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目錄

7 全能神的愛征服了我的心

我原是三班僕人派的一名教會柱石,經過幾番周折,終於在1999年5月跟上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為,我真是無地自容,愧對神的愛,愧對弟兄姊妹。同時,心裡也充滿了感激之情,感謝神在我最痛苦、最迷茫之時,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使我靈得供應,重得復甦,終於認識了神末世的作工,認識了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而回到了神家。下面是我對自己親身經歷的自述,望所有等待主重歸的弟兄姊妹以及那些在十字路口徘徊的弟兄姊妹能從中有所啟發,早日來到神的面前,因我曾是你們中的一員,也曾是受蒙蔽者中的一個。

「睡夢中」 我只知抵擋……

1998年,我們派別一個姓趙的使女接受了全能神的工作。僕人藉此事大造輿論,對我們講:「趙使女離道反教了,進了一個新派——『東方閃電』。她離道反教後,失去了聖靈作工,被『邪靈』所附,精神失常,到各個教會拉人。這個『靈』可厲害了,與誰接觸就『附』上誰,到時你就不由自主地聽他們的。現在已有不少人被擄去,我們千萬要提防!尤其是她知道的接待家與她所熟悉的人更是要注意!」當時,我聽了這話很害怕,因為趙使女不但認識我,還知道我家。對僕人說的這些情況,我雖未親眼看見,但因這是僕人說的,便不假思索地相信了。之後,僕人在教會裡也這樣講,弟兄姊妹跟我的心態一樣,也都信以為真。從此,僕人、使女、同工就經常在聚會中講這樣的「道」,這些話在弟兄姊妹的心中也就逐漸成了「事實」。因這一年我們派別有很多人都接受了全能神的工作,為此我們就作了明文規定:不許接待陌生人;不是本片走教會的人帶過來的不許接待;就是本片教會的人,突然不見了,去向不明,後來又來到教會裡的,這樣的人也不許接待。

98年下半年,因工作需要我來到邢臺市走教會。有一天,我和一個姊妹去走教會,接待家庭的老姊妹說:「昨天,有兩個人來,說神作了新工作,有書、有新歌,可好了,若不接受就不能得救。我家老弟兄被說軟了,也想看書。他們說明天送書過來,還說要見見走教會的人。」當時我就把老弟兄責備了一頓,說老弟兄的好奇心太大,不聽僕人、使女的話,我們的歌還學不會,還想學什麼新歌,他們說的那些都是迷惑人的。經我這麼一說,老弟兄嚇得也不敢要書了。我擔心明天他們來了老姊妹趕不走,聽多了受迷惑,那就麻煩了,臨走時我就對老姊妹說:「明天我們還來,但你不要說我們是誰,來了千萬不要再留他們。」第二天吃過早飯我就過去了,沒多大會兒送書的人也去了。老姊妹沒讓他們進屋就趕走了他們。我出於對教會的「負責」,又把以前封鎖教會的話重複了一遍,還強調說:「咱們信的就是真道,沒有僕人、使女,離開班次就不能得救。」老姊妹一再表示不是我們帶來的人就不接待了,我這才放心離開。

臨近春節,我回家過年。在一接待家,我遇到了傳神末世作工的姊妹,她們給我見證全能神的作工,她們沒講多一會兒,我就聽出是「東方閃電」的道,便對她們說:「真道只有一條,我們這才是真道,你們那都是假的……」說完,便氣憤地離開了。

迷途中 光照亮了我……

99年3月,教會決定讓我和一個姊妹去石家庄市,以修鞋為名,一邊隱藏接待,一邊傳福音。因這時的教會一片混亂,好幾個大同工被抓,還有不少失蹤的,僕人也被下在監裡,教會辦的幾個工廠多數負責人被抓,工廠被迫停產,剩下的人各霸一方誰也不服誰。所以我們就本著對主的忠心,接受了教會的安排來到了石家庄,決心要為教會找一個比較合適的落腳之處。當時,我們兩個沒出過遠門的農村婦女初次來到城市裡,對這裡的一切都感覺陌生,無所適從,更感覺在這裡舉目無親,度日如年,也不知如何著手實施來時的計劃了。來之前,同工說一個星期要過來一次,可都兩個星期了也不見一個人來。這時我們吃的沒有了,錢也掙不來,和教會還聯繫不上,福音也傳不出去,看聖經沒有亮光,禱告也沒有話,感覺神已離開了自己。我們早晚禱告都哭得像個淚人似的,就是平時喊聲「主啊」都掉淚,心裡只剩「神必不丟棄你」這句話在支撐著。此時此刻,我們心中的苦惱無法訴說,總覺得自己就像一隻斷了線的風箏,毫無目標、毫無依靠。在那段日子裡,我有足夠的時間反思,我思考最多的就是平常避諱不敢想的問題:弟兄妹妹之間沒有愛,同工也講不出道來,只知道封教會,還經常出現打人的事(在我們派別,帶領經常用三角帶打人,說「管教的是愛子,不管教的是私子」),沒有信耶穌的一點愛的味道。回想著這些事,我越來越感覺到僕人的作法有些不對勁,聚會都講不出道了,還不讓聽別人的,說是怕受迷惑,若咱這是真道還怕被別人迷惑?常言說「一正壓百邪」,從來都是妖魔怕耶穌,咱有主怕什麼?再說信主這麼多年,難道就真的一點分辨都沒有?……一連串的疑團在我心中升起。再看今天的教會與以前相比大不一樣,以前人的心對神就如一盆火,可現在就像結了冰,弟兄姊妹個個軟弱得不行了,而「東方閃電」的人卻個個那麼有勁……想來想去我決定:如果遇上機會一定要聽聽再說。面對現實,我倆覺得長期待下去也不是回事,乾脆跟教會再聯繫一下,如果聯繫不上就回家。撥通了電話,接電話的不是我要找的人,是另一個我特別熟悉的姊妹,她安慰我說要帶人來看我們,在這絕境之中聽到了親人的聲音,我不由得眼淚奪眶而出。

第二天她們就找到了我們。見面後我把自己的苦楚全都倒了出來。其中一個陌生的姊妹問我:「教會為啥荒涼成這樣,你知道嗎?」我說:「不知道。」她便翻到聖經阿摩司書8章11節念道:「主耶和華說:『日子將到,我必命飢荒降在地上。人飢餓非因無餅,乾渴非因無水,乃因不聽耶和華的話。』」 並說:「飢荒有兩種情況,一種是神預言中命定的,是末世的象徵,所以不是一處、一片乃是整個教會荒涼,甚至是各地各宗各派的教會都荒涼。在神的新工作開始後,會分辨的、有尋求之心的人如果及時跟上神的作工步伐就得著了生命活水,所以軟弱只是一時的。另一種是人為的,那就是『飢餓非因無餅,乾渴非因無水,乃因不聽耶和華的話』 ,時間一長就成了嚴重抵擋神的罪人,就像法利賽人一樣信著耶和華,等著彌賽亞,卻抵擋著耶穌。所以,教會荒涼了,我們得找原因,尋求神的作工。約翰福音16章13節中說:『只等真理的聖靈來了,他要引導你們明白(原文作「進入」)一切的真理,因為他不是憑自己說的,乃是把他所聽見的都說出來,並要把將來的事告訴你們。』 哥林多後書3章6節中說:『字句是叫人死,精意是叫人活。』以前咱看聖經只是明白個字句,今天神來了要把聖經的奧祕揭開,把其中的真意帶來,使人得生命。耶穌曾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 只有基督才是真理,能給我們指出得救的路。今天一個教派一套道理,都說自己能得救,那不就成了一個教派一個基督了嗎?這不是自稱為神嗎?其實,只有能結束舊時代開闢新時代,能帶來新工作、給人帶來新時代行路方向的,才能稱為基督。就如我們信耶穌是基督,是因為耶穌來了,就把恩典時代的真理帶來了,對人有了新的要求,如『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愛人如己』、『背十字架』…… 這些真理在律法時代根本就沒提過,對人來說太陌生了,所以往往人都反對、定罪。但不管怎樣,律法下的人若不能跟隨耶穌,就不能蒙耶穌的稱許,只能被聖靈作工徹底淘汰。今天全能神帶來了國度時代,也帶來了國度時代的真理。雖然神的作工也太不合人的觀念、想象,但全能神就是末後的基督,如果人跟不上、反對,就不能獲得聖靈作工,就無路可走。這就是『羔羊無論往哪裡去,他們都跟隨他』 中『跟隨』的真意……」我的心隨著姊妹的講述,在聖靈的引導之下,漸漸地甦醒過來,不再像以前那樣死沉,昨日的憂愁、苦惱也消失得無影無蹤了。我越聽越透亮,越聽越明白,明顯地感覺到了聖靈的作工。以往我從來沒聽過這麼好的道,這一上午的時間我得到的東西,比我信主幾十年明白的還多。幾個月來我的心情從沒有像今天這樣舒暢、高興,喜悅的心情無法表達。我就像換了一個人似的,與昨日大不一樣,就像乾渴的禾苗得到雨露的滋潤一樣,煥發了生機,真是神話喚醒了我的心靈,使我重得復甦。

下午,我們又查了馬太福音13章47-50節撒網的比喻:「天國又好像網撒在海裡,聚攏各樣水族。網既滿了,人就拉上岸來;坐下,撿好的收在器具裡,將不好的丟棄了。世界的末了也要這樣。天使要出來,從義人中把惡人分別出來,丟在火爐裡,在那裡必要哀哭切齒了。」 姊妹說:「『網』指救恩,『海』指世界,『網滿了』就是指預定的人夠了。」這時她問我:「你說這網是誰撒的,這人指誰,誰有資格撒網,又該誰來拉網、撿器具?」在聖靈的引導之下我脫口而出:「神唄!」這一問一答不要緊,我的心猛地一驚:啊!那我們的僕人不就是假基督嗎?因他以往也經常講這處經文,暗示他就是那「人」。姊妹又接著說:「對,因為我們每個人都在網裡,就是我們各個派別的大帶領也在網裡,人誰也沒有資格拉網,惟有今天神來了才能作這個工作。今天跟上神新工作的人就是被撿出來的『好的』。像『偷寶貝』啊,『收割莊稼』啊,都是神自己的工作,人作不了,哪個人若說他是作這工作的,那他就是自稱為神的假基督,就是迷惑人的。今天不知有多少人不知真相,被假基督迷惑,跟著假基督,還口口聲聲說要防假基督,以免受迷惑。啟示錄3章20節說:『看哪,我站在門外叩門,若有聽見我聲音就開門的,我要進到他那裡去,我與他,他與我,一同坐席。』 所以說,我們只有大膽地從派別中走出來,才能尋見真理。啟示錄21章8節中就說到『膽怯』的人也在硫磺火湖裡,末世了,我們得會分辨。『怕』就是沒有神的表現,有神就無所謂『怕』。實際上『怕假、怕迷惑』就是捆綁人的繩索,是撒但的詭計……」是啊,我以前就總怕,看來真道就是真道,一下子就把我從捆綁中解脫了出來,我心中輕鬆了很多。同時,神的道猶如晴天霹靂,震醒了我沉睡的心靈,使我清楚地意識到,原來,我以前跟從的就是假牧人。頓時,感恩的淚水直流,我默默向神禱告:「神啊,是你拯救了我,是你沒有丟棄我,把我從絕境之中拯救了出來,是你把我從假牧人的捆綁中救了出來,我真是感謝你呀……」此時我才明白,原來,僕人被抓、教會四分五裂、自己在這兒孤獨受苦都是因著抵擋了神的新工作,都是「人為造成的飢荒」。晚上,我們又交通了一會兒,我心裡更明白了。能聽到這些真理,我真是激動不已,心花怒放,不知用什麼語言來表達自己的心情,自己多年的盼望沒想到在今天實現了!我想:自己享受到了這一切,可教會中還有多少人仍在蒙蔽之中啊,得讓他們趕快跟上神的作工。於是我們決定第二天就回家。

醒悟後 踏上報恩之路……

在車上,我的心一直被神愛感動,久久不能平靜。回想昨天一天的光景讓我激動萬分,是神差派了他的使者將他的好消息報給了我這在苦難中的人。與姊妹相處僅僅一天的時間,但從她身上我卻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弟兄姊妹之間的愛。原本陌生的我們,只是一天的相處,彼此之間的感情卻遠遠超過了在一起相處八年的弟兄姊妹之間的感情。是神的愛縮短了我們之間的距離!是神的真理把我們融在了一起!這樣的愛是我盼望已久的。這一天,我親眼看到了神的拯救,是神打開了我的靈眼,是神拂開了我緊摀雙耳的手,使我有幸聽到了「聖靈向眾教會的發聲」。我不由得想起幾個月前的一幕幕:趙使女離開時,我幫著僕人散佈謠言,封鎖教會;在那老姊妹家,是我讓老姊妹趕走了前來送書的弟兄姊妹,是我將那些無根據的謠言傳播給弟兄姊妹,致使他們沒能早日來到神的面前;過春節時那兩個姊妹跟我談神的工作,也被我無情地拒絕……想到這些,我心中真是懊悔萬分,不禁失聲痛哭。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悖逆抵擋神的「罪證」,可是神卻沒有因我作惡多端而丟棄我,而是在我最痛苦的時候安慰了我,拯救了我。神對我的愛如此深切,若是我不能將弟兄姊妹帶到神的面前,那將會留下永遠的虧欠與遺憾。於是,我暗暗立心志,一定要配合神的工作,使那些失迷的羊早日來到神的面前享受神的豐富。果然神恩待了我們,我們教會的80多人,在我們回家後不到一星期便都來到了全能神的面前。

當這80多人來到神面前後,我才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因為神託付我牧養的這些羊在神二次再來後都歸在了神的面前,享受著神賜給的豐盛之物,我也算是完成了神給我的使命。各宗各派作工的弟兄姊妹,你們現在是如何做的呢?我們都是有神託付的人,因神信任我們才將他的羊交給我們牧養。現在這些羊面臨無草可吃,無活水可飲,就要被餓死、渴死的悲慘境地,我們不為此而擔憂嗎?長期這樣下去,我們不就成了耶穌所說的「惡佃戶」「惡僕人」了嗎?神才是這些羊真正的牧人!現在神來了,我們趕快將這些羊帶到全能神的面前吧!只有全能神那裡才有生命的活水,才有豐盛的可吃之物!

河北省邢臺市 張英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