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全能神的發表(認識神之路)

Recital-latest-expression
全能神的發表(認識神之路)

選擇分類

風景圖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風景圖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粵語)
Recital-god-word-selected-passages
經典神話語
Recital-god-word-selected-passages-hk
經典神話語(粵語)

第三部分

神是萬物生命的源頭(一) 

我還是用講故事的方式跟你們敘述,你們靜靜地聽著,然後揣摩我在講什麼,我講完之後會問你們,看看你們能領會多少。這個故事的主人公有大山、小溪、狂風和巨浪。

故事2.大山 小溪 狂風與巨浪

一條小溪緩緩地流淌著,蜿蜒曲折,它來到了大山腳下,大山擋住了它的去路,它用它微弱的聲音對大山說:「請讓開,你擋住了我的方向,你擋住了我前方的路。」大山問它說:「你去哪兒?」小溪說:「我要找尋我的家鄉。」大山又說:「好吧,請從我的身上流淌過去吧!」可是因著小溪太柔弱,也因著小溪太幼小,它怎麼也越不過大山,於是它只好在大山腳下繼續流淌著……

一股狂風席捲著沙石與雜物來到了大山前,怒吼道:「讓開!」大山說:「你去哪兒?」狂風怒吼著說道:「我要到山的那邊去!」大山說:「好吧!如果你能折斷我的腰,那你就過去吧!」狂風怒吼著,一遍又一遍,無論它怎麼怒吼、怎麼努力,都不能折斷大山的腰。它累了,它停下腳步,歇息下來。而山的那一邊,一陣一陣的微風吹來,人們好不愜意,那是大山帶給人們的問候……

海岸邊,浪花在翻滾著,輕輕地拍打著岸邊的礁石。突然,一股巨浪狂奔而來,它咆哮著來到大山前,喊道:「讓開!」大山說:「你去哪兒?」巨浪不能停下它的腳步,它繼續咆哮著,回答道:「我要擴張我的土地,我要伸展我的胳臂!」大山說:「好吧!如果你能越過我的頭頂,我就為你讓路。」於是,巨浪退後,再次衝向大山,不管它怎麼努力,它都不能越過大山,它只好慢慢地退去……

千百年來,小溪在大山的腳下就這樣靜靜地流淌著,它順著大山指引的方向回到了它的家鄉,匯成了河,匯成了海。因著大山的守候,小溪從未迷失方向,小溪與大山相生相息、相生相剋又相互依存。

千百年來,狂風從未改變它怒吼的習慣,它依然常常席捲著沙石「光顧」大山,威脅著大山,但它從未折斷大山的腰,大山與它相生相息、相生相剋又相互依存。

千百年來,巨浪也從未歇息,從未停止它擴張土地的腳步,它一遍又一遍重複著向大山咆哮,而大山也從未因著它的咆哮而挪動身軀。大山守望著這片海,就這樣,海中的萬物得以繁衍生息。大山與巨浪相生相息、相生相剋又相互依存。

這個故事講完了。首先你們說說,我所講的故事的內容主要是什麼?首先有大山,還有小溪,狂風,巨浪。那在第一部分裡,小溪與大山發生了什麼樣的故事?為什麼要講小溪與大山?(因著大山守候著小溪,小溪從未迷失方向,它們相互依存。)大山對於小溪來說是保護還是攔阻?(保護。)難道就不是攔阻嗎?大山與小溪相守著,大山既是小溪的保護,也是小溪的攔阻,它保護著小溪匯成河,同時又攔阻小溪,不讓小溪到處流動,到處氾濫,因而這片水域就不會給人類帶來災害,這是不是這段故事的主要內容?就是藉著大山的保護與大山作為小溪的屏障,人類的家園也得到保護了。而小溪在山的腳下匯成了河,也匯成了海,這是不是小溪生存的規律呀?小溪匯成河、匯成海是藉著什麼?是不是藉著大山?藉著大山的保護,也藉著大山的攔阻。這是不是重點?在這兒你看沒看到大山對於水的重要啊?這高高低低的山,神造它有沒有目的啊?(有。)這是一個小小的片段,僅僅是一灣小溪和一座大山就讓我們看到了神創造的這兩樣東西存在的價值與意義,也看到了神掌管這兩樣東西的智慧所在、用意所在,是不是這樣?

第二部分講的是什麼?(狂風與大山。)有風是不是好事啊?(是。)這也未必,有時候風太大就是災。如果讓你呆在狂風裡你是什麼感覺?看這狂風有幾級了,是吧?如果是小小的微風,或者是三四級風,這還勉強,頂多吹得人眼睛睜不開,但是如果狂風狂到一個地步成為龍捲風,你受得了嗎?你就受不了了。所以風對人來說,完全說它是好的是錯誤的,完全說是不好的也是錯誤的,那要看它是多大的風。那大山在這裡起了什麼作用?是不是起了過濾風的作用呢?大山把颳來的一股狂風變成了什麼?(微風。)那在人生存的環境當中,多數人接觸到的、感受到的風是狂風還是微風啊?(微風。)這是不是神創造大山的一個目的、一個用意呀?如果總有狂風捲著沙石在沒有任何攔阻與過濾的情況下臨到人,人的生存環境會是怎麼樣的呢?能不能是飛沙走石,人沒法在地上呆了呢?也可能被石頭打著了,也可能被沙子迷眼睛看不著了,也可能人就被捲到空中了,也可能被吹得站不住了,也可能房子就被毀了,各種災難都會臨到。那狂風有沒有它存在的價值呢?一說這風不好,人又感覺沒價值了。有沒有價值?變成微風它不就有價值了嗎?人感覺悶熱的時候,感覺空氣窒息的時候,人最需要的是什麼?人最需要的是一股微風,輕輕地、徐徐地吹來,吹得你頭腦清醒,心思敏捷,給人的心情帶來了很好的一個修補、改善。比如說,你們現在坐在屋裡,人很多,空氣很稠密,最需要的是什麼?(微風。)人到了空氣特別渾濁的地方,那裡的空氣中就有一些髒東西,使人的思維也變慢了,血液流動也減緩了,頭腦也不清醒了,如果換換空氣,讓空氣流通一下就變得新鮮了,人就感覺不同了。雖然小溪可能成為災難,狂風也可能變成災難,但是有大山的存在,這些災難都被它變成對人有益的東西了,是不是這樣?

第三部分講的是什麼?(大山和巨浪。)大山和巨浪,這個畫面是在大山腳下的海岸邊,我們看到了大山,看到了浪花,也看到了巨浪。對於巨浪來說,大山是什麼?(保護和屏障。)是雙重的,既是保護也是屏障。保護的目的是為了這片海不消失,這片海不消失,那活在海中的萬物就能得以繁衍生息。而作為它的屏障,就是讓這片海的水,這個水域不至於氾濫成災到處亂流,對人類的家園造成傷害,造成破壞。所以說,大山對於巨浪既是保護又是屏障。

這就是我所說的大山與小溪、大山與狂風、大山與巨浪相生相息、相生相剋又相互依存的意義。神創造的這幾樣東西都有它生存的一個法則、一個規律,那從這個故事當中看到了神的什麼作為呢?神創造完萬有是不是就不管了呢?反正給它定好了規律,定好了各自的功能,就不管了,是不是這樣?(不是。)那是什麼?神還管理著,管理著水、風與浪,不讓它亂跑,不讓它對人類生存的家園造成傷害、破壞,這樣人生活在這片土地上就能繼續繁衍生息。就是說,神創造萬有的時候,這萬有的生存規律神已經定好了,神創造這些東西除了確保它給人類帶來益處之外,還得管理它不讓它給人類帶來麻煩,帶來災難。如果不是神的管理,那水是不是就亂流啊?風是不是就亂颳呀?它有規律嗎?如果神不管理,它就沒有規律,風就亂颳,水會亂流,到處氾濫。巨浪如果高過大山的話,這片海還能存在嗎?這片海就不能存在了。大山如果沒有巨浪高的話,海就不存在了,大山也失去它存在的價值與意義了。

從這兩個故事當中看沒看見神的智慧呀?神創造萬有,主宰著萬有,管理著萬有,也供應著萬有,神在萬有其間鑒察著萬有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也鑒察著人類生存的各個角落,所以,神所創造的萬有,神對每一樣東西它的性能、它的性質、它的生存規律、它生存的意義與存在的價值是瞭如指掌、清清楚楚。你們說,在神所創造的萬物中,神需要研究它的規律嗎?神需不需要學習人類的知識、科學去研究它、了解它呀?(不需要。)那人類當中有沒有一個學識廣博、知識豐富的人能像神一樣了解萬物呢?沒有吧?有沒有天文學家或者生物學家能夠真正地了解萬物生長的規律呢?他們能不能真正了解萬物各自存在的價值呢?(不能。)因為萬物是神造的,人學那知識學得再多再深,年頭再久,永遠測不透神造萬物的奧祕與神造萬物的目的,是不是這樣?話說到這兒,你們對於「神是萬物生命的源頭」這句話的真正含義是不是有一部分了解了呢?(是。)我知道當我說這個題目——「神是萬物生命的源頭」的時候,好多人會立刻想到「神是真理,神用話語供應我們」,只想到這一層意思,甚至有的人認為,「神供應人的生活和日用的飲食與每天所必需的一切東西,這不算是什麼供應」。是不是有人會這麼想?神為了人類能正常地生存,正常地活著,神創造這一切,神的用心是不是很明顯?神在維護著這個人類生存的環境,也在供應著這個人類生存所必須要有的東西,更在管理著、主宰著這一切,讓人類能夠正常地生活,能夠正常地繁衍生息,這就是神供應萬有、供應人類的方式。這些需不需要人去認識與了解呀?或許有些人會說:「這個話題與我們認識真正的神自己相距太遠了,我們不想認識,因為我們活著不是只靠日用的飲食,而是靠神口中的話。」這話對不對?(不對。)錯在哪兒啊?你們說,認識神只認識神所說過的那些話,能不能完全認識神哪?只接受神的作工、接受神的刑罰審判,能不能完全認識神?要認識神只知道一部分神的性情,了解一部分神的權柄就行了,就能達到認識神了,這話對不對?(不對,因為這樣認識太片面,還是會有點空洞。但是從神的各方面作工,再結合我們能看得到、能觀察到、體會得到的萬物——山川、湖泊、種子、陽光、雨露這些來認識,就覺得很實際。)神的作為是從創造萬有開始的,而且一直到現在神的作為是無時不在、無刻不在的,如果只相信神的存在是因著神揀選了一部分人,他把工作作在這部分人身上,要拯救這一部分人,然後其他的事與神無關,與神的權柄無關,與神的身分無關,與神的作為無關,這叫真實認識嗎?這樣的一個所謂對神有認識的人,只片面地把神的作為局限在一班人身上,這樣的認識是不是真實認識?人這樣的認識是不是否認神創造萬有、主宰萬有啊?有的人都不想搭理這事,心想:「神主宰萬有我也沒看著,離我太遠,我不想認識,神願意作什麼就作什麼,跟我沒關係,我就管接受神的帶領、神的說話,然後蒙神拯救,被神成全,別的什麼也不管,什麼神創造萬有的規律,神是怎麼供應萬有、供應人類的,跟我沒關係!」這叫什麼話?這是不是大逆不道啊?有這樣思想的人在你們中間有沒有?你們不說我也知道,在你們中間有一大部分人有這樣的想法。這些「本本先生」他們用自己所謂的屬靈的觀點看待這一切,他們只想把神限制在聖經裡,把神限制在神話裡,限制在這些字面的道理上,不想認識神更多,也不想讓神分更多的心思去作別的事情,這些人的想法很幼稚,也很宗教化。持有這樣觀點的人能不能認識神哪?很難認識神。今天講這兩個故事,講的這兩方面也可能在你們剛剛聽到的時候,剛剛接觸的時候,你們覺得有一點深奧或者有一點抽象,不是太好理解,也不是太好懂,很難與神的作為、與神自己聯繫起來掛上鉤,但是在萬物中,在人類中間,凡是神的作為、神作過的事,每一個人,每一個追求認識神的人都應該有清楚、準確的認識。這些認識能使你確定相信神的真實存在,也能讓你準確地知道神的智慧、神的能力與神供應萬有的方式,讓你清楚地意識到神的存在是真實的,不是虛幻的,不是傳說,不是渺茫的,也不是一種學說,更不是一種精神寄託,而是真實存在的,更讓人知道是神一直這樣供應著萬有,供應著人類,以他的方式、以他的節奏來供應著萬有,供應著人類。所以說,因著神創造了萬有,給萬有帶來這樣的規律,萬物才能在神的命定之下各盡其職,各盡其責,各自扮演著自己的角色,為人類,為人類的生存空間、生存環境發揮著自己的作用。如果沒有神這樣作,沒有了人類這樣的生存環境,人類無論是信神也好,或者是跟隨神也好,都是不可能的,僅僅是一句空話,是不是這樣?

咱們再看看剛才講的這個故事——大山與小溪。大山的作用是什麼?大山上也滋生著萬物,它本身有它存在的價值,同時大山也阻擋著小溪,不讓小溪隨意流動給人類帶來災難,是不是這樣?就是大山以它自己的方式存在著,滋生著自己本身所擁有的萬物——樹木、草,還有山裡的各種植物與動物,同時大山又為小溪指引方向,歸攏小溪,讓小溪很自然地順著它的腳下能夠流成河,匯成海。這樣一個規律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神創造的時候特定的安排。大山與狂風呢,本身大山也需要風,也需要風來吹拂大山上的生物,同時大山也制約著狂風,不讓狂風氾濫。這個規律一方面有大山的職責,大山的職責這個規律是不是自然形成的?(不是。)而是神創造好的。大山有它的職責,狂風也有它的職責。那大山與巨浪呢,如果沒有大山的存在,水自己有沒有流向啊?(沒有。)它也會氾濫。大山有大山存在的價值,大海也有大海存在的價值,而它們之間在互相能夠正常存在、互不干涉的情況下也互相制約著,大山制約著大海,不讓它氾濫,從而保護了人類的家園,也讓大海養育了大海中的萬物。這個景觀是不是自然形成的呢?(不是。)也是神創造好的。從這個畫面中看到,神創造萬有的時候,大山放在哪兒,小溪從何而流,狂風在什麼地方颳起,從什麼地方開始颳到什麼地方,巨浪的高度是多高,這些神都已經命定好了,都有神的用意與目的,這就是神的作為。那現在神的作為是不是在萬物中處處都能看見呢?(是。)

0個搜索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