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話語三百條真理問答

目錄

問(94)神說「你們的狂妄足夠多,你們的貪心足夠大,你們的應付足夠多」都是指什麼說的?

參考神話:「但你們是否對照過你們各自的行為,我說你們的狂妄足夠多,你們的貪心足夠大,你們的應付足夠多,你們糊弄我的技巧足夠高明,你們的卑鄙存心、卑鄙手段足夠多,而你們的忠心太少,你們的真心太小,你們的良心更是沒有,你們的心地又太惡毒,對任何一個人都不放過,甚至對我也不例外。……你做什麼事是為了我?你何嘗想到過我?你何嘗不惜一切為了我、為了我的工作?你與我相合的證據在哪裡?你為我忠心的實際在哪裡?你順服我的實際在哪裡?你不求得福的存心在哪裡?你們都在糊弄我,都在欺騙我,你們都在玩弄真理,都在掩蓋真理的存在,都在背叛真理的實質,你們這樣的與我為敵,將來等待你們的是什麼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尋求與基督相合之道》

1)狂妄足夠多的表現:

參考神話:

「越是對神沒有認識的人越是狂傲不自量力的人,越能大肆宣傳神的所是,而且盡是道理毫無實據,這樣的人是最無價值的人。拿聖靈的工作當兒戲的人都是輕浮之人!遇到聖靈新的作工不是慎重地對待而是信口開河、隨意評價,任著自己的性子否認聖靈工作的正確性,而且還辱罵或褻瀆,這樣輕慢的人不都是對聖靈工作不認識而且又天生驕縱的狂妄之徒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三步作工是認識神的途徑》

「那些聽了真理以鼻嗤之的人都是愚昧無知的人,那些聽了真理卻隨便下斷案或定罪的人都是狂妄之輩。」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你看見耶穌靈體的時候已是神重新更換天地的時候了》

「在神面前自以為貴的人都是最卑賤的人,自以為卑的人則是最為貴的人,自以為認識神作工而且能眼望著神而對別人大肆宣傳神作工的人都是最無知的人,這樣的人都是沒有神見證的人,都是狂妄自大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

「所以我說那些把神與神的作工『看透』的人都是無能之輩,都是狂妄無知之人。人不該定規神的作工,更何況人並不能定規神的作工。人在神的眼中簡直沒有一隻螞蟻那麼大,怎麼能測透神的作工呢?那些口口聲聲說『神不這麼作工神不那樣作工』、『神是這樣神是那樣』的人不都是口出狂言的人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

「人類都容易犯定規神的錯誤,都是好守舊、好定規,明明不認識神還亂定規神的作工,人的本性實在太狂妄!人總願意持守以前的老觀念,把以前的東西存在心裡,並以這些東西為資本,狂妄自大,自以為明白一切,膽敢定規神的作工,這不是論斷神嗎?另外,人根本就不考察神的新作工,這就說明人不容易接受新的東西,還閉著眼睛瞎定規,人真是狂妄得沒有理智,誰說的話也不聽,就是神說的話他都接受不了,這就是人的本性,滿了狂妄自是,沒有一點順服。」

——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不要定規神的所有所是》

「好比你裡面有狂妄自大,不讓你抵擋神也不行,非得抵擋,你不是故意的,是由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狂妄自大就使你藐視神,狂妄自大就使你不把神放在眼裡,狂妄自大就使你好高舉自己,狂妄自大就使你處處顯露自己,狂妄自大最後使你坐在神的位上見證自己,最後把出於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觀念都當作真理來供奉。你看這個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人做了多少惡事!」

——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能達到性情變化》

「你們這些做帶領的人總想別出心裁高人一等,搞個新花樣讓神看看他的本領到底有多大,卻不注重明白真理進入神話實際,總想來露一手,這不正是人狂妄本性的流露嗎?」

——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沒有真理容易觸犯神》

「有些人特別崇拜保羅,就喜歡在外面演講、作工,喜歡聚會,喜歡講,喜歡讓人聽他的,喜歡讓人崇拜他,喜歡讓人圍著他,喜歡在人心裡有地位,喜歡讓人都注重他的形象。我們從他這些表現發現他本性裡面的什麼東西了?我們來解剖一下他的本性,他這麼個人,這些表現,本性是啥?用言語怎麼概括?就這個事一般人都看不透,只能看見表現,這與本性啥關係呢?他的本性是啥呀?看不出來了吧?如果他真是這麼個表現的話,就足以說明這個人狂妄自大,絲毫不敬拜神,並且他追求的是站高位,他想轄管人,他想佔有人,他想在人心裡有地位,這是典型的撒但形象。他的本性特別突出的是狂妄自大、不敬拜神、讓人敬拜他,這是不是他的本性啊?」

——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

「若你說你的某一部分性情是代表神,因此能真實愛神,那麼你這個人是說狂妄話的人,是謬妄的人,這樣的人就是天使長!」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不能代表神》

「有些人經歷幾天神的作工就感覺有真理了,這就是最狂妄的人,是沒有一點理智的人。」

——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真理到底是什麼你知道嗎》

「人總要在神心裡面找個地方待著,人總也不琢磨自己心裡有沒有神的地位,自己對神怎麼樣,人多狂妄自大呀!」

——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對神總有要求的人最無理智》

「對神沒有真實的奉獻、沒有真實的順服的人都是大逆不道的人,都是天性太狂妄的人。尤其在實際正常的神面前不能真實順服的人更是狂妄的人,更是天使長的孝子賢孫。」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神的「實際」能絕對順服的人是真心愛神的人》

2)貪心足夠大的表現:

參考神話:

「有的人貪錢,看著錢、看著好東西就想佔為己有,佔有慾特別強,這人的本性就是貪婪、貪錢財,他看見東西就有貪心,教會的錢他也敢花敢偷,甚至兩萬三萬也敢動,錢越多他越敢幹,根本不怕神,這就是貪婪的本性。」

——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要認識人的本性有共性也有區別》

「你們一個小小的臭蟲,偷吃我耶和華祭壇上的供品,這樣就能將你那掃地的敗亡的名聲挽救回來而成為以色列選民嗎?不知羞恥的賤貨!那祭壇上的祭物是人為我獻的,表示敬畏我的人的『心意』,本是供我支配、供我使用的,你怎能將人給我的小小的斑鳩給劫走了呢?你不害怕做猶大嗎?你不害怕你的田地成為『血田』嗎?不知羞恥的東西!」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落葉歸根之時,你會後悔你所行的一切惡行的》

「人不僅不能為道成肉身的神捨命,反而從他身上『擠』油水,向神索取高於人自己給神幾十倍的利息。如此的良心、如此的理智人還不以為然,還認為自己為神花費得太多,而神賜給他的太少。有的人給我一碗水便伸手索取兩碗牛奶的金幣,我在其室借宿一晚便索取超過這幾倍的住宿費,就你們這樣的人性、就你們這樣的良心還想得生命?真是卑鄙的小人!人這樣的人性、這樣的良心才導致道成肉身的神各處飄零,無有寄居之處,若真是有良心、有人性的人,別說道成肉身的神作了如此多的工,就是他不作什麼工作人也該敬拜他,也該一心一意地事奉他,這是理智健全的人該做的,是人的本分。多數人事奉神還講條件,他不管是神還是人,他只管講自己的條件,只管追求達到自己的慾望。你們給我做飯要廚師費,給我跑路要跑路費,為我作工要作工費,給我洗衣要洗衣費,供應教會要補身體的營養費,說話的要說話費,發書的要發書費,寫字的要寫字費,甚至我對付過的人還衝我要補償費,打發回家的人還要名譽費,不結婚的人還衝我要嫁妝費、年輕費,殺雞的要殺雞費,炒菜的要炒菜費,燒湯的要燒湯費……」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

「我無私地將一切都賜給了你們,使你們雖然受苦,但卻從我得著了我從天帶來的一切,而你們卻絲毫沒有一點奉獻,即使略有一絲貢獻,隨後便與我『算帳』,你的貢獻豈不都歸於烏有嗎?你獻給我的僅是沙土中的一粒,而你向我索取的竟是黃金萬兩,你不是無理取鬧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們的人格太卑賤!》

「人對神總有要求,這是什麼問題?人對神總有觀念,這又是什麼問題?人的本性裡包含什麼東西?我發現,人無論臨到什麼事、對待什麼事總是維護自己的利益,顧慮自己的肉體,總為自己尋找理由、藉口,一點真理沒有,都是為自己肉體辯護,為自己前途打算,都向神索取恩典,什麼好處都想得。為什麼對神的要求太多呢?這就證明人的本性是貪婪的,人在神面前根本沒有一點理智,人所作的一切,無論是禱告還是交通、講道,總之,人的追求、人的心思、人所嚮往的都是在向神要求什麼、索取什麼,盼望從神得著什麼。」

——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人對神的要求太多》

「當人身處逆境的時候還會強烈地要求神給改變環境,順境的時候人會有得寸進尺的要求,人得著的時候還想貪得更多,人得不著的時候想迫切地得到,得到什麼?得到自己喜歡的、肉體利益所需要的。所以說,人的要求沒有一樣是正當的,沒有一樣是理所當然應當得到的。有些人與我在一起相處,因他們家庭比較貧困,我給他們一些穿的用的東西,有的人看見了就不高興,心裡就想:怎麼總管他不管我呢?神也不公平啊!」

——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人對神的要求太多》

「現在關鍵是把所有人貪得無厭的心全部打消,從而讓人無所索取地認識神,要不神這樣說『多少人猶如乞丐一樣來我前「求告」,多少人拿著「口袋」向我張開以求得我給予其生存之食』,等等幾種情形都點出人的『貪心』,並不是愛神,而是向神要求什麼,或者是在人的盼望中得著什麼。人都具備餓狼的本性,都是狡詐而且貪婪……」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二十二篇結合第二十三篇說話的揭示》

3)應付足夠多的表現:

參考神話:

「若不是神揭示奧祕,人對神的話並不是多麼注重,只是走馬觀花,觀一觀、望一望,從未細細體嘗、細細品味,多數的人對神的話並不寶愛,無人千方百計地來吃喝神的話,只是應付應付就過去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十篇說話的揭示》

「有許多人是處於應付狀態,雖然也吃喝神的話,也禱告神,但都是三心二意,心裡不像以前那麼有勁了,對神作的熬煉成全的工作多數人都不感興趣,似乎裡面總是沒勁,被過犯所勝也不覺得虧欠神,不知道懊悔自己,也不追求真理,也不離開教會,只追求暫時的享受,這是最蠢的傻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持守住你對神的忠心》

「在你們的日常生活當中,對禱告並不注重,人都把禱告這事忽略了,以前的禱告都是在神面前應付應付、糊弄糊弄,從來沒有一個人把心完全交在神的面前,跟神作真實的禱告,只是有事才來求告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關於禱告的實行》

「當你跪下來禱告的時候這樣說:『神哪!你知道人的軟弱,你知道人的情形,求你在這事上開啟我,讓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只願順服你的一切安排,我的心願意順服你……』你這樣禱告聖靈就這樣感動你,你禱告的路如果不對那就乾乾巴巴,聖靈不感動你,你光在那叨咕叨咕、默禱默禱或閉上眼睛隨意說幾句,這純屬應付糊弄,你應付糊弄聖靈能作嗎?」

——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禱告的意義與實行》

「可以說在你們身上潛伏著許多你們並未流露出來的觀念,只不過你們極力掩蓋不輕易流露罷了。你們並未真心接受新工作,也不打算放下自己的老觀念,你們的處世哲學太多、太重,對舊的觀念不放下而對新的工作勉強應付著,你們的心實在太陰險,根本不把這一步一步的新工作放在心上,像你們這樣的廢物還能作廣傳福音的工作嗎?還能擔得起擴展全宇的工作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其實,你們有許多觀念沒說出來,你們有許多看法也都悶在心裡面,只是隨著大流走,你們以為你們的觀念還少嗎?只不過你們不說罷了!其實,你們只是應付著跟隨,並不是來尋求真道,也並不是有意來得著生命,你們的心只是為了看個究竟,因為你們的許多老舊觀念並沒有放下,所以,你們沒有一個人能把自己完全交出來,就走到現在這個地步,你們還是為個人的命運著急,日思夜想,始終沒有放下。」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作工你們得認識,不要糊塗跟隨!》

「現在人對屬肉體的東西還放不下,對肉體的享受、對世界、對錢財、對敗壞的性情還是不能捨棄,多數人都是在應付著追求,其實這些人的心中根本沒有神,更不懼怕神,他們心中沒有神,對神所作的一切也就看不透,更不能相信從他口中所說出來的話,這樣的人肉體太大,敗壞太深,根本沒有真理,更不相信神會道成肉身。」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雖然人的作工、人的事奉或愛神的心摻雜少了一些,但就人裡面的本質來說,就人落後的思想來說,還總是追求肉體得平安,肉體得享受,並不關心神成全人的條件、目的到底是什麼,所以說,多數人的生活還是庸俗、腐朽,沒有一點變化,根本就沒把信神當作一回事,好像就是給人信一樣,糊弄糊弄,只是得過且過,苟且偷生,很少有人在凡事上都能追求進入神話,獲得更多更豐富的東西,成為在神今天的家中的更富有的人,得著神更多的祝福。」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被成全之人的應許》

「為什麼多數人看神的話都沒少下功夫,之後只有認識卻談不出實際的路呢?你以為有認識就是有真理嗎?這不是糊塗的看法嗎?你能談出多如海沙的認識,但其中不包含有一點實際的路,這不是糊弄人嗎?不是打腫臉充胖子嗎?都是坑人的作法!」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多講點實際》

「人裡面有虛榮心,有時受虛榮心支配,明知道講的是道理,自己心裡也清楚,『下邊人可能聽不出來,為了自己臉面我就不管那些了,應付場合要緊!』那不是糊弄人嗎?這也是對神不忠心啊!」

——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真理到底是什麼你知道嗎》

「誇誇其談,說大話成了本性,習以為常,什麼時候想談手到擒來,順手牽羊,到實行當中就又來一副裝飾,這不是糊弄人的作法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實行真理才是有實際》

「若你說你靈裡有感動,但是你總願意與合你心意的人交通,總願意與你所看得起的人交通,若有別人尋求,但不合你的心意,你卻帶著成見閉口不談,更證明你是一個屬情感的人,你與神根本沒有正常關係,你是糊弄神,你是掩蓋自己醜相。」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建立與神的正常關係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