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目錄

22 全能神拯救了我

一、聽謠言信謊言盲目抵擋

為「護教」為「護道」拒主門外

我曾是因信稱義派的講道人,我叫王海軍,和其他弟兄姊妹一樣,信神是為了上天堂、得永生,事奉神是為了得公義的冠冕,可正當我苦苦盼望主歸來給我賞賜之時,因著自己的愚昧無知聽信謠言,將主拒之門外,使我成了一個抵擋神的人。

99年,外教會有一份東方閃電內幕」的材料傳到了我們教會,材料說「東方閃電」是「邪教」、「異端」,他們書裡有迷魂藥,看了就被迷過去;說那些人身上有邪靈,一聽他們的交通就進去了;還說「東方閃電」是個黑社會組織,進去就別想出來,出來的不是被打斷腿就是割掉鼻子。對於這份材料我不假思索便全盤相信,毫不懷疑,並且大肆宣講,還在教會中制定了防「閃電」的規章:任何人不許接觸「東方閃電」,不許聽他們交通,不許看他們的書;外來信神人一律領到教會,不許私自接待,違犯者要作認真的悔改禱告,視「中毒」深淺給予幫助或開除;外面來的信徒只准聽不准講。

當時,教會中一個王姊妹接受了「閃電」,我強迫她作悔改禱告,因她拒絕,我硬把她趕出了教會,不許她再參加聚會。一個姓張的姊妹,她姐姐跑了四十多里路來給她傳神末世福音,迫於我的壓力,她嚇得躲了起來,連飯都不敢給她姐姐吃,後來我仍是逼她作悔改禱告,致使張姊妹委屈得說不出話來,只是默默流淚。凡到我們教會聽道的,只能聽不能講,誰提主來了一律趕出門外。後來,有兩個外地姊妹來我家對我說:「主來了,不接受的有禍了……」我輕蔑地說:「主來了,你看到了?誰有禍了?我看你們才是大禍臨頭了。」說著就把她們趕了出去,再也不許進我家。在這之後,給我傳末世福音的近百人,有的我採取了不搭理的態度;有的憤怒呵斥,顯出了我那窮凶極惡的鬼相;有時我連推帶搡,又諷刺又挖苦,甚至戲耍、羞辱;還有時以打「110」相威脅,把他們趕走。

到了2000年我們教會已完全失去了正常生活,防「閃電」、談「閃電傳聞」佔據了大部分聚會時間,根本沒有生命的道可供應。越防人越少,弟兄姊妹越來越軟弱,聽道睡覺的人也越來越多,帶領的搞淫亂、鬧糾紛,弟兄姊妹勾心鬥角、拉幫結夥,教會已是四分五裂。2001年秋,在我瘋狂抵擋「東方閃電」、加緊封鎖教會的情況下,教會中還是有半數以上的人包括我的妻子和小姨子都背著我接受了「東方閃電」,只有我還蒙在鼓裡,當我明白真相的時候已是「無可奈何花落去」了。儘管如此,我還是瘋狂地大喊口號:就剩下我一個我也不接受「東方閃電」!當時我也知道教會已完全失去了聖靈作工,講道全是靠人肉體的勁兒勉強撐著,唱歌也只能唱著「神的殿荒涼」的悲歌,氣氛是那樣的死沉。我多次跪在主面前痛哭流淚,求主復興教會,但都沒有「回音」,這時我開始陷入沉思:到底什麼是「閃電」?真像傳說中的那樣嗎?他「邪」在哪裡?「異」在何處?我上不去天堂無關緊要,可是還有那麼多弟兄姊妹的生命呢?主說好牧人為羊捨命,現在主的羊回世界的回世界,進「閃電」的進「閃電」,還有一部分已消極軟弱得爬不起來了,這樣主來了我如何交賬呢!為了找回主的羊,為了不讓弟兄姊妹再受「迷惑」,上刀山下火海我也要闖一闖,我必須得「身入虎穴」,弄個水落石出。

二、聽交通要憑據識破騙術

藉神話解謎團重蒙拯救

2002年4月,我主動和「閃電」的人打招呼,並且把他們請到家裡來交通。給我交通的是本教會的焦姊妹,她從神六千年經營計劃分三個時代入手,講了神的三步作工,神每個時代的作工地點、作工對象、作工方式、以及神發表的性情都各有不同,但無論神怎麼作他的作工宗旨不變,都是為了拯救人類等等。說實話,焦姊妹講了兩個多小時,我頭腦簡直一片空白,根本沒往心裡去,當她講到最後的時候,我說:「你不用講了,我接受,你發書吧!」其實,我看書並不是為了尋求真理,而是要看看書裡到底有沒有迷魂藥。焦姊妹給了我一本《審判從神家起首》,我讀了幾頁,她問我有什麼感受,說心裡話,當時我既沒被打動,也沒被震撼,心想:這哪像神的話呀!我勉強地回答姊妹:「好像沒有聖經有滋味。」焦姊妹說:「你裡面還有許多觀念與神不相合,你得放下自己,誠懇地祈求神開啟你,光照你,神是鑒察人心肺腑的,你如果看神的話態度不端正,存心不對,聖靈是不會感動你的。」姊妹的話我並沒有放在心上,只是漫不經心地應付著。不過這次交通的內容我雖沒聽進去多少,但我卻發現了一個重大的問題,我開始懷疑「東方閃電內幕」那份材料了,因材料上說「東方閃電」的書裡有迷魂藥,人看了就被迷過去了,那些人身上有邪靈,人聽了就「進去」了,但我今天親耳聽了「東方閃電」的交通,也親眼看了「東方閃電」的書,為什麼我沒被迷過去呢?為什麼我沒被他們控制,而且並沒有一聽就「進去」了呢?這時我又想起那份材料上還說「東方閃電」是黑社會組織,進去就出不來了,出來的不是被打斷腿就是被割掉鼻子。那在我身邊也有一些曾經接受「東方閃電」、後又被我拉回來的弟兄姊妹,但也沒見他們因離開「東方閃電」而缺胳膊、少腿或被割掉鼻子呀?再說「東方閃電」在中國已傳多年,若真是這樣,全中國的「受害者」不是成千上萬了嗎?如果是事實,他們能不報官嗎?像這樣駭人聽聞的特大案件,新聞媒體又豈能放過呢?但為什麼在廣播、電視裡我們都沒有聽到或看到呢?思前想後我才逐漸醒悟到,材料上所說的話全是騙子的謊言,是鬼話。走到今天,再回頭看看這謊言並不是很高明,只要人稍稍用腦,多看看現實就能識破,但就這騙子所表演的拙劣的小把戲卻足足騙了我四年之久,使我險些陪同騙子下地獄,成為火湖的助燃物。

親身體驗的事實使我清醒了許多,焦姊妹所講的三個時代……一幕一幕浮現在我的腦海中,我開始覺得姊妹講得有道理,但我還是不踏實,於是就向主要憑據,我禱告說:「主耶穌啊!我肉眼凡胎,如蛆如蟲,不認識你更不明白你的心意,但我不敢再抵擋你,今天我接受你的第三步作工,接受你的新名全能者,如果我接受錯了,那麼你讓我三天之內像猶大一樣肚腹崩裂而死,以我的死來證明這不是你的作工,同時也能讓那些被『迷惑』的人回轉。」禱告後我又寫下遺書說明此事,可等了三天,什麼事都沒發生,這時我便開始鄭重其事地讀起了神話。

我擺正了心態,存著敬畏、仰慕神的心來到神前讀起了神的話,當我看到《「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這篇話時,淚水模糊了我的雙眼,神說:「我曾經叫過耶和華,也曾經被人稱為彌賽亞,人也曾經愛戴我叫我救主耶穌,今天我已不再是人以往所認識的耶和華和耶穌,而是在末世重歸的、結束時代的神,滿載著我的所有性情,而且滿有權柄、尊貴、榮耀地興起在地極的神自己。人並沒有接觸過我,也不曾認識我,不曾知道我的性情,從創世到如今,無一人見過我,這就是末世向人顯現的但又隱祕在人中間的神,活靈活現住在人的中間,如烈日,又如火焰,充滿能力,滿帶著權柄,無一人一物不在我的話中被審判,在火的焚燒之下無一人一物不被潔淨。最終,萬國必因著我的話而得福,也因著我的話而被砸得粉碎,讓末世所有的人都看見我是救世主的重歸,我是征服全人類的全能神,也讓人都看見我曾經作過人的贖罪祭,但在末世我又成了焚燒萬物的烈日之火,也是顯明萬物的公義的日頭,這是我末世的工作。」後來我又看到神話說:「『神』與『人』不能相提並論,他的實質、他的作工都是最令人難測的,也是最令人不解的。神若不親自作工說話在人中間,人無論如何也不能明白神的心意,這樣,即使那些為神奉獻一生的人也不能獲得神的稱許。神不動工,人作得再好也是枉然,因為神的意念總是高於人的意念,神的智慧無人能測透。所以我說那些把神與神的作工『看透』的人都是無能之輩,都是狂妄無知之人。人不該定規神的作工,更何況人並不能定規神的作工。人在神的眼中簡直沒有一隻螞蟻那麼大,怎麼能測透神的作工呢?那些口口聲聲說『神不這麼作工神不那樣作工』、『神是這樣神是那樣』的人不都是口出狂言的人嗎?我們都應該知道,屬肉體的人都是經撒但敗壞的人,本性都是抵擋神的,不能與神平起平坐,更不能為神的工作出謀劃策。神到底如何帶領人這是神自己的工作,人理當順服,不應有這樣那樣的看法,因為人只是塵土。」對呀!人怎能測透神的事呢?人怎能「看透」神的作工呢?誰能做神的謀士呢?而我一個螞蟻不如的人今天卻膽大妄為隨意定罪神的工作,我太不自量力了,因著神的話我無地自容,慚愧已極。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讀了神的話,親身經歷了這些事我才心服口服,不得不承認,但以往我為什麼不尋求就盲目定罪神作工,為什麼我天天盼神歸,卻又不認識神,為什麼我信神卻又抵擋神,為什麼我那樣的相信自己、那樣的傲氣,為什麼今天我成了當代的法利賽人?這一點我在神話中找到了答案。神說:「你們想知道法利賽人抵擋耶穌的根源嗎?你們想知道法利賽人的實質嗎?他們對彌賽亞充滿幻想,而且他們只相信彌賽亞會來卻不追求生命真理,所以他們到今天還在等待彌賽亞,因為他們並不認識生命的道,也不知道什麼是真理的道,你們說他們這樣的愚頑、這樣的無知會得到神的賜福嗎?他們能見到彌賽亞嗎?他們抵擋耶穌是因為他們不認識聖靈作工的方向,是因為他們不認識耶穌口中所說的真理的道,更是因為他們並不了解彌賽亞的緣故,就因為他們並未見過彌賽亞,並未與彌賽亞相處,所以他們都犯了空守彌賽亞的名卻不擇手段地抵擋彌賽亞的實質的錯誤。而這些法利賽人的實質則是頑固、狂妄、不服從真理,他們信神的原則是:無論你講的道有多高,無論你的權柄有多高,只要你不叫彌賽亞那你就不是基督。他們這樣的觀點是不是很謬妄,是不是太荒唐?我再問你們:你們對耶穌沒有絲毫的了解,那麼你們是不是極容易重犯當初法利賽人的錯誤呢?」我對神末世的作工不聽也不看,就盲目抵擋,從未和人正面交通過,就輕信騙子的謊言;我持守「因信稱義」,教會如此荒涼、分裂,沒有聖靈作工卻不尋求聖靈作工的方向;我堅信「只要你不叫耶穌就不是基督」,但卻從不認識神的實質,還自以為自己是最合神心意、最能被神提到三層天上得賞賜的人。我這樣的愚頑、狂妄、不服從真理怎能不抵擋神?又怎會認識神現實的作工呢?神哪!過去我在講台上信口雌黃,隨意定罪你的作工,我貧窮、瞎眼不認識你就是耶穌的再來,對你毀謗又褻瀆。我曾經對傳末世救恩的弟兄姊妹辱罵、諷刺加羞辱,而他們卻默默忍受。他們是被殺的亞伯、受逼迫的雅各、獻身的以撒,我的過去是殺人的該隱、逼迫兄弟的以掃、如同野驢的以實瑪利。我痛恨自己的過去,但我卻已無法彌補,只願弟兄姊妹能通過我的親身經歷而得到啟發,願弟兄姊妹能以我的過去為警戒,不要再重蹈我的覆轍。神話說: 「耶穌的再來對於能接受真理的人是一個極大的拯救,對於不能接受真理的人就是被定罪的記號。你們當選擇自己的路,不要做褻瀆聖靈棄絕真理的事,不要做無知狂妄的人,當做順服聖靈引導、渴慕尋求真理的人,這樣對你們才有益處。我勸你們當小心謹慎地走信神的路,不要隨意下斷案,更不要隨隨便便、馬馬虎虎地信神,你們當知道信神的人最起碼具備的是謙和的心與敬畏神的心。那些聽了真理以鼻嗤之的人都是愚昧無知的人,那些聽了真理卻隨便下斷案或定罪的人都是狂妄之輩。作為每一個信耶穌的人都沒有資格咒詛定罪別人,你們都應該做有理智的接受真理的人。」

親愛的弟兄姊妹,我曾經因著聽信謊言瘋狂地抵擋主耶穌的二次再來;我怕走錯路把弟兄姊妹帶到溝裡無法交賬,而親身深入「東方閃電」去體嘗,也曾向主要過憑據,在我親身體驗的事實面前,在全能神那兩刃利劍的話語面前,我才看清了我瘋狂抵擋四年之久的「東方閃電」竟是我盼望已久的救主耶穌。從謊言、觀念中走出來的我焦急萬分,要把這事實真相、這一特大喜訊告訴給所有真心盼望主回來的弟兄姊妹——救主耶穌的的確確來在了人間。親如手足的弟兄姊妹啊!不要再相信那騙子的謊言,生命若交給謊言和謠言的製造者,豈不是我們自己斷送了自己的生命嗎?若咱們不快快放下以往的觀念和想象,豈不是正中了那惡者的詭計、落在黑暗之中而錯失神最後的拯救機會了嗎?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才能將人類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弟兄姊妹,時間太短,還有一點點時候,快快醒悟吧!被撇是何等可憐!

遼寧省沈陽市 王海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