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絶處逢生

河北省 王成

全能神説:「神無時無刻不在人的心中,無時無刻不活在人的中間,他作了人生活的動力,作了人生存的根本,又作了人後天生存的豐富的礦藏。他使人轉而復生,使人頑强地活在人的每一個角色中,靠着他的力量,靠着他永不熄滅的生命力,人活了一代又一代,而神生命的力量始終如一地在人的中間支撑着,他付出了常人未曾有的代價。神的生命力能戰勝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任何的受造之物、任何的敵勢力都是難以壓倒他的生命力的。無論何時無論何地他的生命力都存在着,都閃爍着耀眼的光輝,天地巨變而神的生命却永久不變,萬物都逝去而神的生命却依然存在,因為神是萬物生存的起源,是萬物賴以生存的根本。」(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以往讀這段神話,我只是道理上明白,没有什麽真實的認識和體會,後來,我經歷了中共的抓捕迫害和酷刑折磨,神話語帶領我在撒但的摧殘中一次次絶處逢生,我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感受到神話語的權柄高過一切,我對神有了些認識,跟隨神的信心更大了。

記得那是2006年,當時我在教會裏負責神話語書籍的印刷工作。在一次運書途中,幾個負責押送書籍的弟兄姊妹和我們雇用的一個印刷廠的司機被中共警察抓捕,當時在車上裝載着一萬本《話在肉身顯現》全部被没收。後來因為司機出賣,又有十幾個弟兄姊妹相繼被抓捕。這個案子轟動兩個省,由中央直接負責督辦。後來中共政府知道我是教會帶領,不惜動用了武警部隊來排查我工作所涉及的範圍。當時他們把跟我們合作的印刷廠兩輛小車、一輛貨車全部没收,還從印刷廠擄去了人民幣六萬五千五百塊錢,當時從負責押送書籍的弟兄姊妹身上還擄走了三千多塊錢。警察又到我家抄家兩次,每次去都是把門砸開,拿起東西摔的摔砸的砸,家裏被翻得狼藉遍地。後來,中共没有抓到我,就把我的鄰居還有沾親帶故的那些人都抓了起來,逼問他們説出我的下落。

為了躲避中共的抓捕、迫害,我不得不逃到千里之外的親戚家去避難。但是我没承想,就在我來到親戚家的第三天晚上,我老家的警察聯合當地的武警、刑警,大概有上百人之多,把我親戚家圍了個水泄不通,當時警察衝到屋子裏去,有十多個警察拿着槍指着我的頭大聲地説:「你動一下就打死你!」然後他們七手八脚地給我拉背銬,把我的右手從肩膀上繞過去,左手從後往上使勁拉,銬不上就用脚踩着我的後背使勁兒往上拽,硬生生地把我兩隻手銬在了一起。當時疼得真是難以忍受。緊接着,他們從我身上擄走了六百五十塊錢,又問我教會的錢在哪兒放着,全部都交出來。聽着這樣的話我特别地氣憤:什麽「人民警察」!我信神聚會讀神話、盡本分,你們就興師動衆地千里迢迢地來抓我,還要掠奪、侵吞教會財産,真是不可理喻!警察看我没説話,過來狠狠地抽了我兩巴掌,把我踹倒在地,像踢球一樣踢了很長時間,給我疼得昏死過去。當我再次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在開往老家的警車上。在警車上,警察用了一條粗大的鐵鏈子,一頭鎖在我的脖子上,另一頭鎖在我的脚上,我只能臉朝下蜷縮着身子,然後靠前胸和頭勉强支撑。警察看我的樣子特别痛苦,他們就嘲笑我,説了很多羞辱我的話。我心裏清楚,他們這樣對待我,都是因為我信全能神的緣故,我想起了神在恩典時代的時候説了這麽一句話:「世人若恨你們,你們該知道,恨你們以先已經恨我了。」(約翰福音15:18)他們越是這樣羞辱我,我越看清了他們的醜惡嘴臉,看清他們仇恨神的撒但邪惡本性,我心裏更加地恨惡他們。就在心裏不斷地向神呼求禱告,願神保守我的心,不管接下來面臨什麽樣的酷刑折磨,都能站住見證羞辱撒但。禱告過後,我想起了神的話:「安静我裏面,因我是你的神,是你們唯一的救贖主。要時刻安静你們的心,住在我裏面,我是你的磐石,是你們的靠山。」(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是啊,人的一切都在神的掌握安排之中,人的生死也都由神説了算,全能神就是我的後盾,我有什麽可懼怕的呢?想到這兒,我裏面有了信心,願意依靠神面對接下來的酷刑折磨。

在長達十八個小時的押解途中,我不知道疼得昏死過去多少次,我只是記得到了老家看守所的時候已經是凌晨兩點多了,我當時感覺渾身血液像凝固了一樣,我的手脚腫脹到麻木無知覺,一點動彈不了,我就聽到兩個警察議論着説:「這個人是不是死了?」然後他們用手扯着我身上的鐵鏈子猛地往下拽,我感覺手銬的齒子已經深深地嵌到我的肉裏,後來我是硬生生地被他們從車上拽了下來,摔在了地上,我疼得昏死過去。緊接着警察用力地把我踢醒,粗暴地把我架到了死囚室。第二天,有十幾個警察拿着槍把我從看守所提了出來,把我帶到了郊區外的一個偏遠的地方。這個地方是高墻大院,看起來戒備森嚴的樣子,有武警在把守,門牌上寫着「警犬訓練基地」,我看到屋子裏擺着各種各樣的刑具,看了之後讓我毛骨悚然。警察首先讓我站到大院中間,讓我不許動,他們打開了籠子,從裏面放出了四條狼狗,警察指着我,對警犬下達了指令,説:「去,咬死他!」緊接着,這些警犬凶猛地朝我撲了過來,我當時嚇得趕緊閉上了眼睛。我頭腦「嗡」的一下矇了,我心裏只有一個意念:神哪!救我!救我!我不住地在心裏面呼求着神。過了一會兒,我突然覺察到這幾條警犬隻是在咬我的衣服,它們没有傷到我,還有一條狼狗是正趴到我的肩膀上,用鼻子聞了聞,用舌頭舔了舔我的臉,也没有傷到我。我猛然想起了聖經當中記載的先知但以理,當時他因為敬拜神被扔到了獅子坑裏,神與他同在,神差派使者封住了獅子的口,飢餓的獅子没有傷害到他。想到這兒,我心裏面有了信心,我真實感受到一切都在神的手裏,生和死也都是神説了算。我想:如果今天神讓我因為信神的事殉道了,那也是榮耀的事,我没有怨言。當我不受死的轄制、願意豁出性命為神站住見證的時候,我再次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我只聽那幾個警察大聲喊着説:「咬死他!咬死他!……」但是這幾條狼狗只是過來咬了咬我的衣服,然後聞了聞舔了舔,轉頭就跑了。警察攔着它們讓它們回來繼續咬我,但是這狗嚇得驚慌四竄,結果就没咬成。警察也是納悶,他們説:「真是奇怪,這警犬竟然不咬他!」聽到這話,我想起神的話説:「人的心、人的靈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無論你是否相信這一切,然而,任何一樣東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東西,都將隨着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以至消失,這就是神主宰萬物的方式。」(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這次我能够在狼狗群當中安然無恙,是神在暗中保護了我,讓我看到神的全能,看到神的奇妙作為,我對神更有信心了。

警察看没有達到目的,接下來又把我帶到了刑訊室。他們把我懸空吊銬在墻上,頓時我感覺我的兩個手腕鑽心地疼,像是斷了一樣。但是他們没有罷休,又開始對我拳打脚踢,一個人打累了就换另外一個接着打,當時我遍體鱗傷,流了很多的血。到了晚上的時候,他們依然没有把我放下來,只要我稍稍一閉眼睛,他們就拿電警棍來電擊我。一個警察一邊打一邊説:「别人怎麽給你打昏過去,我就怎麽給你打醒過來!」聽了他們這麽説,我知道撒但是想用各種各樣的酷刑來讓我妥協,當把我折磨得精神崩潰、意識不清醒的時候,好從我嘴裏得知教會的信息,抓捕弟兄姊妹,霸占教會的錢財。我咬着牙忍着疼,我心裏起誓:哪怕把我吊死,我也决不向撒但妥協!就這樣一直折磨我到第二天的天亮,我感覺我的體力已經嚴重透支,感到生不如死,我已經没有力氣再堅持下去了。我在心裏面不斷地向神呼求:「神啊!我的肉體太軟弱,我實在堅持不下去了,趁我現在還有一口氣在,趁我現在頭腦意識還清醒,求你把我的靈魂接走吧,我不願做猶大背叛你。」禱告完之後,我想起了神的話:「神這次作工是來在肉身而且是降生在大紅龍群居之地,所以神此次來在地上更是帶着極大的危險,面臨的是刀槍、棍棒,面臨的是試探,面臨的是滿臉殺氣的人群,隨時都有被殺的危險。」(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造物的主,神那麽至高、那麽尊貴,為了拯救人類,神兩次道成肉身,忍受天大的屈辱發表真理來拯救人類,一直遭受着撒但的追捕、迫害,還有宗教界的定罪弃絶,被世代弃絶,神受的苦太大了。想到神的愛,我心裏特别受感動,我立下心志:哪怕我剩下一口氣,我也要站住見證,羞辱撒但!這些警察看到我長時間地不説話也不求饒,他怕把我打死之後没法交差,然後就不再繼續打我,而是把我繼續懸空吊銬在那裏又過了兩天兩夜。

那個時候天氣特别的冷,我穿得非常單薄,渾身都濕透了,加上幾天没吃飯,我感到我快要撑不下去了。警察又施行了詭計,他找來了一個心理專家,讓這個心理專家來做我的思想工作,給我洗腦,這個專家説:「你還年輕,上有老,下有小,你被抓之後跟你一塊兒信的,包括你的帶領,他們對你不管不顧,你在這裏為他們死扛着,這不是犯傻嗎?」聽了他這個鬼話,我心裏想:如果弟兄姊妹來看望我的話,那不是自投羅網嗎?你是想用這個詭計來迷惑我、引誘我,挑撥我跟弟兄姊妹的關係,讓我誤解神、埋怨神、弃絶神,我不會讓你得逞的。感謝神的保守,我識破了撒但的詭計,没有上他的當。心理專家摇着頭敗下陣來,他説:「這個人已經是不可救藥了,再怎麽審也審不出什麽了,他是頑固不化了。」説完這個話,他就摇摇頭,灰溜溜地走了。

警察一看這個軟招不行,馬上原形畢露,又吊了我一天。到了晚上的時候,我凍得渾身發抖,兩隻手像要斷了一樣,鑽心地疼,我的意識也開始變得模糊,我感覺我真的是承受不下去了。這個時候突然從外面衝進來好多警察,這些警察每個人手裏拿着一根不到一米長的棒子,朝着我的腿和脚的關節處一陣猛打,還有的警察拿手在我身上又擰又掐。我感到痛不欲生,這回我徹底崩潰了,我終于没能忍住,流下了眼泪。我也流露了背叛神的意念:要不然我就説一點自己信神的事吧,只要不牽連弟兄姊妹就行。警察看我哭了,就把我放到了地上,讓我躺在那兒,給我灌了點水,休息一會兒,他們拿出來了之前準備好的筆和紙準備給我做記録。就在我一步一步陷入撒但試探快要背叛神的時候,我突然清晰地想起了神的話:「那些在患難中并未對我有絲毫忠心的人我是不會再施憐憫的,因為我的憐憫僅至于此,而且我也不喜歡曾經背叛我的任何一個人,我更不喜歡與出賣朋友利益的人來往,這是我的性情,……任何一個傷透我心的人都不可能第二次得着我的寬容;……」(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讓我認識到,神的性情不容人觸犯,任何一個背叛神的人永遠也不能得到神的寬容。我突然清醒過來,想起了猶大為了三十塊錢出賣了主耶穌,難道我也要為了一時的肉體安逸而背叛神嗎?要不是神話及時開啓帶領我,我可能真的就成為背叛神的千古罪人了!我突然想起一句歌詞:「頭可斷血可流,子民骨氣不能丢,神的囑托挂心頭,定要羞辱魔鬼撒但,……」(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我在心裏輕輕地哼唱着,越唱越有信心,我的生死在神的手裏,我應該順服神的擺布安排,今天哪怕剩下最後一口氣,我也應該站住見證,决不屈服于中共老惡魔!

警察看我一直趴在地上一動不動,他們就繼續誘勸我,一個警察説:「你受的這些苦值嗎?我們給你一次立功的機會,把你所知道的都説出來,即使你不説,我們也都知道,我們有足够的人證、物證可以判你的刑、定你的罪。」看到警察千方百計地來引誘我背叛神,出賣弟兄姊妹,我再也控制不住心裏面的憤怒,我大聲地對他們説:「既然你們什麽都知道就不必問我,我什麽都知道也不會告訴你們!」警察氣急敗壞地説:「如果你今天不説就整死你,你别想從這裏活着出去!」我回答他説:「既然今天我落在你們手裏,我就没打算活着出去!」警察氣得一脚踢在我的肚子上,當時我感覺我的腸子像斷了一樣疼。緊接着他們一擁而上,又對我拳打脚踢,我再一次疼得昏死過去……當我再次醒過來的時候,又像之前那樣被吊了起來,而且吊得更高了。我感覺渾身都腫了起來,我嘴没法説話,但是感謝神的保守,我却没有感覺到絲毫的疼痛。到了晚上的時候,剩下四個警察在這兒看守我,後來他們睡得東倒西歪,突然我的手銬自動打開了,我的身子輕輕落地,好像是被什麽托着一樣,要不是我親身經歷,我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我猛然想起彼得在監獄裏的時候主的使者解救他的那一幕,當時手銬從彼得的手腕上自動脱落,監牢的門也是自動打開,我真不敢相信我能像彼得一樣經歷神的奇妙作為,我感到我蒙了神極大的高抬和恩待!我非常的激動,趕緊跪在神面前獻上了感恩的禱告:「神啊!感謝你對我的憐憫和眷顧,多少次我被撒但折磨得奄奄一息的時候,是你在暗中保護我,讓我看到了你的全能,看到你的奇妙作為。」我禱告完之後心裏特别的激動,也特别的温暖。當時我很想站起來走,但是我手脚動彈不了,我就没走了。後來就睡在了地上,直到第二天警察再一次地把我踢醒。後來,惡警又换了一個酷刑折磨我。他們把我换到另外一個房間,讓我坐在一個通電的老虎凳上,他們把我的頭和脖子用鐵夾子卡住,把我的雙手鎖住,我絲毫動彈不了,只能在心裏默默地向神禱告。一個警察突然推上電閘,其他十多個警察趕緊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他們想看我被電擊的樣子。但是出乎預料的是,我没有任何反應。他們緊接着檢查了一下電路,又過了一會兒還是没有反應,一個警察説:「是不是老虎凳壞了,怎麽没有電呢?」于是他下意識地用手碰了一下我,没想到「哇」的一聲,電流瞬間把他擊飛到一米遠以外,躺在地上痛得嗷嗷直叫,其他十多個警察嚇得趕緊跑出去,還有一個警察跑的時候摔了一跤。過了好一陣子,才有兩個警察哆哆嗦嗦地回來給我開鎖,他們怕再次遭到電擊。而在這個階段,我足足地在老虎凳上坐了半個小時,我一點也没有感覺到有電,就像是坐在一張普通的椅子上一樣。這是又一次神的奇妙作為,我非常的激動,當時我就覺得我失去什麽都行,失去生命都行,只要有神與我同在我就足够了。

後來,他們把我押回到了看守所。當時,我的渾身都是傷,手脚疼痛得不行,渾身癱軟,我坐不起來,也站不了,也吃不了東西,只能躺在那裏渾身都虚脱了。跟我關在一起的死囚犯知道我没有出賣任何一個人,他特别的佩服,他説:「你們信神的人是真英雄啊!」我在心裏向神獻上了贊美的禱告。後來警察又挑唆犯人來打我、折磨我,可是這些犯人却出乎意料地站到我這一邊為我抱打不平,他們説:「這個人信神又没做壞事,你們都快把他折磨死了。」警察聽了怕出亂子就没敢再多説什麽,灰溜溜地走了。

警察看一招不行又换了一招,又和看守所的獄警聯起手來,他們故意地給我加了很多的勞動量,每天讓我做兩捆給死人燒的紙錢,每一捆紙錢是由錫紙和火紙各一千六百張組成的,我的勞動量足足比其他犯人多了一倍。當時我的手疼痛難忍,東西都拿不起來,就算是晚上不睡覺我也不可能完成任務,警察就藉此為由變相地來體罰我,他們强迫我在零下20攝氏度的氣温下衝冷水澡,要麽就讓我連夜趕工或者是長時間的站崗,當時我每一天的睡眠時間不足三個小時。就這樣,我在看守所熬了一年零八個月。後來,中共在没有任何證據的情况下以「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的罪名,判處我有期徒刑三年。當我出獄之後,我仍然被當地的派出所嚴密監視,我不能隨便走,必須得隨叫隨到,没有絲毫的人身自由,我不能聚會,也不能盡本分。當時我心裏特别的痛苦,我想如果我一直受中共的監控,盡不了受造之物的本分,那麽我活着跟死人有什麽區别呢?後來,我離開了家鄉去了外地,這才盡上了本分。

中共的殘酷迫害讓我刻骨銘心,我看透了中共惡魔抵擋神、殘害人的醜惡嘴臉,心裏對它恨之入骨;我也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和全能主宰,是神的奇妙作為保守了我脱離了撒但的魔掌,讓我絶處逢生。在中共的殘酷迫害之中,是神話語的帶領、是神的生命力支撑着我頑强地活了下來,讓我更有信心跟隨神。感謝神!一切榮耀歸于全能神!

上一篇: 29 試煉患難成全信心

下一篇: 31 神的愛浩瀚無比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相關内容

27 魔窟一劫體嘗神愛更深

經歷了這場逼迫患難,我著實看清了中共政府的惡魔嘴臉,對它產生了真實的恨惡,同時也親身感受到神為拯救人所花費的心血代價與良苦用心,神對人的拯救太真實、太實際,神對人的愛太深、太實在!若不是神藉著惡魔的逼迫、抓捕使我親身經歷了神愛的拯救,我永遠不能擺脫撒但黑暗權勢的捆綁與壓制,只能活在黑暗地牢的囚禁中見不到光明、看不到希望,而且我的信心、膽識、受苦的心志也不能得著成全,在我的人性中始終缺少這些正面的東西,使我無法抬頭挺胸勇敢地跟隨神走患難路。若不是實際地經歷這場逼迫患難,我永遠看不清惡魔的醜陋面目,不會對它產生真正的恨,也就無法將心歸給神,將全人獻給神;若不是實際地經歷體嘗這逼迫患難之苦,我就無法理解、體會神道成肉身來在污穢之地拯救我們所受的痛苦、所付的代價有多大,逼迫患難使我體嘗神愛更深,使我的心與神更親更近。

25 在逼迫患難中覺醒

感謝全能神帶領我走過了這段艱難坎坷的患難路,讓我小小年紀就能承受住這樣的殘酷折磨,我從中看見了神的全能、主宰,這是神對我特殊的拯救!我深深感受到,在這個惡魔統治的邪惡世界中,只有神最愛人,只有神能拯救人,他是人隨時的依靠與幫助,能將人拯救出地獄深淵。這次逼迫患難之苦對我的生命長大、蒙拯救太有益處,正是我生命長大的寶貴財富,這苦受得太有價值、太有意義!

11 生命的奇迹

在逼迫患難中,我真實體會到是神一路陪伴著我走了過來,我雖遭受了惡魔滅絕人性的摧殘,肉體受盡痛苦,但這對我的生命太有益處,讓我看到神不僅能作人生命的供應,還能作人隨時的幫助與依靠,只要憑神的話而活,任何的撒但黑暗勢力都能被戰勝。神的話的確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具有至高無上的權柄和威力,能締造生命的奇蹟!願把榮耀頌讚歸給全能智慧的神!

5 逼迫患難使我更愛神

在經歷中我真實體會到,神無論怎麼作對人都是愛,他允許撒但的迫害臨到我,這更是神極大的愛與拯救。撒但想藉著抓捕迫害讓我遠離神,但它哪裡知道,它的逼迫不但不會使我遠離神,反而讓我更加定真了全能神的話就是真理、道路、生命!使我更加愛神、忠於神。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