,這也是他們的一貫伎倆,栽贜陷害、設罪殺人、草菅人命,這樣滅絶人性的事不知他們在暗中幹過多少呢!聽着惡警的吼叫,這次我心裏很平静,一點也不害怕,因神是我堅强的後盾,有神與我同在,我什麽也不怕了。撒但越猖狂越顯明它的醜陋、無能,越逼迫越顯明它與神為敵、倒行逆施、逆天而行的邪惡反動實質,它越這樣殘害信神之人,越激起我信神跟隨神走到底的决心:我要把自己的一生奉獻給神,徹底背叛這老撒但!正如神的話所説:「人早將渾身的力量都準備好,將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價都為此奉獻,撕破這魔鬼的醜惡的嘴臉,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難的人從痛苦中奮起,背叛這老惡魔!(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八》)此時,我滿腔的熱血在沸騰、涌動,就暗立心志:不管在這裏呆多久,不管惡魔怎麽折磨我,我也决不背叛神。那惡警見我什麽也不説,最後又把我押回號房。就這樣,因着神話語的帶領,我勝過了惡魔的一次次刑訊逼供與折磨,始終没有向他們透露教會的任何信息,在看守所裏度過了五十多天後,警方被迫將我無罪釋放。

通過這次被抓捕的經歷,我看清了中共政府的惡魔實質,它對抗上天、與神為敵,它不敬拜神,還用盡手段迷惑人、控制人,不讓人信神、敬拜神,企圖讓人都遠離神、抵擋神,最終與它一同被滅于地獄之中,真是太卑鄙惡毒,太邪惡了!這次的經歷更使我對神的奇妙智慧與神話語的權柄能力有了一些真實的認識。在這樣一個視神如仇敵的國家中,信神之人就是無神論政府的眼中釘、肉中刺,但對真正信神的人它根本限制不了,它再逼迫、再囚禁殘害我們的肉體,却囚禁不了我們嚮往光明、追求真理的心,也動摇不了我們信神跟隨神的决心。這次我被抓捕親身經歷惡魔的摧殘,撒但妄想藉着抓捕迫害使我屈服于它的淫威之下,但神的話語一直帶領我,賜給我智慧,加給我信心、力量,使我在撒但的殘酷迫害中堅强站立。實際經歷中,我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對神的信心增加了許多,對神的話語也有了更實際的認識,體會到了神的話就是真理,就是人生命的力量、生命的泉源,有神話語的引領,我無所畏懼,不管前方的道路還有多少艱難險阻,我都願跟隨神到底!

上一篇: 21 患難中神光引領

下一篇: 23 神帶領我勝過惡魔殘害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2 永不熄滅的生命力

神的話說:「他使人轉而復生,使人頑強地活在人的每一個角色中,靠著他的力量,靠著他永不熄滅的生命力,人活了一代又一代,而神生命的力量始終如一地在人的中間支撐著……神的生命力能戰勝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任何的受造之物、任何的敵勢力都是難以壓倒他的生命力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我從心裡對神發出了由衷的感謝與讚美:神啊,你主宰萬有,你的作為不可估量,只有你是全能的,你是永不熄滅的生命力,你是我生命的活水泉源。在這特殊的環境中,我看到了你獨一無二的能力與權柄!

27 患難激發了我愛神的心

神的話給了我力量,也給我指明了實行的路——追求愛神、把心歸給神!此時我心裡頓時明如水晶:今天神允許這樣的苦難臨到我,不是為了折磨我、故意讓我受苦,而是讓我在這樣的環境中操練把心歸向神,能夠不受撒但黑暗勢力的轄制,心仍能親近神、愛神,無論何時都不發怨言,接受順服神的擺佈安排。想到這我不再害怕了,不管撒但怎麼對待我,我只管把自己交給神,盡其所能地追求愛神、滿足神,絕不向撒但低頭。

10 摧殘中的生命之歌

神的話也在我耳邊響起:「……末後的日子裡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佈,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強響亮的見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帶著鼓勵、帶著期盼的話語句句溫暖、激勵著我的心,使我倍受感動,有了繼續活下去的勇氣。我在心裡給自己鼓勁:惡魔只能摧殘我的肉體,而我的心永遠屬於神,我要堅強,絕不能垮下去!

1 在中共監獄的日日夜夜

「我喝的苦杯你必須得喝(這是耶穌復活以後說的),我所走的路你必定要走,你要為我捨命。」(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我的眼淚立刻止住了,基督所受的苦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無法比擬的,也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所不能承受的,而我受這點苦就覺得委屈,埋怨神不公義,這哪有良心理智?怎配稱為人?之後,我又想到神的話說:「……人本性裡敗壞的東西必須通過試煉解決,人裡面哪些地方沒通過就必須在哪些地方受些熬煉,這是神的安排。神給你擺設環境,迫使你在這環境裡面受熬煉來認識自己的敗壞……」(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