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實行真理一百七十條原則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144 對待死的原則

(1)人的生死存亡都在神的掌握之中,都有神的安排命定,人不該有自己的選擇;

(2)人的肉體、靈魂都屬于神,絶對不屬于自己,應交于神手中,是死是活應任神擺布;

(3)神是公義的,神鑒察人心肺腑,對每個人的安排都公平合理,看不透的事不要論斷;

(4)神允許我們活一天就應為神花費,為肉體活着是畜生、魔鬼,明白真理才能順服神。

相關神話語:

茫茫宇宙穹蒼,多少生靈在繁衍生息,周而復始地在遵循着生命的規律,遵循着一個不變的法則。死去的人帶走活着的人的故事,而活着的人又在重複着死去之人的歷史悲劇。人類不禁要問:我們為什麽活着?又為什麽要死去?是誰掌管着這個世界?又是誰創造了這個人類?難道真的是大自然的造化嗎?人類真能掌握自己的命運嗎?……千百年來人類不停地在提出這些問題,不幸的是,人類越是這樣執迷于這些問題,越加增了人類對科學的渴望。科學給人的肉體帶來了暫時的滿足與短暫的享受,却并不能讓人類擺脱靈魂深處的那一份孤獨、寂寞與難以掩飾的恐懼與無助。人類只是用肉眼可以看得到、頭腦可以理解的科學知識來麻醉着心靈,但是却阻擋不住人類探究奥秘的脚步。人類根本就不知道宇宙萬物的主宰究竟是誰,更不知道人類的起初與將來,只是很無奈地在這個規律中活着,没有人可以擺脱,也没有人可以改變,因為在萬物其間、在天宇之上有一位從亘古到永遠的那一位主宰着這一切。他是人類從未目睹過的那一位,是人類從來就不曾相識的那一位,是人類從來就不相信存在的那一位,但他却是吹給人類祖先氣息、給人類生命的那一位,是供給、滋養人類生存的那一位,是帶領人類走到今天的那一位,更是人類唯一賴以生存的那一位。他主宰着萬物,主宰着天宇中的萬物生靈;他掌管着四季,調節着風霜雪雨的轉换;他賜給人類陽光,也為人類帶來夜幕的降臨;他鋪張天地,為人類帶來了山河湖泊與其中的活物。他的作為無處不在,他的能力無處不在,他的智慧無處不在,他的權柄無處不在。這一切一切的規律法則是他作為的體現,是他智慧與權柄的流露。誰能逃脱他的主宰?誰能逃脱他的安排?萬物都在他的眼目中存活,更在他的主宰之下生息。他的作為與他的能力使人類不得不承認他的確實存在,不得不承認他主宰着萬物這一事實。除他之外没有任何一樣東西可以掌管這個宇宙,更没有一樣東西可以這樣源源不斷地供應着這個人類。不管你能否認識到神的作為,也不管你是否相信神的存在,你的命運毫無疑問地都是在神的命定之中,而神也毫無疑問地永遠都是主宰萬物的那一位。他的存在與他的權柄并不是根據人類能否認識、能否領會得了而决定的。只有他知道人類的過去、現在與將來,也只有他能决定人類的命運。不管你能否接受這一事實,然而這一切都將在不久的將來讓人類親眼目睹,這也是神即將要作成的事實。人類在神的眼目之中存活,也在神的眼目之中死去;人類為着神的經營而存活,也為着神的經營而閉上雙目,周而復始地來了又走,走了又來。這些無不都是神的主宰與安排。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人在神的經營中才能蒙拯救》

只有造物主掌握人類的生死大權

如果説一個人的出生是其前世的緣起,那麽一個人的離世便是其前世的緣落了;如果一個人的出生是一個人此生使命的開始,那麽一個人的離世便是其此生使命的結束了。造物主既然為每個人設置了固定的出生背景,也必然為每個人安排了固定的離世背景。這就是説,每個人的出生都不是偶然的,每個人的離世也不是突發的,每個人的生死都與前世今生有着必然的聯繫。一個人出生的背景如何、離世的背景是什麽,都與造物主的命定有關,這就是一個人的宿命,即一個人的命運。既然一個人的出生有諸多説法,那麽一個人的離世也必然有各種特殊的背景了,這樣人類中就産生了各種不同的壽命,也産生了各種離世的方式與時辰:有的人身强力壯却早年夭折,有的人體弱多病却長命百歲,壽終正寢;有的人死于非命,有的人則自然辭世;有的人客死他鄉,有的人則在親人的身邊閉上雙目;有的人死于空中,有的人則死于地下;有的人溺于水,有的人則亡于灾;有的人卒于晨,有的人則卒于夜……人都想生得風光,活得精彩,死得轟轟烈烈,但没有一個人能超越其宿命,没有一個人能擺脱造物主的主宰,這就是人的命運。人可以為自己的未來作出各種規劃,但没有一個人能規劃出自己如何出生與離世的方式與時間。儘管人都極力迴避、抵制死亡的到來,但死亡却在人不經意間悄悄地逼近人,没有人知道自己什麽時候離世,也没有人知道自己將以怎樣的方式離世,更没有人知道自己將在何地何方離世。很顯然,掌握人類生死大權的并不是人類自己,也不是自然界的某種生靈,而是擁有獨一無二權柄的造物主;人類的生死并不是自然界某種規律的産物,而是造物主權柄主宰之下的結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一生追求名利面對死亡無所適從

本來一無所有的一個孤獨的靈魂,因着造物主的主宰與命定有了父母、家庭,有了成為人類中的一員這樣的機會,有了體驗人生的機會,有了游歷人世間的機會,也有了體會造物主的主宰、認識造物主造物奇妙的機會,更有了認識造物主權柄、歸服在造物主權柄之下的機會,但是大多數的人并没有真正抓住這個千載難逢、稍縱即逝的機會。人花費畢生的精力都在與命運抗争,一生都忙碌于養家糊口、穿梭于功名利禄之間。人寶愛的是親情、金錢與名利,人把親情、金錢與名利看為一生中最有價值的東西,儘管人都埋怨命運多舛,但人還是把「人為什麽活着,人當怎樣活着,人活着的價值與意義」這些人最該明白與探求的問題置于腦後,一生無論多少年只為追求名利而奔波,直到人的青春不再,直到兩鬢斑白,直到容顔老去,直到人意識到名利不能阻擋人衰老的步伐,金錢填補不了人心靈的空虚,直到人明白誰都不能逃脱生老病死的規律,直到明白誰都不能擺脱命運的安排。當人不得不面對人生中的最後一關的時候,人才真正地明白了人縱有萬貫家産,縱有高貴身份與顯赫地位都難逃一死,都必然回歸到其本位——一無所有的孤單的靈魂。當人有了父母的時候,人便覺得父母就是其的一切;當人有了財産的時候,人便覺得金錢就是人的依靠,就是人活着的本錢;當人擁有地位的時候,人便死死抓住地位,寧願為其捨命;而當人即將撒手離去的時候,人才知道人傾其一生都在追求的東西原來都是過眼雲烟,没有一樣能抓得住,没有一樣能帶得走,没有一樣能讓人免去死亡,也没有一樣能成為一個孤獨靈魂歸途中的安慰或伴侣,更没有一樣東西能拯救人超脱死亡。人在物質世界所得的名或利給了人暫時的滿足感,給了人一時的快慰,給了人心靈踏實的假象,讓人迷失了方向,所以,在茫茫人海中挣扎,渴求得到安息、得到安慰、得到心靈的寧静的人被一層又一層的浪濤席捲着,當人還不知道自己從何而來、為何活着、將往何處去等等這些人最該明白的問題的時候,人便被名利引誘、迷惑、控制,一去不回頭,光陰似箭,日月如梭,在不經意間人就這樣送走了一生的黄金期。當人即將告别這個世界的時候,人逐步意識到這個世間的一切都與人漸行漸遠,人再也無力抓住任何一樣原本屬于自己的東西,此時,人才真正地感覺到原來自己如呱呱墜地的嬰兒一樣依然一無所有。這個時候,人不得不開始思索自己的一生都做了什麽,活着的價值是什麽,活着的意義是什麽,人為什麽要來到這個世上,也正是這個時候,人便越來越想知道是否真的有來世,是否真的有上天,是否真的有報應……人越是臨近死亡,越想明白人生究竟是怎麽回事;人越是臨近死亡,越覺得心靈的空虚;越是臨近死亡,越覺得無依無靠,所以,人對死亡的恐懼與日俱增。之所以在死亡臨及的時候人能産生這些表現,究其原因不外乎有兩點:其一,人即將失去人在人世間所賴以生存的名或利,即將告别人的眼目能看得見的這個人世間的一切;其二,人即將獨自面對另外一個陌生的世界,面對的是一個未知的神秘莫測的令人却步的世界,在這個陌生的世界中人没有任何的親人與依靠。這兩方面原因讓所有面對死亡的人心神不寧,讓每一個臨及死亡的人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慌張與無所適從。當一個人真正走到這一步的時候,人才知道一個人來到世上首先應該明白人從何而來,人為什麽活着,是誰主宰人的命運,又是誰供應主宰着人類的生存,這些才是一個人活着的本錢,也是一個人生存必備的根基,而不是學會如何養家糊口、如何追求名利,也不是學會如何在人群中出類拔萃、如何活得更富有,更不是學會如何做人上人、如何在各種角逐中游刃有餘。人花費一生所掌握的各種生存技能雖然讓人能够擁有豐厚的物質享受,但從來没有給人的心靈帶來真正的安慰與踏實,反倒讓人不斷地迷失方向,難以把持自己,錯失了一次又一次明白人生意義的機會,也給人如何正確地面對死亡帶來了隱憂,人的一生就這樣被斷送了。造物主對待每個人都是公平的,他給了每個人一生的機會來體驗他的主宰,來認識他的主宰,然而人只有在面對死亡的時候、只有死到臨頭的時候才開始頓悟,這未免太晚了!

人一生都在追求金錢、名利,人把這二者當作救命稻草,當作唯一的依靠,似乎擁有了金錢與名利人就能持續地活着,就會免去一死,但是當死亡臨近的時候,人才發現:金錢與名利離人是那麽遥遠,而人在死亡面前是如此的軟弱無力,如此的不堪一擊;人在死亡面前是如此的孤獨、無依無靠,如此的無助;原來人的生命不是金錢與名利能换來的,不管人擁有多少財富、多高地位,在死亡面前都是一樣的貧窮與渺小;金錢不能買來生命,名利不能免去人一死;無論是金錢還是名利都不能使人的壽命延長一分一秒。人越是有這樣的感覺,越是渴望能繼續活着;人越是有這樣的感覺,就越懼怕死亡的臨及。此時,人才真正地發現人擁有的生命不是自己的,不是自己能够掌控的,人也真正地發現一個人無論是生是死都不是人能説了算的,都不是任何人能掌控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歸服在造物主的權下,坦然面對死亡

一個人的誕生是一個孤獨靈魂來到人世間體嘗人生的開始,也是造物主為一個靈魂安排體嘗造物主權柄的開始,當然這對于一個人或一個靈魂來説是認識造物主的主宰、認識造物主權柄、親自體嘗造物主權柄的極佳的機會。人的一生都在造物主為其安排好的命運規律中生存,對于任何一個有良心、有理智的人來説,在一生幾十年的光陰中達到承認造物主的主宰,達到認識造物主的權柄并非難事。由此,對于每一個人來説,在幾十年的人生閲歷中達到認識人的命運都有命定,體會或總結出人活着的意義是什麽應該是很容易的事。在人認定了這些人生體驗的同時,人會逐步明白人的生命是從何而來,明白人心靈的真正需要是什麽,明白什麽才能將人帶上真正的人生之路,明白人活着的目標與使命應該是什麽,人也將會逐步明白如果一個人不能敬拜造物的主,不能歸服在造物主的權下,當人面對死亡的時候,即當一個靈魂再次面對造物主的時候,他的心靈必會是無邊的恐懼與不安。一個人生存在人世間幾十年都没有明白人的生命是從何處來,也没有明白人的命運掌握在誰的手中,這就難怪人不能坦然面對死亡了。一個經歷了幾十年人生對造物主的主宰有認識的人,是對人生的意義與價值有純正領受的人,是對人為何活着有深刻認識的人,也是對造物主的主宰有真正體會與經歷的人,更是能够順服在造物主的權柄之下的人。這樣的人明白了造物主造人的意義,明白了人應當敬拜造物主,人的一切從造物主而來,也必將在不久的一天歸還給造物主;這樣的人也明白了人的生是造物主的安排,人的死是造物主的主宰,無論生還是死都在造物主的權柄之下命定。所以,當一個人能真正明白這些的時候,人自然會坦然面對死亡,也會坦然放下所有的身外之物,欣然接受與順服即將來到的一切,迎接造物主為人安排好的人生的最後一關,而不是一味地抗拒,也不是一味地恐懼。如果一個人能把自己的一生當作體驗造物主的主宰、認識造物主的權柄的機會,當作盡到一個受造人類的本分、完成自己的使命的一次難得的機會,人必然會有正確的人生觀,必然會活在造物主的祝福與引領之下,必然會行在造物主的光中,必然會認識造物主的主宰,必然會歸服在造物主的權下,必然成為見證造物主奇妙作為的人,也必然會成為見證造物主權柄的人。不言而喻,這樣的人必然是被造物主喜愛悦納的人,這樣的人才能有坦然面對死亡的態度,才能欣然迎接人生的最後一關。很顯然,約伯具備了這樣的對待死亡的態度,也具備了能够欣然接受人生的最後一關這樣的條件,順利地走完了他的人生路,完成了他此生的使命,歸回到了造物主的身邊。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約伯一生的追求與收穫讓他坦然面對死亡

經上對約伯是這樣記載的:「這樣,約伯年紀老邁,日子滿足而死。」(伯42:17)這就是説,約伯到死的時候没有任何的遺憾,没有任何的痛苦,而是自然離世。衆所周知,約伯活着的時候是敬畏神遠離惡的人,他的義行讓神稱許,也讓人紀念,他的一生可説是人類中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約伯曾經接受過神的祝福,在地上被神稱為義人,他也曾經接受過神的試煉,被撒但試探,他為神站住了見證,稱得起神口中的「義人」的稱號。在接受神的試煉之後的幾十年期間,他活得比之前更有價值、更有意義、更踏實、更坦然。因為他的義行换來了神的試煉,他的義行换來了神對他的顯現與親口説話,所以,在接受試煉之後的幾十年期間,約伯對人生的價值感受體會得更為實際,對造物主的主宰也有了更深的體會,對造物主的賜福與收取有了更加準確與確定的認識。在《聖經·約伯記》當中記載了耶和華神對約伯的祝福超過了先前對他的祝福,這些都是約伯認識造物主主宰的更有利條件,也是約伯坦然面對死亡的更有利條件。所以對于約伯來説,當他年邁即將面對死亡的時候,他絶對不會放心不下他的財産,他没有任何的牽挂,他不會留有任何的遺憾,當然他更不會恐懼死亡,因為他的一生都在追求走敬畏神遠離惡的道,所以他也不會擔心自己的結局。約伯這一系列的在面臨死亡的時候所表現出來的,現在的人有幾個能達到呢?為什麽這麽簡單的一個外表的態度就没有人能够得上呢?原因只有一個:約伯是在相信、承認、順服神主宰這樣的主觀追求下活着,也是在相信、承認、順服神主宰的前提下經過了他人生的幾個重要關口,度過了他人生中的晚年,迎來了他人生中的最後一個關口。無論約伯這一生中經歷了什麽,他的追求與他的人生目標對他來説是幸福的,而不是痛苦的。他的幸福并不僅僅是因着造物主的祝福或稱許,更重要的是因着他的追求與他的人生目標,也是因着在他追求敬畏神遠離惡的過程中他對造物主主宰的逐步認識與真實體會,更是因着他在經歷造物主主宰的同時親自體驗到的造物主的奇妙作為,與在此期間人與神相處、相識、相知的每一次温馨而刻骨銘心的體驗與記憶,是因着人在明白了造物主的心意而得來的安慰與快樂,因着人在看到造物主的偉大、奇妙、可愛與信實之後的敬畏之心。之所以約伯能没有絲毫痛苦地面對死亡,那是因為他知道他的離世意味着他即將歸回到造物主的身邊,也是因為他一生的追求與收穫能够讓他坦然面對死亡,也能够讓他坦然面對造物主對他生命的收回,更讓他無牽無挂地聖潔地面對造物主。約伯擁有的幸福現在的人能不能得着呢?你們有没有條件擁有呢?既然條件都具備,為什麽現在的人就不能像約伯一樣活在幸福中呢?為什麽現在的人就擺脱不了對死亡懼怕的這種痛苦呢?有的人面臨死亡的時候會尿褲子,有的人會篩糠,有的人會昏死過去,有的人怨天尤人,有的人甚至會放聲大哭,這些表現絶對不是死亡逼近的時候人才有的突發性的表現。之所以人面臨死亡的時候能流露出這些尷尬的表現,主要是因為在人内心深處對死亡的懼怕,因為人對神的主宰、神的安排没有清楚的認識與體會,更没有真實的順服,因為人只想自己安排、掌控一切,只想自己把握自己的命運、把握自己的生死,這就難怪人總也擺脱不了對死亡的恐懼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接受造物主的主宰,才能歸回到造物主的身邊

一個人對神的主宰、安排没有清楚的認識與經歷,人對命運、對死亡的認識也必然是稀裏糊塗。人不能看清楚這一切都在神的手中,不能認識到這一切都是神的掌管與神的主宰,也認識不到人不可能甩掉、挣脱這樣的主宰,所以人在死亡之前總有説不完的遺言,總有牽挂,總留有遺憾。在人的心裏裝着太多的包袱,裝着太多的不情願、太多的迷惑不解,從而導致了人對死亡的懼怕。一個人出生在這個世界上,他的生是必須的,而他的死是必然的,没有人能越過這樣的過程。人要想没有任何痛苦地離開這個世界,要想没有任何不捨與牽挂地面對人生的最後一關,唯一的途徑就是不要留下任何遺憾。而人離開人世間不留下任何遺憾的唯一途徑就是認識造物主的主宰,認識造物主的權柄,順服在造物主的主宰之下,順服在造物主的權柄之下,這樣,人才能遠離人類的紛争,遠離罪惡,遠離撒但的捆綁,如約伯一樣活在造物主的引領之下、祝福之中,活得自由釋放,活得有價值、有意義,活得光明磊落;如約伯一樣能順服造物主的試煉與剥奪,能順服造物主的擺布與安排;如約伯一樣一生敬拜造物主而獲得造物主的稱許,聽見造物主的親口發聲,也看見造物主的顯現;如約伯一樣快樂地活着,快樂地離世,没有任何痛苦,没有任何牽挂,也没有任何遺憾;如約伯一樣在光中活着,在光中度過人生的每個關口,在光中順利地走完了他一生的路,順利地完成了他的使命——作為一個受造之物經歷、體驗、認識造物主的主宰,而在光中離開,從此以一個造物主所稱許的受造人類守候在造物主的身邊。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那些殉道的人咱們不提他們最後的結局是什麽,神怎麽定規他們的行為,就説他們走到最終的時候,他們結束生命的方式合不合人的觀念?如果按人的觀念來看,為傳揚神的工作付出這樣的代價,最起碼應該有個好的死法,但是這些人未到年齡都慘死了,這是不合人觀念的,但神恰恰就這樣作,神許可。神許可這裏面有什麽真理可尋求呢?神許可他們這麽死,這是神的咒詛、定罪還是神的安排與祝福呢?兩種應該都不是,那是什麽?對這些人的死現在人想起來也挺心痛,但事實確實是這樣,信神的人這樣死去,確實讓人心裏挺痛苦的,那該怎麽解釋呢?一説到這事,你們會設身處地地想,那你們心裏是不是不太痛快,有點隱隱地痛,「這些人盡本分傳揚神的福音應該算是好人,怎麽能有這樣的下場、結局呢?」其實,他們的肉體是這樣死了、去了,以這種方式離開這個人世了,但并不代表他們的結局就是這樣的。無論他死的時候、去的時候是怎樣一個過程、怎樣一個方式,但這個方式不是神對他這個生命、這個受造之物最終結局的定規,這個你得看透。相反,他們恰恰是用這種方式定罪了這個世界,見證了神的作為。人,這個受造之物用最寶貴的生命、用生命的最後一刻見證了神的作為,見證了神的大能,來向撒但、向世界宣告神所作的是對的,主耶穌是神,是主,是神所道成的肉身,就是到他們生命最後結束的那一刻,他們都没有否認主耶穌的名,這是不是向這個世界的一種宣判?他們用他們的生命向世界宣告,向人類證明主耶穌是主,主耶穌是基督,是神所道成的肉身,他所作的救贖全人類的工作使這個人類得以生存下去,這一事實是永遠不改變的。他們盡的本分達到什麽程度了?是不是達到極致了?這個極致用什麽來表現?是用生命作代價。人這一生當中家庭、錢財、物質這些都是身外之物,唯獨與自己有關的是生命,生命對每一個活着的人來説是最值得人寶愛的東西,是最寶貴的東西,他們恰恰能獻出他們最寶貴的東西來證實、來换取世人對神工作的認可,直到死他們都不否認神的名,不否認神的作工,而是用他們生命的最後一刻來見證這個事實的存在,這是不是最高的見證?這是最好的盡本分,這是盡到責任了,就是撒但威脅、恐嚇甚至最後要讓他們用生命來作代價的時候,他們都没有放弃他們的責任,這就是盡本分達到極致了。我説這話是什麽意思呢?是不是讓你們也用這樣的方式來見證神,來傳揚神的福音?不一定需要你這樣做,但是你得明白這是你的責任,如果神需要,你應該義不容辭地接受。雖然現在人裏面有害怕、有擔心,但是這個擔心有没有用?如果神不需要你這麽做,你擔不擔心都没有用,如果神需要你這麽做,你不應該推托,不應該拒絶,你應該主動地配合、接受,别擔心。人無論怎麽死都不要死在撒但面前,不要死在撒但手裏,死也得死在神手裏,從神來還歸給神,這是受造之物應該具備的理智與態度。這就是對于人盡傳福音這個本分所該明白的最後的真理了,用生命為代價來傳揚、來見證神道成肉身作工拯救人的這一福音。如果你有這個心志,你能達到這個,那是最好不過了;如果你還不具備這樣的心志,那你最起碼把眼前能盡到的責任與本分盡好,其他的交給神,也可能隨着歲月的流逝,隨着你年齡、閲歷的增長,隨着你明白真理的程度越來越深,你會覺得自己有義務、有責任為神的福音工作獻上你的一生,甚至到生命的最後一刻。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傳福音是所有信神之人義不容辭的本分》

你一個受造之物憑什麽要求神?人没有資格要求神,要求神是最没有理智的事。神該作什麽就作什麽,神的性情是公義的。公義并不是公平合理,一分為二,按勞分配,你幹多少活給你多少錢,按你所付出的得着該得的,這不是公義。假如約伯為神作完見證,神把他滅了,神也是公義的。為什麽説這是公義的?在人看合人觀念人説神公義這很容易,如果在人看不合人觀念、人理解不了的事,人能説出神公義那就費很大勁兒了。如果那時神把約伯滅了,人就不説神公義了。其實,不管人經敗壞還是没經敗壞,神滅人該不該向人講明道理?該不該向人説明是根據什麽滅人?用不用根據「人有用我不滅,没用我就滅」?一個敗壞的人在神眼裏隨便處理,怎麽作都合適,都有神的安排。神要是看你不順眼,説你作完見證没用了,把你滅掉,這是不是神的公義?這也是公義。雖然現在事實上你不好認識,但道理上你得明白。你們説,神毁滅撒但是不是神的公義?把撒但留下來呢?不敢説了吧。神的實質就是公義,神作事人不容易認識,但神所作的都是公義,只不過人不認識。神把彼得交給撒但,彼得怎麽説的?「你作的事人測不透,但都有你的美意,都有公義在其中,我怎能不為你的智慧作為而發出贊美呢?」現在應該看見神就是不滅撒但,讓人類看看撒但是怎樣敗壞人的,神怎樣拯救人,到了最終,因着人被撒但所敗壞的程度,人看見了撒但敗壞人的罪惡滔天,神把它滅了,讓人看見神公義,有神的性情在裏面。神作的每一件事都公義,雖然人發現不了,但你不該隨意論斷,你看為不合理或有觀念的事就説神不公義,這是最没理智的作法。剛才舉一些反面的例子讓你們分辨分辨,你們就不敢説。你看彼得對有些事測不透,但他肯定這裏有神的智慧在其中,都有神的美意,人不能都測透,人能測透的事太少了。所以説,認識神的性情真是不容易的事。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神的公義性情》

上一篇:對待疾病的原則

下一篇:對待愛情婚姻的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