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羔羊展開的書卷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關於《作工異象》三篇神話的選編

1.約翰為耶穌作了七年的工作,到耶穌來的時候他把路已經鋪好了,在這以先,各處都聽他所傳的天國的福音,猶太全地遍滿他所傳的福音,他們都稱他為先知。當時希律王想殺約翰又不敢殺,因為約翰在眾百姓中威望很高,殺了約翰,他害怕眾百姓反對他。約翰作的工在眾百姓當中有根基了,猶太人都信服他,他為耶穌鋪路七年,直到耶穌開始盡職分,所以,他是先知中最大的一個。他下到監裡之後,耶穌才開始正式作工,在約翰以先沒有一個先知是為神鋪路的,因為在耶穌以先並沒有神道成肉身的先例,所以,到約翰為止的先知,只有約翰是為神所道成的肉身鋪路的先知,這樣,約翰就成了舊約到新約中最大的先知了。約翰在耶穌受浸前七年開始廣傳天國福音,他作的工作在人來看大於後來耶穌的作工,但不管怎麼樣,他只是一個先知。他作工、說話也不進聖殿,而是在聖殿以外的各鄉村,當然,是在猶太民中間,尤其是在那些貧苦的猶太民中間,他很少接觸上層社會的人物,只是在猶太平民中廣傳福音來為主耶穌預備合適的人選,預備合適的作工之地。有了他這樣一位鋪路的先知,主耶穌來了就可以直接開展他的十字架道路。神道成肉身作工不用作選人的工作,也不用自己親自尋找人或尋找他的作工之地,他來了不作這工作,在這以先早有合適的人來為他預備了。在耶穌作工之前,約翰把這工作早已都作好了,因為道成肉身的神來了作工,就是直接作他的工作在那些早已等待他的人身上。他來了不是來搞人的工作或是來搞人的整頓工作,他只是來盡他當盡的職分,其餘的事與他毫無關係。約翰來了就是從聖殿裡、從猶太民中帶出一班接受天國福音的人,好作為主耶穌作工的對象。約翰作了七年的工,也就是傳了七年的天國福音,在他作工期間他所行的神蹟並不是很多,因為他的工作就是鋪路,是作預備的工作,在這工作以外的、耶穌要作的工作與他毫無關係,他只是讓人認罪,讓人悔改,給人受浸,讓人因而得救。雖然他作了新的工作,也開闢了前人未走過的路,但他僅僅是為耶穌鋪路的,他僅僅是一個作準備工作的先知,他並不能代替耶穌的工作。雖然耶穌並不是第一個傳講天國福音的人,而且是接續約翰踩出來的路的,但他的工作無人能代替,他所作的工作大過約翰。他不能自己預備自己的道路,他作的工作是直接代表神的。所以,不管約翰作了幾年的工,他仍是一個先知,仍是一個鋪路的。耶穌作了三年的工作超過約翰作的七年的工作,因為他們作的工作的實質並不一樣。耶穌開始盡職分的時候也就是約翰的工作結束的時候,這時,約翰所預備的人、所預備的地方已足夠主耶穌使用,也足夠主耶穌開展三年的工作了,所以,約翰的工作剛作好,主耶穌就出來正式開始作工了,約翰所說的那些話就都廢去了,因為他作的工作只是為了過渡,並不是能帶領人有更新的長進的生命之言,他說的話畢竟是暫時有用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 一》

2.耶穌當時作工有一部分工作是根據舊約聖經,或者耶和華律法時代的說話、摩西的律法,藉著這些作了一部分工。當時他在會堂裡講道、教訓人,以舊約先知預言來教訓那些以他為敵的法利賽人,以聖經的話來揭示他們的悖逆,以此來定他們的罪。因為他們都厭憎耶穌所作的,尤其是耶穌的許多工作不是按著聖經裡的律法去作,而且他的教訓又高於他們的言語,甚至高於聖經先知的預言。耶穌作的工作只是為了救贖、釘十字架,所以,他不必說更多的話來征服任何人,他教訓人有很多都是引用聖經裡的話,他作工作即使不出聖經也能將釘十字架的工作完成,他作的工作不是話語的工作,不是為了征服人類,而是為了救贖人類,他只作人類的贖罪祭,並不作人類話語的源泉。他不是作外邦的工作——將人征服,而是作釘十字架的工作,是在相信有神的人中間作工。即使他作工是在聖經的基礎上作,以古先知的預言來定罪法利賽人,這樣也足可以完成釘十字架的工作。現在若是還在聖經古先知預言的基礎上作工就不能把你們征服,因為舊約根本沒記載你們中國人的悖逆與罪孽,沒有你們那罪惡的歷史,所以,若仍在聖經裡徘徊,你們任何時候都不能服氣。聖經裡記載的有限的以色列人的歷史,根本不夠定你們是惡是善,不夠審判你們。你們說,我按著以色列人的歷史來審判你們,你們能像今天一樣跟隨嗎?你們的難辦你們自己清楚嗎?這步若不說話就不能完成征服的工作,因我不是來釘十字架的,所以,我得在聖經以外來說話,以便征服你們。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 一》

3.耶穌作的工作只不過比聖經舊約更高一步,以這來開展一個時代,帶領一個時代。為什麼他說「我來了不是要廢掉律法乃是要成全律法」呢?但在他作的工作中有許多跟舊約以色列人所實行的律法、所守的誡命不一樣,因他不是來守律法,而是要成全律法。在成全的過程中包括許多實際的東西,他作得更現實、更實際,而且活了,不是死守規條。以色列人不是守安息日嗎?到耶穌那時他就不守安息日了,因為他說人子就是安息日的主,安息日的主來了,他願意怎麼作就怎麼作,他是要成全舊約律法的,也是來改變律法的。今天所作的完全根據現在作,但仍是在律法時代耶和華工作的基礎上的,並不是超越這些範圍,像人當警戒口舌,不犯淫亂罪,這不也是舊約律法嗎?現在對你們的要求就不僅僅限制在十條誡命中了,乃是比以前更高的誡命、更高的律法,並不是把那個廢去了,因為每步工作都是在前步工作的基礎上作的。當時耶和華在以色列作的,如要求人獻祭、孝敬父母、不可拜偶像、不打人、不罵人、不犯姦淫罪、不抽煙、不喝酒、不吃死物、不喝血,到現在你們不也在這些基礎上實行嗎?在以前的基礎上作到現在,雖然以前的律法不提了,對你又有了新的要求,但這些律法並不是廢去了,乃是拔高了,說廢去了就是時代老舊了,但有一部分誡命你永遠也得守著。以往的誡命人已經實行出來了,已經成為人的所是了,就如不抽煙、不喝酒等等,這些就不需要再特別強調了,在這個基礎上再根據你們現在的需要、根據你們的身量、根據現在所作的工作再定新的誡命。頒布新時代的誡命,並不是把舊時代的誡命廢去,乃是在這基礎上拔高了,讓人做得更完全了,更實際了。若是現在對你們所要求的僅限於守住誡命、守住舊約律法,讓你們做的都是與以色列人一樣的,甚至還要求你們背誦耶和華所定的律法,那你們根本就不可能有變化。只守住有限的幾條誡命或記住無數條律法,你們的舊性仍是根深蒂固,沒法挖出來,那樣你們只能是越來越墮落,你們誰也不會順服下來的。就是說,簡單的幾條誡命或無數條律法並不能幫助你們認識耶和華的作為,你們與以色列民並不相同,他們守律法、背誡命就能看見耶和華的作為,也能對耶和華忠心無二,而你們根本達不到,就幾條舊約時代的誡命不僅不能使你們將心交出來,不僅不能成為你們的保護,反而會將你們放鬆墮落陰間的。因為我作的是征服的工作,是專對著你們的悖逆與舊性來的,就耶和華與耶穌的善言善語遠遠比不上今天這嚴厲的審判之語,沒有這嚴厲之語根本不能將你們這些悖逆了幾千年的「專家」征服,舊約律法在你們身上早就失去效力了,今天的審判遠遠超過那時律法的威力,你們最適應的還是審判,不是一點點律法的約束,因你們不是起初的人類而是敗壞了幾千年的人類了。現在要求人達到的都是根據今天人的實際情形,今天人的素質、實際身量來要求的,不是讓你守規條,都是為了達到讓你的舊性能有變化,讓你的觀念都能放下。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 一》

4.耶穌當時作的工作是救贖整個人類,凡信他的罪就得以赦免,你只要信他他就救贖你,你只要信他就不屬罪了,你就從罪裡出來了,這就是得救了,因信稱義了。不過在信的人身上還有那些悖逆、抵擋的東西,這還得慢慢脫掉。得救不代表人完全被耶穌得著了,乃是代表人不屬罪了,罪得赦免了,你只要信他就永遠不屬罪了。耶穌當時作了許多工作門徒也不了解,他說了許多的話人都不明白,因當時他自己並未解釋,所以,在他走後幾年,馬太給他列出一個家譜,還有別人作了許多人意的工作。因為那時也不是成全人、得著人,就為作一步工作,帶來天國的福音,完成釘十字架的工作,釘完十字架他的工作就全部結束了。而這步征服的工作務必得說更多的話,得作更多的工作,還得有許多過程,而且把耶穌以前作的工作或耶和華作的工作的奧祕都打開,讓所有的人都信個明白,信個透亮,因為這是末世的工作,末世是收尾的工作,是結束工作的時候。這步工作要讓你把耶和華的律法、耶穌的救贖都明白透亮,主要是為了明白六千年經營計劃的全部工作,讓你領受六千年經營計劃的全部意義與實質,讓你明白耶穌作的許多工作,說的許多話的用意,以至於你對聖經的迷信崇拜,這些都讓你看透。耶穌那時作的與今天神作的都讓你明白,一切真理、生命、道路都讓你明白,都讓你看見。耶穌那步作的工作為什麼不收尾就走了呢?因他那一步工作不是收尾的工作,當他被釘十字架的時候,他的說話也結束了,他釘完十字架以後,他的工作也隨之全部結束,不像這一步非得把話都說完了,全部工作都結尾了,才將工作結束。他那一步工作許多話沒說盡、沒說透,但他並不管話說沒說到,因他不是盡話語職分的,他就這樣釘完十字架就走了。那步主要為了釘十字架,跟這步不一樣,這步工作主要是為了收尾,打掃場地,結束所有的工作,話沒說到盡頭沒法結束工作,因這步是用話語結束、成就一切工作。當時耶穌作了許多工作人都不明白,他悄悄走了,到現在還有許多人對他的話不明白,謬解了還認為很對,還不知道錯。最後這一步將工作徹底結束了,都收尾了,讓人都明白、都知道神的經營計劃,將人裡面的觀念、人裡面的存心、人錯謬的領受法、對耶和華作工的觀念、對耶穌作工的觀念、對外邦人的看法等等所有的偏謬之處都給扭轉過來,讓人明白所有人生的正道,明白神作的一切工作,明白一切真理,這步工作就結束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 二》

5.耶和華作的工作是創造世界,是開頭,這步工作是結束工作,是結尾。開始在以色列選民中間作,在最聖潔的地方來開天闢地,最後一步是在最污穢的國家作,來審判世界,結束時代。第一步在最光明的地方作工,最後一步在最黑暗的地方作工,把這些黑暗驅逐出去,把光明帶來,把這些人都征服。就最污穢、最黑暗的地方的人給征服了,所有人口裡都承認了是有神,是真神,心服口服,用這一事實來作征服全宇的工作,這步工作是有代表意義的,這個時代的工作作完,六千年的經營工作就徹底結束了。最黑暗的地方的人已經征服了,其餘的地方就更不用說了,所以只有中國的征服工作具有代表性意義。中國代表所有的黑暗勢力,中國的人代表所有屬肉體、屬撒但、屬血氣的人。中國的人被大紅龍敗壞得最厲害,抵擋神最嚴重,人性最低賤、最污穢,所以是整個敗壞人類的典型代表,並不是別的國家就都好了,人的觀念都一樣,雖然他們素質好,但不認識神也得抵擋。為什麼猶太人也抵擋、悖逆呢?為什麼法利賽人也抵擋呢?猶大為什麼出賣耶穌呢?當時有許多門徒不認識耶穌,當耶穌釘十字架復活以後為什麼人仍不相信他?人的悖逆不都一樣嗎?只不過把中國人拿出來作典範,征服之後作成模型、標本,作為參考物。為什麼一直說你們是我經營計劃的附屬物呢?就人的敗壞、污穢、不義、抵擋、悖逆這些東西在中國人身上表現得最全面,各種各樣都顯露出來。一方面素質差,再一方面生活落後、思想落後,生活習慣、社會環境、出生家庭都差,都是最落後的,這些人的地位也低下,在這地方作工有代表性,試點工作作全面了,以後再開展工作就好作多了,這步工作作成了,以後的工作也不在話下,這步工作成了,大功徹底告成了,整個宇宙征服的工作也就徹底結束了。其實,在你們這些人中間的工作成功了,就等於全宇的工作成功了,為什麼讓你們作模型、標本,意義就在此。在這些人身上要悖逆有悖逆,要抵擋有抵擋,要污穢有污穢,要不義有不義,所有人類的悖逆都給代表了,這些人實在不簡單,所以將這些人作為征服的典範,當然征服之後就是標本、模型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 二》

6.第一步工作在以色列作最有代表性意義,以色列人屬於最聖潔、敗壞最淺的人類,在此地開天闢地最有意義,可以說人類的祖先就在以色列地,而且以色列是神作工的發源地。起初,這些人最聖潔,都敬拜耶和華,在他們身上作工能達到最好的果效。整本聖經記載了兩個時代的工作,一個是律法時代的工作,一個是恩典時代的工作。舊約記載耶和華當時對以色列人說的話,在以色列作的工作,新約記載耶穌在猶太作的工作,為什麼沒有中國人的名?是因為開頭兩部分工作都在以色列作,因為以色列人屬於選民,就是最初接受耶和華作工的人,他們是敗壞最淺的人類,起初他們有仰望神的心,有敬畏神的心,他們聽從耶和華的話,一直在聖殿裡面事奉,穿祭司袍或者是戴祭司華冠,他們是最初敬拜神的人,也是神最初的作工對象。他們這些人都屬於整個人類的標本、模型,他們屬於聖潔、義人的標本、模型,約伯、亞伯拉罕、羅得或者是彼得、提摩太等等這些人都是以色列人,都是最聖潔的標本、模型,以色列是人類中敬拜神最早的國家,從這裡出來的義人也是最多的。在他們身上作工是為了以後在全地更好地經營人類,把他們的「事蹟」、敬拜耶和華所行的義記載下來,作為恩典時代以色列以外的人的標本、模型,以他們作的來維持幾千年的工作,直到今天。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 二》

7.恩典時代的開始是以耶穌的名為開端,耶穌開始盡職分時聖靈便開始見證耶穌的名,耶和華的名再也不被提起,聖靈而是以耶穌的名為主來作新的工作。信他的人所作的見證是為耶穌基督所作的,所作的工作也是為耶穌基督。舊約律法時代的結束就是以耶和華這個名為主的工作結束了,從此以後,神的名再不叫耶和華,乃叫耶穌,從此聖靈就開始作以耶穌這個名為主的工作。那人現在仍吃喝耶和華的話,還按照律法時代的工作來套,你這不是套規條嗎?這不是守舊嗎?現在你們也知道已經到末世了,難道耶穌來了還能叫耶穌嗎?耶和華當時告訴以色列眾百姓,以後彌賽亞要來,結果來了沒叫彌賽亞,而叫耶穌。耶穌說他還要來,他怎麼走他就怎麼來,耶穌的話是這麼說的,但你看見耶穌是怎麼走的了嗎?耶穌駕著白雲走,難道他還能親自駕著白雲來在人中間嗎?那他不是還叫耶穌嗎?當耶穌再來早已更換時代,他還能叫耶穌嗎?難道神的名只能叫耶穌嗎?就不能再在新的時代叫新的名嗎?就一個「人」的形像、一個特定的名就是神的全部嗎?神在每個時代都作新的工作,都叫新的名,他怎麼能在不同的時代作相同的工作呢?他怎麼能守舊呢?「耶穌」這個名是為了救贖工作而叫的名,末世耶穌再來還能叫這個名嗎?還能作救贖的工作嗎?為什麼耶和華與耶穌是一,但他們卻在不同的時代叫不同的名呢?不都是因為工作時代不同嗎?就一個名能將神的全部都代表了嗎?這樣,只有在不同的時代來叫不同的名,以名來更換時代,以名來代替時代,因為沒有一個名能將神自己代表得完全,只能將神的具有時代性的性情代表出來,只要能將工作代表出來即可。所以,神能選用任何一個適合他性情的名來代表整個時代。不論是耶和華時代還是耶穌時代,都是以名來代表時代的。恩典時代結束,末了時代到來,耶穌也已來到,他怎麼還會叫耶穌呢?他怎麼還會是耶穌的形像來在人中間呢?你忘了耶穌只不過是一個拿撒勒人的形像嗎?你忘了「耶穌」僅是人類的救贖主嗎?他怎麼能擔當末世征服、成全的工作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 三》

8.神在地上來一次得換一次名,來一次換一次性別,來一次換一個形像,來一次換一步工作,他不作重複工作,他是常新不舊的神。他以前來了叫耶穌,這次來了還能叫耶穌嗎?他以前來了是男性,這次來還能是男性嗎?以前來是作恩典時代釘十字架的工作,這次來還能救贖人脫離罪惡嗎?還能釘十字架嗎?這不是作重複工作了嗎?神是常新不舊的你不知道嗎?有的人說神是永恆不變的,這話也對,但是指神的性情、神的實質是永恆不變的,他的名變了、工作變了,並不能證明他的實質變了,就是說,神永遠是神,這是永恆不變的。若你說神的工作永恆不變,那神六千年的經營計劃能結束嗎?你單知道神是永恆不變的,但神還是常新不舊的你知道嗎?若他的工作是永恆不變的,他能將人類帶到今天嗎?他是永恆不變的為什麼他已作了兩個時代的工作了呢?他的工作不斷向前,也就是他的性情逐步向人顯明,顯明的都是他原有的性情。因為起初神的性情向人是隱祕的,他從不公開向人顯明,人根本不認識他,他就藉著作工來逐步向人顯明他的性情,他這樣作工並不是每個時代都改變性情。不是神的心意不斷變化因而神的性情也不斷變化,而是因著工作時代的不同,神將他原有的所有性情逐步向人顯明,讓人來認識他,但這並不能證明神原來沒有特定的性情,隨著時代的不同他的性情才逐步變化,這是錯謬的領受。他是將原有的特定的性情,即他的所是來向人顯明,是按著時代的不同來顯明的,不是一個時代的工作能將神的全部性情都發表出來的。所以,「神是常新不舊的」這話是針對他的工作而言的,「神是永恆不變的」這話是針對神的原有的所有所是而言的。無論如何,你不能將六千年的工作定在一個點上,或套在一句死的話上,這是人的愚昧,神不像人想像得那麼簡單,他的工作不能停留在一個時代中,就如耶和華這個名不能永遠代替神的名,神還能叫耶穌這個名來作工,這就是神的工作在不斷向前發展的標誌。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 三》

9.神永遠是神不能變成撒但,撒但永遠是撒但不能變成神。神的智慧、神的奇妙、神的公義、神的威嚴,這是永遠不能改變的。神的實質、神的所有所是這是永遠不變的,但神的工作是不斷向前發展、不斷進深的,因為神是常新不舊的。在每一個時代都要換一個新的名,在每一個時代神都要作新的工作,在每一個時代神要讓受造之物看見他的新的心意、新的性情。如果在新的時代,人看不見新的性情發表,人不就把神永遠釘在十字架上了嗎?這不是把神定規了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 三》

10.在末了結束時代的工作中,神的性情是刑罰與審判,顯明一切的不義,來公開審判萬民,來成全那些真心愛他的人,這樣的性情才能結束時代。末世已到,萬物各從其類,都按著不同的性質被劃分在不同的類別中,這正是神顯明人的結局、歸宿的時候,人若不經歷刑罰、審判,人的悖逆、不義都沒法顯露出來。只有藉著刑罰、審判才能將萬物的結局都顯明出來,人在刑罰、審判中才能顯出原形,惡歸於惡,善歸於善,人都各從其類,藉著刑罰、審判來顯明萬物的結局,達到罰惡賞善,讓萬人都歸服在神的權下,這些工作都得藉著公義的刑罰與審判來達到。因人敗壞到頂峰了,人的悖逆太重了,只有以刑罰與審判為主的在末世顯明的神的公義性情才能徹底將人變化、作成,才能將惡顯明出來,從而重重懲罰所有不義之人。所以說,這樣的性情都是具有時代性意義的,性情的顯明、公開是為了每個新時代的工作,並不是無意義地隨意顯明他的性情。若在顯明人結局的末世仍來對人施下不盡的憐憫、慈愛來愛人,仍然對人是愛,不是公義的審判,而是寬容、忍耐、赦免,無論人犯多大的罪仍是饒恕,沒有一點公義的審判,那整個經營何時能收尾呢?這樣的性情何時能將人帶入人類合適的歸宿中呢?就如一個法官他永遠愛人,是一個心慈面軟的愛人的法官,不管是犯什麼罪的他都愛,不管什麼人他都愛、都包容,那他什麼時候才能斷清案呢?在末世,只有公義的審判才能將人類都各從其類,才能把人帶入更新的境界中,這樣,就以審判、刑罰的公義性情來結束整個時代。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 三》

11.神在整個經營中作的工作都一清二楚,恩典時代是恩典時代,末世是末世,哪個時代都有明顯的區別,因為每個時代都有他代表時代的工作。要作末世的工作務必得帶著焚燒、審判、刑罰、烈怒、毀滅來結束時代。一說末世就是末了的時代,末了還不是要結束時代嗎?一說要結束時代,非得帶著刑罰、審判,這樣才能結束時代。耶穌是為了讓人繼續生存下去、繼續活下去,為了人更好地生存,把人從罪中拯救出來,不讓人一直墮落下去活在陰間、活在地獄裡,把人從陰間地獄裡拯救出來,讓人繼續活著。現在到末世了,他要把人滅絕,徹底毀滅人類,就是改變人類的悖逆,所以,還按照以前憐憫慈愛的性情不能結束時代,也不能完成六千年的經營計劃。每個時代都有特殊的代表性情,每個時代都有他所該作的工作。所以說,凡是神自己作的工作,每個時代都有他所發表的真正的性情,他的名、他所作的工作都是隨著時代而變的,這都是整套全新的。在律法時代,以耶和華這個名作了帶領人類的工作,在地上開展了第一步工作。作這步工作就是建造聖殿、建造祭壇,以律法來帶領以色列民,作工在以色列民中間。帶領以色列民,也就是在地上開展他工作的根據地,以此根據地來擴展以色列以外的工作,就是從以色列開始往外擴展,以後的人逐漸都知道耶和華是神,是耶和華造了天地萬物,是耶和華造了所有的受造之物,藉著以色列民往外擴展工作。以色列之地是耶和華在地上作工的第一個聖地,神在地上作工最初是在以色列全地,這是律法時代作的工作。在恩典時代作的工作呢,耶穌是拯救人的神,他的所有所是就是恩典、慈愛、憐憫、包容、忍耐、謙卑、愛心、寬容,他來作這麼多工作就是為了救贖人類。他的性情呢,他的性情是憐憫、慈愛,就按照他的憐憫慈愛,他務必得為人釘十字架,以此來說明神愛人如己,以至於將自己全部獻出來。撒但說:你既然愛人就當愛到底,得釘十字架,將人從十字架上就是從罪中救出來,將你自己獻出來,換取全人類。撒但就這麼打賭:「你既然是憐憫慈愛的神,你要愛人到底,就應把你自己獻在十字架上。」耶穌就說:「只要是為了人類,我願將自己全部交出來。」之後便毫不顧惜地上了十字架,救贖了整個人類。在恩典時代,神的名就叫耶穌,也就是說,神是拯救人的神,神是憐憫慈愛的神。神與人同在,他的愛、他的憐憫、他的拯救伴隨著每一個人,人只有接受耶穌的名,接受與他的同在,才能得著平安喜樂,才能得著他的祝福,得著他極大極多的恩典,得著他的拯救。藉著耶穌釘十字架,凡是跟隨他的人都蒙了拯救,罪得赦免。在恩典時代,「耶穌」是神的名,就是恩典時代的工作是以耶穌這個名為主的工作。在恩典時代,神就叫耶穌,他在舊約聖經以外作了一步更新的工作,他的工作是以釘十字架來結束的,這是他的全部工作。所以說,在律法時代耶和華是神的名,在恩典時代耶穌這個名代表神,在末世,他的名是全能的神,就是全能者,他以他的能力來帶領人、征服人、得著人,到最終結束時代。在每一個時代、每一步作工裡都能看見神的性情。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 三》

12.起初,在舊約律法時代帶領人,就像帶領小孩生活似的,起初的人類是從耶和華初生的人類,也就是以色列人,他們對如何敬畏神、如何在地上生活這些都不明白。也就是說,耶和華造了人類,就是造了亞當、夏娃,但並沒有給他們造能明白如何敬畏耶和華、如何在地上遵行耶和華的法度的器官,若沒有耶和華直接的帶領,無人能直接知道,因人起初就沒有這個器官。人就知道耶和華是神,但究竟如何敬畏他,人當怎樣行才是敬畏耶和華,當存什麼樣的心才是敬畏耶和華,當為耶和華獻什麼才是敬畏耶和華,對這些人都一概不知。人就知道享受耶和華造的萬物中的可享受之物,人究竟在地上有怎樣的生活才稱得上是受造之物,對這些人也都一概不知。就這樣的人類,若沒有人指引,沒有人親自帶領他們,就永遠沒有人類正規的生活,只能讓撒但偷著擄去。耶和華造了人類,就是人類的祖先夏娃、亞當,但他並沒有賜給他們更多的聰明、智慧,他們雖然已經生活在地上,但他們幾乎什麼也不懂。這樣,耶和華造人類的工作才剛剛完成一半,並沒有全部完成,他只將泥捏成人的樣式,而且也有了他的氣息,但並沒有賜給人足夠的敬畏他的心志。起初,人並沒有敬畏他的心,也沒有懼怕他的心,只知道聽他的話,並不知道人在地上生活的常識與人生活的正常規律。所以說,耶和華雖然造了男、造了女,完成了七天的工程,但他並沒有將人完全造成,因人只有外殼,卻並沒有做人的實際,人就知道是耶和華造了人類,但人並不知道當如何遵守他的話,遵守他的法度。所以,在有了人類之後,耶和華的工作並沒有完成,他還必須得將人類徹底帶領到他的面前,使人都會在地上群居,都會敬畏他,讓人類在地上,也就是在他帶領之後能進入正常的人類生活的正軌中,這樣,以耶和華這個名為主的工作才全部結束,就是耶和華的創世工作才全部告終。所以,他既造了人類,他就得帶領人類在地上生活幾千年,讓人都會遵守他的律例、他的法度,讓人類在地上都有了正常人類的一切活動,此時,耶和華的工作才全部結束。他在造了人類之後就開始著手這個工作,直到雅各時期,才將雅各的十二個兒子組成為以色列的十二個支派。從此,以色列的所有人成了他在地上正式帶領的人類,以色列成了他在地上作工的特定的地點。將這些人、將以色列全地作為他在地上正式作工的頭一批人與工作的發源地,以此來開展他更大的工作,以便達到凡是地上從他生的人都能知道如何敬畏他,如何在地上生活。所以,以色列人所行的成了外邦各族之人的典範,在以色列人中所說的成了外邦各族之人當聽的。因為他們是首先接受耶和華的律法、誡命的,他們也是首先知道如何敬畏耶和華之道的,他們就是知道耶和華之道的人類的祖先,是耶和華選中的人類的代表。到了恩典時代,他不再這樣帶領人,人犯罪墮落在罪中了,他就開始把人從罪中拯救出來,這樣就有了責備之語,以至於把人從罪中徹底拯救出來。末世,人墮落到現在這個地步,所以,以審判、刑罰來作這步的工作,這樣才能把工作作好。這是幾個時代的工作,就是以神的名、要作的工作、不同的形像來劃分時代,來轉移時代,神的名和他的工作就代表他的時代,代表他的每個時代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 三》

13.耶穌這一個名,即「神與我們同在」,就能代表神的所有性情嗎?就能把神說透嗎?人若說神就只能叫耶穌,再不能有別的名,因神不能改變他的性情,這話才是褻瀆!你說就「耶穌」一個名——神與我們同在,就能將神代表得完全嗎?神能叫許多名,但在這許多名中,沒有一個名能將神的一切都概括出來,沒有一個名能將神完全代表出來,所以說,神的名有許多,但就這許多的名也不能將神的性情全都說透,因神的性情太豐富了,簡直讓人認識不過來。人沒法用人類的語言把神盡都概括,人類也只能用一些有限的詞彙來概括人所認識到的神的性情:偉大、尊貴、奇妙、難測、至高無上、聖潔、公義、智慧等等。太多了!就這幾個有限的詞也不能將人所看見的有限的神的性情都描述出來。後來,又有許多人加添了一些更能表達人內心激情的詞:神太偉大了!神太聖潔了!神太可愛了!到現在,類似這些人類的語言也達到頂峰了,人仍然無法表達清楚。所以,在人看神有許多名,但神又沒有一個名,這是因為神的所是太多了,但人的語言又太貧乏了。就一個特定的詞、一個特定的名根本不能將神的全部代表出來,那你說神的名還能固定嗎?神如此偉大、如此聖潔,你就不容他在每個時代來更換他的名嗎?所以,在每個時代神自己要親自作工的時候,他就用符合時代的名來概括自己要作的工作,以這個具有時代意義的特定的名來代表他本時代的性情,是神將神自己的性情用人類的語言表達出來。但就這樣,許多有屬靈經歷的、親眼看見神的人仍感覺到就這一個特定的名也不能將神的全部都代表出來,無奈,人也就不稱呼神的名了,就直接稱呼「神」。似乎人的內心充滿了愛,但又似乎人的內心矛盾重重,因人都不知如何解釋「神」。神的所是太多了,簡直沒法形容,但沒有一個名能概括神的性情,沒有一個名能將神的所有所是都描述出來。若有人問我「你到底用什麼名?」我就告訴他:「神就是神!」這不是神的最好的名嗎?不是神性情的最好的概括嗎?這樣,你們何苦再追究神名的事呢?何必再總為一個名吃不下、睡不著而苦思冥想呢?到有一天,神也不叫耶和華,不叫耶穌,也不叫彌賽亞,他就是「造物的主」,那時,他在地所取的名就都結束了,因他在地的工作結束了,隨之他的名也就沒有了。萬物都歸在了造物主的權下,他還用叫一個非常恰當但又不完全的名嗎?現在你還追究神的名嗎?你還敢說神就叫耶和華嗎?你還敢說神只能叫耶穌嗎?褻瀆神的罪你擔當得起嗎?你要知道,神原本沒有名,只是因著要作工作,要經營人類,他才就此取一個名,或兩個名,或更多的名,他叫哪個名不都是他自己自由選擇的嗎?還用你——一個受造之物來定規嗎?神自己的名是按照人所能領受到的,是按照人類的語言來叫的名,但這名人概括不了。你只能說天上有一位神,他叫神,是大有能力的神自己,太智慧、太高大、太奇妙、太奧祕而且太全能,再說就說不下去了,就能知道這麼一點兒,這樣,就耶穌一個名能把神自己代替了嗎?來到末世,雖然仍是他作工,但是他的名得換一換,因為時代不一樣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 三》

14.耶穌當時來作工作,是按照當時聖靈指示他的來作,按照聖靈要作的去作,並不是按照舊約律法時代、按照耶和華作的工作去作。雖然耶穌來作的工作並不是守住耶和華的律法,守住耶和華定的誡命,但他們的源頭是一。耶穌作的工作是代表耶穌這個名,是代表恩典時代,耶和華作的工作呢,是代表耶和華,也是代表律法時代,他們的作工乃是一位靈作兩個不同時代的工作。耶穌作的工作只能代表恩典時代,耶和華作的工作只能代表舊約律法時代,他只是帶領以色列民,帶領埃及民,也帶領以色列以外的各個邦族。在新約恩典時代耶穌作工作,就是神叫耶穌這個名來作工作帶領時代。你若說耶穌的工作是在耶和華的基礎上,他沒有開展新的工作,他完全是按照耶和華的話去實行的,按照耶和華所作的工作,按照以賽亞所說的預言去作工,那耶穌就不是道成肉身,他若作這樣的工作,他就是一個律法時代的使徒或工人。就按你所說的耶穌就不能開闢時代,也不能另外作工作,就像聖靈非得以耶和華為主來作工,除了耶和華聖靈不作更新的工作,人如果對耶穌的工作這樣認識這都屬於錯。人如果認為耶穌作的工作都是按照耶和華說的,都是按照以賽亞的預言作的,那你說耶穌是神道成肉身呢,還是屬於先知呢?按這種說法就沒有恩典時代了,耶穌也不算道成肉身,因為他作的工作不能代表恩典時代,只代表舊約律法時代。只有耶穌來了作新的工作,開展新的時代,而且打破以前在以色列作的工作,不按照在以色列耶和華所作的工作去作,不按照他的老舊規條作,不套任何的規條,他作他該作的新的工作,這是新的時代。神自己來開闢時代,而且神自己來結束時代,人不能作開展時代的工作,也不能作結束時代的工作,耶穌來了如果不結束耶和華的工作,那就證明他只是一個人,不能代表神。正因為耶穌來了,結束了耶和華的工作,也是接續耶和華的工作,而且是開展了他自己的工作,開展他更新的工作,這證明是新的時代,證明耶穌就是神自己。他們作了兩步截然不同的工作,一步工作在聖殿裡面作,一步工作在聖殿以外作,而且一步工作是以律法帶領人生活,一步是獻贖罪祭,兩步工作截然不同,這就是新舊時代的劃分,一點不錯是兩個時代!他們作工的地點不一樣,所作的工作內容也不一樣,目的也不一樣,這樣就可分兩個時代,新舊約即指新舊時代。耶穌來了,不進聖殿,證明耶和華時代結束了,他不進聖殿,是因為耶和華在聖殿裡面的工作結束了,不需再作了,再作就重複了。只有出聖殿,在聖殿以外開闢新的工作、開闢新的出路,才能把神的工作推向高潮,若不出聖殿作工,神的工作就永遠停留在聖殿的基礎上,不會有新的變動。所以說,耶穌來了不進聖殿,不在聖殿裡面作工,在聖殿以外作工作,帶領門徒自由作工。神走出聖殿作工,就是說神又有了新的計劃,他要作聖殿以外的工作,要作聖殿以外更新的工作,方式自由。他一來,把舊約時代耶和華的工作就結束了。雖然叫兩個不同的名,卻是一位靈作兩步工作,作的工作是接續下來的,因為名不同、工作內容不同,所以時代也就不同,耶和華來了是耶和華時代,耶穌來了是耶穌時代。所以說,一次來了叫一個名,代表一個時代,開闢一個新的出路,一步新的出路是一個名,這就代表神是常新不舊的,他的工作不斷向前發展。歷史不斷向前發展,神的工作也是不斷向前發展的,六千年經營計劃要結束,必須是不斷地向前發展,天天作新的工作,年年作新的工作,開闢新的出路,開闢新紀元,開闢更新的工作、更大的工作,隨之,帶來新的名,帶來新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 三》

15.從耶和華到耶穌,從耶穌到這步所作的,三步工作貫穿下來是一部完整的經營,都是一位靈作的工作。從創世以來神一直在作工經營人類,他是初也是終,他是首先的也是末後的,他是開展時代的也是結束時代的。三步作工時代不同,地點不同,的的確確是一位靈作的,凡是將三步工作分割開來的都是抵擋神的。現在你務必得明白從第一步到現在所作的工作是一位神作的,是一位靈作的工作,毫無疑問。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 三》

上一篇:關於《作工與進入》十篇神話的選編

下一篇:關於《聖經的說法》四篇神話的選編

相關內容

  • 你 真 是 信 神 的 人 嗎 ?

    或許你走信神的道路不只是一年兩年了,在這幾年的生涯中或許你受了許多苦,或許你並未受苦,而是得了許多恩典,或許你並未受苦也未得恩典,而是生活得特別平庸,不管怎麼樣,你總歸還是一個跟隨神的人,那我們就跟隨神這一問題來作一次交通。不過我要提醒每一位看這話的人,神自己的說話都是針對每一個承認神的人說的,是針…

  • 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五

    神的聖潔(二) 上次我們交通了一個很重要的話題,這個話題以前人常常說,在人信神的歷程當中人也常常提起這個詞,但是這個詞對於每一個人來說既熟悉又陌生。為什麼這麼說?這個詞語是來自於人類的語言,但是人類對它的定義既清晰又模糊。這個詞是什麼?(聖潔。)聖潔,這是我們上次交通的一個話題。這個話題上次交通了一…

  • 救 贖 時 代 的 工 作 內 幕

    在我的整個經營計劃當中,也就是六千年的經營計劃當中,一共分三個步驟,即三個時代:起初的律法時代,恩典時代(即救贖時代),末了的國度時代。這三個時代,按著時代的不同我的作工內容也不相同,但是每步作工都是按著人的需要而作,說得確切點,就是按著與撒但爭戰時撒但所施行的詭計而作,是為了打敗撒但,顯明我的智慧…

  • 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起初神本是在安息之中的,那時地上並沒有人類也沒有萬物,神並不作任何工作,當有了人類而且人類被敗壞之後神才開始了經營工作,從此神便不再安息而是開始忙碌於人類中間。因著人類的敗壞神失去了安息,也因著天使長的背叛神失去了安息,若不打敗撒但,不拯救被敗壞的人類,神將永遠不能進入安息之中。人沒有了安息神也就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