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經典話語 《揭示撒但怎樣敗壞人類的話語》 選段291-293

291 起初神造的亞當、夏娃是聖潔的人,也就是在伊甸園中他們是聖潔的,没有沾染污穢,而且對耶和華是忠心的,他們并不知道背叛耶和華,因為没有撒但權勢的攪擾,没有撒但的毒素,他們是最聖潔的人類。他們生在伊甸園之中,没有污穢玷污他們,没有肉體占有他們,他們敬畏耶和華,後來經撒但引誘,就有了毒蛇的毒素,有了背叛耶和華的心,活在了撒但的權勢之下。他們起初聖潔而且敬畏耶和華,這才是人,後來經撒但引誘之後,吃了善惡樹的果子,活在了撒但的權勢之下,被撒但逐漸地敗壞,便没有人原有的形象了。起初的人類有耶和華的氣息,根本没有一點悖逆,人心裏没有邪惡,那時的人是真正的人類。人經撒但敗壞後便成了畜生,人所思想的盡都是惡,都是污穢,没有善,没有聖潔,這不是撒但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

292 自從人類有了社會科學以來,科學與知識就占據了人類的心靈,進而科學與知識就成了統治人類的工具,使得人類没有足够的空間去敬拜神,没有更多的有利條件去敬拜神,神在整個人類心中的地位越來越下滑。人類的心中没有神作地位的世界是黑暗的,是没有期盼的,是虚空的。隨之而來,許多社會科學家、歷史學家、政治家興起來發表他們的社會科學論、人類進化論等等這些與神創造人類的真理而相違背的論調來充實人類的頭腦與心靈。這樣,相信神創造萬有的人越來越少,而相信進化論的人越來越多。越來越多的人把神作工的記録與神在舊約時代的説話當作神話傳説對待,神的尊嚴與神的偉大在人的心中淡漠了,神的存在與神主宰萬有的信條在人的心中淡漠了,人類的存亡與國家民族的命運對人來説已經不重要了,人類都活在吃喝玩樂的虚空世界之中……很少有人主動尋找神今天在哪裏作工,神怎樣主宰安排人類的歸宿。這樣,不知不覺中人類的文明越來越不能如人願,甚至有好多人覺得在這樣一個世界中活着反倒不如那些死去的人快樂,就連以往很文明的國家中的人也會這樣抱怨。因為没有神的帶領,哪怕統治者或社會學家都絞盡腦汁來維持人類的文明也是無濟于事的,任何一個人都不能填補人類心中的空虚,因為任何一個人都不能作人的生命,任何的社會論調都不能使人擺脱空虚的困擾。科學、知識、自由、民主、享受、安逸帶給人的僅僅是暫時的安慰,人類有了這些仍然不可避免地在犯罪,在抱怨社會的不公平,有了這些也不能攔阻人類探索的渴慕和欲望。因為人是神造的,人類無謂的犧牲與探索只能越來越多地帶給人苦惱,使人惶恐不得終日,不知怎樣面對人類的未來,不知怎樣面對以後的道路,甚至人類恐懼科學、恐懼知識,更恐懼虚空的感覺。在這個世界中,無論你是在自由的國家還是在没有人權的國家,你絲毫不能擺脱人類的命運;無論你是統治者還是被統治者,你絲毫不能擺脱探索人類命運、奥秘與歸宿的欲望,更不能擺脱莫名奇妙的虚空的感覺。這些人類共同的現象被社會學家稱作為社會現象,但又没有一個偉人能出來解决這樣的問題。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着全人類的命運》

293 科學給人帶來的是讓人只看到物質世界的東西,只滿足了人的好奇心理,但是不能讓人從中看到神主宰萬物的規律。人從科學當中似乎找到了答案,這個答案讓人迷惑,也讓人得到了暫時的滿足,這個滿足將人的心定格在了物質的世界當中。人認為在科學當中找到了答案,什麽事都憑着科學的觀點去認證、去接受,人的心被它占有,被它勾引,人就不再有心思去認識神,去敬拜神,去相信這一切都是從神來的,人應該從神得到答案,是不是這樣?越是相信科學的人越謬妄,他認為什麽事都能用科學解决,什麽事都能用研究去解决,他不去尋求神,也不相信神的存在,甚至有的人跟隨神多少年還没事研究細菌,或者查一些資料去找一個事的答案,他不從真理的角度看待這個問題,好多事情也是想靠科學的觀點或者知識、科學的答案去解决問題,而不是依靠神,也不尋求神,這樣的人心裏有没有神呢?(没有。)甚至有的人想用研究科學的方式來研究神。比如説,有不少宗教專家到方舟停靠的山上去考察,證實了方舟的存在,但從方舟的表面現象他們看不到神的存在,只相信故事,只相信歷史,這就是他們研究科學的結果,研究物質世界的結果。你如果研究物質,不管你研究的是微生物也好,研究天文地理也好,你永遠研究不出一個結果説神是存在的,神是主宰萬有的。那科學給人帶來的是什麽呢?是不是讓人遠離神?是不是讓人研究神?是不是讓人對神的存在更加疑惑呢?(是。)那撒但想用科學的方式敗壞人什麽呢?是不是想用科學證實出來的這些結果來迷惑人、麻痹人,用這些模棱兩可的答案來占據人的心思,讓人不再尋求神的存在,不再相信神的存在呢?(是。)所以説,這是撒但敗壞人的一種方式。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五》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