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話語三百條真理問答

目錄

13 神發聲中有關偷吃祭物、搞淫亂之人的結局與神告誡人的話

「為著七雷的巨響,有多少人跪下來求饒赦免,但已不是恩典時代,是烈怒時分,對一切作惡的(亂搞淫亂,錢財不聖潔,男女界限不清,打岔破壞我經營的,不通靈的,邪靈佔有的,等等一切選民之外的)都不放過,一個都不赦免,統統扔在陰間,永遠滅亡!」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與見證·第九十四篇說話》

「你們各人都在眾人中升為至高,升為眾人的祖宗。你們又甚是蠻橫,在所有的蛆蟲中橫衝直撞,尋找安樂的地方,妄想吞吃那比自身小的蛆蟲;你們的心地陰險毒辣,勝過那滄海中沉沒水底的幽魂,居住在糞土中的最底層,將那從上到下的蛆蟲攪擾得不得安寧,互相廝殺一陣,便安靜下來了;你們並不知自己的地位,竟然在這糞土中還互相侵略,能爭出什麼東西來?你們若真有敬畏我的心,怎能背著我的面卻互相你爭我奪呢?你的地位再高,不也是一個小小的糞土中的臭蟲嗎?還能長上翅膀化作天空中的白鴿嗎?你們一個小小的臭蟲,偷吃我耶和華祭壇上的供品,這樣就能將你那掃地的敗亡的名聲挽救回來而成為以色列選民嗎?不知羞恥的賤貨!那祭壇上的祭物是人為我獻的,表示敬畏我的人的『心意』,本是供我支配、供我使用的,你怎能將人給我的小小的斑鳩給劫走了呢?你不害怕做猶大嗎?你不害怕你的田地成為『血田』嗎?不知羞恥的東西!你以為人獻上的斑鳩都是給你滋補蛆蟲的肚腹的嗎?我給你的是我甘心願意的,我未給你的應是由我支配,不許你隨便偷吃我的供品,作工的是我耶和華——造物的主,人獻祭是為我的緣故,你以為是給你奔跑的薪水嗎?你好不知羞恥!你奔跑為了誰?還不是為了你自己?為什麼偷吃我的祭物?偷取我錢袋的錢財?你不是『加略人猶大的子孫』嗎?我耶和華的祭物是供祭司享用的,你是祭司嗎?竟敢得意洋洋地吃我的祭物,而且擺在了桌面上,你太不值錢了!不值錢的賤貨!我耶和華的火終將你燒盡!」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落葉歸根之時,你會後悔你所行的一切惡行的》

「那些專為自己肉體打算、喜歡安逸的人,那些似信非信的人,那些行污醫邪術的人,那些專搞淫亂、破爛不堪的人,那些偷吃耶和華祭物、偷取耶和華財物的人,那些喜歡賄賂的人,那些做夢上天堂的人,那些狂傲自大、專為自己的名利而爭奪的人,那些散佈輕慢之語的人,那些褻瀆神自己的人,那些專搞論斷、毀謗神自己的人,那些拉幫結夥搞獨立的人,那些高捧自己勝過高舉神的人,那些陷在淫亂中的輕浮的少男、少婦、中老年男女,那些在人中間喜歡個人名利、追求個人地位的男人與女人,那些陷在罪中執迷不悟的所有的這類人不都是不可挽救的人嗎?淫亂、罪惡、污醫、邪術、褻瀆之語、輕慢之言在你們中間盛行,那些真理、生命之言在你們中間被踐踏,聖潔之語在你們中間被玷污。滿了污穢、悖逆的外邦之種!你們的結局歸為何處呢?那些喜歡肉體、專搞肉體邪術的、陷在淫亂罪中的人有何臉面還活著呢?你不知道你們這類人已是不可挽救的蛆蟲嗎?還哪有資格要求這、要求那呢?不喜愛真理專喜愛肉體的人到如今仍是一點不改變,這樣的人如何拯救呢?不喜愛生命之道,不高舉、見證神,而是圖謀自己的地位、高捧自己的人到如今不仍是這樣嗎?有何拯救價值呢?人能否被拯救,不是看你的資格有多老,不是看你作工有多少年,更不是看你的資歷有多少,而是看你的追求到底有無果實。你該知道,拯救的是可結果實的『樹』,不是枝葉茂盛、鮮花繁多但不結果子的『樹』,縱使你多年流浪街頭又能怎麼樣呢?你的見證在何處呢?你敬畏神的心遠遠低於你愛慕自己、戀於情慾的心,這樣的人不是敗類嗎?怎麼可以作為被拯救的標本、模型呢?你的本性難移,你的悖逆太多,不可救藥!這樣的人不正是被淘汰的人嗎?我的工作結束之時不也正是你的末日來到之時嗎?我在你們中間作了多少的工、說了多少的話,你們曾有多少入耳了?曾有多少順服了?我的工作結束之時也是你抵擋我與我對立結束之時。在我作工期間,你們總是與我對著幹,我說的話你們從未聽從,我作著我的工作,你也作著你自己的工作,搞自己的小王國,你們這幫狐狗之類,盡與我對著幹!總想把那些專愛自己的人拉到自己的懷裡,你們的敬畏之心在何處?盡搞欺騙!沒有順服與敬畏,都是欺騙,盡是褻瀆!這樣的人還可拯救嗎?喜歡淫亂的、好色的男人總想著把那些妖豔的淫婦拉到自己身邊來供自己『享受』,這樣的淫亂之鬼我決不拯救,恨透了你們這些污鬼,你們的『色』與你們的『妖豔』給你們毀入地獄之中,你們還有何言語呢?你們這些污鬼、邪靈太可惡!令人噁心!這樣的賤貨還可挽救嗎?陷在了罪中還能被拯救嗎?這樣的真理、這樣的道路、這樣的生命並沒有吸引你們的心,那些罪惡,那些錢財、地位、名利、肉體享受、男人的姿色、女人的妖豔卻吸引了你們的心,你們怎有資格進入我的國中呢?你們的形象比神還高大,你們的地位比神的更高,在人中間的威望更是不用提,你們竟成了人崇拜的偶像,你不是成了天使長了嗎?顯明人的結局之時,也就是拯救的工作接近尾聲之時,你們中間有許多人是不可挽救的屍體,務必得淘汰。」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實行(七)》

「我對一切的人、事、物都能看透,他的本質究竟是什麼,我完全清楚,也就是說,一個人裡面存著什麼東西,我完全看透。她是淫婦或是妓女,我都能看透,誰背後搞什麼,我都知道。不要在我面前賣弄自己的姿色,臭貨一個!趕快從我這裡滾開!我不使用這樣的人,免得羞辱我名!不能見證我名,而是起了反作用,敗壞門風!快從我家裡把她驅逐出去,我不要,耽延一分一秒我也不容讓!像這些人怎麼追求也白搭,因在我的國中的全是聖潔無一點污點的,連同我的子民在內,我說不要就是不要,不要等著我回心轉意,我才不管你以前對我多好!」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與見證·第九十篇說話》

「就現在人所明白的真理,做哪件事人裡面都有知覺,如:你把教會的錢貪污了,亂花教會的錢,你能沒有感覺嗎?當時你就有感覺,不可能做過事之後才有感覺,你自己做的虧心事你自己心裡都清楚,因著人都有自己的喜好,雖明知真理,但就是遷就自己,所以做過之後也就沒什麼明顯的責備,當時做都沒有管教,過後能有什麼管教?錢都花了,還能有什麼管教?都是當時做的時候有知覺、有責備,你若不聽神就不管你了,等公義審判臨到的時候,要按著各人所行的報應各人。作為一個正常有理智的人,有良心的人,做每件事的時候,尤其是做錯事的時候都有知覺。現在教會中貪污錢財的人還少嗎?男女界限不清的人還少嗎?背後論斷的、背後抵擋的、拆毀的人還少嗎?為什麼你們還平安無事呢?你們心裡都有知覺、有感覺、有責備,有時候因此受刑罰、受熬煉,只不過人太不知羞恥了!如果真有懲罰臨到,人還敢這麼實行嗎?有良心的人要做事時良心稍有責備就不平安,就能背叛肉體。就像人犯男女罪,當時都有知覺,不過人的情慾太大就沒法自我控制了,聖靈再管教也無濟於事了,所以聖靈也就不管你了。當時聖靈都沒怎麼管教,沒有責備,肉體也沒怎麼樣,過後還能有什麼責備?事都做出去了,還能有什麼管教!只能證明你這個人太不知羞恥,太下賤!是賤貨一個!聖靈不作無用工作,你明知真理不配合,什麼樣的事你都能幹得出來,只等那日的來到將你與那惡者一同懲罰,這是你最好的結局!」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實行(一)》

「就你們今天的言行,足可讓我定你們為罪的,你們對我的工作的態度足可讓我定你們為不義之人的,你們的所有性情足可說是滿了可憎之物的骯髒的靈魂,你們所表現、流露的足可說你們是喝足了污鬼之血的人。談到進天國,你們卻都不露聲色,你們以為就你們今天這樣足可進入我天國之門嗎?你們以為你們的言行不經我檢驗就可獲釋進入我作工、說話的聖地嗎?誰能騙得了我的雙眼呢?你們那卑鄙下賤的舉止與談吐豈能逃脫我的眼睛呢?你們的生活被我定為喝那污鬼之血、吃那污鬼之肉的生活,因你們天天都在我前學那污鬼的樣子,在我之前的行徑尤其低劣,怎能不叫我感覺厭憎呢?說話之中含有污鬼的雜質:欺哄、隱瞞、阿諛奉承,猶如那行邪術的,又猶如那行詭詐、喝不義之人血的。人的所有表現都甚是不義,怎能將人都列在那義人所在的聖潔之地呢?你以為你那卑劣的行為就能將你從不義之人中分別為聖嗎?你的猶如毒蛇一樣的舌頭終將你那行毀壞、可憎的肉體給斷送,你那沾滿污鬼之血的雙手也終將你的靈魂拉向地獄的,你為何不趁此機會將你那沾滿污穢的雙手給洗刷乾淨呢?你又為何不趁此機會把你那說不義之言語的舌頭給『絞斷』呢?難道你就甘願為你那雙手與舌唇而遭受地獄之火的焚燒嗎?我的雙目鑒察萬人的心,因我造人類以先早已將人的心都掌握在我的手中了,我早將人的心測透了,人的心中的思想豈能逃脫我眼呢?又怎能來得及躲避我靈的焚燒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們的人格太卑賤!》

「那些沒經我拯救、征服的人類都沉默海底,將我焚燒之火永遠地加在他們身上。我要毀滅這個舊的骯髒到極處的人類,猶如我滅絕埃及眾長子與頭生的牛羊一般,將那些吃羔羊肉喝羔羊血的、門楣上有羔羊血作印記的以色列民留下。那些被我征服的我家族中的人不也是吃我羔羊肉、喝我羔羊血的被我救贖敬拜我的人嗎?這樣的人不常有我的榮耀隨著嗎?那些沒有我羔羊肉的人不早就沉默海底了嗎?他們如今抵擋我,我如今的說話猶如耶和華曉諭以色列的列子、列孫們一樣,但你們心底剛硬都在積蓄我的忿怒,為自己的肉體增添苦楚,為自己的罪惡增添審判,為自己的不義增添更多的忿怒。你們今天這樣地對待我,有誰能逃脫我忿怒的日子呢?有誰的不義能逃脫我刑罰人的雙目呢?有誰的罪孽能躲開我全能者的雙手呢?有誰的抵擋能獲得我全能者的審判呢?我耶和華這樣曉諭你們這些外邦家族的列子、列孫,對你們說的話勝過了律法時代與恩典時代的所有的說話,但你們卻比那埃及的眾百姓還要剛硬,你們豈不是在我作工安臥之時積蓄我的忿怒嗎?你們豈能安然逃脫我全能者的日子呢?

我在你們中間如此地作工、說話,耗費了我的多少精力與心血,但我明明告訴你們的,你們何時聽從?你們在何地對我全能者俯伏?你們為什麼這樣待我?為什麼你們的所做與所說盡是擊打我的怒氣?為什麼你們的心竟是這樣的剛硬?是我曾經擊殺過你們嗎?為什麼你們盡是讓我憂傷、著急?難道你們還等著我耶和華忿怒的日子臨到你們嗎?還等著我叫你們的悖逆擊打出來的怒氣向你們發出嗎?我為你們作的豈不都是為了你們嗎?你們卻一直這樣地對待我耶和華:偷吃我的祭物,將我祭壇上的供品都奪回自己家中餵養那狼洞裡的狼子、狼孫;『民』與『民』之間互相廝殺,都以怒目與刀槍相對,又將我全能者的話扔在茅廁裡與糞便同污。你們的人格何在?你們的人性都變成了獸性!你們的『心』早已變成了頑石,豈不知我忿怒的日子來到之時,就是審判你們如今對我全能者的惡行嗎?你們都以為這樣地糊弄我而將我的話都扔在污泥中,竟然不聽從我話,就這樣背著我幹就能逃脫我的怒目火眼嗎?你們豈不知你們偷吃我祭物、你們貪戀我財物的時候,我耶和華的雙眼早已看見了嗎?豈不知你們偷吃我祭物的時候都是在那獻有祭物的祭壇前的嗎?你們豈能自作聰明而這樣欺騙我呢?我的忿怒怎能離開你們那彌天大罪呢?我的震怒怎能越過你們的惡行呢?你們今天的惡行並不是為你們自己開闢出路,而是為你們的明天積攢刑罰,為你們自己擊打我全能者的刑罰。你們那惡行與惡言惡語怎能從我的刑罰中逃走呢?你們的祈求怎能達到我的耳中呢?我豈能為你們的不義開拓出路呢?我豈能放過你們悖逆我的惡行呢?我豈能不絞斷你們如毒蛇一樣的舌唇呢?……你們如今的惡行怎能逃脫我離地之後忿怒的日子呢?我豈能讓耶和華的怒氣離開這些剛硬之輩呢?

你們當回想過去,我何時對你們怒目厲聲,又何時與你們斤斤計較,又何時教訓你們是在無理取鬧,又何時當面教訓你們?我豈不都是為我的工作而求告我父免去你們的一切試探?你們為什麼這樣待我?難道我曾經用我的權柄擊殺過你們的肉體嗎?你們為什麼這樣報復我?對我忽冷忽熱之後又不冷不熱,然後對我又是欺哄又是隱瞞,而且口中滿了不義之人的唾沫,你們以為你們的舌頭也能欺騙我的靈嗎?你們以為你們的舌頭就能逃脫我的忿怒嗎?你們以為你們的舌頭可以任意論斷我耶和華的作為嗎?我豈是叫人論斷的神嗎?我豈能容讓一個小小的蛆蟲這樣褻瀆我呢?我豈能將這樣的悖逆之子放在我永遠的福氣中?你們的言行早將你們都顯露出來,你們的言行早為你們自己定了罪。我鋪張諸天、創造萬物之時就不容讓任何一個在我以外的受造之物來隨意做我的參與者,我更不容讓有何物來隨意打亂我的作工與我的經營,我不容讓任何人,也不容讓任何物,我豈能放過那對我慘無人道的人呢?我豈能赦免那背叛我話的人呢?我豈能放過那悖逆我的人呢?人的命運豈不在我全能者手中嗎?你的不義、你的悖逆我豈能將其看為聖潔呢?你的罪孽豈能把我的聖潔玷污呢?我並不沾染那不義之人的污穢,我也並不享受那不義之人的供品,你若對我耶和華忠心,你豈能把我祭壇上的祭物佔為己有呢?你豈能用那毒蛇的舌唇來褻瀆我的聖名呢?你豈能就這樣背叛我的言語呢?你豈能將我的榮耀、將我的聖名當作你為撒但——那惡者效力的工具呢?我的生命是供那聖者享受的,豈能容讓你把我的生命隨意拿來當玩物,當作你們中間爭鬥的工具呢?你們怎能就這樣對我無情無義又無有善人之道呢?豈不知我將你們的惡行都早已記載在這生命之言中?你們怎能逃脫我刑罰埃及的烈怒之日呢?我怎能就這樣叫你們一再抵擋我、悖逆我呢?我明明地告訴你們,到那日埃及所受的刑罰比你們還容易受呢!你們怎能逃脫我忿怒的日子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凡屬血氣的無人能逃脫那忿怒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