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目錄

79 認識神最大限度拯救人的原則

1.只要人有一線希望能接受真理,能真實悔改,神都不放棄對人的拯救;

2.人有過犯只要能認識悔改、能變化,神都不記念,神都給人悔改機會讓人得著救恩;

3.在神話語作工期間不輕易懲罰任何一個人,而是最大限度地寬容人,給人悔改機會;

4.神拯救的是真心信神的人,神恨惡咒詛敵基督、惡人與污鬼邪靈,仇恨真理的必然滅亡。

相關神話如下:

「你們現在只要有一線希望,不管以前的事神記不記念,人該存著啥心理:我得追求性情變化,追求認識神,別再上撒但的當,別再做羞辱神名的事。現在人值不值錢、人能不能蒙拯救、有沒有希望關鍵在哪呢?就是你這個人聽完道之後能不能領受真理、能不能實行真理、能不能變化,這是關鍵地方。你光懊悔,到該做事的時候又去做了,又去那樣想,而且對這事一點認識沒有,倒變本加厲了,那你這人就沒有希望了,該報廢了。你對神認識越多,對自己認識越多,你就越有能力掌握自己;你對自己的本性認識得越透越能掌握自己,總結經驗以後再不在這事上失敗了。其實每一個人身上都有一些污點,只不過不跟你追究罷了,哪一個人身上都有,有的輕有的重,有的說得露骨,有的說得不露骨,背地裡做的,哪個人身上都有,有的人做的事別人知道,有的人做的事別人不知道,哪個人身上都有污點,都流露一些敗壞性情,或者是狂妄了、自是了,有些過犯啦,或者有些過錯、工作失誤,有些小悖逆,這些事都是情有可原的事,這是每一個敗壞的人都避免不了的。但在明白真理以後你就應該避免,人老受以前的事困擾,那就沒必要了,就怕人明白以後不變化,知道這麼做不合適還願意這麼做,再一個,告訴你這樣做不合適你還做,這樣的人就不可救藥了。……人有一些過犯是可饒恕的,有一些過犯是不可饒恕的,這是根據什麼呢?是根據產生這個過犯的背景,是你到底明不明白。若是明知故犯,這就嚴重了;不明白真理的時候做的,做了以後要修理對付,你明白真理以後變化了,這就饒恕了;經過對付修理以後還沒有變化,又重犯了,這就不饒恕。所以,神作事也是有原則的,他作的工作主要是為拯救人,是最大限度地拯救人。你說過犯誰沒有?都有!但有輕重程度不同,有一些人犯了輕度過犯,認識透了以後變了,這類事也不幹了,那就是『一朝被蛇咬,三年不見草』,吸取教訓再也不幹了,以後在這個事上就沒有過犯了,在這個事上你追求真理、實行真理就能滿足神了。」

摘自《座談紀要·事奉神當走彼得的路》

「以前說過對你咒詛的話或者恨惡的話、厭憎的話,但今天你變了,對你的態度也隨之而變了。人總感覺害怕,總是不踏實,說明還不明白神的心意,這事現在明白了,過後臨到什麼事還能不能發生這類現象呢?你們現在對人裡面這個本性了、各方面的理智了是不是有點認識?有點輪廓?過去有的人做了些壞事被開除了,教會也棄絕他,他流浪幾年後來又回來,沒完全跑掉這是好事,沒完全跑掉就有機會、有希望能蒙拯救,要是逃跑了、不信了,跟外邦人一樣那就徹底完了,能回頭就有希望,這是難得的。不管神怎麼作人,不管神怎麼對人、恨人、厭憎人,人到一個時候能回頭,在我這兒感覺就特別得安慰,就是人的心裡還有那麼一點神的地位,還沒完全喪失人的理智,沒完全喪失人性,還有點信神的意思,有點認祖歸宗的意思。無論哪個人跑了,如果這個人還能回來,心裡還有這個家,我都有點留戀,也得點安慰,但是始終沒回來我就覺得可惜,若能回來開始真心信神,我心裡就特別得享受了,這人還能回來,就好像這人沒忘了我,又回來了,人家有這麼個心理、有這麼個心情。當時見了面就挺受感動,你當時走時肯定很消極、情形不好,現在你能回來證明你對神還有信心。但你以後能不能走下去,還是個未知數,因為人變得太快了。在恩典時代耶穌對人有憐憫、有恩典,一百隻羊丟了一隻,他捨下九十九隻去找那一隻,這句話不是一種機械的作法,不是一種規條,乃是說明神對人類的心意,神對人類拯救迫切的心意,神對人類愛得多深,不是一種作法,乃是他的一種性情、他的一種心理。所以說,有一些人離開一年或者半年,或者是有多少軟弱、有多少誤解,之後能醒悟過來,能有認識回轉過來,能迷途知返,我就特別得安慰,有這麼一點享受的滋味。在現在這樣一個花花世界、邪惡的時代能站立住,能承認有神,能迷途知返,能回來,這就是讓人挺得安慰的事,是激動人心的事。你養活兒女,不管他孝順不孝順,他不認你這個父母了,跑了,你這心裡怎麼感覺?你心裡總也不能放下他,總想著什麼時候能回來呢?見上一面,總算我有這麼個兒子,我疼他一回,我養了他一回,總有這麼個想法,總盼望那一天的到來,人都是這個心情。現在的人身量小,總有一天會明白的,除非你裡面一點信的意思也沒有,不承認他是神。就現在人這個身量,在大的問題上對付對付,在平時還得管著點、看著點,不敢完全撒手,什麼時候對你們完全放心就好了,像你們這個身量就不應該老讓人管著逼著,若自己作工作還得有人看著、管著才能作,這就說不過去了,證明人缺少太多了,身量太小了。沒有真理、身量太小是不能讓神得安慰的,是沒法滿足神的,你們得有點心志我才能放心。」

摘自《座談紀要·對神總有要求的人最無理智》

「有些人有點過犯就猜想:是不是要遭神擊殺?神這次來不是為擊殺人,而是最大限度地拯救人,人孰能無過?若都擊殺那還叫拯救嗎?人有些過犯是故意的,有些過犯身不由己,在身不由己的事上你認識完了能變化,那神還能不等你變化就把你擊殺了?神能這樣拯救人嗎?不是那麼回事!不管你身不由己也好,或悖逆本性出來也好,記住:事後趕緊醒悟!往上夠,不管出現什麼情況都往上夠。神作的是拯救人的工作,他不會隨意擊殺他要拯救的人。不管你能變化到什麼程度,即使最後神把你擊殺了,那神保證作的是公義,到時還得讓你認識。現在你的任務就是只管往上夠,只管追求變化、追求滿足神,只管按著神的心意盡本分,這沒錯!最後不管神怎麼處理保證是公義的,這個你不應懷疑,也不必擔心,神的公義即使現在你理解不了,總有一天你會服氣,神絕對不像政府官員或魔王!你們在這方面若仔細揣摩,最後仍會認定神作的是拯救人的工作,是變化人性情的工作。……

以前提到了:以往的事一筆勾銷,用將來代替過去,神的度量海闊天空。但這話裡也有原則,不是你最後犯多大的罪神都給一筆勾銷,神作的工作都是有原則的。以往有這類行政:接受神名以前犯什麼罪的讓其進來,進來以後又犯的怎麼處理,再重犯的開除。神作工作總是給人最大限度的寬容,從這裡看出這工作真是拯救人的工作。但如果到最後這步你還能犯一些不可赦免的罪,這就真不可救藥了,沒法改變了。神變化人性情、拯救人有過程,在人顯露的過程中來變化人,在人不斷地流露與變化的過程中來達到拯救人的目的。」

摘自《座談紀要·神的心意是最大限度地拯救人》

「神不喜歡懦夫,神喜歡有心志的人,即使你流露了好多敗壞,即使你走了很多彎路,或者中間有很多過犯,曾經抵擋過神,或者是有些人對神心存一些褻瀆也好,或者是埋怨也好、抵觸也好,這個神不看,神只看人有朝一日能不能變化。聖經上有那麼個例子,浪子回頭的故事,為什麼作這樣的比喻呢?就是神要拯救人的心意是真誠的,他給人悔改的機會,也給人變化的機會,在這個過程當中,神理解人,神深知人的軟弱,深知人的敗壞程度,他知道人會跌倒,就像人小時候學走路,你這個人從小體格再好、再硬實,你在學走路的時候也有摔跤的時候,也有跌倒的時候,也有磕著的時候,也有絆住的時候。做母親的怎麼樣了解自己的孩子,神也是怎麼樣了解每一個人,他了解每一個人的難處,了解每一個人的軟弱,也了解每一個人的需要,更了解每一個人在進入性情變化這個進程當中、過程當中會遇到哪些難處,會有什麼樣的軟弱,會有什麼樣的失敗,這是神最了解的,所以說,神鑒察人心肺腑。不管你怎麼軟弱,你只要不棄絕神的名,你只要不離開神,不離開這個道,你總有機會達到性情變化;我們有機會達到性情變化,那我們就有希望剩存下來;我們有希望剩存下來,我們就有希望蒙神拯救。」

摘自《座談紀要·什麼是性情變化與性情變化的路途》

「神在人身上作工的目的就是為了達到人能滿足神的心意,都是為了達到拯救人的目的,所以在他拯救人期間並不作懲罰人的工作。在他拯救人期間不是罰惡賞善,也不是顯明各類人的歸宿,而是在他最後一步工作作完以後才作罰惡賞善的工作,才顯明各類人的結局。被懲罰的人都是實在不可挽救的人,而那些被拯救的人是在神拯救人期間得著神救恩的人。神作拯救工作期間將所有可被拯救的人最大限度地都拯救回來,並不丟掉一個,因他作工的目的就是為了拯救人。凡是不能在神拯救人期間達到性情變化的,凡是不能在神拯救人期間完全順服神的,都是被懲罰的對象。這步話語的工作將所有的人所不明白的道與奧祕都向人打開,以便使人都明白神的心意,明白神對人的要求,使人都能有條件去實行神的話,達到性情變化。神只是用話語來作工,並不因著人一點悖逆就將人懲罰,因為現在是拯救工作期間,若是人有悖逆就將人懲罰,那所有的人都將沒有蒙拯救的機會,都將被懲罰落入陰間。話語審判人的目的就是為了達到讓人認識自己、順服神,並不是藉著話語的審判來懲罰人。在話語作工期間,要有許多人暴露出悖逆與抵擋,暴露出人對道成肉身的神的不順不服,但他並不因此而將這些人都一一懲罰,而是只將那些敗壞至極的不可挽救的人棄絕,將其肉體交給撒但,個別的將其肉體取締。其餘那些人仍繼續跟隨經歷對付修理,若是在跟隨期間仍不能接受對付修理,而且越來越墮落,這樣的人就已失去蒙拯救的機會了。每個接受話語征服的人都有好幾次機會蒙拯救,神拯救每一個人都給其放鬆到最大限度,也就是給人最大限度的寬容,只要人能迷途知返,只要人能悔改,神就給其機會讓其得著救恩。在人起初悖逆神時,神並沒有意思要將人擊殺,而是儘量地拯救,若是人真的沒有拯救餘地了那就會被神棄絕。之所以不輕易懲罰一個人就是因為神要將所有可拯救的人都拯救回來,他只是用話語來審判、話語來開啟引導,不是用刑杖來擊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

「就從這時間上你也能看見他的愛在其中,他一天都不拖延,一個月都不拖延,到哪天該說話馬上就說話,如果再往後延遲幾個月時間,有些人就會逐步退去的,這就是根據人的實際情形作工作,一點也不拖延、不耽誤,對每一個人都特別重視,既然拯救人他就負責到底。但有些人不爭氣,自己滑下去了。有的人臨走之前聖靈還特別感動他、挽留他,有些人實在是挽留不住了。神對人實在是太愛了,乃是人不配讓神愛了,神對某些退去的人沒法再愛了那就轉成恨了,對那樣的人徹底不管了。……神今天能這樣作工就是他的經營計劃作到這個地步了,他愛人類他才拯救人類,他是在愛的帶動之下、在愛的前提之下才能這樣作。神為拯救這班敗壞的人類而道成肉身受盡天大屈辱,這就充分證明了他的愛太大了。在神說話的字裡行間有勸勉、有安慰、有鼓勵、有包容、有忍耐,更有審判、有刑罰、有咒詛、有公開的揭露、有美好的應許……無論什麼方式都是受愛支配的,這是他作工的實質,是不是?你們現在也都有一些認識,但不是太深,起碼能感覺到一些,以後你們再經歷三年五年,就能感覺到這個愛太深了,太大了,沒法用人的語言形容。人沒有愛怎麼能還報神愛呢?就是你把命獻上你也還報不起,你們再經歷三年、五年,回想起你們現在這個表現、現在的性情你們就要懊悔至極,該跪地磕頭了。現在多數的人為什麼跟得這麼緊?多數的人又這麼有勁兒?就是對神的愛有認識了,看見神的作工就是拯救人。你們想想神的作工就在一個時間上是不是特別精密?一環緊扣一環,一點也不耽誤,他不耽誤為了啥?還是為了人,他不願意犧牲一個靈魂,不願意多流失一個靈魂,人自己並不在乎自己的命運,所以說世界上誰最愛你?你自己都不愛你自己,你自己的生命你都不知道珍惜,不知道寶貴。還是神最愛人,只有神最愛人,人可能還沒有體察到,認為還是自己愛自己,其實人對自己是什麼愛?神的愛才是真正的愛,真實的愛是什麼你以後慢慢就體嘗到了。如果沒有道成肉身這麼面對面地作工帶領,朝夕與人相處,與人生活在一起,人真要認識神的愛也是不容易的事。」

摘自《座談紀要·你認識神對人類的愛嗎?》

「他作了如此多的工作,目的就是為了成全他所要成全的人,而在空閒之餘將那些惡人淘汰掉,要知道他是不會因著那些惡人而作如此大的工作的,相反他會因著極少數的被他成全的人而獻出他的一切。他作的工、他說的話、他揭示的奧祕、他的審判、他的刑罰都是為了這極少數的人而有的。他不會因著惡人而道成肉身,更不會因著惡人而大動肝火,他是因著被成全的人而談真理、講進入,他是因著被成全的人而道成肉身,他是因著被成全的人而賜下他的應許與祝福。他說的真理、說的進入、講的人性生活不是為了惡人而作的,他情願避開惡人說話,將所有的真理都賜給那些被成全的人,但因著工作的需要他暫時讓惡人也享受他的一些豐富。不行真理的、不滿足神的、打岔他工作的都是惡人,這些人都是不可成全的人,都是神所厭棄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注重實行的人才能被成全》

「若人的本性很壞,是個惡人,神就不拯救了,聖靈就不能作工在這樣的人身上了。換句話說就像大夫治病一樣,若人得的是肺炎還可以治療,如果得的是肺癌,這個人就不可挽救了。」

摘自《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