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目錄

136 對待前途命運的原則

1.人的命運在神手中掌握,人掌管不了自己的命運,順服神的主宰安排天經地義;

2.相信神所作的一切都公義,對神有真實的信心,是死是活應順服神的主宰安排;

3.不受前途命運的轄制,不管得福受禍追求真理、認識神、愛神才是最有意義的人生;

4.即使沒有前途命運也要好好信神,盡好本分還報神愛,這是人該有的良心理智。

相關神話如下:

「人的命運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你沒法掌握你自己,即使人總為自己奔波、忙碌也沒法掌握自己,你如果能摸著自己的前途,能掌握自己的命運,那你還叫受造之物嗎?總之,無論神怎麼作工都是為了人類,正如神所造的天地萬物也都是為人效力的,造月亮、太陽、星辰都是為了人,造動物、植物是為了人,春、夏、秋、冬是為了人,等等這些都是為了人的生存。所以,無論怎麼刑罰人、審判人都是為了拯救人,即使剝奪人的肉體盼望,仍是為了潔淨人,而潔淨人則是為了人的生存。人的歸宿都在造物主的手中,人怎麼能自己掌握自己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恢復人的正常生活將人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

「自從你呱呱墜地來到這個人世間的時候,你就開始履行你的職責,為著神的計劃、為著神的命定而扮演著你的角色,開始了你的人生之旅。無論你的背景怎麼樣,也無論你的前方旅途怎麼樣,總之,沒有一個人能逃脫上天的擺佈與安排,沒有一個人能掌控自己的命運,因為只有那一位——主宰萬物的能作這樣的工作。從起始有了人類,神就一直這樣作著他的工作,經營著這個宇宙,指揮著萬物的變化規律與運行軌跡。人與萬物一樣都在悄悄地、不知不覺地接受著神的甘甜與雨露的滋養,與萬物一樣,人都不自覺地在神手的擺佈之中存活。人的心、人的靈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無論你是否相信這一切,然而,任何一樣東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東西,都將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以至消失,這就是神主宰萬物的方式。」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人生命的源頭》

「我認為我們最好還是找一條最簡單的路來滿足神,就是順服神的一切安排,你真能達到這個地步,你就被成全了,這不是輕鬆加愉快的事嗎?走自己該走的路,別管別人說什麼,別考慮那麼多,前途、命運在你自己手中掌握嗎?你總逃脫想走世上的路為什麼總也走不出去呢?為什麼你在十字路口徘徊多年最終又選了這條路呢?你流浪多年為什麼今朝不由自主又踏進這個家門呢?這是你自己的事嗎?在這道流裡的人,不信聽我說這樣一句話,假如你打算從這裡出去,你看看神允許不允許,你看看聖靈怎麼感動你,讓你自己體驗。說句老實話,即使受禍也得讓你在此流中受,同樣是受苦今天就讓你在此流中受苦,不讓你到別處,你看清了嗎?你還想往哪兒走?這都是神的行政,你以為神揀選這一班人是無意義的事嗎?神今天作工不輕易發怒,但若有人想打亂他的計劃,他卻立時改變臉色,將晴轉陰,所以我勸你還是安下心來任神擺佈,讓神作成你,這樣的人才是聰明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路……(七)》

「你一個受造之物你憑什麼要求神?人沒有資格要求神,要求神是最沒有理智的事。神該幹什麼就幹什麼,神有權利不這樣作,有權利自己處理這些事,神自己的性情是公義的。公義並不是公平合理,一分為二,你做多少事給你多少工,你幹多少活給你多少錢,這不是公義,你認為分工合作、按勞分配,按所付出的得著該得的,這就是公義。假如約伯為神作完見證,神把他滅了,神也是公義的,為啥說是公義的?就是神作這事也是公義的,為啥這麼說?公義是這麼回事,在人看合人觀念人說公義,這容易得多,如果在人看不合人觀念,人理解不了的事,人能說出公義,那就費好大勁了。如果那時把約伯滅了,人就不說神公義了,即使有人說也是勉強地說:『耶和華神還行……』其實人被神滅了,不管人經敗壞還是不經敗壞,神滅人該不該向人講明道理?該不該向人說明根據什麼滅人?用不著吧?用不用根據人有用我不滅,沒用我就滅?不用。一個敗壞的人在神眼裡隨便處理,怎麼作都合適,都有他的安排,他看不順眼,作完見證沒用了,滅你,這是不是公義的?是公義。雖然現在事實上你不好認識,但道理上你得有。你說,神毀滅撒但是不是神的公義?把撒但留下來了呢?不敢說了吧?怎麼公義?神的實質就是公義,神作事人不容易認識,但神所作的都是公義,只不過人不認識,這沒有錯。你看神把彼得交給撒但,彼得怎麼說的:『你作的事人測不透,但都有你的美意,都有公義在其中,我怎能不為你的智慧作為而發出讚美呢?』」

摘自《座談紀要·怎樣認識神的公義性情》

「不管出現什麼情況都往上夠。神作的是拯救人的工作,他不會隨意擊殺他要拯救的人。不管你能變化到什麼程度,即使最後神把你擊殺了,那神保證作的是公義,到時還得讓你認識。現在你的任務就是只管往上夠,只管追求變化、追求滿足神,只管按著神的心意盡本分,這沒錯!最後不管神怎麼處理保證是公義的,這個你不應懷疑,也不必擔心……」

摘自《座談紀要·神的心意是最大限度地拯救人》

「你信神跟從神你得有愛神的心,你得脫去敗壞性情,你得追求滿足神的心意,你得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你既信神、跟從神就得為神獻上一切,不應有個人的選擇與要求,你得做到滿足神的心意,既是一個被造的人,那你就應順服造你的主,因你本不能掌握自己,也沒有掌握自己命運的本能。你既作為一個信神的人,就應追求聖潔,追求變化。你既然是一個受造之物就應守住自己的本分,應安分守己,不要超越自己的本分,這並不是轄制你,也並不是用教條來壓制你,而是你盡本分的路途,是一個行義之人所能做到的,也是該做到的。……作為一個受造之物所該追求的就是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就是沒有一點選擇地來追求愛神,因為神就是值得人愛的。追求愛神的人,不應追求個人的利益,不應追求個人盼望,這是最正確的追求法。你所追求的是真理,實行的是真理,得到的是性情的變化,那你所走的路就是正確的路。」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成功與否在於人所走的路》

「不知多少次,我試煉他,當然,他也被弄得死去活來,但就在這數百次試煉當中,他不曾有一次失去信心對我失望。就是我說我已丟棄他,他也不灰心失望,仍然按照以往實行原則來實際地愛我。當我告訴他,他愛我,我也不稱許,我要把他最後扔在撒但手裡,但在這種不臨及其肉身而是話語的試煉之中,他仍向我禱告:神哪!天地萬物之中有何人、有何物、有何事不是在你全能者手中呢?你要對我施憐憫之時,我心以你的憐憫而大大歡喜,你要對我實行審判時,我雖不配,但我更覺得你的作為是何其的深奧,因你滿有權柄、滿有智慧,我雖肉體受苦,但靈裡得安慰。我怎能不為你的智慧、作為而發出讚美呢?即使讓我在認識你之後而死去,我何嘗不是甘心樂意呢?全能者啊!難道你真的不願讓我看見你嗎?難道我真的不配受你的審判嗎?莫非我身上有你不願意看見的東西嗎?在這種試煉之中,彼得雖不能準確地摸著我的心意,但足以見得,他以為我使用(哪怕是接受我的審判,使人看見我的威嚴、烈怒)而驕傲、自豪,並不因著受試煉而苦悶。」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六篇說話》

「不管有沒有前途你都能跟隨到底,不管環境怎麼樣你能對神不失去信心,最後得達到約伯的見證——順服至死,達到彼得的見證——愛神至極這兩方面見證。一方面像約伯,他物質東西沒了,肉體的病痛臨到他,但是約伯不棄絕耶和華的名,這是他的見證。彼得能夠愛神至死,到死的時候還愛神,上十字架還愛神,不想自己前途,也不追求自己美好的盼望、奢侈的想法,只追求愛神、順服神的一切安排,你得達到這個標準才算是見證,才是被征服以後被成全的人。現在人如果真認識自己的實質,認識自己的地位,還追求什麼前途、盼望?不管神是否成全我,我得跟隨神,神現在作的一切都好,都是為了我,為了讓我們的性情能夠變化,脫離撒但的權勢,使我們生在污穢之地卻能夠脫離污穢,擺脫污穢,擺脫撒但權勢,從撒但的權勢下能夠出來,這是你該認識的。當然對你是這樣要求的,在神那只不過是征服,使人裡面有順服的心志,能夠一切任神擺佈,這就妥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征服工作的內幕(二)》

「你若真有良心,你該有負擔,該有責任心,說:不管是征服還是成全,但我得把這步見證作好。作為一個受造之物,能被神徹底征服,最終能夠滿足神,以愛神的心來還報神的愛,把自己完全獻上來還報神的愛,這是人的責任,是人該盡的本分,人應有這個負擔,得把這個託付完成,這才是真正信神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實行(三)》

「事奉神的人應該是神的知己,是神所喜悅的,能夠對神忠心無二。不管在人背後做的,還是在人面前做的,都能在神面前獲得神喜悅,在神面前能夠站立得住,不管人對你怎麼樣,你總是走自己該走的路,來體貼神的負擔,這才是神的知己。神的知己能夠直接事奉神是因著他有神的重託、神的負擔,他能以神的心為心,以神的負擔為負擔,不考慮前途得失,哪怕前途一無所有,什麼也得不著,但是他總以愛神的『心』來信神,所以說這樣的人就是神的知己。神的知己也就是神的知心人,只有神的知心人才能急神所急,想神所想,雖然肉體痛苦軟弱,但能忍痛割愛去滿足神,神把更多的負擔加給這樣的人,神要作的藉著這樣的人發表出來。所以說這樣的人是神所喜悅的,是合神心意的事奉神的人,只有這樣的人才能與神一同作王掌權。當你真正成為神的知己的時候,就是你與神作王掌權的時候。」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如何事奉才能合神心意》

「不管神怎麼要求,只要能盡上你的全力,望你在神面前最後為神盡忠,只要能看見神在寶座之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哪怕在此之時正是你的死期,你也應在合目之時發出笑聲、露出笑臉的。你要在自己的有生之日中為神盡自己最後的本分。以往的彼得是為神倒釘十字架,但你應在最後滿足神,為神耗盡你所有的能量,受造之物能為神做什麼呢?所以你應提前將自己擺上任神擺佈,只要神高興、樂意就任著他作,人有何資格發怨言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四十一篇說話的揭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