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經歷基督審判的見證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

解決血氣有路了

尚 恩

「尚恩,我們都達成共識了,你到底怎麼想的,倒是表個態啊!」幾個弟兄顯然等得著急了,朝著坐在一邊低頭不語的尚恩問道。

最近教會需要大批講道稿傳福音,為了提高效率,大家提出各寫各的,寫好了再一起修改定稿,作為組長的尚恩卻猶豫了。

他眉頭緊鎖著,心想:「各寫各的速度是快,可質量這一關不好把握,畢竟一個人的思路太狹窄,看問題不全面,如果沒把好質量關,負責人責怪下來,我這臉往哪兒放啊?……可大家都想一個人寫,我若不同意會不會打消大家的積極性?一人寫一篇確實能提高速度……」

「既然大家都贊同各寫各的,咱們就先這麼操練,但可不能只顧數量忘了質量呀!」尚恩認真地提醒道。

大家都點頭稱是,接著便投入到緊張的忙碌當中。

5个弟兄一起看神话

沒幾天,組裡就寫好四份講道稿,看著一份份講道稿上交,尚恩不禁喜上眉梢:「我剛被選為組長,這麼快就上交了幾篇講道稿,負責人看後一定會認可我的工作能力的!」尚恩充滿自信,他鼓勵弟兄們說:「感謝神的帶領,咱們還得再接再勵啊!……」大家都積極響應。

一天下午,天氣有些悶熱,尚恩喝了一口茶,抿了抿乾燥的嘴唇,繼續耐心地給弟兄們交通寫講道稿需要注意的問題。這時負責人推門進來,詢問了他們幾人的情形及工作情況後,便說他們上交的講道稿質量明顯比以前下滑了,並責備尚恩沒在文稿的質量上把好關,沒有盡到組長的責任。面對負責人的責備,尚恩感到很尷尬,本以為負責人看到他們整理出這麼多講道稿會認可他的工作能力,可沒想到稿子出現質量問題臨到了修理對付。作為組長,組裡的講道稿寫成這樣,尚恩感到太丟臉了,好像被人抽了一耳光。負責人走後,尚恩越想心裡越不平衡:這講道稿又不是我一個人寫的,怎麼全是我的責任呢?真是「炒豆大家吃,炸鍋一個人的事」!

負責人的對付使尚恩在大家面前丟了顏面,他心裡很來氣,沉著臉衝弟兄們說:「我早就提醒過大家別光顧著數量,要注重講道稿的質量,我說的話你們當作耳旁風,這是不是沒有負擔和責任心哪!咱們就這麼應付糊弄,稿子只能越寫越差!出現這個問題,我是有責任,大家有沒有責任,都好好反省反省吧!以後寫的講道稿大家都擔點責任把把關,別再應付糊弄地盡本分了!……」

本來講道稿沒寫好大家心裡就不好受,又經尚恩這一通數落,大家更是低著頭不敢吱聲。尚恩感到有些不對勁,知道自己不該用這樣的態度對待弟兄們,可因負責人當著大家的面這樣對付他,使他臉面很受損,他心想:「要是不說說這事,他們還以為只是我的責任呢,若再寫不好,那我這個組長還怎麼在組裡立足呢?」尚恩搖了搖頭,繼續埋頭在電腦上寫講道稿。

一天晚上,尚恩和弟兄們正在一起修改楊弟兄的講道稿,馬弟兄突然指著講道稿提醒說:「哎!這個地方的問題和尚恩弟兄那篇講道稿中的問題是一樣的。」楊弟兄點點頭道:「你這一提,我記起來了,上次負責人來就指出那篇講道稿裡的缺少了,這還真不是個小問題啊!」「是啊,我們在尚恩弟兄那篇講道稿上還沒有引以為戒啊!」李弟兄接著說道。

尚恩本想和弟兄們一起查漏補缺把講道稿改好,沒想到幾個弟兄竟針對問題你一言我一語地談論起他那篇講道稿,他的臉紅一陣,白一陣,心裡不由得抵觸上了,他心想:「你們修改我的講道稿指出偏差我接受,現在修改別人的講道稿,你們又拿我稿子中的問題來說事,這段時間工作中出現這些問題,我心裡就不好受,你們還拿我的問題開涮,這不是有意針對我讓我難堪嗎?」尚恩再也聽不下去了,感到像受了羞辱,按捺不住心裡的火氣,生氣地說:「現在是修改楊弟兄的講道稿,你們還拿我講道稿中的問題來說事,有這個必要嗎?」

尚恩話音一落,整個房間頓時鴉雀無聲,空氣也像凝固了一樣,大家好一陣才緩過神兒來,尷尬地互相看了看,低頭不語。尚恩突然意識到自己的話說得有些過分了,雖制止了大家對他的講道稿的探討,但看到大家明顯受他的轄制,他心裡有些受責備:「弟兄們只是提了提我講道稿中的問題想要引以為戒,我怎麼就發這麼大火氣呢?這也沒有信神之人的樣式啊,以後還怎麼跟弟兄們配搭寫講道稿呢?」尚恩感到內心自責,只好向神禱告:「神啊!弟兄們談起我寫的講道稿中的問題,我覺得他們是在笑話我就接受不了,還說話吼他們。神啊!我知道這樣做不合適,我不願活在這樣的情形裡,求你帶領我,使我能認識自己,明白你的心意。」

禱告後,尚恩想到神的話說:「人一旦有了地位,情緒常常難以自控,所以很喜歡借題發揮,宣洩不滿,發洩情緒,常常沒事就發火,以顯露自己的能耐,讓人知道他身分與地位的與眾不同。當然沒有地位的敗壞人類的情緒也常常失控,他們的發火常常是因著個人的利益受損,為維護自己的地位、自己的尊嚴,敗壞人類常常發洩情緒,流露狂妄本性。人的發火與宣洩都是為了維護罪惡的存在,它是人不滿情緒的表達方式,這裡充滿摻雜,充滿了陰謀與詭計,也充滿人的敗壞與邪惡,更充滿了人的野心與慾望。……人的宣洩是邪惡勢力的出口,是屬血氣之人的惡行氾濫與難以遏制的表現。」(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當有人做事說話損害到一個人的利益、顏面的時候,他如果不明白真理,沒有真理,他的表現流露出來的就是血氣。血氣這東西好不好?這是正面事物還是反面事物?(反面事物。)很明顯,這是反面事物。那人憑血氣活著是好事還是壞事啊?(壞事。)那臨到一個事,人暴露血氣、天然,這是不是順服神、尋求真理的人呢?很顯然,在這個事上他如果暴露了血氣,那肯定對神就沒有順服。」(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尋求真理順服神才能解決敗壞性情》)尚恩從神的話中認識到,敗壞人類發火都是有原因的,當個人的利益、臉面受到損害時,為維護自己的利益、臉面地位就常常情緒失控,發洩不滿,暴露天然、血氣,失去正常人性該有的理智,這都是受狂妄自大的敗壞本性支配,所流露出來的都是邪惡的,屬於反面事物。尚恩想到自己剛才發火就是因為弟兄們說的話觸及到他的臉面地位了,為了挽回臉面就身不由己地暴露血氣,出口傷人,絲毫不顧及弟兄們的感受,這都是因著他的性情狂妄,臨到事心中沒有神的地位,為私慾活著,不注重尋求真理造成的。

尚恩不由得反省自己這一段時間的情形:當看到弟兄們都寫出了講道稿時,他感到臉上有光,並想像會得到負責人的高看、誇獎,為此他就很高興,跟弟兄們相處也算融洽;當組裡寫出的講道稿質量不好,遭到負責人修理對付時,他不反省認識自己,也不交通真理解決問題,反而為了挽回自己的顏面,維護在人心中的地位,隨意發火、數落弟兄們,發洩心中的不滿情緒,導致弟兄們受轄制;當弟兄們提到他寫的講道稿中存在的問題作為警戒時,他不但不正確對待自己的缺少,盡上組長的職責跟弟兄們共同吸取教訓,進入原則,反而認為弟兄們沒把他這個組長當回事,有意拿他的問題來取笑、貶低他,為了捍衛自己所謂的「尊嚴」而吼弟兄們。尚恩看到自己在和弟兄們的相處中不涉及自己的利益時能憑愛心、耐心對待,可一旦觸及自己的地位、形象就憑撒但敗壞性情看事、行事,不尋求、順服真理,而是以血氣來解決問題,以狂妄性情來壓制別人。尚恩看到自己沒有敬畏神的心,所作所為處處彰顯撒但,抵觸正面事物,真是太醜陋、邪惡,讓神厭憎,也傷害了弟兄們。想到這兒,尚恩感到無地自容,心裡滿了愧疚。

深夜,陣陣微風驅散了夏日的燥熱,帶來幾絲涼意。尚恩走到窗前,他心情有些沉重,長長地嘆出一口氣,他掏出手機,看到神的話說:「未經撒但敗壞的人本是順服神的,本是聽神話就順服的,本是理智、良心健全的,本是人性正常的。當人經撒但敗壞之後,人原有的理智、原有的良心、原有的人性都麻木了,都被撒但破壞了,這樣人對神的順服、對神的愛也都失去了。人的理智失常,人的性情都變成了畜生一樣的性情……」(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撒但敗壞了人,撒但又掌控了人,人活在撒但的敗壞性情裡做事,活在撒但敗壞的世界人群當中,人不知不覺被撒但佔有、同化,人就具備了撒但的敗壞性情,就是撒但的本性。從撒但的所說所做當中看沒看見撒但的狂妄?看沒看見撒但的詭詐與撒但的惡毒?撒但的狂妄主要是什麼表現?是不是撒但總想佔有神的地位?撒但總想取締神的工作、取締神的地位而自己佔有神的地位,讓人去跟隨它,讓人去擁護它,讓人去敬拜它,這是撒但的狂妄本性。……人經受了撒但幾千年的敗壞,人也變得狂妄,變得詭詐、惡毒與不可理喻,這都是撒但的本性帶給人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五》)從神的話中尚恩明白了,我們人有狂妄性情都是被撒但敗壞的結果,撒但敗壞我們人類幾千年,把它的各種毒素、生存法則、思想觀點都灌輸到我們裡面,我們就有了撒但的本性,都變得狂妄自大、自是自高、陰險詭詐、凶惡,說話做事甚至心思意念流露的都是撒但的性情。受撒但狂妄本性支配,人都想凌駕於別人之上,轄管人,控制人,所以一旦觸及到自己的利益、地位臉面、奢侈的慾望就會失去理智,暴露天然血氣。尚恩認識到自己活在撒但權下,對神沒有順服,對人也沒有理解、包容,總把自己放在組長的位上不能與弟兄們站平等地位,而是憑狂妄性情擺臉色,耍態度,以此來顯示自己的威風,所流露、活出的哪有一點人性理智。

尚恩這才看到撒但的各種毒素「天上地下,唯我獨尊」「人活臉面,樹活皮」「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早已扎根在他內心深處,成了他行事為人的準則,撒但用這些邪說謬論來迷惑、敗壞他,使他把地位名利看得高於一切,認為自己是組長,就應該有地位、有權威,為維護自己的地位、形象就不願接受修理對付,更不許別人提及自己的缺點,一旦觸及到自己的地位就暴露血氣,為了挽回自己的聲譽在弟兄們面前耍威風,流露狂妄、凶惡的性情。尚恩看到自己真是「老虎屁股摸不得」,誰也不能碰,不能惹,他這樣做的性質不就是想在弟兄們心中一直佔有地位,讓弟兄們都聽他的、順從他,以他為中心嗎?這不是在與神爭奪人嗎?尚恩心思沉重,看到自己被撒但敗壞得狂妄、邪惡,喪失了正常人該有的理智,沒有一點真正人的樣式,太需要神的審判、拯救了。

弟兄在祷告

尚恩又看到神的話說:「你在神家信神,你是神家中的一員,你做事憑血氣,總暴露天然,總流露敗壞性情,憑人的辦法、憑著撒但敗壞性情做事,處理事,最終給你自己帶來的惡果是什麼?神厭憎,神厭棄,不喜歡你這個人。給別人帶來的麻煩是什麼?給別人帶來痛苦,甚至有時會讓人消極,讓人軟弱,給人帶來很大麻煩。」(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尋求真理順服神才能解決敗壞性情》)神的話把人總憑天然血氣活著的後果揭示了出來。尚恩認識到自己的活出和外邦人一樣,臨到事好發火,用這種方式解決問題就是不尋求真理、不實行真理,實質就是厭煩真理、仇視真理,只能遭神厭憎,也給身邊的人帶來麻煩、痛苦。尚恩想到聖經上記載摩西未被神使用之前,完全憑著天然血氣活著,看到埃及人欺負以色列同胞,就衝上去拿石頭砸人,把埃及人打死了。神為了磨掉摩西身上的血氣,把他放在曠野磨煉了四十年,摩西整日與牛羊、星辰為伴,受了很多苦,身上屬血氣的東西才得到了變化,最後能順服神沒有自己的意思了,神才使用他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完成神的託付。這時尚恩明白了,神在他身邊擺設負責人的修理對付、弟兄們對他問題的指點,都是為了讓他認識自己狂妄自大的敗壞性情,變化潔淨他身上的天然、血氣,使他能夠追求真理、實行真理,脫去狂妄性情,成為一個順服神的人,得著神的拯救與成全!體嘗到神的愛和拯救,尚恩更有信心和決心做接受真理、順服神審判刑罰的人!

接著,尚恩看到神的話說:「真理可不是光規範你的行為的,或者讓你喊口號的,或者給你一個精神支柱,不是這些,就是讓你臨到事憑著這些真理活,讓你有路行,讓你臨到事知道怎麼做是走正道,怎麼做是滿足神的心意。當你明白了之後,你就不再按著天然,按著敗壞,按著撒但教育給你的、教給你的那些東西實行了,不按著撒但邏輯、處世哲學活著了,而是按著你所明白的真理去活,這個『活』就叫實行真理,這樣才能滿足神的心意。」(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順服神是得著真理的基本功課》)「相信,順服,在神所擺設的環境中學功課,尋求真理,守住自己的本分。你能實行學功課,你是不是就容易順服了?在尋求學功課的期間、過程當中,你是不是就避免了流露敗壞性情,避免了暴露血氣?在這個過程當中是不是就避免用人的辦法、人的頭腦來應對神所給你擺設的人事物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尋求真理順服神才能解決敗壞性情》)「在做每一件事之前,先要想好你是不是要這麼做,你還沒想好,你就應該先安靜下來。做每件事情之前,血氣要爆發之前,你得先安靜一下,呼求神的名,看看你這麼做合不合神的心意,如果神不滿意,神會幫著你一點點把血氣收回去,會幫助你挽回局面,這對你有益處。」(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進入真理實際最基本的實行原則》)尚恩從神的話中找到了解決血氣的路途,解決血氣關鍵是得明白真理,認識爆發血氣的根源,看透狂妄性情的邪惡、醜陋,這樣才能從心裡厭憎、恨惡自己,不願再暴露天然、血氣讓神厭憎,更渴慕追求真理按著神的話實行。他也明白了在臨到每一件事時,都得先有一個尋求、順服的態度,然後揣摩神擺設這事要解決自己哪些敗壞問題,自己該進入哪些真理,而不是憑自己的頭腦、天然、敗壞性情來對待。如果意識到自己心裡已經有抵觸情緒,想要爆發血氣,這時更得學會等候,趕緊安靜在神面前禱告,揣摩這樣做合不合乎神的心意,有沒有人性、理智,這樣有意識地實行就能在臨到事時蒙神保守,擺脫狂妄性情的捆綁和轄制,避免爆發血氣,不至於給別人、給自己帶來痛苦,也容易跟身邊的人正常相處了。

通過讀神的話,尚恩知道該怎麼對待臨到的這些事了,有了實行的路途。於是,他就和弟兄們敞開了自己的敗壞,也談了他在這事上的收穫與認識,弟兄們也沒有跟他計較,大家都願意和諧配搭共同擔起責任,在講道稿的質量上下功夫,他們之間的關係又恢復了正常。接下來,再臨到不合己意的事時,尚恩常常有意識地背叛自己,尋求真理,有不同意見時也多聽取弟兄們的意見,不知不覺他們之間的距離更近了,彼此能交心了,寫的講道稿質量、數量都提高了。

一天,兩個弟兄很快就寫出了一篇講道稿,催著尚恩趕緊修改上交。尚恩看後發現還存在一些問題需要修改,他心想:「講道稿還存在一些明顯的問題,你們還催著上交,這不是應付糊弄嗎?就這樣上交了,那我不又得挨修理對付!不行,我可得好好說說你們。」尚恩板著臉準備質問弟兄,這時他意識到自己為了臉面又想憑血氣對待弟兄,便趕緊把自己的情形默默向神訴說:「神啊!我看見弟兄寫的講道稿有問題,又要暴露天然、血氣了,我知道這樣做不合你心意,願你保守我的心能安靜下來,帶領我憑你的話語實行。」禱告後,尚恩想到神的話說:「交通真理說心裡話,把一個事說清楚,講明白,能讓人得造就,得益處,明白神的心意,從誤解、謬解裡出來,這事需不需要站高位呀?需不需要用教訓的口氣來說呀?不需要教訓,不需要大聲,也不需要喊,更不需要用生硬的詞語、語氣、語調,就學會用正常的聲調,站在正常人的位置、地位上交通,心平氣和地說,說心裡話,爭取把你所明白的、把他需要明白的都倒出來,都說清楚,說明白。說明白之後他也明白了,你的負擔也得到解決了,他也不誤解了,你也更透亮了,這是不是都得造就的事?」(摘自神的交通《有正常人性起碼該具備什麼》)揣摩著神的話,尚恩明白了跟人說話交談得站在平等地位,以交通真理的方式心平氣和地說,把問題說清楚,讓對方能夠理解、明白,得到益處、造就,不應憑著血氣、天然對待,這才是正常人性該具備的。明白了這些,尚恩面色由陰轉晴,他耐心地對弟兄們說:「大家別急,我們得吸取以往失敗的教訓,一起按照原則修改,盡我們所能使講道稿質量步步提高,這樣對傳福音有利,也盡到我們的責任。」馬弟兄羞愧地點點頭,李弟兄高興地說:「你們說,我來改。」說罷,幾人同心合意地寫著,講道稿很順利地就修改好了,大家相視而笑。

傍晚,火紅的夕陽映紅了半邊天,一抹餘暉透過窗戶照進工作室,簡潔的小屋裡多了幾分溫暖。此時,尚恩感受到凡事來在神面前,按著神的要求實行,就能得到神的祝福,心裡很輕鬆、釋放。在經歷中,他真實地體嘗到神的話就是真理,是一切正面事物的實際,唯有真理能拯救自己脫離敗壞性情的捆綁、苦害。他不禁發出感慨:解決血氣有路了!

你可能喜歡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