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目錄

10 向神祈求禱告的原則

1.向神祈求禱告的真實意義是為明白真理達到順服神、敬拜神,絕不能搞宗教儀式;

2.必須結合現實難處、問題向神祈求禱告,不能脫離實際講空話與字句道理;

3.必須在盡本分與生命進入的所有問題上常常向神祈求禱告,尋求明白真理進入實際;

4.祈求禱告必須存敬畏神之心,還要有理智,不能要求神、強迫神、利用神,更不能搞交易。

相關神話如下:

「禱告不是走走形式、走走過程或背背神話,就是說禱告不是學話、不是模仿,禱告必須得達到心能交給神,與神交心來接受神的感動。禱告要達到好的果效,必須建立在讀神話上,在神話裡禱告才能有更多的開啟與亮光。一次真實的禱告的表現是:對神所提出的要求有渴慕的心,而且願意達到,對神所恨惡的也能恨惡,在此基礎上加以認識,對神所闡明的真理有認識不模糊。禱告之後有心志、有信心、有認識、有實行的路,這才叫真實的禱告,這樣的禱告才達到果效了。但禱告必須建立在享受神話、在神話裡與神交通的基礎上,心能尋求神而安靜在神面前,這樣的禱告已經進入與神真實交通的地步。」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關於禱告的實行》

「禱告能夠把心安靜在神面前,藉著禱告尋求聖靈開啟,認識神話,能夠明白神的心意。……不是為了說幾句好聽的話,或者在神的面前大哭一場表示自己的虧欠,而是為了操練運用靈,為了把心安靜在神面前,操練在凡事上尋求引導,使人的心能夠天天被新鮮的亮光吸引,不消極也不懶惰,進入實行神話的正軌。現在多數人都注重作法,並不是為了追求真理達到生命長進,這是人的偏差之處。」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關乎正常的靈生活》

「神對人要求的最低標準就是人能向他敞開心,人若將真心交給神向神說真心話,那神就願意在人身上作工,神要的不是人彎曲的心而是單純誠實的心。人對他不說真心話他就不感動人的心,也不在人身上作工,所以禱告最關鍵的就是能向神說真心話,將自己的缺欠或悖逆的性情向神訴說,向神完全敞開自己,這樣神才能對你的禱告感興趣,否則神會向你掩面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關於禱告的實行》

「人都有過這經歷,臨到不如意的事就感覺特別難受,難受時跟誰說說話,過一陣就不難受了,不難受也沒解決自己的情形。有時臨到工作的難處心裡受壓,臨到對付修理的時候心裡特別受壓……在這些難受裡面有幾次是來到神前禱告了?都是自己調整調整稀裡糊塗過來了。所以說,人信神心裡根本沒有神,都是自己在那瞎作,沒什麼價值,像要飯的上垃圾桶裡撿點這個撿點那個,裝得滿滿登登,一文錢不值,都是瞎作一氣。你看人時常地偏離正道,走走就走偏了,從這也可看出人的本性裡面是什麼,通過這事你看見什麼?人的本性就是背叛,作作工就沒神了,人還想:『我信神怎麼沒神了?我這不還在為神作工作嗎?』你心裡沒神了,再作也是遠離神背叛神的。禱告這事最深,你事奉來事奉去連禱告都沒有了,那你就白事奉了,你情形越不正常越沒果效。禱告是不看你禱告的話說得多好,只要說心裡話,說實在話,根據你自己的難處說實在話,站在受造之物的角度上、站在順服的角度上說:『神哪,人的心太剛硬你知道,神哪,在這事上你引導我,你知道我有軟弱,我差得太多,不合你用,我有悖逆一作就打岔你的工作,都是不合你心意的,求你作你自己的工作,我們只是配合配合……』這話你都說不出口你這人就完了。有人想:『我禱告還得分辨禱告得有沒有理智,這也禱告不成啊。』這沒事,操練一段時間就好了,禱告禱告有些話說得不合適了就知道了。禱告與神的關係是最直接的,人與神的關係就是在禱告的時候是最親近的,平時你做事的時候還能馬上跪下來禱告嗎?不能。人跪下來禱告時與神的關係是最近的了。」

摘自《座談紀要·禱告的意義與實行》

「作為一個在神面前事奉神的人,缺乏禱告不行,如果你真把與神交通看成一種有意義、有價值的事,那你能放棄禱告嗎?哪一個人都不能缺少與神的交通,若缺少禱告你就活在肉體之中,活在撒但的捆綁之中,沒有真實的禱告就活在黑暗的權勢之下。我希望弟兄姊妹每天都能有真實的禱告,但這不是守規條,必須能達到一個果效。願不願意少睡點覺少享受點,清晨作一個晨禱,再享受神的話,這樣清心禱告、吃喝,更蒙神悅納。你天天早晨這樣實行,天天操練把心交給神,與神交通來往,那你對神的認識定會增多,更能夠摸著神的心意。你說:『神哪!我願意盡上我的本分,為你在我們身上得著榮耀,為你能在我們這班人身上得享見證,我只有為你獻上全人,求你在我們身上作工,讓我能真心愛你、滿足你,以你為追求目標。』你如果有這個負擔的時候神定會成全你,你不是單為自己禱告,還要為著通行神旨意、為著愛神禱告,這樣的禱告最真實。你是不是為通行神旨意禱告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關於禱告的實行》

「禱告不是一種儀式,有很多的意義,從人禱告就可以看見啥呢?人在直接事奉神。你如果把這事看成儀式,那你保證事奉不好神。跟神沒有用心的禱告、沒有真實的禱告,可以說在神那你不算數,沒有你這個人,沒有你這個人你哪有聖靈作工啊,所以人作作工作就癟了,以後沒有禱告就沒工作了,是禱告帶來的工作、禱告帶來的事奉。說你是帶領的、事奉神的人,但你從來沒有在禱告上下功夫、在禱告上求真,這樣事奉來事奉去就栽了。……人能常常來到神面前,能常常禱告,證明你把神當一回事了,你常常自己作,常常沒有禱告,常常背著神作這個作那個,那你不是在事奉神,而是在搞自己的經營,搞自己的經營不就被定罪了嗎?在外表來看你好像沒做什麼攪擾的事,也沒有什麼褻瀆,但是你是在做自己的事,那你不是在打岔嗎?是不是?雖然在外表上看你好像沒打岔,但是在性質上你是抵擋神。」

摘自《座談紀要·禱告的意義與實行》

「盡本分或幹什麼事你總得想:這個本分我該怎麼盡呢?神的意思是什麼?藉著事親近神,藉著親近神尋求做事的原則與真理,裡面尋求神的意思,做啥事都不離開神,這才是真信神的人。……其實,人並沒在這個事上真正尋求神、禱告神,並沒有為滿足神的心意而儘量做好,按著神的要求儘量做好。沒有這個真實的情形,沒有這個願望,這是人實行上的最大錯誤,因為你信神卻心中沒神,這豈不是在犯罪?豈不是在自欺?這樣信下去能有什麼果效呢?信神的意義又在何處落實呢?

……

……你無論辦哪一件事,無論大事小事,無論是在神家盡本分,還是你個人的私事,你都得考慮到這事合不合神心意,這事是不是有人性的人該做的,你做的事神高興不高興,這些是你應該考慮的,若你這樣做了,那你就是尋求真理的人,是一個真正信神的人。這樣認真地對待每一件事,對待每一個真理,才能達到性情變化。」

摘自《座談紀要·尋求神的意思 做到最大程度地實行真理》

「你們很少有真實的禱告,有些人還不會禱告,其實禱告主要是說心裡話,就像平時說話一樣,但有些人一禱告地位就站錯了,不管合不合神心意硬求神賜給,結果越禱告越乾巴。禱告時你心裡所求的是什麼、渴慕什麼、要求得什麼,或者是想處理什麼事看不透讓神給智慧也好,加力量也好,或是讓神開啟你也好,但在這些話的說法當中還得有理智。如果你沒有理智,跪下來就說:『神你加給我力量,讓我看見我的本性,求你作,或求你給我什麼什麼,求你讓我如何如何……』這個『求』裡面帶著強迫性,是在給神施加壓力,讓神務必得這麼作,並且你自己事先都定規了,雖然你這麼去禱告,但這樣的禱告在聖靈來看:既然你自己都已定規了,你要那麼作了,這樣的禱告能有啥果效?禱告應該存著尋求順服的心,比如你臨到一件事,在這事上不知怎麼處理,那你就說:『神哪!我臨到了這件事,在這件事上我不知道怎麼處理,我願在這事上滿足你,我願意尋求你,願你的旨意成就,我願按著你的意思行,不願按我的意思行,你知道人的意思都是違背你心意的,都是抵擋你的,都是不合真理的,我只願按著你的意思行,求你開啟我,在這事上引導我,不讓我觸犯你……』這樣的禱告口氣就合適。如果你光說:『神哪,求你怎麼怎麼作,幫助我、引導我,給我預備合適的環境,給我預備合適的人,讓我作好工作……』這樣禱告完之後也不知神的心意,因為你是在讓神按著你的意思去做事。

現在你們得掌握,你禱告時所說的話有沒有理智,不管你這個人愚昧也好,或者是有意這麼作也好,你的禱告沒有理智聖靈是不會在你身上作工的,所以說,你禱告的時候說話得有理智,口氣得合適:『神哪!你知道我的軟弱,你知道我的悖逆,只求你加給我力量,讓我能經得住這樣的環境,但是要按你的意思,我只這麼求,我不知道你的意思是什麼,就按你的意思成就,哪怕就是讓我效力,哪怕是讓我作襯托物,我都心甘情願,但是求你加給我力量,求你加給我智慧,讓我在這事上滿足你,我只願順服你的安排……』你這樣一禱告完之後感覺特別踏實,如果你光是一個勁兒地求啊求啊,求完之後也是一堆空話,因為你的意思已經定規了。當你跪下來禱告的時候這樣說:『神哪!你知道人的軟弱,你知道人的情形,求你在這事上開啟我,讓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只願順服你的一切安排,我的心願意順服你……』你這樣禱告聖靈就這樣感動你,你禱告的路如果不對那就乾乾巴巴,聖靈不感動你,你光在那叨咕叨咕、默禱默禱或閉上眼睛隨意說幾句,這純屬應付糊弄,你應付糊弄聖靈能作嗎?人來在神面前都得規規矩矩的,敬虔地來到神面前,你看在律法時代祭司獻祭的時候都跪著。禱告不是那麼簡單的事,人來到神面前還張牙舞爪,還想鑽到被窩裡躺著閉著眼睛,這還能行!我說這話並不是非得要求人去守一個什麼規條,最起碼人的心得向著神,人在神面前得有敬虔的態度。

你們禱告沒理智的時候太多,都是這個口氣:『神哪!你既然讓我做帶領,就得讓我作得一切都合適,別打岔你的工作,別讓神家利益受損失,你就得讓我這樣作……』這有必要嗎?這禱告不是沒理智嘛!你來到神面前禱告這樣沒有理智,他能在你身上作工嗎?你來到基督面前跟我說話沒有理智我能聽嗎?一腳把你踢出去!你在靈面前和來到基督面前不都是一樣嗎?人來到神面前禱告你得想想怎麼說話是有理智,怎麼說能把裡面的情形調整到敬虔的地位上,降卑、卑微下來,然後再禱告就好了,就有膏油的塗抹了。……你看耶穌的禱告(說耶穌禱告並不是非得讓人站在他那個角度上、那個地位上),他在客西馬尼園禱告:『倘若能行……』也就是如果能行,是商量著來,而沒有說『求你』,他是存著順服的心禱告,在順服的情形裡禱告:『倘若能行求你將這苦杯挪去,但要按著你的意思,不要按著我的意思。』第二次還是這樣禱告,第三次他禱告:『願神的旨意成就。』他摸著了父神的意思就說:『願你的旨意成就。』他能完全順服下來,一點個人的選擇都沒有,他說倘若能行求你挪去,那是啥意思?那是因為一想到釘十字架流血一直到咽氣,相當痛苦!這涉及到死的事,而且是在他還沒有完全摸著父神的意思的前提下,所以說他能那樣禱告,他想到那麼痛苦還能那樣禱告,這就是相當相當順服了。他禱告是正常的,他禱告並不是說講條件,並不是說務必挪去,而是在不明白的情況下尋求神的意思。第一次禱告的時候他不明白就說:『倘若能行……但要按著你的意思。』他是在一種順服的情形下向神禱告,第二次還是那樣禱告,一共禱告三次(當然這三次禱告的時間不只是三天),最後的禱告他完全明白了神的意思,以後就不再求什麼了,頭兩次禱告他都是在尋求,尋求也是在順服的情形裡。而人就不是那樣禱告,『神求你怎麼怎麼作,求你怎麼怎麼帶領我,求你給我預備條件……』也可能就不給你預備合適的條件,就讓你去受這個苦。人禱告如果老說:『神求你給我預備,加給我力量……』這樣的禱告多沒理智!你禱告的時候得有理智,在順服的前提下禱告,別定規,沒等禱告先定規了:我得求求神,讓神怎麼作。這樣的禱告太沒理智。很多時候人的禱告那靈根本就不垂聽,所以人禱告起來就乾巴。」

摘自《座談紀要·禱告的意義與實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