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話語三百條真理問答

目錄

問(98)什麼是善行?什麼是惡行?神為什麼寶貝人的善行,痛恨人的惡行?

1)什麼是善行?

參考人的交通:

「什麼叫善行?可以說就是盡好了人該盡的一切本分達到了應有的果效,這就是預備好了足夠的善行。凡是合格的盡本分、能滿足神的盡本分都屬於善行,也就是盡本分不要報酬、沒有交易,甘心願意為滿足神而做的,無論何時沒有後悔,這就是具備了善行。如果盡本分只是走走過程應付了事,絲毫不能滿足神的心意,這就稱不上善行。」

——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凡不預備善行的都是惡人》

「善行主要指盡本分說的,另外還包括做對教會有利的事,對神家有益的事,維護神的作工,維護真理的純潔,抵制異端謬論邪說,保證神家工作不受攪擾,聖徒生命不受虧損,關鍵時刻有見證,還有一顆真實愛神、體貼神的心,這些都屬善行,具備這些善行的人就是實行真理盡好本分的人。……善行屬於正面事物,屬於天地良心公認的。人若具備足夠的善行必是有真理的人,完全合神的心意。」

——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人的行為與結局的利害關係》

「在盡本分中有些人的確付上了代價,做了一些蒙神稱許的事,盡本分表現得很突出、很出色,讓人佩服讓人羨慕,稱得上有善行。像有些弟兄姊妹因著盡本分而坐監,受許多折磨也沒有屈服於撒但,站住了見證;還有些人敢冒風險,不顧個人安危得失,專幹風險活,有見義勇為的精神;還有一些弟兄姊妹能夠為福音工作獻身,能忍受羞辱千方百計地為神家得人;還有些人為福音工作勤勤懇懇、任勞任怨,個人的事或家庭的事置之度外,心中裝的是怎樣傳福音能得著更多人滿足神的心意。等等所有為滿足神而獻上自己全人為神花費的人都是已經具備善行的人。但與神所要求的『足夠善行』還有距離,其中多數人只具備一些善行,還沒有完全達到神的要求,這就需要我們要在盡本分上深挖潛力,在真理上求真進深,以求具備足夠的善行。這就要求我們無論盡哪方面本分都要追求達到最佳果效來滿足神心,尤其傳福音得人,我們怎樣獻身能得的更多,我們用什麼手段、方式能得的更多,為此要不惜一切代價,不管忍受多大羞辱,受盡多少痛苦,只要能換來更多的人得救,我們應該義不容辭奮不顧身,這才是最佳的善行。」

——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預備善行當務之急》

「行善主要是指維護神作工、維護神家利益的事,尤其是指擔當特別重大擔風險、關係到神家工作的大事。像傳福音得人的關鍵時候,人能奉獻己身不怕吃苦能忍受羞辱,放棄個人的家庭利益,能有份於這些方面的事也屬於具備了善行,必蒙神紀念。有些人話說得挺好,到了關鍵時刻就成了縮頭烏龜,一點實事不辦,這些人不具備善行,他們是應付糊弄欺騙神的人。只有那些在關鍵時刻能挺身而出為神家辦了大事、解決了大問題的人,才是真正具備了善行,稱得上行善。」

——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行善與作惡的比較》

2)什麼是惡行?

參考神話:

「你們應付我,你們糊弄我,你們羞辱我,你們欺哄我,你們敲詐我、勒索我的祭物,這些惡行怎能逃出我的懲罰呢?這些惡行都是你們與我為敵的證據,都是你們與我不相合的證據。……你們為了兒女、為了丈夫、為了保全自己將我置之門外,你們在乎的不是我,而是你們的家庭,在乎的是你們的兒女、你們的地位、你們的前途、你們的享受。你們什麼時候說話想到我,行事想到我?寒冷的天氣你們想到的是兒女、是丈夫、是妻子、是父母,炎熱的天氣你們想到的也不是我。盡本分的時候你想到的是你的利益、你的人身安全、你的家室老小,你做什麼事是為了我?你何嘗想到過我?你何嘗不惜一切為了我、為了我的工作?你與我相合的證據在哪裡?你為我忠心的實際在哪裡?你順服我的實際在哪裡?你不求得福的存心在哪裡?你們都在糊弄我,都在欺騙我,你們都在玩弄真理,都在掩蓋真理的存在,都在背叛真理的實質,你們這樣的與我為敵,將來等待你們的是什麼呢?你們只追求與渺茫的神相合,只追求渺茫的信仰,卻並不與基督相合,你們有這樣的惡行不一樣與惡人一起得到應有的報應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尋求與基督相合之道》

「家庭與神、兒女與神、和睦與破裂、富足與貧窮、地位與平凡、被擁護與被棄絕等等一切正與反、黑與白的鬥爭中你們選擇了什麼,想必你們不會不知道吧!和睦的家庭與破裂的家庭之間你們選擇了前者,而且毫不猶豫;錢財與本分之間你們又選擇了前者,甚至連回頭上岸的心志都沒有;奢侈與貧苦之間你們選擇了前者;兒女、妻子、丈夫與我之間你們選擇了前者;觀念與真理之間你們仍選擇了前者。面對你們種種惡行,簡直讓我對你們失去了信心,簡直讓我吃驚,你們的心竟然如此不得軟化。」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到底是忠於誰的人呢》

「你們各人都在眾人中升為至高,升為眾人的祖宗。你們又甚是蠻橫,在所有的蛆蟲中橫衝直撞,尋找安樂的地方,妄想吞吃那比自身小的蛆蟲;你們的心地陰險毒辣,勝過那滄海中沉沒水底的幽魂,居住在糞土中的最底層,將那從上到下的蛆蟲攪擾得不得安寧,互相廝殺一陣,便安靜下來了;你們並不知自己的地位,竟然在這糞土中還互相侵略,能爭出什麼東西來?你們若真有敬畏我的心,怎能背著我的面卻互相你爭我奪呢?你的地位再高,不也是一個小小的糞土中的臭蟲嗎?還能長上翅膀化作天空中的白鴿嗎?你們一個小小的臭蟲,偷吃我耶和華祭壇上的供品,這樣就能將你那掃地的敗亡的名聲挽救回來而成為以色列選民嗎?不知羞恥的賤貨!」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落葉歸根之時,你會後悔你所行的一切惡行的》

「你們從我得著了不盡的恩典,看著了不盡的天上的奧祕,乃至我將天上的火焰顯給你們看卻並不忍心燒著你們,而你們還給我的有幾多?你們甘願給我的有多少?拿著我賜給的食物反過來又獻給我,還說是你自己辛勤的汗水換來的,是將你自己的全部獻給了我,豈不知你『貢獻』給我的都是從我祭壇上偷盜走的?今又獻給我,你不是欺騙我嗎?豈不知我今天所享受的都是我祭壇上的供品,並不是你辛勤勞動換來而獻給我的?你們竟敢這樣地欺騙我,怎能讓我饒恕你們呢?怎能讓我再忍耐下去呢?我將一切都賜給了你們,全部公開,供應著你們的需求,讓你們大開眼界,而你們竟這樣昧著良心來欺騙我。我無私地將一切都賜給了你們,使你們雖然受苦,但卻從我得著了我從天帶來的一切,而你們卻絲毫沒有一點奉獻,即使略有一絲貢獻,隨後便與我『算帳』,你的貢獻豈不都歸於烏有嗎?你獻給我的僅是沙土中的一粒,而你向我索取的竟是黃金萬兩,你不是無理取鬧嗎?我在你們中間作工,別說得著更多的祭物,就是當得的十分之一都無影無蹤,而且那些敬虔之人所獻的十分之一也都被那惡者繳獲了,你們豈不都是與我分散的嗎?豈不都是與我敵對的嗎?豈不都是搗毀我祭壇的嗎?這樣的人豈能在我的眼目中被看為寶貴呢?豈不是我所厭憎的豬狗嗎?你們的惡行怎能被我稱為寶貴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們的人格太卑賤!》

「你們卻一直這樣地對待我耶和華:偷吃我的祭物,將我祭壇上的供品都奪回自己家中餵養那狼洞裡的狼子、狼孫;『民』與『民』之間互相廝殺,都以怒目與刀槍相對,又將我全能者的話扔在茅廁裡與糞便同污。你們的人格何在?你們的人性都變成了獸性!你們的『心』早已變成了頑石,豈不知我忿怒的日子來到之時,就是審判你們如今對我全能者的惡行嗎?你們都以為這樣地糊弄我而將我的話都扔在污泥中,竟然不聽從我話,就這樣背著我幹就能逃脫我的怒目火眼嗎?你們豈不知你們偷吃我祭物、你們貪戀我財物的時候,我耶和華的雙眼早已看見了嗎?豈不知你們偷吃我祭物的時候都是在那獻有祭物的祭壇前的嗎?你們豈能自作聰明而這樣欺騙我呢?我的忿怒怎能離開你們那彌天大罪呢?我的震怒怎能越過你們的惡行呢?你們今天的惡行並不是為你們自己開闢出路,而是為你們的明天積攢刑罰,為你們自己擊打我全能者的刑罰。」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凡屬血氣的無人能逃脫那忿怒的日子》

3)神為什麼寶貝人的善行,痛恨人的惡行?

工人的交通:神之所以寶貝人的善行是因為神帶領人類至今所巴望的就是讓人用足夠的善行來報答神,也就是說,人能用善行來報答神,這是神在人身上作工多年所期望的;另外也因為善行是屬於正面事物、是完全合乎真理的,人預備的善行越多,所做的就越合乎真理、合乎神的心意,人的善行越多就越能被神得著。而惡行則屬於反面事物,是與真理相敵對的,完全是惡者所為,更是享受神恩典、經歷神作工卻不知還報神愛的沒有一點良心理智的人的所作所為,又因神的實質是聖潔的、公義的,神根本不允許黑暗邪惡的東西存在,更不允許任何人打岔攪擾神的工作,所以神特別痛恨人的惡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