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目錄

130 根據人的實質對待人的原則

1.只要確定實質是惡人、邪靈與敵基督,不管作惡多少必須實行開除、清除;

2.對實質不是惡人、邪靈與敵基督屬於人性不好有過犯的應該憑愛心幫助給其悔改機會;

3.對有特殊問題暫時看不透其實質的人應觀察等待,當能看透其實質可以定性時再處理;

4.不能根據人一時的表現論斷、定罪人,要根據一貫表現確定其實質憑真理原則公平對待人。

相關神話如下:

「被撒但敗壞的人都有敗壞性情,但有一部分人只限於有敗壞性情,另一部分人則不是這樣,他們不僅有撒但敗壞性情,而且其本性已惡毒到極處,這類人所做的、所說的不僅限於流露撒但的敗壞性情,他們是正宗的魔鬼撒但。他們所做的都是打岔攪擾神的工作,他們做的都是攪擾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破壞正常的教會生活,這些披著羊皮的狼早晚都得被清理出去,對這些撒但的差役應採取毫不客氣的態度,採取棄絕的態度,這才是站在神的一邊,若不能做到這一點的都是與撒但同流合污。……

……屬撒但的就歸給撒但,屬神的必尋求真理,這是人的本性決定的。讓那些隨從撒但的都滅亡吧!對這樣的人一點不可惜;讓那些尋求真理的人都得著供應,讓其盡情地享受神話。神是公義的,是不會偏待人的。你是魔鬼你就行不出真理,你是尋求真理的人,也絕不會被撒但擄去,這是確定無疑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

「屬魔鬼之類的人都是不行真理的人,他們的實質都是抵擋、悖逆神的,並沒有絲毫意思順服神,這類人都是毀滅的對象。你有無真理、是否抵擋神是根據你的實質,並不是根據人的外貌或人偶爾的言行。每個人是否被毀滅都是由其實質決定的,是根據他們的行事與追求真理所流露的實質而確定的。同樣是作工的人而且作同樣多的工作,人性的實質是善的、是有真理的,那就是存留的對象;人性的實質是惡的、是悖逆看得見的神的,那就是滅亡的對象。……凡不承認神的人都是仇敵,就是在這道流裡與在這道流以外的不承認神道成肉身的都是敵基督!撒但是誰,魔鬼是誰,神的仇敵又是誰,還不是那些不相信神的抵擋派嗎?還不是那些悖逆神的人嗎?還不是那些口頭信卻無真理的人嗎?還不是那些只追求得福卻不能為神作見證的人嗎?今天你還能與這些魔鬼拉拉扯扯,對這些魔鬼講良心、講愛心,你這不屬於對撒但施好心嗎?不屬於跟魔鬼同流合污嗎?人走到今天若還是善惡不分,還是一味地講愛、講憐憫,絲毫沒有一點尋求神心的意思,絲毫不能以神的心為心,那這類人的結局將更慘。凡不相信在肉身中的神的都是神的仇敵,你能對仇敵講良心、講愛,你是不是沒有正義感?我恨惡的反對的而你卻與其相合,仍然對其講愛,或講私人情感,那你不是悖逆嗎?你不是故意抵擋嗎?這樣的人到底有無真理呢?對仇敵講良心,跟魔鬼還講愛心,跟撒但還講憐憫,這不都是故意打岔工作的人嗎?別說那些不信神的人,就是那些只信耶穌不信神末了道成肉身的人,那些口頭相信神道成肉身卻作惡的人,都是敵基督,這類人都是滅亡的對象。人衡量人的標準是根據其行為,行為善的則是義人,行為惡劣的便是惡人;神衡量人的標準則是根據人的實質是否順服神,順服神的是義人,不順服神的是仇敵、是惡者,不管其行為好壞,也不論其言語對錯。」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凡是邪靈敗壞過的我一個都不使用,我一腳踢出去,不要認為我沒有情面!要知道!我是聖潔的神,絕不住污穢的殿宇。」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七十六篇說話》

「在話語作工期間,要有許多人暴露出悖逆與抵擋,暴露出人對道成肉身的神的不順不服,但他並不因此而將這些人都一一懲罰,而是只將那些敗壞至極的不可挽救的人棄絕,將其肉體交給撒但,個別的將其肉體取締。其餘那些人仍繼續跟隨經歷對付修理,若是在跟隨期間仍不能接受對付修理,而且越來越墮落,這樣的人就已失去蒙拯救的機會了。每個接受話語征服的人都有好幾次機會蒙拯救,神拯救每一個人都給其放鬆到最大限度,也就是給人最大限度的寬容,只要人能迷途知返,只要人能悔改,神就給其機會讓其得著救恩。在人起初悖逆神時,神並沒有意思要將人擊殺,而是儘量地拯救,若是人真的沒有拯救餘地了那就會被神棄絕。之所以不輕易懲罰一個人就是因為神要將所有可拯救的人都拯救回來,他只是用話語來審判、話語來開啟引導,不是用刑杖來擊殺。用話語來拯救人是最後一步工作的目的、意義。」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

「有些人在不明白的情況下或者是在受人迷惑、受人限制、受人控制、受人壓制的情況下說出一些不近人意的話,說一些難聽的話,後來接受真道自己特別懊悔,以後預備足夠的善行,有變化有認識,這就不記念以前的過犯了。……對人一些情形,有些人抵擋過,有些人悖逆過,有些人說過埋怨的話,或者有些人做過壞事,做過一些對教會不利的事,或者是使神家受虧損的事,這就要根據這人的本性、根據這個人一貫表現如何而定他的結局。有的人是惡人,有的人是愚昧人,有的人是傻人,有的是畜生,人都不一樣。有的惡人是邪靈附的,有的是魔鬼撒但的差役,本性有的特別毒辣,有的特別詭詐,有的特別貪錢財,有的搞淫亂,各種各樣的人的表現都不一樣,所以要根據人的本性與表現綜合來看。……所以說,有些人抵擋、悖逆,好像我聽見這事挺生氣,但是根據人的本能又另外處理了,所以說神作的任何工作都是有分寸的,他知道該作什麼,該怎樣作……神每處理一個人都是根據當時背景,根據實際情況,根據人的所作所為,根據人所表現、所流露的,根據人所處的那個環境與背景處理人,從來不冤枉一個人,這是神公義的一面。」

摘自《座談紀要·什麼樣的人遭懲罰》

「有些人經歷幾年神的作工最終也不能認識自己的本性是啥東西,總認為自己是個好人,是一時糊塗做錯了事,到現在被淘汰也不服氣,這種人太狂妄無知,根本不是接受真理的人,永遠也不能變化成人。從這裡你們就可以發現人的本性雖然都是抵擋神的、背叛神的本性,但本性裡面還是有區別的,這就需要對人的本性有更深的認識。

……有的人貪錢,看著錢、看著好東西就想佔為己有,佔有慾特別強,這人的本性就是貪婪、貪錢財,他看見東西就有貪心,教會的錢他也敢花敢偷,甚至兩萬三萬也敢動,錢越多他越敢幹,根本不怕神,這就是貪婪的本性。有的人他花個十塊二十塊良心不平安,趕緊跪到神面前禱告禱告,就能懊悔流淚求神饒恕。人都有軟弱呀,這你就不能說這人是貪錢財的人,這只是敗壞性情的流露。有的人好論斷人,他會說:『這東西花三塊五塊錢,你看他不到神面前禱告,下次又花三十二十的,這東西貪婪哪。』這麼說是不對的,人有敗壞性情也肯定有正常軟弱,有些軟弱也是人的敗壞性情,有敗壞性情與就是那種本性是有區別的,不能一概而論,不能隨意論斷人。論斷人最坑害人,如果沒有分辨看不透事,不能瞎說亂套,免得傷害人。不明白真理說話辦事就沒有原則,對人對己都沒有益處。」

摘自《座談紀要·要認識人的本性有共性也有區別》

參考人的交通:

「凡是真心信神喜愛真理的人,都是神作工拯救的對象,凡是不喜愛真理甚至仇恨真理的壞人、惡人,都是注定被淘汰的對象。對這兩個陣營的人務必得分辨清楚、看透,人就知道該站在哪一邊,也能找到自己的位置,人就不會再幹糊塗事了。對待惡人:第一,不在惡人身上憑愛心扶持幫助,對惡人不抱希望、幻想,不獻好心;第二,看透惡人的本性實質是仇恨真理,永遠不會接受真理,惡人就是神選民的仇敵,惡人就是惡魔,一點不錯,所以對惡人就能防備、棄絕,就能咒詛。如果發現惡人作惡多端,證據確鑿就該實行開除,這是神選民對待惡人該有的態度。對待真心信神喜愛真理的人:第一,必須憑愛心扶持幫助,如果其有過犯、敗壞流露,還要包容忍耐,照樣給予愛心幫助;第二,即使其對自己有成見、論斷,只能包容忍耐,絕不能打壓、排斥、定罪,這樣實行完全合神心意。如果神選民都能明白真理,達到能公平對待人,教會就沒有混亂了。產生混亂的原因都是因人是非不辨、善惡不分、沒有原則、沒有公平,對好人不知憑愛心對待,對惡人也不知如何分辨、棄絕,該怎樣處理解決,而是亂套規條、生搬硬套,結果對人對己都沒有益處,帶來的只有煩惱、痛苦。可見,人沒有真理才是產生混亂痛苦的根源。」

摘自《彙編(二)·怎樣對待、解決各地教會出現的混亂問題》

「屬於奸僕的都是不喜愛真理、不願追求真理,對神沒有真實順服,盡本分隨心所欲,對待人憑情感沒有公平合理,事奉著神卻抵擋神,隨從肉體做事沒有原則,甚至與神搞交易,有時還能背叛真理、背叛神,絲毫不維護神作工還吃裡爬外,這一類人都屬於奸僕,就如外邦人所說的奸臣一樣。在這部分人當中多數都是可以挽救、爭取的對象,必須憑愛心對待,給悔改機會,其中有些人若經過許多修理對付、審判刑罰,完全可以轉變成追求真理的人。凡是奸僕當然都屬於假帶領、假工人,但有些人性好的假帶領、假工人是完全可以悔改變化的,必須憑愛心對待,再給機會操練。如果是惡僕,就是屬於有惡魔本性的假帶領、敵基督了。惡僕當然都屬惡人,具有惡魔的本性實質,所以,這些惡人就能作惡多端,殘酷地打壓迫害神選民,竭力攪擾打岔神的作工,處處與神作對,好像沒有知覺,心裡剛硬頑固不化,這不正是神的仇敵嗎?惡僕都是不可挽救的人,因此,神家對於有惡魔本性的假帶領、敵基督必須開除,沒有調和餘地。」

摘自《彙編(二)·真實順服神的作工才能進入真理實際》

「對有怪異問題的人若看不透,應根據其人性好壞、是否喜愛真理來決定劃分聚會小組,如果看不透有邪靈作工或被鬼附,絕對不能開除,只應放到B組聚會,觀察顯明。」

摘自《彙編(二)·教會工作進入正軌之際必須解決的二十個問題》

「現在最重要的是把這個人的實質看透,他到底是不是惡人,這個很關鍵。但這個人是不是惡人有時候看不透,那還可以看另一個問題,就是看他到底有沒有挽救的希望,是不是屬於不可挽救的人、不可救藥的人,這兩個問題如果能看透就好處理了。要是看不透呢?如果他現在不攪擾了那就再觀察一段時間,如果現在還能作惡,那這兩個問題是不是能看透了?那就能看透了,這個人是不可救藥了,該開除了。如果現在他不作惡了,那他到底是不是惡人哪?是不是不可救藥的人哪?如果這個問題還看不透,你們說該怎麼辦?先觀察一段時間,就像有一個人剛咽氣,敢不敢確定他百分之百的死亡啊?不敢確定,萬一過三五分鐘再緩過來怎麼辦哪?還有特殊情況是死過半天、一天緩過來的,所以說真死透了再往太平間裡抬,再往火葬場送,這就百分之百沒有問題了。如果對人的實質看不透,他現在還不攪擾,那你們說現在就把他開除了是不是不太合適啊?不太準確,心裡沒底啊,萬一人家再信上一年、兩年開始追求真理了,悔改了,你怎麼解釋,你就說不清,這叫斷送一個人哪,這了不得呀!我要是臨到這類事看不透我先觀察他,半年沒看透我觀察他一年,一年沒看透觀察兩年,在觀察期間只要他不作惡、不攪擾,不管他盡不盡本分都無所謂,這樣做事叫什麼?謹慎,免得出差錯。做事看不透的時候別盲目處理,要謹慎對待,這叫成熟老練,做事不盲目。他也不攪擾你怕什麼?也不是掌控不了他,等他一攪擾顯明之後再處理也不晚。」

根據上面的講道交通

「偶爾的過犯不能代表實質,如果屢教不改,常有過犯,就是實質問題了。人的實質是什麼,屬於哪類人,他在生活中就是哪類人,他的一貫表現就是哪類人。誠實人相對來說誠實比較多一些,詭詐人相對來說詭詐多一些,這是自然的。我們說有些人比較誠實正直,這也是根據他的實質說的,當然他肯定也有許多謊言或詭詐流露。如果發現誰有一次過犯就把他當那種人對待,這是錯誤的,這樣容易冤枉好人。如果人屢教不改,這就證明他的實質就是這種人,這是準確的。看問題不能死套規條,應當透過現象看實質,只有摸準實質才不會看錯人,這是明白真理的人的看事方法,必須掌握好這個看事原則,才不至冤枉人,對待人、處理問題才公平。」

摘自《彙編(一)·交通幾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