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話語三百條真理問答

目錄

9 神發聲中有關信神卻與神為敵之人的結局與神告誡人的話

「與我為敵的人就是與我不相合的人,不喜愛真理的人也是與我不相合的人,悖逆我的人更是與我為敵的人、與我不相合的人。我將所有與我不相合的人交在惡者手下,交在惡者的敗壞之中,讓其任意地顯露其惡行,最終將其都交給惡者讓其侵吞。我並不在乎敬拜我的人有多少,也就是說,我並不在乎信仰我的人有多少,我只在乎與我相合的人有多少,因為凡是與我不相合的人則都是背叛我的惡者,是我的仇敵,我是不會將我的仇敵『供奉』在我的家中的。那些與我相合的人將永遠在我的家中事奉我,那些與我為敵的人將永遠在我的懲罰之中。那些只在乎聖經字句卻並不在乎真理的人、並不在乎尋求我腳蹤的人,都是與我為敵的人,因為他們將我限制在聖經之中,將我定規在聖經之中,他們這樣做對我是極大的褻瀆,這樣的人怎能來到我的面前呢?他們注重的並不是我的作為,並不是我的心意,並不是真理,而是字句,是叫人死的字句,這樣的人怎能與我相合呢?

我發表了許多言語,同時我也發表了我的心意、我的性情,但就是這樣人仍是不能認識我,人仍是不能相信我,或者說人仍是不能順服我。活在聖經中的人,活在律法中的人,活在十字架上的人,活在規條之中的人,活在我今天的作工之中的人,有誰是與我相合的呢?你們只想著得到什麼福氣,只想著得到什麼賞賜,可是你們從來沒有想過究竟怎麼做能與我相合,怎麼做不與我為敵。我對你們的失望太大了,因為我賜給你們的太多了,但我從你們得到的太少了。你們的欺騙、你們的狂妄、你們的貪心、你們的奢侈慾望、你們的背叛、你們的不服哪一樣能逃出我的眼睛呢?你們應付我,你們糊弄我,你們羞辱我,你們欺哄我,你們敲詐我、勒索我的祭物,這些惡行怎能逃出我的懲罰呢?這些惡行都是你們與我為敵的證據,都是你們與我不相合的證據。你們各自都以為你們與我相合得太多了,那這些真憑實據又與誰對號呢?你們自以為對我一片赤誠,自以為對我一片忠心,你們都自以為特別善良,特別富有同情心,你們自以為對我的奉獻太多了,你們自以為你們為我做得足夠多了。但你們是否對照過你們各自的行為,我說你們的狂妄足夠多,你們的貪心足夠大,你們的應付足夠多,你們糊弄我的技巧足夠高明,你們的卑鄙存心、卑鄙手段足夠多,而你們的忠心太少,你們的真心太小,你們的良心更是沒有,你們的心地又太惡毒,對任何一個人都不放過,甚至對我也不例外。你們為了兒女、為了丈夫、為了保全自己將我置之門外,你們在乎的不是我,而是你們的家庭,在乎的是你們的兒女、你們的地位、你們的前途、你們的享受。你們什麼時候說話想到我,行事想到我?寒冷的天氣你們想到的是兒女、是丈夫、是妻子、是父母,炎熱的天氣你們想到的也不是我。盡本分的時候你想到的是你的利益、你的人身安全、你的家室老小,你做什麼事是為了我?你何嘗想到過我?你何嘗不惜一切為了我、為了我的工作?你與我相合的證據在哪裡?你為我忠心的實際在哪裡?你順服我的實際在哪裡?你不求得福的存心在哪裡?你們都在糊弄我,都在欺騙我,你們都在玩弄真理,都在掩蓋真理的存在,都在背叛真理的實質,你們這樣的與我為敵,將來等待你們的是什麼呢?你們只追求與渺茫的神相合,只追求渺茫的信仰,卻並不與基督相合,你們有這樣的惡行不一樣與惡人一起得到應有的報應嗎?那時你們就會知道凡不與基督相合的沒有一人能逃出那忿怒的日子,你們也會知道與基督為敵的人將得到什麼樣的報應。那日來到,你們的信神得福夢、你們上天堂的夢都會破滅的,而那些與基督相合的人則不然,他們雖然失去了很多,雖然受了許多苦,但他們得到了我施與人類的全部產業,最終你們將會明白只有我是公義的神,只有我能將人類帶入人類美好的歸宿之中。」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尋求與基督相合之道》

「有許多人在我背後貪享地位之福,貪吃、貪睡、顧念肉體,總怕肉體沒有出路,在教會之中不正常盡功用,而是白吃飯,或者以我的話來教訓弟兄姊妹,站高位轄制人,這些人口口聲聲稱自己是通行神旨意的人,總說自己是神的知己,這不是謬論嗎?若你存心對,但是不能事奉到神心意上,這是你愚昧,但你若存心不對,還說是事奉神的人,你這叫抵擋神的人,該遭神的懲罰!我不可憐這樣的人!在神的家中白吃飯,總貪享肉體安逸,不考慮神的利益,總為自己謀福利,對神的心意不理睬,所作所為不能接受神靈的鑒察,總搞彎曲詭詐欺騙弟兄姊妹,人前一套,人後一套,像狐狸進葡萄園一樣,總偷吃葡萄,踐踏葡萄園,這樣的人能是神的知己嗎?你配承受神的祝福嗎?對個人生命、對教會沒有一點負擔,你配接受神的託付嗎?這樣的人,誰還敢信任你!像你這種事奉法,神能敢把更大的任務交給你嗎?這不是耽誤事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如何事奉才能合神心意》

「你們每一個人都不能接受對付、修理,都難以接納基督的正常人性,而且還口口聲聲說順服神,你們這樣的信仰會得到應有的報應的。……若是你未經修理、未經審判就去見神,那你定規會成為抵擋神的人,你定規是滅亡的對象。人的本性本來就是與神敵對的,因為人都是經撒但敗壞至深的對象,人若在敗壞中與神相處定規不能有好的結果,人的言行定規處處流露敗壞,與神接觸處處流露悖逆,不知不覺成了抵擋基督、欺騙基督、棄絕基督的對象,那時人的處境將會更危險,這樣下去就成了被懲罰的對象。」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與基督不合的人定規是抵擋神的人》

「人敗壞性情的流露的根源無非就是人麻木的良心、人惡毒的本性與人不健全的理智,若是人的良心與人的理智能恢復正常,在神面前就能成為神合用的人了。只是因著人的良心一直處在麻木之中,人的理智從未健全而且越來越麻木,因此人悖逆神的行為越來越多,甚至將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又將神末世道成的肉身棄絕在家門之外,將神的肉身定為罪,又將神的肉身看為卑賤。人若能有一點人性就不能這麼殘酷地對待神所道成的肉身,若有一點理智也不能這樣狠毒地對待神所道成的肉身,若真有一點良心也不能如此這樣地『感謝』道成肉身的神。人活在神道成肉身的時代卻不能感謝神賜給其這樣好的機會,反而咒罵神的來到,或是對神道成肉身的事實一點不理會,似乎表示反對,似乎表示厭煩。不管人如何對待神的到來,總之,神一直在不厭其煩地作著他的工作,儘管人對他一點不歡迎,儘管人對他一味地提出要求。人的性情已惡毒到極處,人的理智已麻木到極處,人的良心已經全部被那惡者踐踏,早已不是原來的良心了。人不僅不能感謝道成肉身的神賜給人類如此多的生命、如此多的恩典,反而因著神賜給人的真理而對神產生厭憎,因著人對真理並不感興趣,所以人對神也產生了厭憎之感。人不僅不能為道成肉身的神捨命,反而從他身上『擠』油水,向神索取高於人自己給神幾十倍的利息。如此的良心、如此的理智人還不以為然,還認為自己為神花費得太多,而神賜給他的太少。有的人給我一碗水便伸手索取兩碗牛奶的金幣,我在其室借宿一晚便索取超過這幾倍的住宿費,就你們這樣的人性、就你們這樣的良心還想得生命?真是卑鄙的小人!人這樣的人性、這樣的良心才導致道成肉身的神各處飄零,無有寄居之處,若真是有良心、有人性的人,別說道成肉身的神作了如此多的工,就是他不作什麼工作人也該敬拜他,也該一心一意地事奉他,這是理智健全的人該做的,是人的本分。多數人事奉神還講條件,他不管是神還是人,他只管講自己的條件,只管追求達到自己的慾望。你們給我做飯要廚師費,給我跑路要跑路費,為我作工要作工費,給我洗衣要洗衣費,供應教會要補身體的營養費,說話的要說話費,發書的要發書費,寫字的要寫字費,甚至我對付過的人還衝我要補償費,打發回家的人還要名譽費,不結婚的人還衝我要嫁妝費、年輕費,殺雞的要殺雞費,炒菜的要炒菜費,燒湯的要燒湯費……這些就是你們高尚而又偉大的人性,是你們那溫暖的良心支配你們做的事,你們的理智在哪裡?你們的人性在哪裡?告訴你們!若你們這樣下去我是不會再作工在你們中間的,我是不會對著一班衣冠禽獸作工作的,我是不會就這樣為著你們這樣一班人面獸心的人而受苦的,我是不會為著這樣一班毫無拯救餘地的畜生而忍耐的。我向你們背轉之日就是你們死亡之日,是黑暗臨到你們之日,是光明棄絕你們之日,告訴你們!我是不會向你們這樣一班連畜生都不如的人大發慈悲的,我說話作事有我的分寸,就你們如此的人性、就你們如此的良心我是不會作更多的工作的,因為你們太沒有良心了,你們傷我心太多了,你們的卑鄙行為太叫我噁心了!如此沒有人性的人、如此沒有良心的人是永遠也沒有蒙拯救的機會了,我是不會拯救這樣的狼心狗肺的人的。當我的日子來到之時,我要將我那焚燒之火永遠地傾倒在這些曾經惹我大發烈怒的悖逆之子的身上,將我永遠的懲罰降在這些曾經謾罵我、曾經棄絕我的畜生身上,將我的忿怒之火永遠地焚燒在那些曾與我同吃、同住但又不相信我、污辱我、背叛我的逆子身上。我要將所有的觸及我忿怒的人都扔在我的懲罰之中,將我全部的忿怒都傾倒給這些曾想與我平起平坐但從未敬拜我、順服我的獸身上,將我擊打人的杖放在那些曾享受我口之言的奧祕、曾享受我看顧、曾與我爭奪物質享受的畜類身上,我是不會饒恕任何一個爭奪我地位的人的,我是不會放過任何一個與我爭吃爭穿的人的。你們現在都平安無事,你們現在都得寸進尺地向我索取,當忿怒的日子來到之時你們就再也不會向我索取了,那時我讓你們都盡情地『享受』,我讓你們都嘴巴啃泥,你們永世都不得翻身!這些帳我遲早都要『償還』與你們的,我希望你們都能耐心地等待這一天的到來。

……若是你們的理智不能恢復正常,你們的良心不能正常工作,那你們就永遠擺脫不了『狼』的稱呼,永遠擺脫不了咒詛的日子,永遠擺脫不了懲罰你們的日子。你們出生低賤,本來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本是一群餓狼,本是一堆雜物、一堆垃圾,我在你們身上作工不是像你們一樣是為了撈油水,而是工作的需要,若你們仍是這樣的悖逆,那我就停止我的作工,而且我永遠不會再作工在你們身上,相反,我將我的工作轉移到我所喜歡的另外一班人身上,那樣我就永遠地離開你們了,因我不願看見與我為敵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

「人的心太剛硬,本性頑固不化,舊性總是不改,叫我說得赤裸得猶如光天化日之下的淫婦,甚至話語嚴厲得『不堪入耳』,將人的本性都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但人僅是點點頭、掉點淚,勉強傷點心,事情過後就如山中的獸王一樣凶殘,並無一點兒知覺,就人這樣的性情怎能知道早已享受了高過約伯百倍的福氣呢?人怎會『發現』自己享受的是千古罕見無人曾享受過的福氣呢?人的良心怎會感覺這樣的帶著懲罰的福氣呢?我說實在話,我要求你們所做的僅是為了讓你們能夠做我工作的模型,做我所有性情、所有作為的見證人,而且為了讓你們免去撒但的苦害,而人卻對我作的總是感覺反感,並且有意敵對,這樣的人怎能不叫我重新將以色列的律法帶來,將以色列的烈怒帶來呢?你們中間雖有許多『聽話順服』我的人,但更有許多類似『可拉一黨的人』,我將我的榮耀完全得著以後,便用從天降下的火將這些人都燒乾淨盡,你們當知,我不會再用話語刑罰人,而是在作以色列的工作以前將這些抵擋我,而且是我早已淘汰的『可拉一黨的人』燒乾淨盡,人再無享受我的機會,看到的僅是我從天降下的『焰火』與烈怒。」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論到「福氣」,你們怎麼認識?》

「誰敢與我相比?誰敢與我相對?我立即擊殺了你!不留一點痕跡,連同你的肉體一同毀滅,這是絕對的,我說了就立即實行,決不挽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與見證·第八十二篇說話》

「我今天起來刑罰一切抵擋我的各種各樣的邪靈,跟從我多長時間也不行,必須得從我身邊退去,凡是敵我的,我都不要(都是不通靈的、被邪靈佔有一時的、不認識我的),一個不要!都廢去,做沉淪之子!」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與見證·第一百零九篇說話》

「我希望人人都存順服的心來順服一切出於我的,那樣我必會大大祝福人類的,因我說過,與我相合的必存留,與我敵對的必遭咒詛,這是我定規的,誰也改變不了。我定意的事就是我已作成的事,誰若違背立時刑罰。」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與見證·第一百二十篇說話》

「我的話落實到各國、各方、各邦、各派,在各個角落我的話在隨時應驗。各處受災並非是人與人的爭戰,也並非是動刀槍,以後再沒有戰爭,都在我手中掌握,都要接受我的審判,在災中熬煉,讓那些抵擋我的、不與我主動配合的,接受各種災害的痛苦,讓他們永遠哀哭切齒,永遠在黑暗裡,不得存活。我作事乾脆利索,不考慮你以前為我怎樣忠心,只要你抵擋我,我審判的手立即發怒於你,絕不耽延一分一秒,絕不留情。」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與見證·第六十八篇說話》

「我是烈火,不容人觸犯,因為人都是我造的,我說什麼、作什麼人都得順服,不得反抗,人沒有權力來干涉我的工作,更沒有資格來分析我作工、說話的對錯,我是造物的主,受造的物該以敬畏我的心來達到我所要求的一切,不該講理,更不該抵擋,我是用我的權柄來治理我的民眾,凡從我造的受造之物就應該順服我的權柄。雖然今天你們在我前大膽放肆,悖逆我所教訓你們的言語,卻並不知害怕,但我只是以忍耐來與你們的悖逆相對,我不會因著一個個小小的蛆蟲翻動了糞土而大動肝火,以致影響我的工作,我是為了父的旨意忍受一切我所厭憎的、我所深惡痛絕的東西的存留,直到我言語的盡頭,直至我的最後一刻。你放心!我不會與一個無名的蛆蟲一般見識的,我不會與你比試『本領』的大小的,我厭憎你,但我能忍耐,而你悖逆我,但卻逃不脫我父應許我刑罰你的日子。一個受造的蛆蟲真能比得過造物的主嗎?秋天,落葉歸根,你歸回你『父』的家中,我歸回我父的身旁;我有我父的愛憐陪伴,你有你『父』的踐踏跟隨;我有我父的榮耀,你有你『父』的恥辱;我用我已忍耐已久的刑罰來陪伴著你,你用你那敗壞了萬年的腐臭了的肉體來迎接我的刑罰;我結束了在你身上的忍耐伴隨的話語工作,你卻開始成全我話語中受禍的角色;我大大歡喜,作工在以色列,你哀哭切齒,存亡在淤泥中;我恢復了原有的形像,不再在污穢中與你存留,你也恢復原有的醜相,仍在糞堆中鑽來鑽去;我工作、說話結束之時,是我喜慶之日,你抵擋、悖逆結束之日,是你哀哭之日;我不會同情你,你不得再見著我;我不會再與你『對話』,你再不得與我重相逢;我恨你悖逆,你念我可愛;我擊打你,你想念我;我歡然離開你,你卻自覺虧欠我;我永遠地不見你,你卻永遠地巴望我;我恨你,因你現在抵擋我,你想念我,因我現在刑罰你;我不願與你同居,你卻苦苦地期盼,永遠地哀哭,因你懊悔你對我所做的一切,你懊悔你的悖逆、懊悔你的抵擋,以至於你懊悔得滿臉伏地,全人癱倒在我前,發誓不再悖逆我,但你的心只是愛著我,卻永遠聽不見我的聲音,我要讓你自愧蒙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落葉歸根之時,你會後悔你所行的一切惡行的》

「我面向全宇說話之際,所有的人都聽見我音,即看見我在全宇之下的所有作為,違背我意的,就是說,以人的作為與我相對的,在我的刑罰中倒下……全宇之下的人,凡屬魔鬼之人都被滅沒;凡敬拜撒但之人都在我的焚燒之中倒下,即除了現在流中之人將全部化為灰燼……所有的人都各從其類,因著所作所為的區別而受各種刑罰,若是抵擋我的都滅亡,而在地所作所為不涉及我的,因著其表現而存在地上,受眾子、子民的管轄;我要向萬國萬民顯現,在地發表我親口之聲,宣告我的大功告成,讓所有的人都親眼目睹。」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二十六篇說話》

「沒有人性的人對神根本不會有真實的愛,環境安逸或是有利可圖時便對神百依百順,一旦他們的慾望受到破壞或最終破滅時,這些人就立即起來反抗,甚至一夜之間就由一個滿面堆笑的『好心人』變成一個滿臉橫肉的劊子手,竟然無緣無故地將昨日的恩人當作不可一世的仇敵,這些殺人不眨眼的惡魔若不驅逐出境豈不是心頭之患嗎?拯救人的工作並不是到征服工作結束之後就大功告成了,雖然征服工作告一段落了,但潔淨人的工作並沒有結束,什麼時候將人徹底潔淨了,將那些真心順服神的人都作成了,將那些心中無神的偽裝分子都清除出去了,這才是工作的終結。在最終的一步工作中不能滿足神的人便是被完全淘汰的人,被淘汰的人都是魔鬼之類的人,不能滿足神的便是悖逆神的,這些人即便現在跟隨著也並不證明這些人就是以後剩餘下來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