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目錄

54 是全能神拯救了我

我叫武香桃,原在季三寶派。因著我信神後胃病得到了醫治,所以我從心裡感謝季三寶「神」,立志還報「神」愛。四年來,我不顧外人的流言蜚語,一心一意為「神」作工,並做了250人的帶領。

2002年10月,季三寶「會中」下發了「固守真道、抵制異教」的道理,定罪「東方閃電」是邪教,毀謗「東方閃電」的作工方式是「女色開道,小恩小惠拉攏,麻醉藥逼人,作工對象是16-40歲的一流人才。」還說他們勸信一個普通信徒給50元,勸信一個帶領給200元……當時,我聽了這些話未加思索就信以為真,心想:就是啥也不信,我也不會信全能神,更不讓弟兄姊妹信。於是,我就照「會中」的要求到各處教會捆綁弟兄姊妹,並自編謊言嚇唬他們說:「誰聽『閃電派』傳的道,誰家就會有災禍臨到,輕的是不平安,重的是遭刑罰、咒詛。」那段時間,我一遍又一遍地散佈「會中」下發的謠言、謬論,惟恐弟兄姊妹接受全能神。

2002年11月20日,有兩個信全能神的姊妹來到我家門口,我看見後趕緊把門關上,她倆站在門外等了兩個多小時,哭著說:「姊妹,開開門吧!我們是帶著神的託付來給你傳福音的,我們只把神的心意傳給你就走。」當時,為了不讓她倆再糾纏我,我就惡狠狠地說:「神讓你們來,你們就去找神吧,我不認識你們是誰?」倆姊妹看我鐵了心,便含淚離去。

第二天,我的一位帶領來到我家,竟然對我說:「『東方閃電』信的全能神是真神,我們信的季三寶是假基督、是邪靈作工。」還帶了一本神話——《真理的號聲》,他說他也不是太明白,只把神話念給我聽,叫我分辨真假,若是真的我倆一起接受。此時,我斷定他已經接受了,這只不過是在找藉口而已。心想:最初你來讓我信季三寶時,說季三寶是「真神」,還再三囑咐我說「東方閃電」是邪靈,不敢信,一信就迷了,可今天你又說季三寶是假基督、是邪靈、是模仿耶穌作過的工作,「東方閃電」才是真神。對此,我很不服氣。對他念的神話我一句也沒聽進去,更沒心去分辨真假了。見此情況,弟兄只好把書放在我家就走了。

他走後我心裡很不是滋味,真是矇頭轉向、左右為難,不知到底該信哪一位,又該如何分辨真假,兩難之際我想起了神,心裡默默禱告:「神啊!我現在不知道哪一個是出於你的?求你給我指一條路,帶我往前走,讓我認清誰是聖靈的作工,誰才是真神……」就在當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們本派別的四個姊妹去挑水吃,水卻髒得不能吃,當時我想沒水吃怎麼辦?正著急之時,忽然有聲音說:「跟著後邊的那位就有水吃。」我趕緊回頭一看,沒想到正是白天給我送書的那位帶領。夢醒後,我就想,難道神在用夢來啟示我?難道全能神真是真神?仔細想來,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為什麼有那麼大的愛心?傳福音時,對方說再難聽的話他們也能忍受,甚至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他們的愛心是從哪兒來的?這其中的奧祕又在哪裡呢?這時,我想起了弟兄放在我家的那本書,就想看看這本書到底寫的是什麼內容?隨手翻開,首先映入眼簾的是:「耶穌在耶和華的作工以後道成肉身作工在人中間,他的工作是在耶和華作工的基礎上,不是獨立成一體的,是神在結束了律法時代以後所作的新時代的工作。同樣,在耶穌的工作結束以後神仍在繼續著他下一個時代的工作,因為神的整個經營是一直向前發展的,舊的時代過去就要有新的時代來取代,舊的工作結束就要有新的工作來接續神的經營。此次道成肉身是繼耶穌的作工之後神的第二次道成肉身,當然,此次道成肉身也不是獨立成一體的,而是繼律法時代、恩典時代以後的第三步作工。神每開展一步新的工作總要有新的起頭,總要帶來新的時代,而且神的性情、神的作工方式、神的作工地點、神的名都要有相應的變化,這也難怪人都不容易接受神在新時代的作工。但不管人如何抵擋,神總是在作著他的工作,總是在帶領全人類不斷地向前。耶穌來在人間帶來了恩典時代結束了律法時代,在末世,神又道成了肉身,這次道成肉身結束了恩典時代帶來了國度時代,凡是能接受第二次道成肉身的人就被帶入國度時代之中,而且能親自接受神的帶領。耶穌來在人中間作了許多工作,但他只完成了救贖全人類的工作,只是作了人的贖罪祭,並未將人的敗壞性情都脫去。要將人從撒但的權勢之下完全拯救出來,不僅需要耶穌作贖罪祭來擔當人的罪,而且還得需要神作更大的工作將人被撒但敗壞的性情完全脫去。所以在人的罪得著了赦免之後,神又重返肉身帶領人進入新的時代開始了刑罰審判的工作,這工作將人類帶入了更高的境界。凡是順服在他權下的人將享受更高的真理,得著更大的祝福,真正活在了光中,得著了真理、道路、生命。」 從這段話中我意外地知道了耶和華、耶穌、全能神原本是一位神,是神在不同時代、不同地點作的不同的工作。律法時代耶和華作的是頒布律法的工作,恩典時代耶穌作的是釘十字架救贖人類的工作,今天全能神作的是話語的工作。神能作開闢新時代的工作,也能作結束舊時代的工作,新的工作都是神帶來的……此時,我好像意識到了什麼?我就趕緊把「季三寶」講的「三大時期」、「三步靈程」與這些話對比,心想,既然「季三寶」是「真神」,是造物的主,可為什麼「季三寶」下發的道理不敢面對各宗各派?不敢面向全宇呢?為什麼只針對我們一個派別呢?並且「季三寶」所做的一切都是耶穌作過的工作,他若是真神為什麼沒帶來新的工作呢?而全能神卻在不同的時期、不同的地點作了不同的三步新的拯救人的工作,並且都是面向全人類的,況且我接觸到的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也根本不像我們教派所傳說的那樣,莫非「季三寶」真是假基督?正在我對他有些懷疑時,一位信全能神的姊妹來到我家,她說:「是神道成的肉身就有神的實質,神的實質是靈,是聖潔的,他道成肉身是來作工作、是來拯救人類的,而不是來地上過日子,神怎能成家立業、生兒育女呢?」然後她又翻開神話讀道:「神來在地上作工只是帶領時代,只是開展新時代、結束舊時代,並不是來在地上走人的生命歷程,不是為了來在地上來親自體嘗人間的酸甜苦辣,也不是為了親手將某個人成全,或親眼看著某個人長大的過程,這不是他的工作,他的工作僅僅是來開始新時代、結束舊時代,就是他自己開始時代、自己結束時代,以親自作工的方式來打敗撒但。每次的親自作工都相當於一次親臨『戰場』,首先在肉身中戰勝世界、戰勝撒但,將所有的榮耀得著,將整個兩千年的工作拉開『序幕』,讓地上的人都有合適的路可走,都有平安、喜樂之日度過。但是神不能長久地與人在地上生活,因神是神,畢竟不同於人,他不能有正常人的一生,就是不能像一個極其普通平常的人在地上常住,因他只有一點點正常人具備的正常人性來維持他的人性生活。就是說,神怎麼能在地上『成家立業、生兒育女』呢?這不成了羞辱了嗎?他有正常人性只是為了能正常地作工,但他的正常人性並不是來讓他能像一個正常人一樣成家立業。他的正常的理智、正常的大腦思維、正常的肉身的吃穿就足以證明他是正常人性了,並不用『他能成家立業』來證明他是一個正常的人性,這根本沒必要!神來在地上是『道』成了肉身,他只是讓人明白他的道,讓人看見他的道,就是讓人都看見肉身作的工作。」 通過這段話更印證了我對「季三寶」的看法,從心裡認定「季三寶」就是假基督、是邪靈,只有全能神才是獨一的真神。於是,我毫不猶豫地帶領我手下的眾弟兄姊妹歸向了全能神。

來到教會後,我看到全能神的教會裡既有60多歲的老年人,也有20多歲的年輕人,他們都朝氣蓬勃,充滿活力。並不像我們派別那些人捏造的全能神教會中只要16-40歲的一流人才。我更看到弟兄姊妹們在一起都很規矩,說話做事很有分寸,沒有一個是異性單獨配搭的。在全能神的十條行政中的第四條行政還明文規定:「人有敗壞性情,更有情感,所以配搭事奉一律禁止異性單獨配搭,若發現一律開除,誰也不行。」 神的話語帶有權柄,神的行政代表神的性情,神的性情不容人觸犯,所以,沒有人敢「越雷池半步」。事實終於戳穿了季三寶他們所捏造的「女色開道」的無恥卑鄙的謊言。而我接受神的新工作更不是什麼迷魂藥將我迷糊的,而是真理、是神的話、是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的活出、是事實將我征服的。

關於傳一個人給多少錢的說法更是別有用心的人的捏造!我看見一些弟兄姊妹背著家人省吃儉用攢點錢都用在傳福音上了,他們給對方買藥、買衣、買糧,有時還頂著炎炎的烈日下地幫對方犁地、拉糞、澆水、收割……用愛心感化他們,好使他們早日歸回神的家中。這一樁樁、一件件的事實更證實了季三寶所捏造的「傳人得錢」純屬謊言。還有在《論到以後的使命,你當怎麼對待?》這篇話裡神說:「這苦難深重的人竟然在光劃過之日仍被囚禁在黑暗的監牢裡不得釋放,何時不再哀哭?這些從未有過安息的脆弱的靈竟這樣慘遭不幸,無情的繩索、凝固了的歷史早將其封鎖在其中,哀哭之聲誰曾耳聞?愁苦之態誰曾目睹呢?你可曾想到神的心何等憂傷著急,怎忍看著親手造的無辜的人類遭受這樣的折磨呢?人類畢竟是經受過毒害的不幸者,雖然今天倖存下來,但誰知人類早已經歷了惡者的毒害。難道你就忘了你是受害者中的一個嗎?你不願因愛神而努力地將這些倖存者都拯救回來嗎?」 神話的字裡行間充滿了神拯救人類的急切心意,神願讓每一個人都蒙拯救,並不想毀滅他親手所造的人類。我也看到了全能神不惜一切代價拯救靈魂的美麗容顏,深深地體嘗到了神愛的甘甜,真正走上了信神的正道,找到了生命活水的泉源,作為一個人,我願盡上一個受造之物該盡的本分,哪怕是獻上所有也理所應當。

憶往昔,面對神的救恩,竟不假思索,隨意定罪,極力捆綁弟兄姊妹,抵擋全能神,真是貧窮瞎眼,該受咒詛。可神沒有按我所行的惡行報應我,而是以他那無限無量的愛把我從迷霧中喚醒,使我無地自容。我只有多傳福音,多救人,把還在黑暗中摸索的弟兄姊妹早日帶回神的家中,來還報神的大愛。

河南省洛陽市 武香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