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話語三百條真理問答

目錄

問(80)神說「神的性情所表現出來的都是神的愛」,你對這句話是怎麼認識的?能用你的經歷談出來嗎?

參考神話:

「神是用他的審判來成全人,神愛了人,也拯救了人,但是他的愛裡包含多少東西?有審判、威嚴、烈怒、咒詛,在以往雖然神咒詛人,但他並未把人完全放在無底深坑裡,他藉著那種方式熬煉人的信心,他並沒有把人都治於死地,而是為了成全。肉體的本質就屬於撒但的東西,神說得一點不差,但神所作的事實並沒有按著他的話語去成全,他咒詛你是為讓你愛他,是為了讓你認識肉體的本質;他刑罰你,是為了讓你醒悟,認識自己裡面的不足,認識到人的不堪不配。所以說神的咒詛,神的審判,神的威嚴、烈怒,都是為了成全人。神現在所作的,在你們身上所顯明的公義性情,都是為了成全人,這就是神的愛。」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經歷痛苦試煉才知神可愛》

「有人剛開始信神是因著有病,這個病就是神給你的一個恩典,你如果沒有病就信不了神,你不信神也走不到今天,所以說就這一個恩典也是神的愛。在信耶穌的時候,因著不明白真理,人行了許多神不喜悅的事,但神有憐憫、有慈愛,使人走到了今天,雖然人什麼也不懂,但神還是讓人跟著,而且把人帶到今天,這是不是神的愛?神的性情所表現出來的都是神的愛,一點不差!教會建造達到高峰神作了『效力者』這步工作,把人放在無底深坑裡,在效力者那時的話語都是咒詛的話語,咒詛你的肉體,咒詛你的撒但敗壞性情,咒詛你不滿足神心意的東西,那一步神作的工所發表的是威嚴,緊接著神又作一步刑罰的工作,來一個死的試煉。從這些工作當中,人便看見了神的烈怒、威嚴、審判、刑罰,但也看到神的恩典、慈愛與憐憫,神所作的、所表現出來的性情對人都是愛,神所作的都能滿足人的需要,他都是為了成全人,按著人的身量來供應。如果神不這樣作,人不能來到神的面前,沒法認識神的本來面目。從信神到現在神是按著人的身量來逐漸供應人,使人裡面逐漸對他有認識,走到今天才知道,神的審判實在是太好了,效力者那步工作是神從創世到現在作的第一個咒詛的工作,把人都咒詛到無底深坑裡,神若不那麼作,人到現在對神也沒什麼真實的認識,藉著神的咒詛人才正式接觸神的性情。通過那段的經歷,人一看自己的忠心不行,自己的身量太小,不能滿足神的心意,只是嘴上說到什麼時候也得滿足神。雖然效力者那步工作神咒詛人,但現在看見,神那步作的工作太好了,給人帶來了一次大的轉機,使人的生命性情有了一次大的變化。在效力者以前,人根本不懂追求生命,根本不懂什麼叫信神,不懂神作工智慧,也不懂神作工還會試煉人。從效力者到現在人看見神作工太奇妙,人測不透,憑人的大腦想像不到神怎麼作工,也看見人自己的身量實在太小,人的悖逆東西太多,神當時咒詛人那是為達到一個果效,並沒有把人治死,他雖然咒詛人,但只是用話語咒詛,沒有事實臨及,因為神咒詛的是人的悖逆,所以說神的咒詛的話語也是為成全人。神審判也好,咒詛也好,總之對人都是成全,都是為了成全人裡面不潔的東西。藉著這樣的方式給人帶來了熬煉,人裡面缺少的,藉著他的說話、作工達到了成全。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不管是話語嚴厲、審判、刑罰對人都是成全,實在太合適了,神歷世歷代都沒有作過這樣的工作,今天作在你們身上,使你們領略到了神的智慧。雖然你們裡面受了一些痛苦,但總覺著心裡踏實、得平安,你們能享受到神這步作工,這是你們的幸福。不管以後能得什麼,總之看見今天神在你們身上作的工作全都是愛。」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經歷痛苦試煉才知神可愛》

「神道成肉身作工幾年,說了無數的話,從給人效力者試煉開始,接著又說預言,開始審判刑罰的工作,又用死熬煉人,之後把人帶入信神的正軌,說話供應人所有的真理,回擊各種人的觀念,後來又給人一點盼望讓人看見前面有希望,就是神與人一同進入美好的歸宿。這些工作雖然都是按神的計劃來的,但都是根據人類的需要來作的,不是他隨隨便便作的,他用他的智慧作了這一切的工作,因為他有愛,才能這樣用智慧、這麼認真對待這些被敗壞的人,絲毫沒把人當玩物玩弄。你看神說話的口氣、措詞,有時給人試煉,有時說話在措詞上讓人難受,有時也給人一個措詞讓人得釋放輕鬆,對人真是用心良苦。雖然人是受造之物,都是經撒但敗壞了,人不值錢,是賤貨,本性是這樣,但他並沒有按著人的實質去對待人,並沒有按著人該受的報應來對待人,話語雖然嚴厲,但始終以忍耐、寬容、憐憫待人,人慢慢細細琢磨去吧!」

——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你認識神對人類的愛嗎》

「神道成肉身對人類的愛表現在哪?你們經歷這一步一步的作工就能看見,神每一步作工說話都用一些方式,說一些預言,發表一些真理與神的性情,在人那兒都有反應。人的反應是啥?沒有一樣是順服神的,更沒有一樣是主動地追求真理或心甘情願地接受神的作工,都是消極對抗、抵觸、拒絕、不接受。但是神作工作始終如一,他對人類的愛不變,無論人是什麼態度,無論人是拒絕,或者是勉強接受,或者是稍有轉變,神的愛不變,他的作工步驟始終沒有打亂,這就是愛的一方面表現。另外,每作完一步工作之後,無論人有哪些表現,神對人的愛不變,他還是一直作工,一直在拯救人。到下一步再作工作的時候,審判人、揭示人的話還會更深,更透,更針對人現在的情形,說一些話讓人更能理解他、認識他,更能明白他的心意,更能夠得上他的心意,人都會看見神對人還是愛。不管人的反應始終是消極也好,抵抗也好,哪步工作人都有這樣的反應,但神始終一直說話,一直作工,一直到現在神對人的愛還是沒有變,所以說神對人的所有作工都是愛。有些人又說了:『都是愛怎麼還審判刑罰人呢?好像對人那麼恨呢?還試煉人讓人死!』不錯,神對人都是愛!神刑罰審判人的悖逆是為讓人明白真理,讓人悔過自新,讓人認識神的性情,從而人對神都有敬畏了,也有順服了。有的人還有點抵觸情緒,但神絲毫沒有放鬆對人的拯救,沒有放棄人,這裡就包含著極大的愛,是不是?在『效力者』那時,很多人消極痛苦得哭天喊地,甚至喊冤叫屈,認為受這麼多苦怎麼弄個效力者,真是不甘心!你不甘心,你不理解,但神理解人,這是不是愛?他的愛裡包含著對人的理解,對人的看透,對人望眼欲穿的了解,他愛得不糊塗,不裝作,不空不虛,實實在在的,看你哪方面有缺欠又愚昧無知,他可憐你,他又愛你,始終感動你。當效力者你再不甘心,再不願意,他始終說著話,給人幾個月時間的熬煉來顯明人的敗壞,讓人認識自己的醜態。在這三個月時間裡有沒有愛?他如果沒有愛就不搭理你了,看見『效力者』時你那個德行,早就踢開你了,當效力者你就不幹了?跟神受苦你就不幹了,得著福分你就高興了,一蹦二尺高,若神沒有愛只有恨,看見人有這樣敗壞的反應,那人就該被淘汰了。熬煉人三個月的時間一點也不長,為啥說一點不長?因為這僅僅是人能承受得了的時間,再長點時間人就承受不了了,儘管老唱歌,老聚會、交通,只享受那些東西肯定是站立不住的,所以提早把人轉為子民,這裡面也包含著愛,神是用他的心、他的愛去感化人,去抓住人,這也是愛的一方面表現。……從作工步驟上、時間上,哪個步驟多長時間,哪個步驟說多少話,哪個步驟用哪些口氣、用哪些方式,再配合哪些真理讓你明白,這裡面都包含著他的良苦用心,都是他精密的安排、精密的計劃,他一直在用他的智慧來引導人類,來供應人,來服事人,一點一滴將人栽培到這麼大,帶到今天。凡是經歷過來的人到現在都有些認識,就我不說很多人都能說出來,一步一步的過程都讓人記憶猶新,這裡面的愛就不是用語言可以表達出來的。神愛人太深了,人永遠也體嘗不透,這裡的愛太深了,沒法用語言說清楚,就從時間方面來說就沒法說清楚,從時間上就能看出他對人的愛有多深,在一件小事上他都考慮得特別周密,不讓時間長一點,怕因為時間長人便退去離開神,他的愛緊緊抓住人,絲毫沒有放鬆。另外,還有刑罰審判那幾個步驟神都掌握著,如果再多一個方式,人又覺著神在欺騙人、玩弄人,人的身量達不到,很容易退去。所以,熬到了三個月神又說話了,把效力者轉為子民,所有的人都高興起來了,人都激動得淚流滿面,看見了神的智慧太好。『那麼長時間都以為真是效力者了,沒有歸宿了,這是神不要我們了,這是徹底完了。』當時我如果說不讓你們死了,人都不會相信的,認為神都已經那麼說了,肯定是真的了。過了三個月我又說了一篇話就結束了效力者的試煉。雖然人的本性敗壞了,但是人有時特別天真,像小孩似的,為啥說人無論什麼時候在神面前都是嬰兒呢?一舉一動都是嬰兒的舉動,人看人好像都是敗壞腐朽的,但在神的眼光來看人什麼時候都是嬰兒,都是特別幼稚天真,所以,神並沒有把人當仇敵一樣對待,而是當作他拯救的對象、愛的對象。……神對人類更是在愛的支配之下,他有愛的前提,所以他對敗壞的人類才竭力拯救,不是應付應付就完事了,而是精密地計劃,按著步驟來,在時間上、地點上,在說話的口氣上、說話的方式上,在他下的功夫上……可以說沒有一樣不是流露他的愛,哪一樣都充分地說明他對人類的愛是無限無量的,而且很多人在效力者試煉中都說了悖逆的話,都發了一些怨言,神並沒有與人計較這些,更沒有因此懲罰任何一個人,他因愛人什麼都包容了,他如果沒有愛光有恨早就把人都定罪了,因神有愛就不計較了、寬容了,他能體察到人的難處,這完全是在愛的支配下所作的一切。……你們想想神的作工就在一個時間上是不是特別精密?一環緊扣一環,一點也不耽誤,他不耽誤為了啥?還是為了人,他不願意犧牲一個靈魂,不願意多流失一個靈魂,人自己並不在乎自己的命運,所以說世界上誰最愛你?你自己都不愛你自己,你自己的生命你都不知道珍惜,不知道寶貴。還是神最愛人,只有神最愛人,人可能還沒有體察到,認為還是自己愛自己,其實人對自己是什麼愛?神的愛才是真正的愛,真實的愛是什麼你以後慢慢就體嘗到了。」

——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你認識神對人類的愛嗎》

「基督的實質對人來說就是愛,對跟隨他的人來說就是無限量的愛,他若沒有愛、沒有憐憫,那人就跟不到現在。有些人說:『那神還有公義呢?』對!他還有公義這不錯,但從他的性情上來說,他有公義是恨惡人類敗壞邪惡,他如果光有公義沒有愛呢?愛若壓不住公義呢?那可以說人就都完了,所以,我跟你們說實話,那就是神道成肉身期間對人類作的工作,他的實質最明顯最突出的就是愛,是無限量的寬容,如果不是愛,像你們想像的神擊殺人,說擊殺就擊殺了,說恨人就懲罰人、咒詛人、審判人、刑罰人,那多嚴厲呀!若對人發怒,人都恐懼戰兢,不能在神眼前站立……這只是發表神性情的一種方式,最終他的目的還是拯救,他的愛貫穿著所有的性情的流露。你們回想回想,道成肉身期間作工對人所流露最多的就是愛。忍耐是啥呀?忍耐就是因為裡面還有愛,才有憐憫,還是為拯救人,神有愛才能憐憫人。就像夫妻之間真有愛情,對方有缺欠毛病也不看了,若惹你生氣的時候你也能忍耐,一切都建立在愛的基礎上。他如果是恨呢?那就不是這樣的態度了,也不是這樣的流露了,也沒有這樣的果效了,如果神只有恨,只有怒,光是審判刑罰,在這中間沒有愛,那就不是你們現在看到的情況了,那你們這些人就沒好了,還能供應你們真理嗎?若是刑罰審判完之後那就該咒詛了,那樣人就遭殃了,如:得病了、長瘡了、長疥了、掉頭髮了、掉腦袋了、瞎眼睛了、爛嘴巴了、掉耳朵了、爛腳跟了……人就徹底完了。即使人不馬上死,也是病的病、殘的殘、瘋的瘋、瞎的瞎,交給邪靈污鬼踐踏……就不是現在的樣子了。所以說,你們享受了很多愛,享受了很多寬容、憐憫、慈愛,但人都不以為然,還覺著:神對人就應該這樣,神還有公義烈怒呢,那我們也沒少享受啊!你真享受了嗎?你若真是享受著了,那你就完了,哪有現在這個人類了?神的恨、烈怒、公義都是在要拯救這班人的基礎上才發出的,在這性情中間也包含著愛、憐憫,還有極大的忍耐。這個恨裡帶著不得已,這恨裡包含著對人類無限的牽掛呀、期待呀!神的恨是針對人類的敗壞說的,是針對人類的悖逆、罪惡說的,是單方面的,也是建立在愛的基礎上的,有愛才有恨。神對人類的恨與對撒但的恨不同,因為神拯救人類,不拯救撒但。神的公義性情是原來就有的,烈怒了、公義了、審判了,他原來就有,不是針對人類發出時才有的,其實人類沒看見之前神就是這種性情,只不過在人那只有領教人才知道,原來神的公義是這樣的。其實他無論是公義或威嚴,或發烈怒的時候,他拯救人作他經營計劃的時候都因著愛。」

——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神對人類真實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