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  狂妄的我終於被神話征服了

我原是因信稱義派的一名同工。92年2月,我蒙恩歸主,歸主後,就在主面前立下心志,要把畢生精力獻給主。從那以後,我就更加努力追求了,聚會、查經從不落下,94年我開始在教會講道,96年就在同工會上講道了。因此,我認為只有我才是對主最忠心,才是主所稱許的。可萬萬沒有想到,當主又作了新工作時,我卻成了當代的法利賽人再一次把主釘在了十字架上。

那是1997年,在一次同工會上,一位同工對我說,她兒子進了「東方閃電」,他們傳神來了,在中國。我聽後心想:這怎麼可能呢?神來了應該在以色列,絕不可能在中國,這不是地地道道的異端、邪教嗎?沒過幾天,這位同工的兒子找到了我,要和我交通,我二話沒說就把他攆了出去,隨後立刻通知所有的教會帶領,讓他們叮囑每一個信徒,不許接待這位同工的兒子。從那以後,「東方閃電」的人又多次來到我家傳神末後的新工作,都被我毫不客氣地拒絕了。

99年夏天,我家附近有幾個弟兄姊妹接受了「東方閃電」,我擔心教會弟兄姊妹會被他們「迷惑」,就到各個教會嚴加封鎖:「以後『東方閃電』的人再來千萬別搭理他們,他們簡直是瘋了,連家都不要了,日子也不過了,這夥人你們誰也別接觸,免得被迷惑,到時候後悔都來不及……」不僅如此,我還下了一條禁令:「除本教會原有的人以外,陌生人一律不許接待!誰若違反,一律開除!」沒過多久,我們教會中又有四個人接受了「東方閃電」。我聽說後,急忙趕到其中一姊妹家氣憤地呵斥道:「剛和你們交通完,怎麼就被迷惑了呢?你們知道啥?神來了我能不知道?你們馬上棄絕這個道,否則,將你們永遠開除出教會!……」但不管我怎麼勸、威嚇,她們就是不肯回頭,其中一位姊妹還對我說:「管姊妹,神的作工人測不透,你應該放下自己,謙卑地考察考察。」見她們已「不可救藥」,我只好轉身離開,隨後就在各個教會通報了她們的名字,並將她們開除出教會。

儘管我竭盡全力把守教會大門、看守羊群,但還是有很多同工、信徒接受了「東方閃電」,教會日漸荒涼。到了2002年,我們的教會已荒涼到了一個地步,信徒日益減少,甚至有幾處教會只剩下幾個人聚會。我自己也沒有了勁,看聖經沒亮光,講道沒道講,靈裡乾渴、飢餓。面對這一切,我非常痛苦,但又束手無策。為此我總是煩躁不安,甚至有時還出口罵人。每當這時,我就揪心般難受,不由得向神呼求:主啊!你到底在哪裡呀?難道是你撇棄我了嗎?我該怎麼辦呢?……雖然在這期間,又有很多弟兄姊妹來給我傳神末世的福音,但都被我拒之門外。

5月23日早晨,我在客廳裡站著,看見院外來了一位年輕的姑娘,手裡拿著包,心想肯定又是「東方閃電」的人,便急忙衝了出去,大聲吼道:「你來幹什麼?你們這些迷惑人的,趕快走!」「姊妹呀!你聽我說,我是來傳神新工作的,現在神已經展開了啟示錄中預言的小書卷,您只有看了這小書卷——神所發表的話語,才能明白神的新工作。」小姊妹說著便從包裡拿出一本書。我看她拿出了書就更加來氣了,趁她不備我衝上前一把搶過書,發瘋似的把書撕掉了幾十頁,邊撕邊跺著腳咬牙切齒地說:「讓你傳!讓你再迷惑人!」並將撕碎的書頁拋向了空中。「不要!不要!這是神的話!」小姊妹哭喊著將地上的碎書頁一片一片地撿起來。「哭?哭就能打動人?到處迷惑人,還有臉哭呢!趕快滾吧!別讓我再看見你!」我邊罵邊連推帶搡地把她推出了大門外,心裡暗自得意:總算把「東方閃電」趕走了!可誰知,這小姊妹走了以後,我就開始頭痛,不一會兒胸口也隱隱作痛,而且還嘔吐,吐出來的東西像膽汁一樣,整整一天一夜,吐得我連說話都沒了力氣,只能在心裡默默地向神禱告:「主啊!我這是怎麼了,是我得罪你受到懲罰了嗎?願你開啟光照我,我願悔改認罪。」禱告後,我不由得想起這幾年來,傳神末後新工作的弟兄姊妹們,儘管我給他們的是冷眼、辱罵,甚至驅趕,但他們對我從來就沒有恨,只有愛和期待,還是一次次地來傳我。想想他們的活出、他們的生命流露,再看看自己和教會中弟兄姊妹的情形,我深深地感到他們身上一定有神的同在,因為只有來自於神的才有愛,才有生命的力量。想到這兒,我的心一下子緊張起來:難道他們所傳的是對的?我抵擋的真是神的作工?惶恐不安的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9月底,我去了一個姊妹家,在那裡又遇到了傳神末世福音的姊妹,心想:這次得聽一聽,弄個明白。姊妹從創世記談到啟示錄,談了神的三步作工,又談到了教會的荒涼,是因為神作了新工作,我聽了之後靈裡很得供應。姊妹談完後,我問道:「既然說神來了,應該在以色列,怎麼可能在中國呢?中國又不是十二支派中的一個?」姊妹笑著拿出一本書翻開念道:「以前那兩步工作作在以色列,這樣,人裡面就形成了一些觀念。人認為耶和華作工作在以色列,耶穌又親自在猶太開展工作,而且是道成肉身在猶太作工作,不管怎麼樣他作工沒出以色列這個範圍。他不在埃及人身上作,也不在印度人身上作,只在以色列之民身上作,人便形成這樣、那樣的觀念,而且把神的作工給規劃在一個範圍之內,說神要作工作務必在選民身上,神要作工作務必在以色列,除了以色列人神再也沒有作工對象,也再沒有作工範圍,尤其對道成肉身的神更是嚴加『管教』,不許走出以色列這個範圍。這不都是人的觀念嗎?神造了整個天地萬物,造了所有的受造之物,他能只限制在以色列作工嗎?那他造所有的受造之物有什麼用處呢?他創造了整個世界,六千年的經營計劃他不是只在以色列作,而是在全宇之下的人身上作。……其實,若按人的觀念去作,神就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了,這樣他就不能擴展外邦工作了,因為他只是以色列人的神,而不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在預言書裡說,耶和華的名必在外邦被尊為大,耶和華的名必傳於外邦,為什麼這樣說呢?神如果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他就只在以色列作工,而且也不擴展這工作了,他也就不預言那話了,他既預言那話,必要在外邦、各國各方來擴展這工作,他既然說了就要作,這是他的計劃,因他本來就是造天地萬物的主,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不管在以色列人身上作工,還是在猶太全地作工,他作的是全宇的工作,作的是全人類的工作。今天在大紅龍國家作工,即在外邦中作他的工作仍是作全人類的工作,以色列可以是他在地作工的佔據點,同樣,中國也能成為他在外邦族作工的佔據點,現在不就成就了『耶和華的名必在外邦被尊為大』這話了嗎?」神的話解開了我心中的疙瘩,使我明白了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神不僅可以在以色列作工,也可以在外邦作工,可以在任何一班受造之物中間作工。但無論神在哪裡作工,神作的都是全宇的工作,是拯救全人類的工作,就如當初神在猶太作了一步救贖的工作,神不是僅僅救贖猶太人,而是救贖全人類。以往我認為神不可能在中國作工,是因為我瞎眼,不認識神的作工,才膽大妄為將神定規在以色列,現在才明白以色列可以是神在地作工的根據地,中國也能成為神在外邦作工的根據地,以成就「耶和華的名必在外邦被尊為大」

於是,我接過小書卷安靜地看了起來,當我看到神話說:「還有更多的人認為,神無論作哪一步新的工作都得有預言根據,而且在作每一步新工作的同時都得啟示所有的『真心跟隨他的人』,否則就不是神的作工。本來人就不容易認識神,再加上人謬妄的心與人自高自大的悖逆的本性,這樣人就更不容易接受神新的作工了。人對神新的作工不細心考察,也不虛心領受,而是採取藐視的態度,等著神的啟示,等著神的引導,這些不都是人悖逆、抵擋神的表現嗎?這些人怎麼能獲得神的稱許呢?」神的話說到了我的心坎裡,使我感到蒙羞慚愧、無地自容,我滿以為自己是對主最忠心的,認為主來我一定會先知道,弟兄姊妹一次次地來給我傳神的末世作工,我不尋求考察,就盲目下斷案,定罪神的作工,撕毀神的親口發聲,我太狂妄了!按我所行真不配活著!想到這裡,我跪在神前失聲痛哭:「全能神啊!我太瞎眼了,信你卻不認識你,而且還抵擋你、褻瀆你,按我的所作所為只配遭你咒詛!可你並沒有按我的過犯來待我,而是對我施下了極大的憐憫。神啊,你在我身上花費的心血代價太大了,你的愛太實在了!此時此刻,我深感不配蒙你的拯救,也無法用語言來述說我內心的懊悔和對你的虧欠,我只願為你末世福音工作的擴展獻上所有!」

十八天後,我毅然投入了傳神末世福音的隊伍中,因我已深深地體會到神拯救人的急切心意,同時也知道了弟兄姊妹撇家捨業並不是瘋了,不要家了,而是神的愛感動了他們,使他們都能為了神的福音工作,為了更多的還在黑暗中的靈魂得到神的救恩,早日來到神面前而獻上自己的一份。親愛的弟兄姊妹們,希望你們不要像我這樣狂妄、悖逆,一意孤行,還是好好地考察考察神末世的新工作吧!否則,到神工作結束之時,只能是悔斷肝腸!

黑龍江省七臺河市  管超

上一篇: 116  我心中的懺悔

下一篇: 118  無論得福受禍我跟定了全能神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9  往事不堪回首

91年夏天我信了耶穌,因著主的特別恩待,在教會讀聖經,不久我就開始講道了,後來又牧養教會、帶領查經作奮興的工作,就這樣我便坐上了大帶領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約有上百家,常去牧養的教會有70多處,交通範圍有亳州市、懷遠縣、渦陽縣、利辛縣、宿縣等地,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處教會,同時,我也…

12  是全能神拯救了我

我原是召會的一名同工,2001年12月歸到全能神面前,下面就是我由抵擋到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一些片斷回顧。 第一次給我傳全能神末世福音的是我的親家,我不接受,還罵他瞎眼。此後,有三年時間我見了他都不理睬他,並在教會講道時拿他當「靶子」打,目的是為了教訓其他信徒,讓他們也不要接受…

2  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

我是貴池市因信稱義派的一個帶領,在我沒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樣,一直苦盼主耶穌二次再來,但因著上面大帶領時時敲「警鐘」和聖經上「末世必有許多假基督出現」這話,使我成了一個抵擋、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想起這些,心裡十分內疚,下面我把自己的親身經歷和弟兄姊妹說說,…

11  全能神的話語使我歸服神前

我原是恢復流的一名中層帶領,1985年我蒙召歸主後,就一直在主的恢復流裡。我一直認為聖經是一本生命書籍,其中的每句話、每一個字都是神所默示的,神六千年來對人類的美善心意全在聖經裡向我們顯明了,因此我視聖經如自己的命根子,更對能給我們帶來「拔高異象」的李弟兄崇拜有加。我總認為神藉著…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