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15 神發聲中有關觸犯神性情之人的結局與神告誡人的話

「現在我公布我的國度行政:一切都在我的審判之中,一切又都在我的公義之中,一切又都在我的威嚴之中,對誰都實行公義。嘴上說相信我,但心裡對我抵觸,或者是心裡對我已棄絕的,我一腳踢出去,但都有我的時候;說話的意思是對我諷刺,但人聽不出來,這樣的人立時死去(指其靈、魂、體);對我所喜愛的人欺壓,給冷眼,我的烈怒立時審判,就是說,對我所愛的人起嫉妒的心,認為我不公義的,我就交給我所愛的人審判……」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七十九篇說話》

「凡你們所要,我必賜給,凡你們所需我都給預備,誰敢說我不公義?我立即擊殺了你,因我說過,我的烈怒要存到永遠(對惡者),我絲毫不放鬆一點,但我的愛也永存到永遠(對愛子),我絲毫不減少一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八十四篇說話》

「誰敢說我是無智慧的神?我的每一句話、我作的每一件事都是我的智慧,誰敢再次打岔我的經營、破壞我的計劃?我定規饒不了他!時間都在我的手中,我不怕時間拖延,多長時間我的經營計劃完成,還不是在乎我自己決定?還不在乎我的一個意念?我說成就成了,我說完就完了。我並不著急,我會合適地安排,人不能插手我的工作,不能為我隨便做事,誰若插手我就咒詛,這是我的行政中的一條,我的工作就我自己作,誰都不用(那些效力者也是我讓他做的,否則,他也不敢輕舉妄動),一切的工作都由我自己安排,都由我自己定規,因我是獨一的神自己。」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九十五篇說話》

「要知道我是主宰宇宙萬物的全能神!在我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更沒有難成的事,沒有難說的話。人休要做我的謀士,小心被我的手擊殺,落入陰間。告訴你!今天與我積極主動配合的人是最聰明的人,免遭損失,免去審判之苦,全數是我的安排,是我的預定,不要指手畫腳,口氣那麼大,認為自己了不起了,還不是我的預定嗎?給我做謀士,不知羞恥!」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七十篇說話》

「我不允許任何不潔之物存在我的面前,我不容讓任何一個人插手我的工作,凡插手的都被我打入地牢之中,釋放之後仍在災中接受在地之火的焚燒。在我道成的肉身之中,誰曾與我所在肉身共同探討我的工作,誰就被我所厭憎,我多次提醒過所有的人,我在地不曾有親系關聯,誰將我與其同等看待,將我拉向其肉體之中來與我『敘舊情』,誰將是滅亡的對象,這是我定規的。在這些事上,我對人絲毫不放鬆,凡是在我工作之中插手的、給我出謀劃策的都被我刑罰,我永遠不饒恕。我若不明說,人永遠不會醒悟,不知不覺之中就落入我的刑罰之中,因為人並不認識在肉身中的我!」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說話·第二十篇》

「神說了這麼多話的目的主要是為了讓人都認識他,人都不明白神的行政,神作的一切都是由其自己擺佈、安排,不願讓任何一個人插手,而是讓人都看見一切都是神的安排,並不是人能做到的,即使人能看到的,或者是難以想到的,都是神一手操縱起來的,不願摻有人一絲一毫的意思,誰若參與那神定規不饒,哪怕有一點兒也不行,神是嫉妒『人』的神,似乎在這方面神的靈特別敏感,所以誰稍有心插手,神的焚燒之火立即臨及其身,將其化為火中的灰燼。」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二十篇》

「在我一切都不在話下,若是現在是我預定毀滅世界的時候,我能用一句話就把世界吞滅,但現在不是時候,必須得一切就緒之後,我再作這一項工作,免得擾亂我的計劃,打岔我的經營,我知道怎樣作合情合理,我有我的智慧,有我自己的安排,人不要動一手一腳,小心我的手擊殺了你,這已觸及到我的行政。」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一百零三篇說話》

「不認識我,對我所作所為總有疑惑!我說過沒有?我的一舉一動、我的所作所為都對,人休要研究,縮回你那臭手!告訴你,我所使用的人都是我創世之前就預定好的,而且又是在今天驗中的。你們總在這方面下功夫,研究我這個人,研究我所作的,都是交易腦袋,若再有這情形必遭我手擊殺。我是說,對我,你們不要疑惑,對我所作的你們也不要分析、不要考慮,更不要參與此事,因這已涉及到我的行政,不是小事!」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七十七篇說話》

「一切一切我都看得清清楚楚,不差毫釐。我作的事我還不知道嗎?完全清楚!為啥我說我是創造宇宙萬物的神自己?為啥我說我是察看人心肺腑的神呢?對每一個人的情況我是瞭如指掌。你們以為我不知該怎麼作、怎麼說嗎?不要操的心太寬了,小心遭我手的擊殺,這樣會吃虧的,我的行政可是不饒人的,明白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八十八篇說話》

「現在在你們中間最嚴重的病就是把我的正常人性與我的完全神性分割開來,而且多半人都是注重我的正常人性,好像從來就不知道我還有完全的神性,這是褻瀆我!知道嗎?你們的病就這麼嚴重,若不趕緊挽回,必遭我手的擊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八十篇說話》

「我天天都在回擊你們的觀念,天天都在解剖你們每一個人,當我的話說到一個地步的時候,你們就又犯病了,又把我的人性與我的神性分開了。就在此時,又是顯明人的時候到了:認為我仍然活在肉體當中,根本就不是神自己,認為我這人仍然是人,神仍然是神,與我這個人沒有一點聯繫。多麼敗壞的人類啊!我以前那麼多話早被你們歸於烏有了,真叫我恨之入骨,真叫我痛恨!我——完完全全的神自己——我的人性加上我完全的神性,有誰敢輕易觸犯我?有誰敢在意念上抵擋我?在我的大災大難開始降臨之後,挨個地懲罰,一個不放過,而且都用重刑對待!我的靈親自作工,並不決定我就不是神自己,反而更決定我是全能的神自己,人都不認識我,都抵擋我,不從我的話中看我的全能,而是從我的話中抓我的把柄、挑我的毛刺,當有一天我與眾長子一同顯現在錫安時,我就開始收拾這些東西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一百一十二篇說話》

「你們都不相信我的全能,都不認識我這個人,認為我只不過是一個人,絲毫看不見我的神性,我想什麼時候成,就什麼時候成,都在乎我口中的話。……我讓你們從我的說話當中,看見我正常人性的一方面(因我在這一段的說話當中,你們仍然不認識我正常人性的一方面,所以我在日常生活當中,在實際當中,讓你們看見我的正常人性),你們倒好,不認識我的正常人性,反而抓我的把柄,在我面前放蕩!瞎眼!愚昧!不認識我!這麼長時間我的話白說了,你們根本就不認識我,根本不把我的正常人性當作完全神自己的一部分!怎能不叫我發怒?怎能叫我再施憐憫?只有用我的烈怒對待這些悖逆之子,這麼放肆,這麼不認識我!以為我這個人錯了!我能作錯事?我能隨便選一個肉身穿上?」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九十八篇說話》

「瞎眼!愚昧!一堆破爛貨,竟把我的正常人性與我的完全神性分割開來!你們不認為這是得罪我嗎?而且是難以得到我赦免的!今天實際的神臨到了你們,你們卻只認識我正常人性的一面,卻絲毫沒看見我完全神性的一面。誰在背後欺騙我,你還以為我不知道嗎?……若是惹得我發怒到一個地步,我就毫不留情,一腳把你踢出去,我才不看你以前怎麼樣,是忠心,還是熱心,是跑了多少路的,還是為我花費多少的,我一點不看,只要是你現在惹我發火,我就把你扔在無底深坑。」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七十九篇說話》

「我說過了多次的『正常人性與完全神性是完全神自己的不可分割的兩部分』,但你們仍然不認識我,只注重你那渺茫的神,都是些不通靈的人,就這樣的人還想做我的長子,不知羞恥!不看看自己是什麼身分!做子民都沒份,更何況做長子與我一同作王呢?這樣的人都是不認識自己,都是撒但的種類,不配在我家中做柱子,更不配在我前事奉我,所以我一個一個地淘汰,一個一個地讓他顯出原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一百零一篇說話》

「再說得明白點就是,當一個人隨便將神的靈與他的話分開,或者將話與人,或者將靈與他所穿的肉身分開,這人不僅不能在神的話中認識神,而且對神稍加疑惑,從此之後便會處處受蒙蔽。這裡並不是人所想像的直接就割除,而是逐漸就落在了神的刑罰之中,即落在了大災大難之中,所有的人都與其不能相合,就猶如被邪靈所附一樣,又猶如沒頭的蒼蠅一樣到處亂闖亂碰。」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三篇》

「在我眼中看,一切的人、事、物,一切的一切都在我的手中掌管,都在我的審判之中,沒有一人一物敢隨意亂動的,都得按著我口中的話而成。在人的觀念當中,都信我這個人口中的話,當我的靈在發聲時,人都是半信半疑,根本不認識我的全能之所在,而且還誣陷我。告訴你!對我話疑惑的、對我話應付的都是滅亡的對象,是永遠的沉淪之子。」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一百零三篇說話》

「我說到作到,一切都在我的手中,誰若疑惑必遭擊殺,沒有考慮餘地,立即斬草除根,除去我的心頭之恨(從此得到印證,誰遭擊殺,必不是我國中的一員,必是撒但的後代)。」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八十八篇說話》

「我的話句句帶權柄、帶審判,無人能改變,既然發出,必要按著我的話而成就,這是我的性情;我的話就是權柄,誰改動誰就觸犯刑罰,必遭我擊殺,嚴重的斷送自己性命,歸於陰間,歸於無底深坑,這是我對人類的惟一的處理方法,是人無法改變的,這是我的行政。記住!誰觸犯都不行,必須按著我的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一百篇說話》

「你要是改動神自己的說話,篡改神自己的說話,這就屬於對神抵擋、對神褻瀆,屬於背叛,就跟天使長說的話一樣:『神,你能造天地萬物,你能行神蹟奇事,我也能,你要登寶座我也登寶座,你轄管萬國我也轄管萬國,你造人類我還管理人類呢!』是不是一樣的性質?有些人對待上面工作安排的態度太放肆了,他認為,頂上是作工作安排的,我們是在底下作工作的,有些話、有些事我們就可以靈活運用,到底下就可以改動,因為頂上只是說,我們底下是做,我們了解底下情況,頂上不了解底下情況,所以說我們可以隨便做,底下這些人交給我們,我們就可以隨便做,怎麼做都可以,誰都無權干涉。在他那兒事奉神就這麼個原則:我認為對我就聽,我認為不合適的我就不聽,我就可以反抗跟你對著幹,我就可以不給你執行、落實,你說的話不合適我給你改動改動,通過我濾過了再往下發,如果沒通過我點頭同意不許印。別處都把上面的安排原樣發下去,他卻把他改動之後的工作安排發到他帶領的區域,他這種人老想把神撥到一邊去,恨不得讓人都跟他、都信他,在他的心目中,神有些地方還不如他,神沒啥,他有,人都應該信他,他是神,就是這個性質。……人沒有真理,還不順服,還想瞎幹,人家說真理到他那還改改動動,認為他做的有真理,他做得合適,這純屬是魔鬼、撒但差來的!……現在你們還有沒有為他打抱不平的了?說:『有人告他了神才把他撤掉的,神啥也不知道,頂上帶領的也啥也不知道。』你這看法太錯誤了,太謬了!有人信口開河想怎麼說就怎麼說,看神現在是個正常普通的人想怎麼毀謗就怎麼毀謗,這樣的人沒有好果子吃!你們這麼抵擋神,跟神對著幹,公開抵擋神,公開褻瀆神,公開毀謗神,公開論斷神、污衊神,這樣的人以後都是受重刑的對象。……有的人在下面造謠、毀謗,罵完之後害怕了,怕遭懲罰,趕緊跪下來禱告:『神啊!你可別離開我,可別懲罰我,我認罪了,我悔改了,我虧欠你,我做錯了。』你說這類人能得著赦免嗎?不能!為什麼不能呢?這就是觸犯聖靈了,褻瀆聖靈的罪今生來世永不得赦免,神說話是算數的,神有尊嚴,有烈怒,他有公義的性情,神不可能像人想像的是個老好人,誰要是對他好點,以前的過犯他就不看了,這是沒有的事,你抵擋神還有好嗎?你要是因著一時愚昧做錯事,這情有可原,或者人有敗壞性情有時流露點,這情有可原,但你要是直接抵擋神,直接悖逆神,直接和他對著幹,褻瀆他,毀謗他,給他造謠,那你沒好,你等著受懲罰吧!這樣的人你也不用禱告了,等著受懲罰去吧!沒法饒恕!……你能褻瀆神一次,你能論斷神一次,你能毀謗神一次,這是永遠的污點,這個不可能擦掉。人還想隨便褻瀆神,還想隨便謾罵神,還想利用神,哪有那麼便宜的事呢?人老想著神有憐憫慈愛,神是仁慈的,神的心胸寬闊、海闊天空,不記念人的過犯,對人以往的過犯、對人以前的事既往不咎。既往不咎是指一些小事,大事他不可能不提。

……有些人為了讓底下人有勁舉例子說:『現在神都得什麼病了,你們還不好好信!』他能說這話,他也可能不知道這話是什麼意思,也可能存心就是為了底下人好,但是你不能舉這個例子,用這話來激發人,要激發人可以說的話很多,非得說這話?……人裡面沒有敬畏神的心,為了他自己的存心,達到他個人的目的,他竟隨意在神身上亂安這個、亂安那個,甚至褻瀆神、論斷神。就像現在有些傳福音的人為了得人而順著人說:『東方閃電是邪教。』不管出於什麼存心,這麼說也不合適,你別的話就不能說嗎?你為什麼非得用這句話說呢?這是不是在褻瀆神呢?這話是從你口裡說出來的,那就是你褻瀆神,你為什麼用這句話?你為了達到個人得人完成任務,你用這句話的代價來得人,你不是在褻瀆神嗎?不管你是有意無意的,你這話不敬虔,你根本沒有敬畏神的心,你用褻瀆神的話來得人,你太不敬虔了!神是讓你隨意玩弄的嗎?隨意論斷的嗎?隨意亂說的嗎?這是了不得的事,哪一句話說錯你就完了,要命的事!……但有些人就不一樣,他看見上面這麼作,他就先研究研究,說:『神你是這麼說的,是這麼要求的,第一條我看還可以,第二條我看就不怎麼合適,我給你改動改動。』這有敬畏神的心嗎?或者看見神作的事是他有觀念的事,到底下他就不落實了,他到底下就跟底下人隨便說、隨意散佈,讓底下人都知道神作的事不合人觀念,人就對神都有觀念。他第一不能供應真理,第二,還散佈觀念,第三,他是讓大家都知道,都來反對神這樣作,讓神不這樣作,最後達到讓神屈服。為了達到讓人沒有觀念,讓神屈服,讓神不這樣作,滿足人,有的人就能這樣幹出來。像這類人過後懊悔流淚,這能算他有敬畏神的心嗎?有的人有點熱心在事奉的事上無知,看在這份上饒了你,要是以後再幹出這事,那就是明知故犯了,你這些罪就重了,就大了,這是了不得的事,你們如果把這事看得太簡單了,不算什麼,那你總有一天要觸犯神,這樣的人我見了一些,也用不著開除,也用不著淘汰,也用不著宣佈,其實這類人的結局早就定了。」

——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什麼叫觸犯神》

「我的心意發出,有誰敢抵擋,有誰敢論斷、疑惑,我立時取締他。今天,不按我心意行事的,謬解我心意的,都得在我的國度中被淘汰、被廢棄。……而那些存心、目的不對的人,我已開始廢棄,按著次序讓他們一個一個地倒下,我要讓他們一個一個地毀滅,不得存活,這些都指其靈、魂、體說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六十九篇說話》

「如果你跟隨多年還能這樣有觀念持守著不放,嘲笑、諷刺,給冷眼,有觀念四處散佈,就該報應你。有些事看人愚昧無知就饒了你,如果你知道了還故意那樣做,怎麼說也不聽,那就該遭懲罰了,你只知神對人有寬容的一面,不要忘記神還有不容人觸犯的一面。」

——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神的公義性情》

「人事奉神還想邁大步、幹大事、說大話、幹大工作、印大本書,還想聚大會、做大帶領,你老有大野心就觸犯大行政,這樣的人就死得快了。事奉神不老實、不敬虔、不謹慎,早晚有一天會觸犯神行政。你觸犯神的性情、觸犯神的行政得罪神,那他就不看你什麼理由,不看你的存心,那你們說神是不是不講理?是不是不近人意?不是。為什麼說不是呢?因為人不是聾子,不是傻子,也不是瞎子,都看得見、聽得見,你還觸犯,你還講啥理呢?你再沒有存心,只要觸犯到時候就得滅亡,就得受懲罰,這事還用看你什麼情況?沒有一個人觸犯神的行政、觸犯神的性情是別人拿刀硬逼著的,沒有這樣的事。如果有一個人拿刀逼著你,放在你脖子上說:『你罵你們的神一句,罵完之後我就給你多少錢,我就不殺你了。』也可能那種情況下你怕死才說出一句褻瀆的話,有這種情況嗎?不至於吧?神的性情不容人觸犯有他的內涵之意,但神懲罰人也根據人的情形及背景,人不知道神而觸犯了,這是一種情形,若明知故犯又是一種情形,有人明知是神還能觸犯就要遭懲罰了。神每步作工都發表一些神的性情,人是不是都認識到一些?他作工這麼多年有哪些性情,人做哪些事、說哪些話容易觸犯神,人是不是知道一些?還有行政規定的,人該做哪些事,哪些事不該做,人是不是也知道?真理方面的事、原則的事,人有些事認識不透,那是因為人沒經歷到那兒沒法明白,但行政的事這是在規定範圍之內的,屬於規條,不需人怎麼認識,只需人按著字面意思去作即可,這不就是人的事嗎?你大大乎乎什麼都不在意,你不怕神,那你就該受懲罰!」

——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沒有真理容易觸犯神》

「事奉的事不能亂插手、摻雜己意,否則我要擊殺你,再嚴重的,不好好順服,亂說亂做,剪除你!教會不是人多湊數,是要真心愛神的人,真正憑我話活著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十九篇說話》

「你對神要求越多,你的理由越多,你對神的觀念也越多,那你這個人就越危險;你對神要求越多,證明你根本沒把神當神待,慢慢就該把你自己當神待了,最後在教會中作工的時候就該見證自己了,說:『神還有一次如何如何。』言外之意還不如你呢,該用輕蔑的口氣來對待了,心裡沒有敬畏了,說話的語調變了,性情也狂起來了,最後慢慢地高舉自己了。人走下坡路就這麼個過程,完全是因為不追求真理造成的。凡走下坡路的人都能高舉自己、見證自己,還能到處宣揚自己、顯露自己,根本沒把神放在心上。我說這話你們有沒有體驗?有很多人一味見證自己:我如何如何受苦,我怎麼作工,神怎麼對待我,最後神又讓我幹什麼,特別器重我,我現在如何如何。說話用一些口氣,擺一些架勢,最後有的人該認為他是神了,人到這種程度時聖靈早就離棄了。雖然暫時不搭理他、不開除他,但他的命運已注定了,他只有等待受懲罰了。」

——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人對神的要求太多》

「在你的一生中,若是你觸犯神的性情有好多次,那你這個人就定規是地獄之子了。在人看或許你只是做了幾件不合真理的事,僅此而已,但你知道嗎,在神的眼中你已是一個沒有了贖罪祭的人,因為你觸犯神的行政不只是一次,而且你又沒有悔改回頭的表示,所以你只好落入神懲罰人的地獄之中。」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告誡三則》

「你如果把某一方面真理、某一段神話歸納出來,然後提出問題,按著這個問題把那一段說話唸出來、說出來,那很顯然,這一段話就是為了回答上面那一個問題,所以說,你那一段話就成公式了,成規條了,成道理了,不是真理了。雖然說原話沒動,一個字沒動,這裡很顯然的就是一段道理,不是真理,為啥呢?你那個問題提壞了,把人引誘了,帶入道理裡面去了,讓人按照你那個道理去思維,去想像,去考慮問題,去看這一段話,用你那個道理的觀點去看這段話,看來看去,人在這一段話當中只看見一個問題,沒看見別的方面,最終把人都帶得不會經歷真理,不會經歷神的話,只會裝備道理,只會談論道理,不認識神,嘴裡說的都是好聽的道理,都是對的道理,卻都沒有實際,無路可行。這樣的帶領真是坑人不淺!人事奉神最大的忌諱是什麼?你知道嗎?你們這些做帶領的人總想別出心裁高人一等,搞個新花樣讓神看看他的本領到底有多大,卻不注重明白真理進入神話實際,總想來露一手,這不正是人狂妄本性的流露嗎?有的人還說:『我做這事保證神特別高興、特別喜歡,這回我得讓神看看,給他個驚喜。』這一驚喜不要緊,結果你被淘汰了!不要腦袋一熱怎麼想就怎麼做,不考慮後果能行嗎?到那時觸犯神的性情、觸犯行政被淘汰了,你就沒話可講了。」

——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沒有真理容易觸犯神》

上一篇:神發聲中有關偷吃祭物、搞淫亂之人的結局與神告誡人的話

下一篇:神發聲中有關放不下觀念之人的結局與神告誡人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