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目錄

36 在神的懲罰中我才醒悟

人生在世,得罪一個人不可怕,如果得罪了創造天地萬物的神,那人將會如何呢?……

在沒有接受全能神的工作之前,我們的帶領曾說過:「××姊妹已進了『國度教』,那是假基督的迷惑,沒有我的許可任何人不可接待她。我們要信聖經,因為聖經是我們的生命。」帶領的話深深地種在了我心裡,那時我真有點擔心有一天她會不會到我這裡來……

2000年10月的一天,我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那個姊妹興高采烈地來到我家讓我到她家去,我一下就想起了我們帶領說過的話,於是就衝她凶巴巴地吼道:「你已經進了『國度教』,還以為我不知道?今天我是不會上當的。你以前信天主教,現在又信什麼『國度教』,真是個大淫婦,你快走!」就這樣不容姊妹多說我就將她趕走了。

自從她走後,我不久前得的感冒就越來越嚴重了,在家一直禱告也不見好轉,我就急忙趕到教會讓帶領為我代禱,並把那個姊妹來我家的事告訴了帶領,帶領卻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說:「給你說別接待她,趕她走,如果不走就報警,以往你有病自己禱告就好了,看你現在得個感冒還要到教會來禱告,你這是中邪了!」禱告完回家後,我以為這次感冒肯定會好的,誰知病情反倒加重了,吃飯吐飯、喝水吐水,最後吐出來的口水都是苦的,折騰得我沒有一點精神。這時我6歲的兒子也病了,唉!真是禍不單行,我心裡難受極了,將一肚子的怨氣都發洩在了給我傳全能神福音的那個姊妹身上:都怪這傳「國度教」的人,她們信的那「邪靈」還真厲害,把我害得心神不寧,家裡也不平安。以後再來給我傳我堅決不接待,我恨死這些人了。

沒想到過了一個星期,那個姊妹又帶著一個人來了。我看見她們火就更大了,氣呼呼地轉過身坐下幹活,沒理她們,心想:你一個人把我拉不走,今天又找個幫手來,呸!還嫌把我害得不夠,我的病還沒好,你又來迷惑我。誰知她們根本不在乎我的態度,笑著走過來幫我幹活,並對我說:「我們傳的仍是耶穌,只是神現在的名和所作的工作不同而已……」沒等她把話說完,我忽地一下站起來硬將她們推了出去。此後,她們再來時連屋我也不讓進了,直接被我擋在了門外。無知、愚昧的我就這樣把神的救恩一次次地拒絕了。

春節後,我又得了心臟病,加上沒錢上醫院,心裡十分難受。面對這種情況,我這顆剛硬的心不但沒有醒悟,反而愈發恨傳「國度教」的人:這些人咋那麼死皮賴臉?碰上這些人我真是倒霉透頂了。

2002年8月的一天,一個姊妹又來給我傳神末世福音。她說:「神已二次來了,叫全能神,已經作了新工作。而且神道成肉身的性別是女性。」聽了這話我火冒三丈,立即打斷她的話說:「你真膽大,信神還敢褻瀆神,竟敢說基督是女性,我不信!你說神來了,她在哪兒?我和你一同去見她,必須要見!否則你純粹是胡說。」她卻不緊不慢地說:「我們人還是污穢的,不配見神,聖經中也說『人非聖潔不能見主』。」我冷笑著說:「別拿這話來騙我,我死都不接受,你回吧!快點走,別在這兒礙事。」

因著我的頑固不化,在隨後的兩個月中,再沒有人來給我傳福音了,我還得意洋洋地想:帶領說的就是對,只要一直不聽,她們就沒辦法了,咱也為耶穌站住「見證」了。誰知,神的懲罰又臨到了我。我的腹部開始隱隱作痛,隨著時間的流逝,病情越來越嚴重,向耶穌禱告也不見效,又去看病吃藥,但疼痛仍不減輕。有一天在去看病的路上,碰見我們的帶領,我忍著疼痛高興地快步迎上去,讓她為我禱告。她卻臉一沉冷冰冰地說:「你得罪神了,該受這罪。」說完頭也不回轉身就走了。我站在原地呆呆地望著她遠去的背影,委屈的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滾落下來。心想:往日一向受我尊重的帶領怎麼變得這麼冷酷無情呀!她說我得罪神了,我就省察我的所作所為,可我每次都按著她的吩咐去做了,而且每次我都為神站住了「見證」,我真不知自己在哪兒得罪神了呀!我憋著一肚子的委屈回到家,看啥都不順眼,就衝丈夫發洩了一通。他看到我痛苦的樣子心裡也挺難受,就把我的事告訴了本村的一個信全能神的弟兄。

第二天,那個弟兄的妻子就來看我了,她對我說:「這是神的愛臨到了你,你就不要再糊塗了,趕快接受神的新工作吧!末世神的性情是公義、威嚴、烈怒,是神聖不可觸犯的。」聽了這話我低頭不語,不知該咋辦?她又給我談馬太福音24章神來的預兆,聽了之後覺得也該是神來的時候了,我的心有點動搖了。這時忽然又想起帶領說過的話:「別心軟,小心上當。」我趕緊對她說:「你走吧!我不信。」正說著本村另一個信全能神的姊妹也來了,她對我說:「看到現在的你就想起以前的我,那時我也是悖逆、抵擋不接受,全家人身上都長了疥瘡,錢也花完了,還治不好,最後才認識到是抵擋了全能神。我接受後出去盡本分時丈夫一直逼迫我,他還把我的書燒了,後來他在外地打工遭到懲罰差點送命(這事我也知道)。你要知道末世全能神的性情是威嚴不可觸犯的,不再是耶穌綿羊一樣的性情任人牽、任人宰,而是獅子的性情。因為,現在已是末世,不是神一味地賜人恩典的時候,而是賞善罰惡、各從其類的時候了。我們信耶穌時,說話做事得罪了神,主的寶血赦免了我們,但是,『凡說話干犯人子的,還可得赦免,惟獨褻瀆聖靈的,總不得赦免。』 所以,作為一個信神的人,凡是關於神的事,切不可隨意論斷,偏聽偏信,中了撒但的詭計。因為得罪一個人不可怕,可怕的是得罪了天上的神,神有神的尊嚴,豈是人隨意論斷定罪的呢?」聽了這話我不覺打了一個冷顫,難道我真的得罪了神?我的病一直不好,而且越來越重,是因我觸犯了真神嗎?……我不敢再往下想了。這時姊妹又拿出一本《話在肉身顯現》念道:「舊約法利賽人祖祖輩輩信神,到恩典時代不認識耶穌,抵擋耶穌,這樣他們所做的一切都前功盡棄歸於徒勞,神並不悅納,你若把這點看透就不容易犯罪了。有許多人也許與神較量過,抵擋神的滋味到底怎麼樣,是甜還是苦?這個你應明白,不要假裝不知。或許有些人心裡不服氣,但我勸你最好還是試試看,到底是什麼滋味,免得有許多人對此事總是犯疑惑。有許多人看著神的話卻暗自在心裡抵擋,那樣抵擋過之後心中是不是如同刀絞一樣?不是家庭不平安就是肉體不舒服,要不就是兒女遭殃,雖然你的肉體倖免一死,但神的手卻總也不離開你,你以為這是簡單的事嗎?」「你們多次觸及我的怒氣,我將我的焚燒之火降下,以至於有許多人『慘遭不幸』,幸福的家園變成了荒涼的墳塋。」「你們口裡相信耶穌,但是敢明目張膽地抵擋今天神所見證的人,你不是愚昧嗎?今天的神不計較你的過失,不定你的罪,你說你相信耶穌,那你的主耶穌基督還能放過你嗎?你以為神是讓你出氣、撒謊的地方嗎?當你的『主耶穌基督』再次顯現的時候就以今天你的所作所為來定你是義或定你是惡。」 聽到這些話,我不由得低下了頭。姊妹見我有所轉變,又滿懷深情地給我唱了一首歌:「多少次人看見神的手;看見神的慈容、笑臉;多少次又看見神的威嚴,看見神的神的烈怒。人雖不曾認識神,但神並不因人的軟弱『趁機無理取鬧』,神體察人間之苦,因此,神也體諒人的軟弱,只因著人的悖逆、人的忘恩負義,所以神才不同程度地給人以刑罰。神並不將人置於死地,而是讓人悔過自新;當人在飢荒之中,神將人從死亡中奪回。」 聽著聽著,我不由得淚流滿面,此時此刻,我才認識到自己百般抵擋、褻瀆、毀謗的竟是神自己!

後來,姊妹又給我拿來一本《基督教各宗各派瘋狂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當我看到書中那些瘋狂抵擋、定罪、褻瀆神末世作工的惡徒們所遭受的悲慘下場時,我的心緊縮一團,好險哪!想起自己也曾一次次地抵擋神的作工、褻瀆神的肉身,又屢次將傳福音的姊妹趕出家門,沒有一點人性,但神並沒有因著我作惡多端而取締我的肉體,卻讓我在病痛之中看見了神的手,看見神的公義威嚴,並讓我由此認識了全能神。我實在是蒙了全能神極大的寬容和破例的高抬,想到這些我倍感神的親切可愛……

陝西省咸陽市 張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