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話語三百條真理問答

目錄

7 神發聲中有關不順服神之人的結局與神告誡人的話

「信神到底是為了什麼?對這個問題多數人還是稀裡糊塗,對實際的神、天上的神總是採取兩種截然不同的看法,說明人信神並不是為了順服神,而是為了獲得某種利益,或者逃脫災難之苦,人才有了一點點順服的成分,這種順服都是有條件的,都是以個人前途為前提而順服的,都是迫不得已的,那麼你信神到底是為了什麼?如果你單是為了前途,為了命運,那你最好不要信,你這樣的『信』屬於自我愚弄,屬於自我安慰、自我欣賞。若你的信神不是建立在順服神的基礎上的,那麼,你終究要因抵擋神而受懲罰。……

若你不能接受從神來的新亮光,對神今天所作的看不透,也不尋求,或疑惑,或論斷,或研究分析,這都不是存心順服的人。當現時的亮光出來,但你仍寶貝昨天的亮光而抵擋新的作工,這樣的人純粹是謬種,屬於故意抵擋神的人。順服神關鍵一點就是能領受最新亮光,而且能夠接受實行,這才叫真實的順服。人若沒有渴慕神這樣的心志,就不能達到存心順服神,只能是因滿足現狀而抵擋神。人不能順服神是因著人被原有的東西佔有,這些東西在人裡面形成了種種觀念與人對神的種種想像,這些都成了人心目中的神的形像,所以說人信的是人自己的觀念,是人自己的想像標準。你按著你心中想像的神來衡量今天實際作工的神,那麼你的信是來自於撒但的,這是帶著個人喜好來信神,神不要這樣的信。凡是這樣信神的人,不管資格有多高、花費有多大,即使是花費畢生的精力為神作工,以至於殉道,但神對這樣信神的人不稱許,只是給人一點恩典,讓人暫時享受。這樣的人談不到實行真理,聖靈在這樣的人身上不作工,神要把這樣的人一個一個地淘汰。不管是年老的、年輕的,信神不順服神的,存心不正的,都屬於抵擋打岔的人,這樣的人無疑都是被淘汰的對象。對神沒有一點順服成分,只是承認神的名,稍覺神的可親、可愛,但跟不上聖靈的步伐,不能順服聖靈現實的作工說話,這樣的人就屬於活在神的恩典之中的人,不能被神得著,不能被神成全。……當神的話語熬煉人的時候,或是神的試煉臨到人的時候,人順服不下來,而且產生疑惑,以至於跌倒,在這樣的人裡面,根本沒有順服神的成分。在他裡面只有許多信神的條條框框,以至於信神多年所總結的老經驗,或者是以聖經為原則的各種規條,就這樣的人能順服神嗎?人的東西都佔滿了,還談什麼順服神!都是按著個人的喜好而『順服』,神能要這樣的順服嗎?這是在守規條,而不是順服神,是在滿足自己,是在安慰自己。若你說這是順服神,這不是褻瀆神嗎?你是埃及法老,是作惡的,是專門從事『抵擋神』工作的人,神要你這樣的事奉?我勸你最好還是早點悔改,有點自知之明,或者最好告老還鄉,這樣比你『事奉神』對你自己更有利,不打岔、不攪擾而是守本分,好好過日子,這不是更好嗎?免得抵擋神遭懲罰!」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信神就當順服神》

「聖靈作工一天一個樣,一步比一步拔高,明天的啟示比今天更高,一步一個台階總往上走,神就是藉著這樣的作工來成全人,人若跟不上就可能隨時被淘汰,人若不能存順服的心就不能跟隨到底。……那些本性悖逆、存心抵擋的人都得被這步又快又猛的作工而淘汰的,只有存心順服甘願『降卑』的人才能走到路終。在這樣的作工中你們都應學會順服,學會放下觀念,走每一步都應小心謹慎,若是大大乎乎,那必定會成為被聖靈厭棄的人,成為打岔神作工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心順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著》

「你信神多年從來不會順服神,不接受神的一切說話,而是讓神順服你,按照你的觀念來,那你就是最悖逆的人,就是不信派,這樣的人怎麼能順服神那些不合人觀念的作工說話呢?最悖逆的人就是存心不服神抵擋神的人,這是神的仇敵,是敵基督。對神新的作工總是抱著敵對的態度,從來沒有一點順服的意思,從來沒有甘心的順服與降卑,在人面前他最自高,從來不會順服任何一個人,在神面前他自以為是最會講『道』的人,是最會作別人工作的人。對自己原有的寶貝從來不捨棄,而是作為傳家寶來供拜,來給別人講,以此來教訓那些崇拜他的糊塗蟲。這樣的人在教會中的確有一部分,可以說,這些人是『威武不屈的英雄世家』,世世代代寄居在神家之中,他們把講『道』(理)作為自己的最高職責,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他們都在厲行著他們神聖不可侵犯的職責,沒有人敢碰他們,也沒有一個人敢公開指責他們,他們成了神家中的『天王老子』,橫行霸道於每個時代之中。這幫惡魔企圖聯起手來拆毀我的工作,我怎能容讓這樣的活鬼存在我的眼前呢?那些只存一半順服的人都不能走到最終,更何況這幫根本沒有一點順服之心的惡霸呢?神的作工不是人輕易就能得著的,就是人使上全身的力量也只能得著一部分而達到最終的被成全,更何況企圖破壞神工作的天使長的後代呢?它們不更是沒有被神得著的希望了嗎?……到最終將所有人都各從其類,被成全的人的心思意念都是滿了順服的,這是最終作成的工作,而那些滿了悖逆行徑的人都被懲罰落入焚燒之火中,成為永遠被咒詛的對象,那時這些歷代『高大威武不屈的英雄世家』的人就成了最低賤、最被冷落的『懦弱無能的狗熊世家』。只有這樣才能顯明神所有的公義,顯明神不容人觸犯的性情,也只有這樣才解我心頭之恨,你們說這樣作不是太合理了嗎?

……蒙神稱許的人是甘心順服神的人,也是甘心順服神說話作工的人,這樣的人才是對的人,才是真心要神的人,才是真心尋求神的人。而那些口頭說信神但實質卻謾罵神的人則是偽裝自己的人,是帶有毒蛇毒汁的人,是最陰險的人,這些狐朋狗黨遲早有一天會被撕下其醜惡的假面具的,現在不正在作這工作嗎?惡人總歸是惡人,總難逃那懲罰的日子,善人總歸是善人,工作結束之時總會都顯明的,沒有一個惡人能被稱為是義人,也沒有一個義人會被稱為惡人,我能冤枉人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心順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著》

「凡是信神不尋求順服神的人,都是屬於抵擋神的人,神要求人尋求真理、渴慕神的話、吃喝神的話、實行神的話,都是為了達到順服神。若你的存心真是這樣,神必然高抬你,神必然恩待你,這是誰也不可疑惑的,是誰也不可更改的。若你的存心不是為了順服神,而是有別的目的,那麼,你的所說所作以至於你在神面前的禱告,甚至你的一舉一動都屬於抵擋神的,即使你話語溫柔、態度溫和,你的一舉一動、你的表情在人看來都合適,似乎是一個順服者,但就你的存心來說,就你信神的觀點來說,你所作的一切都是抵擋神,都是作惡。外表順服如羊,心裡卻存著惡意,這樣的人屬於披著羊皮的狼,是直接觸犯神的人,對這樣的人神一個不放過,聖靈要一個一個地顯明,讓所有的人都看見,凡是假冒為善的人,必定會被聖靈所厭棄,誰也不要著急,對這樣的人,神一個一個地處置,一個一個地解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信神就當順服神》

「從現在開始,神正式成全那些沒有宗教觀念、願意放下老己、單純順服神的人,成全那些渴慕神話的人,這樣的人應該站起來事奉神。在神有無窮無盡的豐富、無限無量的智慧,他的奇妙作工、寶貝話語等著更多的人去享受。從現在來看,有宗教觀念的、擺老資格的、難放下自己的都難接受這些新東西,聖靈在這些人身上也沒有成全的機會。人若沒有順服的心志,沒有渴慕神話的勁,就沒法領受這些新東西,只能是越來越悖逆、越來越狡詐,從而走向歧途。神現在作工,要興起更多的真實愛他的人、能夠接受新亮光的人,徹底砍倒那些倚老賣老的宗教官員,這樣頑固不化的人一個不要。……若你真實接受神話的審判、刑罰,能夠放下以往的宗教作法、宗教規條,不用以往宗教觀念來衡量神今天的說話,這樣才有前途可言。如果你持守以往老舊的東西,還是當寶貝,那你就無法挽救了,神對這樣的人不搭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取締宗教的事奉》

「我作工作總是不慌不忙,不管人如何跟隨,我都是按著我的步驟、按著我的計劃作工。所以儘管你們如此地悖逆我,我仍是不停止我的作工,仍然在說著我要說的話。我將我已預定好的人都召集在我的家中做聽我說話的對象,然後將所有對我話順服渴慕的人都歸在我的寶座之前,將所有背叛我話、不聽從順服我的、公開抵擋我的人都放在一邊等待最終的懲罰。」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

「公開論斷我的、抵擋我的,就是在說話、做事中表現出不順服的,我徹底淘汰、放棄,讓他滅亡,失去享受上好的福分,這些都是我揀選之後又淘汰的那些人;那些愚昧者,就是那些異象不透亮的,我仍然開啟、拯救,但若有明白的真理卻不去實行的,那就不管他是不是愚昧者,照上幾條執行;對那些從開始到現在存心不對的人,我叫他一直摸不著實際,最後慢慢一個一個地淘汰,一個都不存留,現在留著還有我的安排(因我作事並不草率,而是有次有序)。」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與見證·第六十七篇說話》

「究竟什麼樣的人得福、什麼樣的人受禍呢?這些我已顯明了,這一條對你們並不是一個奧祕,而是公開的:凡是接受我而存心不對的,接受我而不追求的,認識我卻不順服的,在我前搞彎曲詭詐欺騙我的,我話發出消極的,不認識自己的,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東西的,認為自己了不起的,認為自己已經長大了(撒但的典範),這些都是受禍的對象;接受我而且存心是為了我的(若打岔,我也必不記念其過犯,但存心必須對,而且是處處謹慎、小心不放蕩,時時存著聽我話、順服我的心),單純的人,敞開的人,誠實的人,不被任何人、事、物轄制的人,看上去是小孩,卻是生命長大的人,這些都是我所愛的人,是得福的對象。」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與見證·第六十九篇說話》

「我的工由我自己親自作。整個宇宙世界由我一人操縱,由我一個人擺佈,誰敢不聽我的(提到『我一人』是指神自己,因為我這個人就是神自己,所以不要死抱己的觀念不放)?誰敢與我對抗?必遭我的重刑!」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與見證·第一百零八篇說話》

「從創世到如今,有多少人悖逆我話,因而被我的恢復之流撇棄、淘汰,最後,肉體滅沒,靈體打入陰間,現在仍處於重刑之中;有多少人順從我話,但是違背我的開啟、光照,從而被我一腳踢開,落入撒但的權下,成為抵擋我的(今天凡直接抵擋我的都是只順服我話的外表,卻悖逆我話的實質);又有多少人只聽我昨天的說話,總是持守以往的破爛物,對今天的土產卻並不寶愛,這樣的人不僅被撒但擄去,而且成為千古的罪人,成了我的仇敵,是直接抵擋我的,這是我在烈怒最高峰時審判的對象,現在仍處於瞎眼,處於黑暗的地牢之中(即處於腐朽、麻木而且被撒但支配的屍體之中,因著眼睛已被我蒙蔽,所以這裡用『處於瞎眼』之中)。」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四篇說話》

「神是叫人相信的,也是值得人順服的,而那些只相信渺茫看不見的神的人就都是不相信神而且也做不到順服神的人,這些人若到征服工作的末了還是不能做到相信看得見的神,而且仍是悖逆、抵擋在肉身中看得見的神,那這些『渺茫派』無疑就是被毀滅的對象了。就如在你們中間的人,凡是口頭承認道成肉身的神卻行不出順服道成肉身的神的真理的人,到最終將都是被淘汰毀滅的對象,凡是口頭承認看得見的神而且吃喝看得見的神所發表的真理卻追求渺茫看不見的神的人更是將來毀滅的對象,這些人都不能存留到工作結束以後的安息之中,類似這樣的人不能有一個存留在安息之中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