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十 四 篇

歷代以來,不曾有人進過國度,因此,不曾有人享受國度時代的恩典,也不曾有人看見國度君王。雖然有許多人曾在我靈的光照之下預言過國度美景,但只是知道其外表,卻不知道內在的含義。當今天國度正式實現在地時,多數人仍不知在國度時代究竟要作成什麼,究竟把人帶到什麼境界,這個,恐怕所有的人都處於「混沌」狀態,因為國度完全實現的那一天還未完全達到,所以人都是迷迷糊糊不透亮。我在神性裡的工作正式開始於國度時代,因着國度時代的正式開始,我的性情才開始逐步向人顯明,所以,在此時神聖的號角正式開始響起並公布於眾。當我在國度裡正式作王掌權之時,眾子民也隨着時間的流逝而被我作成;當世界各國分裂之時,也正是我的國度建造成形之時,也就是我改變形像面向全宇之時,那時,所有的人都看見了我的榮臉,看見了我本來的面目。從創世到如今,從撒但敗壞人類到今天這個程度,因着人的敗壞,所以,對於人來說,我越來越隱藏,而且對於人來說,我越來越是深不可測。人未曾看見我原來的面目,未曾直接與「我」打交道,只是在傳說中、在神話故事當中有人想象中的「我」,所以,我按着人的想象,即按着人的觀念我對付人心中的「我」,以扭轉多少年來人心中的「我」的狀態。這是我作工的原則,不曾有一個人能夠認識透。雖然人曾給我俯伏,在我前敬拜我,但我並不欣賞人的這些舉動,因為在人的心底並沒有我的形像,是我以外的形象。所以,因着人的心目中並沒有我的性情,人對我的本來面目並不認識;所以,在人認為是抵擋我,或觸犯我的行政,但我卻並不理睬;所以,在人的記憶當中我是憐憫人卻並不是刑罰人的神,或者我是說話不算數的神自己。這些都是人在思維中的想象,並不與事實相合。

我天天站在宇宙之上觀望,我又卑微隱藏在我的居所經歷人生,仔細觀察人的所作所為,不曾有一個人是真為我擺上的,不曾有一個人追求真理,不曾有一個人為我求真的,不曾有一個人在我前立心志而守住本分的,不曾有一個人讓我在裡面居住的,不曾有一個人注重我猶如注重自己的生命一樣,不曾有一個人在實際當中看見我神性的全部所是,不曾有一個人願意接觸實際的神自己。當水淹沒人的全身之時,我將人從死水之中救出,給人重得生命的機會;當人在失去信心生活之時,我將人從死亡的邊緣中拉上來,給人生活的勇氣,讓人以我為生存之本;當人在悖逆我時,我使其在悖逆之中認識我,因着人的舊性,也因着我的憐憫,我並不將人置於死地,而是讓人悔過自新;當人在飢荒之中時,即使人有一口氣,我也將人從死亡之中奪過來,不讓其中了撒但的詭計。多少次人看見我的手;多少次人看見我的慈容,看見我的笑臉;多少次人又看見我的威嚴,看見我的烈怒。人雖不曾認識我,但我並不因着人的軟弱而「趁機無理取鬧」,我體察人間之苦,因此,我也體諒人的軟弱,只因着人的悖逆、人的忘恩負義,所以我才不同程度地給人以刑罰。

我在人的忙碌之時隱藏,在人的空閒之餘向人顯明。在人的想象當中,我是「萬事通」,我是有求必應的神自己,因此,多數人來我面前只是為了找神「幫忙」,並不是有心在我前認識我。當人在病危之時,就迫不及待地想請我來給予資助;當人在患難當中之時,人就竭力向我訴說其苦衷,以便脫離苦境,但沒有一個人在安逸之中也能愛我,沒有一個人在平安、幸福之中來找我與其同樂。當人的「小家庭」幸福美滿之時,人就早把我撂在一邊,或者把我關在門外禁止入內,從而享受全家歡樂之福,人的心胸太狹小,竟然就連我這樣慈愛、憐憫,令人好接觸的神也容不下。多少次在人歡笑之時,我被人棄絕;多少次在人摔跤之時,我被人拿來當枴杖;多少次在人處於病痛之時,我被人找去當「醫生」。多麼殘忍的人類啊!簡直是沒有理智、不講道義,就連人所具備的「人情」在人身上也不曾看見一點兒,幾乎沒有人的一點兒味道。想想過去,對比今天,是否在你們身上有所變化?過去的成分在今天是否是減少了?是否是仍然沒有更新?

我歷盡山山水水,歷盡人間的坎坎坷坷,在人中間走來走去,在人中間與人一起生活了多少年,但人的性情似乎沒有多少變化,而且猶如舊性在人的裡面生根發芽一般,人的舊性一直是不能改變,只是在原有的基礎上改進了一番。猶如人所說的,本質並沒有變,而是方式變化了不少,似乎是人都在糊弄我,想令我眼花繚亂,以便蒙混過關來博得我的欣賞。我對人的「花招」並不欣賞,也並不理睬,我並不因此而大發雷霆,而是採取視而不理的態度,我要把人放鬆到一個地步,之後,將所有的人一塊兒「處理」,因為人都是不自愛的賤貨,自己對自己並不寶愛,難道還需我再一次地施憐憫、慈愛嗎?人都不認識自己,不知道自己到底夠幾斤,應都拿到天平上去稱一稱。人對我不理睬,所以我對人也不認真,人不注重我,也不需要我對人多下功夫,這不是兩全其美的事嗎?作為子民的,你們不也是這樣的光景嗎?有誰曾在我面前立心志卻並不廢去?有誰在我前立長志而不是常立志呢?人都是在順境之時在我前立心志,在逆境時將其一筆勾銷,過後再次重新將心志撿起來送在我前,難道我就是那樣的不尊貴,隨便接受人在垃圾堆中撿來的廢品嗎?在人之中,很少有人持守自己的心志,很少有人是守節的,很少有人把自己的最寶貴的獻於我,當作自己為我獻的祭,你們不也是這樣嗎?若作為國度子民中的一員,不能守住自己的本分,將會被我厭棄!

一九九二年三月十二日

上一篇: 第 十 三 篇

下一篇: 第 十 五 篇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信 神 就 當 順 服 神

信神到底是為了什麼?對這個問題多數人還是稀裡糊塗,對實際的神、天上的神總是採取兩種截然不同的看法,說明人信神並不是為了順服神,而是為了獲得某種利益,或者逃脫災難之苦,人才有了一點點順服的成分,這種順服都是有條件的,都是以個人前途為前提而順服的,都是迫不得已的。那麼你信神到底是為了…

「救主」早已駕着「白雲」重歸

幾千年來,人一直盼望能夠看見救世主的降臨,盼望能夠看見救世主耶穌駕着白雲親自降臨在渴慕盼望他幾千年的人中間,人也都盼望救世主重歸與人重逢,就是盼望那與人分別了幾千年的救主耶穌重新歸回,仍舊作他在猶太人中間作的救贖的工作,來憐憫人,來愛人,來赦免人的罪、擔當人的罪,以至於他擔當人的…

神主宰着全人類的命運

作為人類中的一員,作為敬虔基督徒中的一員,我們都有責任、有義務為完成神的託付而獻上我們的身心,因為我們的全人都是從神而來,都是因神的主宰而有的。若我們的身心不是為了神的託付,不是為了人類正義的事業,那我們的靈魂將愧對於為神的託付而殉道的人,更愧對於供應我們全部的神。 神創造了這個…

第 十 八 篇

在閃電之中,各種動物顯出了原形,在我光的照耀之下,人也都恢復了原有的聖潔。敗壞的舊世界啊!終於傾倒在污水之中,被水淹沒,化為水中的淤泥!我所造的全人類啊!終於在光中重新得以復甦,得到生存之本,不再在淤泥之中掙扎!我手中的萬物啊!怎能不因我話而得以更新呢?怎能不在光中發揮功能呢?地…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