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經典話語 《關于神的性情與所有所是的話語》 選段193-197

193 我是獨一的神自己,我更是唯一的神的本體,我——肉身的整體更是神的完滿的彰顯,誰敢不敬畏我,誰敢用目光抵擋我,誰敢用嘴唇抵擋我,必死于我的咒詛烈怒之下(因着有烈怒而咒詛)。又有誰敢對我不忠不孝,誰敢對我耍花招兒,這些人必死于我的恨惡之中。我的公義、威嚴、審判將永遠長存,直到永遠,因我開始是慈愛、憐憫,但這并不是我完全的神性的性情,只有公義、威嚴、審判才是我——完完全全的神自己的性情。在恩典時代,我是慈愛、憐憫,那是因着我要完成的工作,我就有了慈愛、憐憫,但在這之後就不需要什麽慈愛、憐憫(從此以後再没有),全是公義、威嚴、審判,這才是我的正常人性加上完全神性的完全的性情。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七十九篇》

194 我執掌萬有,我是全權的智慧的神,對誰都不輕易放過,毫不留情,没有一點私人感情,對任何人(不管他説得多好,我都不會放過)都是以我的公義、正直、威嚴相待,在這其間,更讓每一個人看見我的作為的奇妙,看見我的作為是怎麽一回事。對于各種各樣的邪靈作為我一個一個地處罰,一個一個地扔在無底深坑,這一個工作我在亘古以前就已作好,不存有它的一點地位,不存有它作工的地方。凡我選中了的人、我預定揀選的人必不會讓它占有一時,而是時時聖潔。那些我没預定揀選的人,我就把他交給撒但,讓他不再存留。我的行政處處涉及我的公義、我的威嚴,撒但作工的人我一個都不放過,連同其肉體一同落入陰間,因我對撒但是恨,我絶不輕饒它,把它徹底毁滅,不給它留有一點作工的機會。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七十篇》

195 我是聖潔的神,絶不住污穢的殿宇。我只使用對我忠心無二的、能貼着我負擔的誠實的智慧人,因這些人是我所預定好的,在他們身上必没有邪靈作工,我説明一點,從現在開始,若没有聖靈作工的都是邪靈作工。再説一次,邪靈作工的對象我一個都不要,連同其肉體一同落入陰間!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七十六篇》

196 我要刑罰一切從我生但又不認識我的人,來顯明我的烈怒的全部,顯明我的大能,顯明我的全智。在我一切都是公義,絶對没有不義,没有詭詐,没有彎曲,誰若是彎曲詭詐的必定是地獄之子,必定是生在陰間的,在我一切都公開,説成必成,説立必立,無人能改變,無人能效仿,因我是獨一的神自己。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九十六篇》

197 我要罰惡賞善,我要施行我的公義,我要展開我的審判,我要用話語成全一切,使所有的人、所有的物都體嘗我的刑罰人的手,必要讓所有的人看見我的全榮,看見我的全智,看見我的全備,無人敢起來論斷,因在我一切都成,在此讓每個人都看見我的全尊,都體嘗我的全勝,因在我一切都顯現。從此足見我的大能,足見我的權柄,無人敢觸犯,無人敢攔阻,在我一切都公開了,誰敢遮蓋?我定規饒不了他!這樣的賤貨必受我的重刑,這樣的敗類必從我眼中清除,我要用鐵杖轄管他,我要用我的權柄對他審判,毫不客氣,不留一點情面,因我是没有情感,而且是威嚴不可觸犯的神自己。這一點每個人都應有所認識、有所看見,免得到時「無緣無故」地被我擊殺、被我毁滅,因我的刑杖會擊殺所有的觸犯我的人,我不管他是知道我行政的,還是不知道我行政的,我不管那個,因我的本體不容任何人觸犯。之所以説我是獅子就是這個原因,凡是讓我碰着的,我就擊殺了你,這就是為什麽説現在説我是憐憫、慈愛的神是褻瀆我的原因。我本不是羊,而是獅子,無人敢觸犯,誰若觸犯,我立即治死,不留一點情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一百二十篇》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