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西藏自治区教会报道被抓捕案例

宁夏一基督徒入西藏传福音一周内三次被抓,拘留并遭刑讯(2012/12/7)

李晓(化名),女,25岁,家住宁夏回族自治区。

2012年12月7日12时许,李女士等几名基督徒在西藏某市传全能神末世福音时,被四五名便衣警察强行抓捕,押到值岗亭。警察厉声训斥道:“西藏是共产党的天下,我们只信共产党,只听共产党的!你们想传福音,就是非法传道,是在犯罪……”后将李女士押至派出所,又转押到国保大队。在该队,警察将李女士包里的十余本信神书籍、几十份传福音资料、一台MP5播放器、一部手机全部没收(均未归还),并反复逼问其“教会带领是谁,总共来了多少人,都住在哪里,怎么联系”,无果。警察获知李女士的租住处后,强押其去搜查,因房东不在家未逞,遂返回国保大队。

12月8日3时许,警察将李女士送到救助站,后以“非法传教者”的名义强行将其押上火车遣回内地,李女士中途下车返回该市。

12月9日21时许,李女士正在该市一茶馆传福音,突然一警察冲上前,将李女士的胳膊反拧到身后,定罪说:“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竟敢在我们眼皮底下传福音,有你好果子吃!”随即将李女士拽至一警务室门口,瞬间从四面围来二十多名手端长枪、持着盾牌的武警,里三层外三层将其团团包围,枪口对准李女士。三四分钟后,警察将李女士拉进警务室,审问传福音事宜及带领的情况,见其不吭声,便上前一把扯下其帽子扔在地上,骂道:“我们这么多人就是专门守着抓你们这些非法传教的,不说,我们有的是办法对付你们!”并朝李女士的脸上猛扇两耳光,推来搡去地逼其交代,无果。后李女士又被带到国保大队。一进门,之前审讯李女士的警察上前就将其猛踹一脚(其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警察就之前的问题审问无果后,于12月10日下午又将李女士送到救助站,后押到火车站准备遣送。李女士趁警察不注意时逃离,回到暂住所。

12月11日22时左右,李晓和基督徒正在该市街道上张贴传福音资料,再次被警察抓捕,押到国保大队。一进审讯室,国保大队队长就冲上前狠抽李女士几耳光(打得其头晕脑胀,脸上火辣辣地疼),吼骂道:“你一次次进来,把你送走为啥要回来?就冲你这样一次次重犯,足够给你判个十年二十年的!甚至关你一辈子,让你传个够!这里是西藏,是共产党的天下!共产党不许人传道!”说着一把撕住李女士头发,猛地将其按倒在地,并用一只脚将其的头紧紧踩在地上,又用双手扯着李女士的脖领子,使劲向上拉(李女士被勒得大声尖叫),逼问其带领是谁,聚会点在哪儿;约7分钟后,见李女士不交代,该队长又使劲往上拉其衣领,李女士顿感呼吸困难、头晕、恶心,眼前也模糊发黑。李女士刚挣扎着站起来,该队长又抓起一个长一尺、高半尺的钢制订书机,威胁说:“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再不说,就立马砸碎你的脑袋……”刑讯以无果告终。

次日2时,李女士被押送到拘留所。12月14日8时,警察再次把李女士连同被抓的其他基督徒一起押上火车,并专门安排两名警察押送至内地,威胁说:“你们再敢来,我会将你们弄死!干掉!不信试试!”警察将李女士等人押送回内地后,又与当地警方联系,准备跟踪李女士等人抓捕当地的基督徒,因几人及时发现,抓捕未逞。

宁夏回族自治区一基督徒在传福音时两次被抓(2012/12/7)

2012年12月7日11时,舒童童(化名,女,24岁,家住宁夏回族自治区)与其他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在西藏自治区某市传福音时,被人报警。随即七名警察赶来,强行将舒女士等人推搡到警务站搜查,并将传福音资料、二十余本传福音书籍、手机全部没收。13时,八名警察将舒女士押至公安局,又转至国保局。

在该局,一警察用手不停地挆舒女士的脑门,冲其大喊:“叫什么?在哪儿住?”警察不满舒女士的回答,猛扇其一耳光,致使其脸上火辣辣地疼,心脏病也犯了,脸色煞白气上不来。

次日零时,舒女士被带到收容所呆了一晚。10时,警察将舒女士强行送到开往内地的列车上,中途舒女士又返回西藏。

12月10日13时许,舒女士准备去看望初信全能神的新人,被一警察搜身,两份传福音资料被没收。随即国保局的两名警察赶到,将舒女士押到国保分局。在审讯室里,警察将舒女士的一只手铐在木椅上,追问道:“带领是谁?住在哪儿?”国保局副局长说:“你年纪轻轻的,也不想下辈子在牢里度过吧!只要你说了,我就放你。”17时,舒女士被押至国保大队。23时,警察以“非法传教”为罪名将舒女士押送至拘留所,拘留3天。

12月14日8时许,国保大队两名警察将舒女士等人遣送回内地,威胁说:“你们再敢来,我会把你们弄死!不信试试!”

宁夏回族自治区一基督徒遭警察毒打,腰部致残影响生活(2012/12/3)

家住宁夏某市的杨阳(化名,女,18岁,系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在2012年传福音时被中共当局抓捕,遭到毒打并拘留四天,给其腰部落下严重后遗症。目前,杨阳稍微干点家务活或遇到天阴下雨,腰部就酸痛难忍,给其生活带来严重影响与不便。

2012年11月26日,杨阳在西藏拉萨市传福音时,因恶人举报遭八名全副武装的持枪警察抓捕,次日释放。同年12月3日晚,杨阳在拉萨市再次传福音发福音资料时,被便衣警察跟踪。后该警未出示任何证件,将杨阳抓捕押至拉萨市国保大队。

随后,警察为得到杨阳的真实信息,上前恶狠狠地朝其脸上左右开弓猛扇数耳光,顿时,杨阳眼睛酸痛,眼泪不停地往下流,视物不清,脸也肿起(四天后才逐渐消肿、视力恢复);警察又气急败坏地一把抓住杨阳的外衣,狠狠地将其往墙上连撞四次,杨阳的腰部被撞在墙上,扎心般的疼痛使其浑身冒冷汗,顺着墙根慢慢滑坐在地上(腰部呈青紫色,两个多月才消退,三个多月疼痛才减轻),感觉一动骨头都要错位。审问无果,警察又将杨阳拉到走廊里站在无玻璃的窗户前,让冷风吹其后背,约有十分钟。后警察以“非法传教”为罪名,将杨阳押送到拘留所关押四天。期间,因拘留所比较潮湿,杨阳感到腰部刺骨地冷,并且疼痛加剧,就像快要裂开一样,又酸又胀,每天睡觉不能平躺,躺下不敢翻身,无奈就靠墙坐着,去厕所时都需靠单手扶着腰才能缓慢行走。

12月7日上午,杨阳获释。因警察的毒打折磨,给杨阳的腰部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六年来其自行购买喷剂、膏药治疗,仍无济于事,如今干点简单的家务活(扫地、拖地)时间稍长腰都酸疼,腰部感到特别冷,像有寒风往里面吹,尤其天阴下雨酸疼更为严重,6月份炎夏季节还得穿上羽绒马甲。中共警察的迫害导致杨阳不能像正常人一样上班生活,给她的身心带来抹不去的伤痛。

拉萨市一基督徒被抄家、遭毒打并拘留(2012/12/20)

2012年12月20日晚上,四五名警察翻墙闯入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小张(化名,女,45岁,家住西藏自治区拉萨市)家中,又从窗户翻进室内,冲张女士等人质问道:“你们在干什么?”

据了解:事发当日23时许,张女士和几名基督徒正在家中聚会,突然发生上述一幕。警察以“信邪教”为由喝令张女士等人不许动,将手机和钱都放在桌子上,紧接着打电话叫来四名警察,在各个房间里大肆搜查一番,将所有的信神书籍、一台电脑、一台复印机及张女士的手机全部没收(均未归还)。12月21日2时许,张女士被带到某公安局国保支队。

在该局,两名男警就教会带领的情况连夜审问张女士,未果,便上前狠抽其几个耳光,将张女士打得脑袋嗡嗡作响,脸上火辣辣地疼;警察又抡起鞭子狠抽张女士的腰部,连抽三五分钟,又一脚踢到其腰上,将张女士踢倒在地,她腰痛难忍站不起来(腰部被踢成青紫色,20多天后才消退,疼了半个月);警察又一把抓住张女士的头发命令其站起来,张疼得无法站起,警察骂其是“装的”,并端来半盆凉水从其头上浇下去,致使张女士全身湿透,只能跪在水里。14时许,警察又逼问其带领是谁,见得不到想要的答复,一名长脸警察叫嚣道:“我就是神!”并定罪、恐吓说:“你们信的这被国家定为邪教,判你三年刑,看你还信不信你们的神?”张女士说:“我只要有一口气就要跟神走到底!”22时许,警察以“信邪教”为罪名将张女士押送至看守所。拘留期间,警察又提审张女士一次,想让其出卖教会其他基督徒,未逞。

2013年1月16日,张女士被关押27天后获释,她丈夫来接时,警察警告说:“把人看好,如果她再信神让我们抓住了,连你一块判刑!”

宁夏一基督徒两度入藏传福音均被拘留并毒打(2012/12/19)

许志(化名),男,24岁,家住宁夏回族自治区。

2012年11月,许志前往西藏自治区某市传扬全能神的末世福音。12月7日12时许,许志等人在该市传福音时,六名警察未出示任何证件,便将几人抓捕带到警务站,后转押至国保支队。警察就信神相关事宜及个人信息审问许志,因未得到想要的答复,便随手拿起书本朝许志的头上拍去,又狠抽其一耳光(半个月后许志的耳朵仍嗡嗡作响)。

12月9日,警察将许志带到火车站遣送回内地,中途许志下车后又返回西藏继续传福音。

12月19日22时半,许志等人正在租住的家里聚会,突然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随之一警察翻墙开门,数名警察一拥而入,未出示搜查令便开始搜家。国保支队副队长看见许志,上前就猛打两拳冲其咆哮道:“你怎么又来了?”警察将楼上楼下每个房间翻得乱七八糟,之后令基督徒们全部跪下,又拳打脚踢。副队长将许志带到另一房间,举起沙发凳卡在许志的胸膛上,用力将其推撞到墙上,又令许志跪在地上,在其膝盖、身上、手上猛踹痛打。警察从家中搜出大量的信神书籍、传福音资料,拍照后全部没收,后将许志等人押上警车,嘲讽道:“你们不是说体尝耶稣所受的苦吗?今天就让你体尝一下!”许志等人被带到国保支队,罚站在一楼走廊里。第一次抓捕、提审许志的警察看见许志,二话不说冲过来便狠踢其几脚。

审讯中,警察喝问许志:“你们谁是带领?谁说了算?你们谁负责管钱?”许志说“不知道”。警察气急败坏地扑上去狠踹许志的膝盖(膝盖疼痛得蹲不下),拿起打印机的电线在其后背上猛抽,又在其脸上狠抽了十几巴掌,许志的鼻子被打烂,流了好多血;该警察手打痛了,又拿一本厚书抽打,打到许志的左眼时,其左眼当时就看不见了(四五秒后恢复)。之后,警察勒令许志跪下,又狠踢其膝盖,许志疼痛难忍,用手护住,手上又被踹了好几下,手表链被警察踹断。自19日被抓到21日1时许,许志滴水未进。警察将许志转押到公安局刑警支队,将其手脚牢牢地铐在老虎凳上,再次轮番提审,无果。21日9时30分,许志被关押进看守所。

2013年1月17日9时,许志获释。警察将许志带到住处拿东西,当场没收其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总价值5299元)、2000元现金和教会的打印机(价值1600元);其他基督徒的MP5和MP3播放器、手机;租住的屋里大量的米、面、油全被抄走(所有物品均未归还)。

1月18日上午,许志被西藏警方遣送回内地,由宁夏警方押回。1月19日9时许,许志回到家后发现家中像被土匪抢劫一般,才知道警察已经对其抄家,同信全能神的家人均被抓捕。警察还指使村里吃低保的人和邻居监视许志,当地司法所的人、村长也来家中查问。随后许志被迫离家,在外流离失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