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神之路(朗誦)

目錄

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神的權柄(二)

4.歸服在造物主的權下,坦然面對死亡

一個人的誕生是一個孤獨靈魂來到人世間體嘗人生的開始,也是造物主為一個靈魂安排體嘗造物主權柄的開始,當然這對於一個人或一個靈魂來說是認識造物主的主宰、認識造物主權柄、親自體嘗造物主權柄的極佳的機會。人的一生都在造物主為其安排好的命運規律中生存,對於任何一個有良心、有理智的人來說,在一生幾十年的光陰中達到承認造物主的主宰,達到認識造物主的權柄並非難事。由此,對於每一個人來說,在幾十年的人生閱歷中達到認識人的命運都有命定,體會或總結出人活著的意義是什麼應該是很容易的事。在人認定了這些人生體驗的同時,人會逐步明白人的生命是從何而來,明白人心靈的真正需要是什麼,明白什麼才能將人帶上真正的人生之路,明白人活著的目標與使命應該是什麼,人也將會逐步明白如果一個人不能敬拜造物的主,不能歸服在造物主的權下,當人面對死亡的時候,即當一個靈魂再次面對造物主的時候,他的心靈必會是無邊的恐懼與不安。一個人生存在人世間幾十年都沒有明白人的生命是從何處來,也沒有明白人的命運掌握在誰的手中,這就難怪人不能坦然面對死亡了。一個經歷了幾十年人生對造物主的主宰有認識的人,是對人生的意義與價值有純正領受的人,是對人為何活著有深刻認識的人,也是對造物主的主宰有真正體會與經歷的人,更是能夠順服在造物主的權柄之下的人。這樣的人明白了造物主造人的意義,明白了人應當敬拜造物主,人的一切從造物主而來,也必將在不久的一天歸還給造物主;這樣的人也明白了人的生是造物主的安排,人的死是造物主的主宰,無論生還是死都在造物主的權柄之下命定。所以,當一個人能真正明白這些的時候,人自然會坦然面對死亡,也會坦然放下所有的身外之物,欣然接受與順服即將來到的一切,迎接造物主為人安排好的人生的最後一關,而不是一味地抗拒,也不是一味地恐懼。如果一個人能把自己的一生當作體驗造物主的主宰、認識造物主的權柄的機會,當作盡到一個受造人類的本分、完成自己的使命的一次難得的機會,人必然會有正確的人生觀,必然會活在造物主的祝福與引領之下,必然會行在造物主的光中,必然會認識造物主的主宰,必然會歸服在造物主的權下,必然成為見證造物主奇妙作為的人,也必然會成為見證造物主權柄的人。不言而喻,這樣的人必然是被造物主喜愛悅納的人,這樣的人才能有坦然面對死亡的態度,才能欣然迎接人生的最後一關。很顯然,約伯具備了這樣的對待死亡的態度,也具備了能夠欣然接受人生的最後一關這樣的條件,順利地走完了他的人生路,完成了他此生的使命,歸回到了造物主的身邊。

5.約伯一生的追求與收穫讓他坦然面對死亡

經上對約伯是這樣記載的(伯42:17):「這樣,約伯年紀老邁,日子滿足而死。」這就是說,約伯到死的時候沒有任何的遺憾,沒有任何的痛苦,而是自然離世。眾所周知,約伯活著的時候是敬畏神遠離惡的人,他的義行讓神稱許,也讓人紀念,他的一生可說是人類中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約伯曾經接受過神的祝福,在地上被神稱為義人,他也曾經接受過神的試煉,被撒但試探,他為神站住了見證,稱得起神口中的「義人」的稱號。在接受神的試煉之後的幾十年期間,他活得比之前更有價值、更有意義、更踏實、更坦然。因為他的義行換來了神的試煉,他的義行換來了神對他的顯現與親口說話,所以,在接受試煉之後的幾十年期間,約伯對人生的價值感受體會得更為實際,對造物主的主宰也有了更深的體會,對造物主的賜福與收取有了更加準確與確定的認識。在聖經關於約伯的記載當中記載了耶和華神對約伯的祝福超過了先前對他的祝福,這些都是約伯認識造物主主宰的更有利條件,也是約伯坦然面對死亡的更有利條件。所以對於約伯來說,當他年邁即將面對死亡的時候,他絕對不會放心不下他的財產,他沒有任何的牽掛,他不會留有任何的遺憾,當然他更不會恐懼死亡,因為他的一生都在追求走敬畏神遠離惡的道,所以他也不會擔心自己的結局。約伯這一系列的在面臨死亡的時候所表現出來的,現在的人有幾個能達到呢?為什麼這麼簡單的一個外表的態度就沒有人能夠得上呢?原因只有一個:約伯是在相信、承認、順服神主宰這樣的主觀追求下活著,也是在相信、承認、順服神主宰的前提下經過了他人生的幾個重要關口,度過了他人生中的晚年,迎來了他人生中的最後一個關口。無論約伯這一生中經歷了什麼,他的追求與他的人生目標對他來說是幸福的,而不是痛苦的。他的幸福並不僅僅是因著造物主的祝福或稱許,更重要的是因著他的追求與他的人生目標,也是因著在他追求敬畏神遠離惡的過程中他對造物主主宰的逐步認識與真實體會,更是因著他在經歷造物主主宰的同時親自體驗到的造物主的奇妙作為,與在此期間人與神相處、相識、相知的每一次溫馨而刻骨銘心的體驗與記憶,是因著人在明白了造物主的心意而得來的安慰與快樂,因著人在看到造物主的偉大、奇妙、可愛與信實之後的敬畏之心。之所以約伯能沒有絲毫痛苦地面對死亡,那是因為他知道他的離世意味著他即將歸回到造物主的身邊,也是因為他一生的追求與收穫能夠讓他坦然面對死亡,也能夠讓他坦然面對造物主對他生命的收回,更讓他無牽無掛地聖潔地面對造物主。約伯擁有的幸福現在的人能不能得著呢?你們有沒有條件擁有呢?既然條件都具備,為什麼現在的人就不能像約伯一樣活在幸福中呢?為什麼現在的人就擺脫不了對死亡懼怕的這種痛苦呢?有的人面臨死亡的時候會尿褲子,有的人會篩糠,有的人會昏死過去,有的人怨天尤人,有的人甚至會放聲大哭,這些表現絕對不是死亡逼近的時候人才有的突發性的表現。之所以人面臨死亡的時候能流露出這些尷尬的表現,主要是因為在人內心深處對死亡的懼怕,因為人對神的主宰、神的安排沒有清楚的認識與體會,更沒有真實的順服,因為人只想自己安排、掌控一切,只想自己把握自己的命運、把握自己的生死,這就難怪人總也擺脫不了對死亡的恐懼了。

6.接受造物主的主宰,才能歸回到造物主的身邊

一個人對神的主宰、安排沒有清楚的認識與經歷,人對命運、對死亡的認識也必然是稀裡糊塗。人不能看清楚這一切都在神的手中,不能認識到這一切都是神的掌管與神的主宰,也認識不到人不可能甩掉、掙脫這樣的主宰,所以人在死亡之前總有說不完的遺言,總有牽掛,總留有遺憾。在人的心裡裝著太多的包袱,裝著太多的不情願、太多的迷惑不解,從而導致了人對死亡的懼怕。一個人出生在這個世界上,他的生是必須的,而他的死是必然的,沒有人能越過這樣的過程。人要想沒有任何痛苦地離開這個世界,要想沒有任何不捨與牽掛地面對人生的最後一關,唯一的途徑就是不要留下任何遺憾。而人離開人世間不留下任何遺憾的唯一途徑就是認識造物主的主宰,認識造物主的權柄,順服在造物主的主宰之下,順服在造物主的權柄之下,這樣,人才能遠離人類的紛爭,遠離罪惡,遠離撒但的捆綁,如約伯一樣活在造物主的引領之下、祝福之中,活得自由釋放,活得有價值、有意義,活得光明磊落;如約伯一樣能順服造物主的試煉與剝奪,能順服造物主的擺佈與安排;如約伯一樣一生敬拜造物主而獲得造物主的稱許,聽見造物主的親口發聲,也看見造物主的顯現;如約伯一樣快樂地活著,快樂地離世,沒有任何痛苦,沒有任何牽掛,也沒有任何遺憾;如約伯一樣在光中活著,在光中度過人生的每個關口,在光中順利地走完了他一生的路,順利地完成了他的使命——作為一個受造之物經歷、體驗、認識造物主的主宰,而在光中離開,從此以一個造物主所稱許的受造人類守候在造物主的身邊。

不要錯過認識造物主主宰的機會

以上這六關是造物主為每一個正常的人設定的一生所要經歷的幾個重要步驟,其中的每一關對人來說都是現實的,都是人不能超越的,都涉及造物主的命定、造物主的主宰,所以每一關對人來說都是一個重要的關卡,而怎麼才能順利地通過這一個個關口,是你們當前所面臨的很嚴峻的問題。

人生這幾十年說長也不算長,說短也不短,眨眼之間,人從出生到成年度過了二十多個春秋,雖然在年齡上算是成年人,但這個年齡段的人對人生、對命運的認識幾乎等於零。而隨著人閱歷的不斷增長,人也逐步邁入中年,雖然三四十歲的人對人生對命運有了初步的體驗,但這個年齡段的人對人生與命運的概念依然是很模糊的。有的人四十歲才開始了解神所造的人類、神所創造的天地萬物,開始了解人生是怎麼回事,人的命運又是怎麼回事;而有的人雖然跟隨神許久,已是中年,但並不能對神的主宰有準確的認識與定義,更不能有真實的順服;還有一部分人除了追求得福之外,什麼都不關心,雖然活了一把年紀,但對造物主主宰人類命運的事實沒有絲毫的了解與認識,所以,對於「順服神的擺佈與安排」這樣的實際功課沒有絲毫的進入,可說是糊塗透頂,空活一世。

如果根據人對人生的體驗與人對命運的認識來劃分人的各個時期,大致就可劃分為三個時期:第一個時期為人的幼年期,即從人的降生到中年或說從降生到三十歲;第二個時期為人的成長期,即從人的中年到晚年或說從三十歲到六十歲;第三個時期為人的成熟期,即從人的晚年到離世或說從六十歲到離世。這就是說,從一個人降生到中年,大多數人對命運與人生的認識只是停留在人云亦云的說辭上,幾乎沒有任何實際的實用的內容,人在這個階段所樹立的人生觀與人的各種處世方式都很浮淺很幼稚,這就是一個人的幼年期;當人體驗了人生的各種酸甜苦辣之後,人對命運才有了真實的體會,在人的內心深處、在人的潛意識裡才逐步知道人命運的不可逆轉性,逐步意識到造物主對人類命運的主宰是確實存在的,這就是一個人的成長期;當人不再與命運抗爭,不再願意捲入各種紛爭,而是知天命、順天意,歸結自己一生的功過,等待造物主對自己的一生作出評判的時候,這就是一個人的成熟期。從人的這三個階段的不同體驗與人的不同收穫上來看,正常情況下,每一個人一生能認識造物主的主宰這樣的機會並不是很多。如果一個人的壽命是六十歲,那他就只有三十年左右的時間來認識神的主宰,如果一個人想擁有更長時間來認識神的主宰,除非他的壽命足夠長,除非他能長命百歲。所以我說,按照人類正常的生存規律來看,從一個人接觸到「認識造物主的主宰」這樣的話題開始,到人能認識到造物主的主宰這樣的事實,再到人能順服造物主的主宰,這雖然需經歷一個漫長的過程,但屈指數來,人也只不過僅僅只有三四十個春秋的機會來獲得這些成果罷了。而人常常被得福的慾望與野心衝昏頭腦,看不透人活一世的根本所在,也看不透認識造物主主宰的重要性,從而不能珍惜來到人世間體驗人生、體驗造物主的主宰這一寶貴機會,也不能領悟到一個受造之物接受造物主親自帶領的彌足珍貴,所以我說那些希望神的工作儘快結束、神儘快安排人的結局、以便人能馬上看到神的真體顯現、儘快得著福分的人是大逆不道的人,是愚蠢至極的人,而那些希望能在有限的光陰中把握好這千載難逢的機會來認識造物主主宰的人才是明智的人,是聰明絕頂的人。這兩種人不同的願望暴露出兩種截然不同的觀點與追求:追求得福的人自私卑鄙,從不體貼神的心意,從不追求認識神的主宰,也不想順服神的主宰,只想隨心所欲地活著,是自甘墮落的人,是滅亡的種類;追求認識神的人能放下自己的慾望,願意順服神的主宰與安排,追求做順服神權柄的人,做滿足神心意的人,這樣的人是活在光中的人,是活在神祝福之下的人,必能得著神的稱許。不管怎麼樣,人的選擇沒有用,神工作的長短都不是人說了算的,人還是任神擺佈,順服神的主宰為好,不任神擺佈你又能怎麼樣呢?神會不會有損失呢?你不任神擺佈,想自己說了算,這是愚蠢的選擇,最終受虧損的只有你自己。只有人儘早地與神配合,接受神的擺佈,認識神的權柄,認識神為人所作的這一切,那人就有希望了,人的這一生就沒有白活,就得著救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