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目錄

38 反省自己有無性情變化的原則

1.反省自己是否達到做誠實人的標準,是否具備良心理智,盡本分有無忠心,預備多少善行;

2.反省自己的看事觀點、人生觀價值觀是否有根本性轉變,是否具備真正的人生觀價值觀;

3.反省自己是否真實具備約伯的信心能夠敬畏神遠離惡,是否對神有真實認識與真實的愛;

4.反省自己是否是真實順服神的人,在試煉中能否達到真實順服神的十一條標準。

相關神話如下:

「所謂誠實就是能把心交給神,凡事都不對他作假,凡事都向他敞開,不隱瞞事實,不做欺上瞞下的人,不做僅僅是討好神的事。總之,誠實就是做事、說話不摻水分,不欺騙神,不欺騙人。……有的人在神的面前規規矩矩,特別『老實』,而在靈的面前卻是張牙舞爪,這樣的人你們會把他列在誠實的人的隊伍中嗎?若你是一個偽君子,是一個很擅長『交際』的人,那我說你定規是一個玩弄神的人。若你的說話有很多辯解與無用的表白,那我說你是一個很不甘心實行真理的人。若你有很多隱私難以啟齒,若你很不願意將自己的祕密也就是自己的難處與人敞開來尋求光明之道,那我說你是一個很難蒙拯救的人,而且你是一個在黑暗中難以露出頭腳的人。若你很喜歡尋求真理之道,那你是一個在光明中常活著的人。若你很願意做一個神家中的效力者,默默無聞,勤勤懇懇,沒有索取,只有貢獻,那我說你是一個忠心的聖徒,因為你不求報酬,只做誠實的人。若你肯坦白,若你肯全部花費你的全人,若你能為神犧牲性命而站住見證,若你是一個誠實得只知道滿足神不知道為自己著想或索取什麼的人,那我說這些人就是在光明中得到滋潤的人、在國度中永存的人。你知道在你身上有沒有真實的信,有沒有真正的忠心,有沒有為神受苦的記錄,有沒有對神絕對的順服。若你沒有這些,那在你身上還有悖逆、欺騙、貪心、埋怨,因為你的心並不誠實,所以你從來就得不著神的賞識,從來就沒有在光明中存活。一個人的命運到底會怎樣,關鍵在乎這個人有沒有一顆誠實而且是鮮紅的心,在乎這個人有沒有純潔的靈魂。你是一個很不誠實的人,是一個心地很惡毒的人,是一個有骯髒靈魂的人,那你的命運的記錄定規就是在人被懲罰的地方。若你說你自己很誠實,但你從來就幹不出合乎真理的事情來,從來就不會說一句實話,那你還等著神來賞賜你嗎?你還希望神把你當作眼中的瞳人嗎?這不是太離譜的想法嗎?你在凡事上都欺騙神,那神家還會容納你這樣的手腳不乾淨的人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告誡三則》

「就拿盡本分忠心這件事來說,人對盡本分有點認識了,對忠於神也有點認識,真理上也明白,但是什麼時候你能完全達到忠心呢?能夠達到名副其實地盡本分呢?這得需要一段過程。這個過程當中也可能你受了不少苦,有人對付你,有人修理你,有人卡著你,逼著你,迫使你,大家眼睛都盯著你,最後你自己覺察到還是自己不好,盡本分沒有忠心能行嗎?不能應付糊弄啊。聖靈在裡面開啟你,你做錯事的時候責備你,在這過程當中你對自己有些認識,知道你盡的本分裡面摻雜太多,個人存心太多,個人慾望太多,你認識以後逐步地走上正軌,能在行為上有變化。像你們現在的盡本分在實質上來說,有多少是真正的盡本分?有多少是性情變化以後合乎真理的盡本分?對這些要省察省察就可以知道你到底性情變化多少。」

摘自《座談紀要·對性情變化該有的認識》

「對於怎麼達到性情變化你們有沒有路途啊?都變化哪些東西你們有沒有認識?你們有沒有交通過這方面的真理啊?剛才我們說了,性情變化不是指那些外表的行為、作法或規條的變化,那到底是什麼呢?你們考慮過嗎?性情變化不是性格變化,首先我們得明白、了解神讓我們變化哪些性情,變化什麼東西,不是從文化上,不是從知識上,也不是從客觀的那些思想上變,而是神要藉著他的話改變每一個人的思想觀點,這是一方面;還有做人的原則,做人的原則就是你的人生觀,這又是另一方面;還有就是人根深蒂固的、人流露出來撒但的敗壞本性。大體來說性情變化就是這三方面。」

摘自《座談紀要·什麼是性情變化與性情變化的路途》

「性情變化不是說人性老練了就性情變化了,主要是指他的本性裡面有一些撒但毒素因著他對神有認識、因著他明白真理而變化了,就是說,那些毒素得潔淨了,神所發表的真理在他裡面扎根了,成了他的生命了,成為他生存的根基了,這才使他變成新人了……他裡面一些撒但毒素清除了,他的看事觀點完全變了,沒有一樣是與世界的觀點相合的,他對大紅龍的陰謀與毒素完全看透了,他摸著了人生的真諦,所以他的人生的價值觀改變了,這是最根本的變化,這是性情變化實質的東西。人以前憑什麼活著?人都是為自己活著,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是人本性的概括,信神也為自己,得福更為自己,為神撇棄是為自己,為神花費還是為自己,為神忠心也是為自己,總之,都是為了自己得福。在世界都是為了自己得利,信神都是為了自己得福,是為了得福撇下一切,為了得福能受許多苦,這些都是人敗壞本性的實證說明。性情變化就不一樣了,他覺著人該怎樣活著有意義,該怎樣盡人的本分配稱為人,該怎樣敬拜神,該怎樣順服神、滿足神,這是做人的根本,是天經地義的職責,要不這麼做人就不配稱為人,實在空虛沒有意義,人活著該為滿足神活著,為盡好人的本分活著,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死了也感覺滿足,沒絲毫後悔,沒白活一回。」

摘自《座談紀要·外表的改變與性情變化的區別》

「經歷到有一天,一個人的人生觀、生存的意義、生存的根基整個都變了,就是一個人都脫胎換骨了,變成另外一個人了,這不得了哇!這是大的變化,翻天覆地的變化。你對世界上的名利、地位、錢財、享受、榮華富貴覺得有沒有都行了,這些事很輕鬆地就能放下,這才是有人樣的人。最終作成的就是這樣一班人,為真理活著,為神而活著,為著正義的事而活著,這就是人的樣式。」

摘自《座談紀要·要認識人的本性有共性也有區別》

「在苦難臨到的時候,你能夠不體貼肉體、不埋怨神,在神向你隱藏的時候,你能夠有信心跟從神,以往的愛心還不變、不消失,無論神怎麼作,你都任神擺佈,寧肯咒詛自己肉體也不埋怨神,臨到試煉時寧肯忍痛割愛、流淚痛哭也得滿足神,這才叫真實的愛、真實的信心。」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被成全的人都得經受熬煉》

「你說你被征服了,你能不能順服至死?不管有沒有前途你都能跟隨到底,不管環境怎麼樣你能對神不失去信心,最後得達到約伯的見證——順服至死,達到彼得的見證——愛神至極這兩方面見證。一方面像約伯,他物質東西沒了,肉體的病痛臨到他,但是約伯不棄絕耶和華的名,這是他的見證。彼得能夠愛神至死,到死的時候還愛神,上十字架還愛神,不想自己前途,也不追求自己美好的盼望、奢侈的想法,只追求愛神、順服神的一切安排,你得達到這個標準才算是見證,才是被征服以後被成全的人。現在人如果真認識自己的實質,認識自己的地位,還追求什麼前途、盼望?不管神是否成全我,我得跟隨神,神現在作的一切都好,都是為了我,為了讓我們的性情能夠變化,脫離撒但的權勢,使我們生在污穢之地卻能夠脫離污穢,擺脫污穢,擺脫撒但權勢,從撒但的權勢下能夠出來,這是你該認識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征服工作的內幕(二)》

「你的性情是否能變化就看你是否跟上聖靈現實的說話,是否有真實的認識,這與你們以前所領受的不一樣了。以前所領受的性情變化是你這個人好論斷,通過神的管教不亂說了,但這只是一方面的改變,現在最關鍵的一點是隨從聖靈引導,神怎麼說你怎麼隨著,怎麼說你就怎麼順服。人的性情自己不能變化,必須得經過神話語的審判刑罰、苦難熬煉,或對付、管教、修理,之後才能達到順服神,對神有忠心,不應付糊弄神。人都是在神話語的熬煉之下性情有所變化,經過神話的揭示審判、管教對付的人才不敢亂做了,沉著穩重了,最主要的一點是能順服神現實的說話了,對神的作工能順服了,即使不合人的觀念,也能放下觀念存心順服了。以前講性情有變化主要指能背叛自己,做到讓肉體受苦,攻克己身,除掉肉體喜好,這是一種性情變化。現在都知道性情變化的實際表現是順服神現實的說話,而且對神的新作工能有真實的認識,這樣,能除去以往那些對神觀念的認識,達到真實認識神、真實順服神,這才是性情變化的真實的表現。」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變化的人都是進入神話實際的人》

「現在你們都應儘快省察你們身上還有多少背叛我的成分,我在迫不及待地等著你們的答覆,你們都不要敷衍我,我是從來不與人作遊戲玩的。我能說到的,我也必作到,希望你們都要做一個認真對待我話的人,不要認為我的話只是科幻小說,我要的是你們的實際行動,而不是想像。下面你們都要回答我這樣的問題:1.如果你真是一個效力者,那你能不能為我忠心效力,不摻有一點糊弄與消極成分?2.如果你得知我從來就不賞識你,那你能不能留下來為我效力一生?3.如果你出了很多力,但我仍是對你很冷淡,那你能不能繼續為我默默無聞地做事?4.如果你為我付出了一些東西之後,而你的一點要求我並未滿足你,你能不能對我灰心失望,甚至怨氣沖沖、破口大罵?5.如果你一直很忠心,你對我一直很有愛,但你卻遭受到病痛的折磨、生活的拮据,而且親友的離棄或者任何生活上的不幸,那你對我的忠心與愛是否還能繼續呢?6.如果你心裡想像的與我所作的都不相合,那你該如何走以後的路呢?7.如果你希望能得到的都沒能得到,那你能不能繼續做我的跟隨者呢?8.如果你從來就不明白我作工的目的與我作工的意義,那你能不能做一個順服的人,不隨意論斷、下結論呢?9.你能不能把我與人在一起時的說話與作工都寶愛呢?10.你能不能做我忠實的跟隨者,寧可一無所獲也要為我受苦一生呢?11.你能為我而不去考慮、打算、籌備自己以後的生存道路嗎?這些問題是我對你們提出的最後的要求,希望你們都能答覆我。如果在這些問題中你具備了其中之一或之二,那你仍舊需要繼續努力,如果你不能做到這些要求中的任意一條,那你就定規是下地獄的種類,對於這種人我也就不必多說什麼了。因為這種人定規是不能與我相合的人了,這種在什麼環境之下都能背叛我的人,我怎能留在家中呢?而那些在多數環境之中還能背叛我的人,我將觀察其表現之後另作處置。不過,凡是能背叛我的人,無論是在什麼條件之下背叛我的人,我都不會忘記,我會一一記在心中等待時機報應其惡行。我提出的要求都是你們應該省察自己的問題,我希望你們都能認真考慮,不要應付我,不久的將來,我會用我的要求來對證你們給我的答覆,那時我不會再要求你們什麼,也不會再苦口良言來說什麼,而是行使我的權柄,該留下的就留下,該賞賜的就賞賜,該交與撒但的就交與撒但,該受重刑的就讓其受重刑,該滅亡的就將其毀滅,這樣,我的日子就再不會有誰來打擾我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背叛(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