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目錄

69 昨日,曾瘋狂抵擋定罪 今日,願肝腦涂地效力

我原是「恢復流」的一名帶領。1998年,因輕信上面帶領傳播的有關毀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謠言,我便在教會裡大肆宣講:「現在異教成風,特別是『東方閃電』傳說神已道成了肉身,而且作工在中國,這是標準的『邪教!』千萬別聽他們的道,若聽了不信,就會被割耳朵,挖眼睛!……」此後,只要聽說弟兄姊妹接待了外來的傳道人,我就去攪擾、訓斥他們,曾有幾個想考察神新工作的弟兄姊妹也被我攪得都不敢聽了。不但如此,在教會中我還帶頭禱告咒詛信全能神的人,求主懲罰他們騎車子放炮、走路栽跟頭。1999年8月,有一位傳神末世福音的弟兄送給我一本神話書,我連看都沒看,就澆上煤油燒燬了,並指示凡收到書的同工都要這樣做。還實行同工「承包責任制」,誰範圍內的「羊」丟了,我就找誰算帳!由於我的瘋狂抵擋,極大地攔阻了全能神末世福音的擴展,觸犯了神的性情,於是神的忿怒便接二連三地臨到了我。

1999年秋季的一天,我用牛車拉沙子時,平時溫順的牛突然變性,打個箭步,躥出一丈多遠,扭過頭來瘋狂地將我抵倒在地,又用頭在我胸口處亂揉一陣,若不是村裡人及時趕到,恐怕我的命就沒有了;幾天後,我坐在弟弟拉玉米桿的拖拉機上,車卻突然無緣無故地翻倒,一下子將我甩出一丈多遠,疼得我半天都不能動彈,最後還是弟弟把我背回了家。而且那年,惟獨我家的莊稼收成不好,派出所還逼我貸款交提留款,否則就要拘留我。這還不算,我們教會的幾個同工為了爭管教會的錢財,竟然吵得面紅耳赤,最後分道揚鑣,教會成了一盤散沙,接連不斷的這些事壓得我喘不過氣來,更使我心亂如麻、寢食難安!同年冬天,痛苦難耐的我便外出打工去了。本想出去能躲避這些禍患,誰料想剛到沒幾天,就遭遇了一場車禍,當我從翻倒的大卡車裡爬出來時,已是嚇得魂飛魄散。此後我整日提心吊膽,害怕再有意外發生,誰知在第三天幹活時,我的腿又被撞得淤血、發腫;接著,又因一句話沒說好遭人毒打一頓。這一連串事情的發生,我不得不深思:難道是我在哪件事上得罪主了,主一直不放過我?萬般無奈之下,我便來到主面前禱告:「主啊!我愚昧、瞎眼,不知在何事上觸犯了你,求你開啟我,讓我能明白,我願及早認罪悔改……」

感謝神的帶領!2001年7月,我終於明白了這一切的事是因何而起。那天,在一個接待家庭,我偶然遇到兩位傳神末世福音的弟兄,但因我對這道流的誤解太深,所以他們的交通我根本就無心聽。有時我坐在沙發上,蹺著二郎腿、仰著頭、睜隻眼、閉隻眼、望著天花板;有時故意刁難他們;有時背對著他們;有時又故意到外面去溜達。可弟兄根本不計較這些,還是不厭其煩地給我交通,從不發脾氣或語言相抵,但就是這樣仍沒軟化我那顆剛硬的心。直到我看到他們同心合意地跪在神面前,是那麼的真誠,又淚流滿面地為我禱告:「全能神啊!我們沒有配合好你的作工,沒能將你的新工作見證給弟兄,我們實在是無用的廢物,太虧欠你,也太虧欠弟兄,神哪!求你加倍地感動我們,再給我們一次交通的機會,更求你加添給我們信心和勇氣,也求你感動弟兄的心,使他能明辨這一切……」看著這一幕,我剛硬的心慢慢地被軟化了,又回想起這幾天來,他們身上的那種愛,那種謙卑、忍耐、包容,不正是主所教導我們該有的活出嗎?試想:這麼好的活出能是「黑組織」所為嗎?若真是「黑組織」,別說是我故意刁難,就是稍不順他們的心,就該將我收拾得殘缺不全了,哪還會有這麼大的愛心、忍耐呢?我在恢復流19年,還從來沒見過哪個弟兄姊妹能有如此的活出。我冰冷的心終於被感化,對這道流的誤解也隨之煙消雲散了。想到這裡,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仆倒在地,淚如泉湧:「主啊!現在教會荒涼,無道可講,我也走投無路,等你多年,如今卻杳無音訊,難道你真的作了新工作,他們所傳的道是真的嗎?求你開啟我,使我有分辨的能力……」

之後,我才正式坐下來聽他們交通,弟兄又重新給我談了神作工的原則、神作工的宗旨、神名的改變、時代的變遷等各方面的真理,既符合聖經又有新意。於是我便鄭重地問弟兄:「經上說主帶著聖潔的靈體駕雲降臨,你們為什麼說神道成肉身了呢?我想不通。」於是弟兄就給我查考了聖經:「因為人子在他降臨的日子,好像閃電從天這邊一閃,直照到天那邊。只是他必須先受許多苦,又被這世代棄絕。」 (路17:24-25)「既說人子就指肉身,這裡指耶穌降臨;一說受苦就必須是肉身,靈能受苦嗎?從此可以看出主已暗示我們,他再來時是道成肉身。而且關於這方面的經文還有好多處,如:太24:27、30、37;可13:26、29;路17:24、30;啟1:13等等。」我點點頭,弟兄接著給我讀神話:「神拯救人,並不是直接以靈的方式、以靈的身分來拯救人,因為他的靈是人摸不著、看不見而且也是人不可靠近的。以靈的角度來直接拯救人,人就沒法得著他的救恩,若不是神穿戴一個受造之人的外殼,人也沒法得著這救恩。因為人根本沒法靠近他,就如耶和華的雲彩無人能靠近一樣,只有他成為受造的人,也就是他將他的『道』裝在他要成為的肉身中,才能將這『道』親自作在所有跟隨他的人身上,人才能親自聽見他的道、看見他的道,以至於得著他的道,藉此人才能被完全拯救出來。若不是神道成肉身,凡屬血氣的無一人能得著這極大的救恩,也沒有一個人能蒙拯救的。若是神的靈直接作工在人中間,那人都會被擊殺的,或者會因著人沒法接觸神而被撒但徹底擄去。……人是因著神的道成肉身而得著神的全部救恩的,並不是人從天上直接祈求來的。因人都屬血氣,沒法看見神的靈,更沒法靠近神的靈,人能接觸到的只有神道成的肉身,藉此人才明白一切的道,才明白一切的真理,得著全部的救恩。第二次的道成肉身足夠將人的罪脫去,足夠將人完全潔淨,所以,第二次的道成肉身就結束了神在肉身的全部工作,完全了神道成肉身的意義。」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四)》)聽到此,我低下頭無言以對。

但當弟兄談到神道成肉身在中國時我忽生抵觸,因我最放不下的就是這方面,便自信地說:「神的前兩步工作都作在以色列,這一步怎麼會在中國?不可能!」弟兄給我查考了聖經瑪拉基書1章11節:「萬軍之耶和華說:『從日出之地到日落之處,我的名在外邦中必尊為大』……」 並讀了神話:「以前兩個時代的工作一步是在以色列作的,一步是在猶太作的,總的來說,兩步工作都沒離開以色列,都是在最初的選民身上作工。……這樣,人裡面就形成了一些觀念。……而且把神的作工給規劃在一個範圍之內,說神要作工作務必在選民身上,神要作工作務必在以色列……其實,若按人的觀念去作,神就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了,這樣他就不能擴展外邦工作了,因為他只是以色列人的神,而不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在預言書裡說,耶和華的名必在外邦被尊為大,耶和華的名必傳於外邦,為什麼這樣說呢?神如果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他就只在以色列作工,而且也不擴展這工作了,他也就不預言那話了,他既預言那話,必要在外邦、各國各方來擴展這工作,他既然說了就要作,這是他的計劃,因他本來就是造天地萬物的主,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不管在以色列人身上作工,還是在猶太全地作工,他作的是全宇的工作,作的是全人類的工作。今天在大紅龍國家作工,即在外邦中作他的工作仍是作全人類的工作,以色列可以是他在地作工的佔據點,同樣,中國也能成為他在外邦族作工的佔據點,現在不就成就了『耶和華的名必在外邦被尊為大』這話了嗎?作在外邦的工作的起步工作就是指作在大紅龍國家這工作。尤其不合人觀念的是道成肉身作工在這片土地上,作工在這些被咒詛的人身上,這些人是最低賤的,也是沒有身價的,這些人都是起初被耶和華棄絕的人。……因著這些人以前的地位最低下,所以說作在這些人身上的工作是最打破人觀念的工作,也是對整個六千年的經營計劃最有益處的工作。把工作作在這些人身上最能打破人的觀念,以這個開展時代,以這個打破一切人的觀念,以這個來結束整個恩典時代的工作。……歷世歷代沒有人經歷過這工作,誰也沒聽過,更沒有人領略過。神的智慧、神的奇妙、神的難測、神的高大、神的聖潔就藉著末世這一步工作顯明出來,這不是打破人觀念的更新的工作嗎?……猶太人挺好,以色列選民也不錯,素質高,人性也好,起初耶和華就在他們身上開展工作,作了最起初的工作,但到現在呢,若把他們拿出來作征服工作的對象就沒有意義了……不能征服人,也不能說服所有的受造之物,這就是把工作轉到大紅龍國家的這些人身上作工的意義。最深的意義就是開展時代,打破所有的規條,打破所有人的觀念,也結束了整個恩典時代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我聽著、揣摩著,神道成肉身在中國,這是人想都不敢想的事啊!能在我有生之年看見神的顯現,這真是神對我極大的祝福!

面對神的句句真理,我心服口服,這時才認識到自己抵擋的原來不是一個小小的人,而是末後的基督——全能神,我不由得流下了悔恨的淚水,真恨不得狠扇自己幾個耳光,我怎麼也沒想到自己信神、盼神,可神來了,我卻棄絕他、定罪他的作工,並燒燬他的親口發聲,還封鎖教會、攪擾弟兄姊妹接受真道,使許多無辜的生命都斷送在自己的魔掌之下,我真是個抵擋神的罪魁禍首,是該下地獄接受神永遠焚燒的對象!現在我才知道以前臨到我的那些禍患正是神公義性情的發表,也是我罪有應得!可神並沒有挪去我的性命,依然給我悔改的機會,把我從罪惡的深淵中拯救出來,神的愛真是長闊高深啊!面對神的拯救之恩,我深感不堪不配!忍不住抱頭痛哭,「親愛的全能神哪!因我聽信謠言不加分辨,在你面前犯下了彌天大罪,我就是碎屍萬段,也彌補不了對你的萬般虧欠,願將自己的餘生全部都獻給你,為你效力,雖肝腦涂地也在所不惜!」

以上是我的親身經歷,也是我心中抹不掉的痛和悔,如今我願意把這段永遠的傷痛呈現在弟兄姊妹面前,願弟兄姊妹能引以為戒。在此,我真心奉勸所有沒接受新工作的弟兄姊妹們,不要再抵擋神、傷神心了,神的作工已到了尾聲,再不回轉就沒有機會了!

河南省南陽市 徐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