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目錄

28 抵擋時目空一切 蒙羞後豬狗不如

我原是因信稱義派的一名中層帶領。90年我蒙召信了主耶穌,當時看到別人能上台講道,聖經談得那麼好,我非常羨慕,暗想將來有一天我要是走上講台那該多威風!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我開始在聖經上狠下功夫,通過幾年的努力,加上主的恩賜我走上了講台,成了一名眾人皆知的講道工人。從此,培訓、查經都少不了我,我還曾和香港、臺灣、新加坡的講道人在一起探討聖經,因而引來了無數弟兄姊妹的高看,甚至成了他們心中的偶像。從此我就更加傲氣,從不把別人放在眼裡,只認為自己最愛主,對主最忠心,正是這樣的狂妄本性,致使我成了當代的法利賽人,成了抵擋神的罪魁禍首!

96年7月,我去參加了一個大型同工會,交通的內容是「謹防異端、捍衛真道」,論「東方發出的閃電」。當時帶領說:「目前有個異端興起,叫『東方閃電』,他們外表愛心特別大,但裡面素質差,只要你願意接受此道,要金錢給金錢,要美女給美女。他們有槍、有炮,千萬不能與他們接觸。『因為問他安的,就在他的惡行上有份……』(約二:11)」當時身為群羊守望的我聽得特別投入,並在主前立下了心志:一定把自己所帶的三十多處教會保護好。回來後我就迫不及待地把自己一個星期交通的內容全部貫徹了下去,並告訴弟兄姊妹沒有我的吩咐不許接待陌生人,誰接待就開除誰,免得引「狼」入室。就這樣,教會被我封得嚴嚴實實的,一晃幾年過去了,教會還是沒能如我所願,反倒日漸荒涼,弟兄姊妹都冷淡了。此時我仍吩咐弟兄姊妹和我一起通宵禱告,但局面卻是:三個一群兩個一夥彼此論斷,同工會變成了爭吵會、批鬥會,再也找不到起初教會和諧配搭的影子。失望中的我這樣熬了兩年,教會沒興旺起來反而更加衰退。這時的我再也支撐不住了,跑到蘇州待了三個月。然而這三個月讓我度日如年,心裡不斷琢磨:我離開教會,主耶穌如果這時回來了,不是被撇了嗎?多年的信仰不就前功盡棄了嗎?我怎能甘心呢?於是,我帶著沉重的心理壓力又回到了教會。

2001年7月的一個同工會上,各處同工紛紛向我反映:有陌生人進入教會,我們都遵照你的吩咐沒接待,把他們趕走了。我說:「做得好,蒙主稱許!」一天晚上又有三個信徒來到我家說:「『東方閃電』上門攪擾怎麼對付?」「把他們交給派出所,讓派出所來收拾他們。」我不假思索地說。沒過幾天我家也來了兩個弟兄一個姊妹,說是傳末世福音的。我沒等他們開口就口出狂言:「真不知天高地厚!憑什麼到我家來,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是什麼東西!竟敢到我家來攪擾,你們休想在我身上打主意!就你們三個,再來三十個也不能晃動我,包括我所帶的每一個人!趕快走!走得越遠越好,不要在我的地盤上撒野!」說著就把他們轟了出去……但不到三天那個姊妹又來了,我一看到她便大聲罵道:「不要臉,世上哪有像你這樣臉皮厚的人,你們的神給你什麼好處了,值得你這樣為他賣命!連寶血買你們的主都不認了,你簡直沒良心!主耶穌為我們捨命流血,你們竟然忘恩負義!」說到這我猛然想起,自己曾叫別人報派出所現在自己怎麼忘了呢?想到這我給女兒使了個眼色,示意她去打「110」,這時我得意地想:「忠誠的信徒」,我叫你走著來,綁著去!為了達到目的,我開始用緩和的語氣對她說:「你給我講講你們『女神』的事吧!」誰知我的詭計都被姊妹識破了。她站起來說:「姊妹好好想想吧,確實是神來作新工作了。」我「呸」了一聲,看著她走了……她走後,我恍然大悟,怎麼讓她跑了呢?於是我發瘋似地去追,結果沒追上,就咬牙切齒地說:「今天讓你跑了,下次來一定把你揪住!」從那以後,我更加抵擋、褻瀆、定罪神的新工作,還對教會信徒說:「若是有傳末世福音的人來,關門溜走,不接待,萬一不行就打『110』,反正把他們攆走為原則,千萬不能聽,他們的靈特別厲害,看一眼就沾住了。」為了讓弟兄姊妹更相信我的話,我還無中生有編造了許多謊言,說有個接待「東方閃電」的家庭後來不接待了,他們就把他的兒子殺掉了。果不其然,弟兄姊妹聽後都嚇得瞪著眼睛說:「給錢再多都不能聽、給書再好也不能看。」我如此瘋狂抵擋、定罪神的作工,編造謊言,目的不是為了保護弟兄姊妹的生命,而是惟恐弟兄姊妹信了全能神,我的地位、名譽受到虧損。

儘管我的惡行越來越大,但神的愛始終沒有離開我。2002年1月的一天中午,本教會中一個和我很好的姊妹來找我,約我去探訪別處教會是如何治理的,彼此交流交流尋找實行的路。因著傳「東方閃電」的太多,我拿不定主意,這時姊妹說:「沒事,那人我都認識和我們信的是一樣的。」我想教會確實不及以往,拉幫結夥、嫉妒紛爭的事越來越多,於是就點頭答應了。就這樣我和那姊妹一起去了,到地方我見到了兩個弟兄,他們首先談了現在的教會光景,接著又一連查了三天的聖經,這三天的查經我都感覺特別有享受,但當弟兄談到末世神要親自發表他的話語來潔淨人時,我就大怒:「你們傳的是『東方閃電』!是邪教、異端,我不聽!你們如想要命,趕快悔改,不然會後悔的!」說罷,我扭頭就走了。

回到家中,面對教會的荒涼,我又不斷想起三天的查經,因這三天我特別有享受,弟兄講得特別讓我服氣,我也明白了許多以往不明白的聖經知識,此時我心裡起伏不定。這時姊妹又來找我,說弟兄還願與我好好談談,上次有過失的地方想當面道歉。矛盾的心理促使我又跟她去了。再次見面,我首先質問:「你們到底傳的是什麼道?是『東方閃電』我就不信!」弟兄說:「我們傳的是末世真理。」踏實之後我才和弟兄一起繼續查經,又查了七天。七天的查經使我認識到聖經中有根有據說末世有小書卷,我無話可說。但當他們真把小書卷拿到我面前時,我又想:這能是神話嗎?不可能!除了聖經我都不看,任何東西都不能取代聖經在我心中的位置。我看了這麼多年的聖經,難道就這樣輕而易舉地放下聖經了?我到處接受培訓,難道我要成為聖經的叛徒,這不是大逆不道嗎?現在說眼前的書就是神話,這怎麼可能?這時我哭著向主禱告:「主啊!我相信你是不會變的神,今天我聽的道若是從你來的,求你讓我有分辨,讓我走好以後的路。」果然,第二天神就作事了,第二天我就開始頭痛、嘔吐、無法起床。弟兄看我躺在床上,就打開錄音機放神話磁帶給我聽,當我聽到: 「你想看見耶穌嗎?你想與耶穌同生活嗎?你願聽見耶穌說的話嗎?那麼你將怎樣迎接耶穌的再來呢?你預備好了嗎?將以什麼樣的方式迎接耶穌的重歸呢?我想每一個跟隨耶穌的弟兄姊妹都願以一個好的方式來迎接耶穌的再來。但你們是否想過耶穌再來的時候你真會認識嗎?」這一連串的問話使我不得不捫心自問:我怎麼從來沒想過以什麼方式迎接二次再來的耶穌呢?耶穌若真的來了我該怎麼認識呢?思索中我又聽到: 「或許你聽了真理的道看了生命的言語之後,認為這些話僅僅有萬分之一合乎你的意思、合乎聖經,那你就在這萬分之一的言語中繼續尋求,我還要勸你做謙和的人,不要太自信,不要太自高。在你僅有的一點敬畏神的心之中將獲得更大的亮光,你仔細考察反覆揣摩,你就會明白這一句句言語到底是不是真理、是不是生命。」聽到這諄諄勸告之語,我的心開始顫抖、害怕、緊張起來。難道這真是神的說話嗎?要不怎麼說是生命的言語、真理的道呢?不是神話誰又能勸告我們說有萬分之一合乎你的意思、合乎聖經就繼續尋求呢?接著我又聽到 「若你再三考察之後仍舊認為這些話不是真理、不是道路、不是神的發表,那你就是最終遭受懲罰之人,就是無福之人。這樣的真理說得這麼透亮、說得這麼明白你都接受不了,那你不就是不配蒙神拯救的人嗎?不就是沒有福氣歸回到神寶座之前的人嗎?」聽到這話,我反覆揣摩這些天來與弟兄在一起的情形,我確實是帶著抵觸猜疑的心在聽道,難道我真是無福之人?不能蒙神拯救?若不是我無法起床,根本就不可能聽到這話,是神的愛沒有離棄我?今天所發生的一切是神的奇妙作為?此時我又聽到 「好好想想吧!不要草率不要魯莽,別把信神的事當作兒戲,應該為自己的歸宿、為自己的前途、為自己的生命著想,不要玩弄自己,這些話你都能接受嗎?」

弟兄見我聽得很專心,又拿來一盤磁帶,這時我聽到: 「神所作的每步工作都有實際的意義。當初,耶穌來的時候是男性,這次來的時候是女性,從這裡你能看見神造男造女都能為著他的工作,而且在神那沒有性別的劃分。」聽到這,我的觀念又出來了,心想:耶和華是聖父,耶穌是男性,這裡為什麼是女性?原來還是「女基督」「 東方閃電」!再次悖逆的我伸手把錄音機關了,氣憤地說:「到底還是露出了真面目!」這時弟兄誠懇地對我說:「姊妹,神本沒有性別,他不是男性,也不是女性。耶和華以靈的方式作工,你說他是男是女?人稱他『聖父』,『父』在人觀念中就定規是男性,你能從字面意思解釋嗎?馬太福音25章1節記載: 『那時,天國好比十個童女拿著燈,出去迎接新郎。』你能說童女迎接新郎,那童女都是姊妹嗎?若這樣說那弟兄就沒份了。啟示錄12章5節: 『婦人生了一個男孩子,是將來要用鐵杖轄管萬國的。她的孩子被提到神寶座那裡去了。』這裡的男孩子是指得勝者,那全都是弟兄嗎?這樣姊妹又沒份了。從這些聖經章節說明我們不能從字面意思解釋,神道成肉身是為了完成工作,是靈穿戴的肉身,世上只有兩類人,神道成肉身不是男性就是女性,但神原本是靈並沒有性別的劃分。神話說: 『「神」不僅是聖靈、那靈、七倍加強的靈、包羅萬有的靈……』既然神是包羅萬有的那你能測透嗎?難道神只能是男性的形像嗎?」我聽弟兄談得確實在理,接著弟兄又給我讀神話, 「你真敢說『耶穌就是神,神就是耶穌』嗎?你真敢說『神就是靈,靈就是神』嗎?你敢說『神就是穿上肉身的人』嗎?你真敢說『耶穌的形像就是神偉大的形像』嗎?你能用你的文才將神的性情、形像都說透嗎?你真敢說『神只照著神的形像造了男性,卻並沒有照著神的形像造了女性』嗎?」弟兄又交通道:「若按人的觀念,那麼 『神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著他的形像造男造女。』(創1:27)又如何解釋呢?沒犯罪的亞當是神榮耀的彰顯,那夏娃不也是嗎?不都是從神呼出的氣息而獲得生命的嗎?所以男人能代表神的形像,女人也能代表神的形像,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神話說: 『神是人嗎?神是靈嗎?神真是男人嗎?只有耶穌能完成我要作的工作嗎?你若選擇這其中的一種來概括我的實質,那你屬於太無知的忠誠的信徒了。若我僅僅作一次道成肉身的工作,那你們會不會將我定規?你真能將我一眼望穿嗎?就你有生之年中接觸到的真能將我概括透嗎?假如我在肉身中作兩次工作都相同,你們又將怎樣看我?能不能將我永遠釘在十字架上?神就像你說的那麼簡單嗎?』從神話來看,神這次來若不是女性,人徹底認為神是男性,因我們總是以觀念來定規神。神話還說: 『神的作工總是不符合人的觀念,因他的作工總是常新不舊,他不重複舊的工作,而是作他以前從未作過的工作。因著神不作重複的工作,又因著人總是用以往的神的作工來衡量神今天的作工,所以神的每一步新時代的工作都很難開展,人的難處太多了!人的思想太守舊了!人都不認識神的作工,但人又都定規神的作工。』神是常新不舊的,因為神作工一直向前發展,不作重複的工作,天天說新話,作新事,但神的實質永恆不變,作工的宗旨不變,作工的方式卻一直在變。神是造物主,我們是受造之物,難道神作什麼還要和我們商量嗎?還要經我們批准嗎?你不同意神道成肉身是女性,神就不作新工作了嗎?這未免太霸道,太沒理智了!人有什麼資格定規神呢!」聽到這,我的心已被打動,神哪!我為何這樣剛硬呢?不知不覺我的眼中已滿了淚水……神利劍般的話終於打開了我的心門,撥開了我心中的迷霧。是啊!我是受造之物,我豈能將神的作工一眼望穿呢?我怎麼將神定規呢?神又豈能被我們所「限制」呢?我太狂妄,太自高,太沒理智了!神來在地上作工多年,我自己不僅不接受神的新作工,還攔阻教會弟兄姊妹,竟依靠官府抓捕傳福音的弟兄姊妹,我簡直喪失了人性,我所做的太讓神傷心了!面對神嚴父慈母般的話語,我無地自容!一樁樁一件件抵擋神的事實,使我心裡久久不能平靜……全能神啊!按我喪盡天良的所作所行,根本不配活著!我簡直就是殺害弟兄姊妹的劊子手!現在我真懊悔,我無法原諒自己!全能神啊!感謝你高抬、揀選了我,讓我走上了信神的正軌,是你利劍般的話語征服了我,打動了我冰冷的心。要不是神你將我拯救,我仍在黑暗中受撒但的愚弄。神啊!我多次的誹謗、褻瀆你,你卻默默忍受,多次的棄絕,你卻仍然苦苦等待,今天是你讓我重見光明,我一定要珍惜以後的光陰,把黑暗中的弟兄姊妹帶到你面前,安慰你的心。

這就是我——一個蛆蟲不如的人瘋狂抵擋全能神的事實,望還未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弟兄姊妹千萬不要再像我一樣瞎眼、愚昧定規神的作工。只要你們靜下心來好好尋求,認真考察,你就能得到這句句真理,找到你苦苦巴望的主耶穌,因我們的主耶穌早已道成肉身回來了,就是全能的獨一真神!現在若有人傳這福音給你,你趕快接受,因神的工作快要結束了,不然等到神的工作結束之時,一切都晚了!

安徽省六安市 張傳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