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實行真理一百七十條原則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31 經歷逼迫患難的原則

(1)認識神的智慧建立在撒但詭計之上,逼迫患難是神許可,是為顯明人、成全人效力的;

(2)經歷逼迫患難能使人看清大紅龍撒但的惡魔實質與醜惡嘴臉,從而認識神的聖潔公義;

(3)經歷逼迫患難能看見自己的膽怯、缺少與不堪一擊,使人蒙羞醒悟,没有真理寸步難行;

(4)逼迫患難最能顯明人、淘汰人,也能成全真心愛神的人恨惡撒但、背叛大紅龍,贊美神的公義聖潔。

參考聖經:

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裏的,正要怕他。」(太10:28)

得着生命的,將要失喪生命;為我失喪生命的,將要得着生命。」(太10:39)

相關神話語:

或許你們都記得這樣的話:「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在以往,你們都聽過這句話,但誰也不明白這話的真正含義,今天深知這話的實際意義。這句話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紅龍盤卧之地受到大紅龍殘酷迫害的人身上,因着大紅龍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敵,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着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這話是成就在你們這班人身上的。因着在抵擋神的地方開展工作,神的一切工作都受到極大的攔阻,而且神的許多話不能及時得到成就,人便因着神的話而受了熬煉,這也是屬于「苦」中的成分。神在大紅龍之地開展他的工作是相當難的,而神又藉此「難」來作了他的一步工作,來顯明神的智慧,顯明神的奇妙作為,藉此機會神將這班人作成。就因着人受的苦,因着人的素質,因着這個污穢之地的人所有的撒但性情來作神的潔净、征服工作,使神從此得着榮耀,使神從此得着見證他作為的人,這是神在這班人身上付出所有代價的全部意義。就是説,神就是藉着抵擋神的人來作征服的工作,只有這樣作才可顯明神的大能,就是只有在污穢之地的人才有資格承受神的榮耀,這樣才可襯托神的大能。所以説,神得榮耀是從污穢之地得着,是從污穢之地的人身上得着,這是神的心意。就如耶穌那一步工作,就在逼迫他的法利賽人中間才可得着榮耀,若是没有法利賽人的逼迫,没有猶大的出賣,耶穌不能受譏笑,不能受毁謗,更不能釘十字架,也不能得着榮耀。神在每一個時代在什麽地方作工,在何處作他在肉身的工作,他就在何處得着榮耀,也從那處得着他要得着的人,這是神作工的計劃,是神的經營。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麽簡單嗎?》

當我正式開始作工之時,所有的人都隨着我的轉動而轉動,以至于全宇之下的人都隨着我而忙碌,全宇上下一片「歡騰」,人都被我帶動了。因此,就是大紅龍也被我折騰得手忙脚亂、不知所措,在為我的工作而效力,心雖不願意,但又不能隨從己意,只好是「任我擺布」。在我所有的計劃之中,大紅龍作了我的襯托物,成了我的「仇敵」,但又是我的「傭人」,因此,我始終不放鬆對它的「要求」。所以,最後一步道成肉身的工作在「它的家」裏完成,這樣,更有利于它能為我好好效力,就藉此來征服它,來完成我的計劃。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二十九篇》

神要藉着一部分邪靈的作工來成全一部分人,讓這些人來徹底識透惡魔的行為,讓所有的人都真正認識其「祖先」,這樣人才能與其徹底决裂,不僅讓其弃絶其子孫,更要讓其弃絶其祖先。這是神要徹底打敗大紅龍的原意所在,讓所有的人都認識大紅龍的本來面目,將其假面具完全撕掉,看看其本來面目,這樣作才是神要達到的,是神在地上作這麽多工的最終目的,是神在所有人身上要作的,這叫調動萬有為神效力。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説話的奥秘揭示·第四十一篇》

我在末世一班人身上作的都是前所未有的工程,所以為了我的榮耀顯滿穹蒼,所有的人都為我受最後一次「苦」,明白我的心意嗎?這是我對人提出的最後一點要求,就是説,我希望所有的人都能為我在大紅龍面前作剛强響亮的見證,最後一次為我擺上,最後一次滿足我的要求,你們真能做到嗎?以往不能滿足我的心,在最後一次能「打破常規」嗎?我給人一個考慮的機會,讓人都好好斟酌一番,最後給我答覆,這樣做不好嗎?我等着人的回音,等着人給我的「回信」,你們有信心滿足我的要求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三十四篇》

要有我的膽量加在你的裏面,在不信的親人面前也要有原則,但你還要為我的緣故不向一切黑暗勢力屈服,憑我的智慧行完全的道,不讓撒但的陰謀得逞。盡其所能將你心擺在我面前,我必安慰你,使你心得平安喜樂。不求在人面前如何,讓我滿足不是更有價值、更有分量的嗎?不更是永永遠遠的終生喜樂平安嗎?眼前的痛苦意味着你將來的祝福之大,無法形容。你不知你能得多大的祝福,做夢你也想不到,今天就是現實,太現實了!也是為之不遠的事了,你眼能望見嗎?這一切一切在我裏面,前面是何等光明!擦乾你的眼泪,不再悲哀痛苦,一切一切都有我的手擺布,目的是早日把你們作成得勝者,與我一同進入榮耀之中。凡事臨到你就應有這樣的感謝贊美,讓我心得滿足。

現在基督的超脱生命已經顯現,没有你可懼怕的,撒但就在我們脚下,它們的時候不會太長了。快快醒悟!脱離這淫亂之地,脱離這死亡的深淵,無論怎樣都要忠心于我,勇往直前,我就是你的堅固磐石,依靠我吧!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十篇》

撒但無論多麽「神通廣大」,無論多麽張狂,無論它的野心有多大,無論它的破壞力有多强,無論它敗壞、引誘人的本領有多廣泛,也無論它恫嚇人的花招與詭計有多高明,無論它存在的形式多麽千變萬化,然而,它從來不能創造出任何一樣有生命的東西,它從來都不能制定萬物生存的法則與規律,它從來都不能掌管、主宰有生命與無生命的東西。宇宙穹蒼之中,無一人一物是由它而生,因它而存,無一人一物是由它主宰的,無一人一物是由它掌管的。相反,它不但要在神的權下存在,更要順服神的所有吩咐與命令。没有神的許可,地上的一滴水、一粒沙它都不能輕易觸碰;没有神的許可,連地上的螞蟻它都不能隨意亂動,更何况是神所造的人類呢?在神的眼中,撒但不如山中的百合,不如天上的飛鳥,不如海裏的魚類,也不如地上的蛆蟲,它在萬物中的角色就是為萬物效力,為人類效力,為神的工作、神的經營計劃效力。無論它的本性多麽惡毒,無論它的實質多麽邪惡,然而,它唯一能作的就是本本分分地守住它的功用——為神效力——作好襯托物,這就是撒但的本質與它本來的位置。它的實質與生命無關、與能力無關、與權柄無關,它只是一隻神手中的玩物,是神用來效力的一部機器罷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現在你所明白的那些异象、那些真理,是為你以後的經歷打基礎的,以後在患難中你們都要實際體驗這些話。以後臨到試煉,經歷患難時,你就會想起現在你所説的話:不管遇到什麽患難、試煉或大的禍患,我都得滿足神。想想彼得的經歷,再想想約伯的經歷,你就會被今天的話而激勵,這樣才激發你的信心。當初彼得説不配接受神的審判刑罰,到那時你也願意讓所有的人從你身上看見神的公義性情,願意心甘情願地接受神的審判、刑罰,而且以神的審判、刑罰、咒詛為安慰。現在你不裝備真理不行,不僅在以後站不住,就目前的工作你也不一定能經歷上去,這樣你不是被淘汰、受懲罰的對象嗎?現在還没有什麽事實臨及,而且你在哪方面缺乏就在哪方面供應你,我從各方面説話,你們根本没受多大的苦,盡吃現成飯,也没有付什麽代價,更没有自己的真實經歷與看見,所以你們所明白的不是你們真實的身量。你們僅限于明白、知道,僅限于看見了,并没有得着大的收穫。如果總也不管你們,讓你們自己在家經歷,你們早就逃之夭夭回到大千世界中了。以後所走的路是苦難的歷程,這段路如果走好了,以後經歷更大的患難時就有見證了。你明白了人生的意義,走上了人生的正道,以後不管神怎麽發落你都任神擺布,没有任何怨言和選擇,對神没有什麽要求了,這樣你這個人就有價值了。現在没經歷患難你什麽都能順服,説神帶領的一切都好,一切任神擺布,不管神是刑罰還是咒詛都願意滿足神。雖然這麽説,但你現在説的不一定是代表你的身量,你現在所願意的不能證明你能够跟隨到底,有大的患難臨到時,或經歷什麽迫害,或經歷什麽逼迫,或更大的試煉,你就不能説出這話來了。那時你若能有這樣的認識,而且站立住了,這才是你的身量。當初彼得怎麽樣?他説:「主,我要為你捨命,你説讓我死我就死!」當時他也這麽禱告,并且還説:「别人不愛你,但我得愛你愛到底,不論什麽時候我都跟隨你。」當時他是這麽説,但試煉一臨到他就不行了,就哭鼻子了。彼得三次不認主你們知道吧!很多人在試煉臨到時都要哭鼻子,都要表現出人的脆弱來。你當不了自己的家,在這事上你不能掌握你自己,或許今天你特别好,那是因為環境合適,若明天環境突變,你就會表現出你的懦弱無能,也表現出你的卑鄙、齷齪,你的「大丈夫氣概」早就付諸東流,有時甚至你會撂挑子,甩手不幹,這説明你當時所認識到的不是你的實際身量。必須得根據實際的身量來看一個人是不是真實愛神,到底能不能任神擺布,能不能做到凡是神所要求的都盡上全力達到,哪怕把命捨出來也要對神忠心,也要把最好的一份獻給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怎樣走末了一段路》

在國度時代期間要將人徹底作成。征服工作之後人便進入熬煉之中,進入患難之中,在患難之中得勝的站住見證的就是最終被作成的,這些人就是得勝者。在患難之中對人的要求就是能接受此次熬煉,這熬煉是最後的一次工作,是在全部經營工作結束之前的最後一次熬煉,凡是跟隨神的人都得接受這最終的檢驗,都得接受這最後一次的熬煉。患難中間的人都是没有聖靈作工、没有神引導的,但是那些真正被征服的、真正追求神的人最終都能站立住,這些人都是有人性的人,都是真心愛神的人,無論神怎麽作這些得勝的人不失去异象,仍舊實行真理不失去見證,他們就是最終從大患難中走出來的人。渾水摸魚的人即使現在能混飯吃,但誰也逃不過最後的患難,誰也不能逃脱最後的檢驗。這患難對得勝的人來説是一次極大的熬煉,但對那些渾水摸魚的人來説就是徹底淘汰的工作。心中有神的人無論神如何試煉都不改變對神的忠貞,心中無神的人一旦神的工作對其肉體不利,他便改變了對神的看法,甚至離神而去,這都是在最終站立不住的人,都是專求得福根本無心去為神花費而貢獻自己的人,這類小人在工作結束的時候都得被「驅逐」出去,對這些人根本不講情面。没有人性的人對神根本不會有真實的愛,環境安逸或是有利可圖時便對神百依百順,一旦他們的欲望受到破壞或最終破滅時,這些人就立即起來反抗,甚至一夜之間就由一個滿面堆笑的「好心人」變成一個滿臉横肉的劊子手,竟然無緣無故地將昨日的恩人當作不可一世的仇敵,這些殺人不眨眼的惡魔若不驅逐出境豈不是心頭之患嗎?拯救人的工作并不是到征服工作結束之後就大功告成了,雖然征服工作告一段落了,但潔净人的工作并没有結束,什麽時候將人徹底潔净了,將那些真心順服神的人都作成了,將那些心中無神的偽裝分子都清除出去了,這才是工作的終結。在最終的一步工作中不能滿足神的人便是被完全淘汰的人,被淘汰的人都是魔鬼之類的人,不能滿足神的便是悖逆神的,這些人即便現在跟隨着也并不證明這些人就是以後剩餘下來的人。所説的「跟隨到底的人便是可以得救的人」中的「跟隨」,其内涵之意就是在患難之中站立住。現在許多人認為跟隨是相當容易的事,但到工作快結束的時候你就知道跟隨的内涵之意了,并不是你現在能接受征服之後仍能跟隨就證明你是被成全的對象了,那些經不住試煉的、不能在患難之中得勝的在最終必不得站立,他們就是不能跟隨到底的。真心跟隨神的人都是能經得住工程的檢驗的,不真心跟隨神的人則是經不住任何試煉的,這些人或早或晚都得被驅逐出去,得勝的在國度之中存留。人是否是真心尋求神的人是藉着工程的檢驗,也就是藉着試煉而才决定的,并不在乎人自己定規,神不隨便弃絶一個人,他作的一切都讓人心服口服,人看不見的事、人不服氣的工作他都不作,是真信還是假信都由事實來驗證,這是人所不能定規的。「麥子不能成為稗子,稗子不能成為麥子」,這是不可疑惑的,凡是真心愛神的人最終都能在國度之中存留,神不會虧待任何一個真心愛他的人。國度之中的得勝者按着功用與所作見證的不同在國度之中做祭司或跟隨的人,凡在患難之中得勝的便成為國度之中的祭司團。成立祭司團是在全宇的福音工作都結束的時候,那時人所該做的就是在神的國度盡本分,在神的國度之中與神同生活。在祭司團中的有祭司長、有祭司,其餘的是衆子與子民,這都是根據患難之中對神的見證而劃分的,并不是隨便稱呼的。人的地位一定規神的工作就停止了,因為人都各從其類,都歸復原位,這是大功告成的標志,這是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的最終結果,是神作工的异象與人的配合的結晶,最終人進入神的國度之中安息,神也回到居所之中安息,這是六千年來神與人合作的最終成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

上一篇:經歷試煉熬煉的原則

下一篇:得勝撒但試探的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