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目錄

121 我在罪惡之中聽到了神的聲音

我叫楊志英,1991年與丈夫一同蒙召歸主,因著主的愛,我成為了擊鼓跳舞派的一名同工。每到同工大聚會,上百人聚集在一起,我心中就感到高興無比,覺得一生中跟隨神真是特別榮幸和自豪,我立志為主獻上一生。一年四季無論刮風下雨,我總是風雨無阻地牧養、扶持著教會。我認為這樣忠心為主吃苦作工,主來時一定會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可萬萬沒想到真正主來之時,我卻將主拒之門外,成了抵擋神的罪魁禍首。

在1999年的一次同工會上,帶領說:「現在有一夥『東方閃電』派的人,傳主來了,他們專傳追求好的同工和信徒;他們男女界限不清;只要進去就出不來,想出來就要被他們挖眼睛、割鼻子、打斷腿……主給我們的羊我們一定要看住,否則,羊被擄去,我們在主面前沒法交賬……」帶領還特意對我說:「楊姊妹,你要為主看好羊群。」我立刻響亮地回答:「只要有我在,肯定不丟羊……」回家後我就到各處開始封教會,把帶領的話轉告給弟兄姊妹,還嚴肅地警告信徒:「除了耶穌以外再沒有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若要保護好自己就得不接待陌生人,即使是信主的親戚,哪怕是一奶同胞,只要不是傳耶穌的也不能接待。」平時我遇見信徒也總要囑咐上一句:「要警醒,千萬別上當。」

2000年7月的一天,我正在大門外剁柴草,遠遠看見一個接受全能神的親戚和一個姊妹朝我家來了,立時,我心就「咯噔」一下,急忙告誡自己:千萬別被情感搖動。她們走到我面前時,我一點情面也沒給,拒絕和她們交通,連屋也不讓進,一口水也不給喝,並攆她們走。她們不走懇求我聽聽交通,這時我想出了一個主意,急忙跑到下院姊妹家對姊妹說:「『東方閃電』的人來我家了,你快幫我個忙,一會兒上我家去找我,就說買化肥,去晚了就買不上了。」接著我施詭計躲開了那倆姊妹,悄悄地領著我們教會的幾個姊妹跑到山上禱告咒詛她們,求主趕她們走。這事之後,我便在同工們面前炫耀自己能為主大義滅親。從此我抵擋得更凶了,並發誓一要守好自家,二要防備「東方閃電」的人打入其他信徒家。

2001年3月,一個信全能神的弟兄來他親屬(我們教會的一個姊妹)家傳末世福音,姊妹的丈夫留那個弟兄吃了飯。這事被我知道了,我就訓斥姊妹說:「別心軟受迷惑,要守住教會的安排,以後他再來不准給飯吃……」姊妹真聽話,當那個弟兄又來時,就毫不留情地把弟兄趕了出去。而我從那次「作工」以後,我的子宮不明不白地便開始流血不止,導致我迷糊、肚子疼、四肢無力,到醫院檢查卻沒病。雖然拿了些止血藥吃略有好轉,但血仍沒止住,還是無力幹活。當時,我並沒有認識到是因抵擋神遭到了管教,還誤以為主在試煉我的信心,所以我不等病好就又瘋狂活動起來,不僅讓弟兄姊妹嚴加防範,還親自下去巡查,一旦發現外來傳道的一個不放過。

7月的一天,那個傳全能神的弟兄從五十里以外騎自行車又來了,偏巧姊妹下地幹活不在家,我發現後,趕緊派人去告訴姊妹別回家,並且下令村裡信主的人一律不許接待那個弟兄,一切安排好之後,我就領人禱告咒詛,求主將弟兄趕走。弟兄不知是我暗中做了手腳,一直在外面從上午等到傍晚,也沒等到姊妹,只好無可奈何地走了。那個姊妹在地裡餓著肚子幹了一天活,直到得知弟兄離去才回家。

這事之後,我的病突然就加重了,這次是大出血,我連站都站不穩了,去廁所還得人扶著,上炕也得有人扶,什麼可口的食物也吃不下,到幾個大醫院檢查,也查不出病來。我躺在家裡不住地呼求主給我醫治,大帶領也號召弟兄姊妹同心合意為我禱告,但不管眾人怎麼迫切懇求主,我的病仍繼續加重。我人躺在家裡不能去聚會、巡查,但心裡還念念不忘抵擋、咒詛「東方閃電」,求主保守信徒別被「閃電」擄走。同工、信徒來看我時,我還囑咐他們「要防備『東方閃電』,千萬別把他們領進村」,又捎口信告訴外村各會點:「我有病,不能去,你們千萬警醒,別讓狐狸鑽進葡萄園。」就這樣,我越咒詛、阻攔「東方閃電」,我的病癒重,後來有時流血竟像流水似的。我在病痛中受盡了煎熬,身體一天天地虛弱,面容一天天地憔悴,直感到性命難保,也無心再管教會了,更無力抵擋了。就在我生命垂危之際,我想主是大醫生,為什麼我跟隨他,為他忠心耿耿看守羊群,他還讓我得這病呢?是熬煉,還是我有得罪主的地方呢?我反覆思想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最後我開始回顧省察,發現每次得病、病重時都是在我做完抵擋「東方閃電」的事之後,我害怕了,在心裡禱告神:如果讓我病好了,我再也不抵擋了!當我這樣禱告時,心理上就感覺病輕多了。

9月21日,已病重兩個多月的我,突然一心想要去後院的叔伯二姐家,而且越來越想(這期間我根本無力走動),我躺不住了,就試著要起來,不知不覺我竟然走到了二姐家,一點不累。二姐一見我十分驚訝地問:「你能走了,病好了?!」我說:「沒好,就想來。」正好趕上二姐的女兒和一個姊妹從沈陽來,她們剛進屋,我就到了。外甥女是沈陽一教會的帶領,聽說我去了,急忙跑出來扶我,那個姊妹也出來打招呼攙扶我,她們把我扶到炕上,姊妹說:「姨,你身體不好,躺著吧!都是自家人,不用顧忌那麼多。」短短的幾句話,說得我心裡熱乎乎的,就順勢躺在炕上。姊妹坐在我身邊問寒問暖,聽著姊妹句句關心、安慰的話,好似一股暖流湧遍了我的全身,感覺身體輕鬆多了,我就坐了起來。剛進屋時看姊妹是城裡人,我還有一種自卑感,但短暫的接觸,發現她是那麼平易近人,又是那麼善解人意,而且還樸實、大方,讓人感到親切,所以我不再拘束,就隨便和她交通起來。姊妹問我:「姨,你知道法利賽人是因為什麼被耶穌定罪的?」「因他們不信耶穌。」姊妹又問:「他們為什麼不信呢?」我說:「不清楚,你說吧。」姊妹說:「法利賽人不信耶穌是因為他們不認識耶穌是神道成的肉身,不認識聖靈作工的方向。耶穌來了,神新工作開始了,但法利賽人卻死守神的舊工作棄絕耶穌,還迷惑當時的猶太人說耶穌是邪靈,靠鬼王別西卜趕鬼,不是出於神的。他們盼望彌賽亞,卻抵擋彌賽亞(耶穌),而他們又不尋求,頑固地持守自己的觀念:不叫彌賽亞的就不是基督。最終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犯下了滔天大罪……」我聽得直點頭,姊妹又交通了怎樣遵行神的旨意,怎樣順服神等。我越聽越愛聽,越聽心裡越亮堂,信主十多年來,從來沒有聽過這麼透徹的道,就是外國來的講道人也講不出這麼深的道,姊妹懂的這麼多,還一點不自誇,沒有一點架子,而且一再讓我禱告,求聖靈作工在我們中間,讓我們明白得更多。她的謙虛、穩重、溫和、熱情,使我特別佩服。

姊妹交通完神的三步作工後,我心服口服了。通過交通我明白了神造人的心意,明白了神拯救人類的宗旨永遠不變,但作工方式一直在變,都是按照人現實需要作工,為達到一個果效作工。我也明白了主這次來為什麼不叫耶穌而叫全能神,因為神說: 「每一個時代每一步作工,我的名都有代表意義,不是無根無據的,就是每一個名都代表一個時代。『耶和華』代表律法時代,是以色列人對他們所敬拜的神的尊稱;『耶穌』是代表恩典時代,是恩典時代所有的被救贖之人的神的名。人若在末世仍然盼望救主耶穌降臨,而且還是帶著他在猶太的形像降臨,那麼整個六千年的經營計劃就停留在救贖時代,再不能向前推移,而且永遠不會有末世來到,也不會結束時代。因為『耶穌救主』只是救贖人類、拯救人類的,我取『耶穌』這個名只是為了恩典時代所有的罪人而有的,並不是為了結束整個人類而有的名。雖然耶和華、耶穌、彌賽亞都是代表我的靈,但這幾個名只是代表我的經營計劃中的不同時代,並不代表我的全部。在地之人所稱呼的我的名,並不能把我的所有性情與所是盡都說透,只是在不同的時代對我有不同的稱呼。因此在末了的時代,就是最後的一個時代來到之時,我的名仍然要改變,不叫耶和華,也不叫耶穌,更不叫彌賽亞,而是稱為大有能力的全能的神自己,以這個名來結束整個時代。我曾經叫過耶和華,也曾經被人稱為彌賽亞,人也曾經愛戴我叫我救主耶穌,今天我已不再是人以往所認識的耶和華和耶穌,而是在末世重歸的、結束時代的神,滿載著我的所有性情,而且滿有權柄、尊貴、榮耀地興起在地極的神自己。」神話讓我懂得了神的每步作工都不重複,取名也不一樣,每個名都代表神的一部分性情,這部分性情就在作工中發表出來了。聽姊妹交通到晚上10點多鐘,我還滿有精神,根本不像一個正在大病中的人,我深知這是神的能力在托著我,是神特殊的引導帶領將我從罪惡之中拉了出來,來在了全能神的面前。

第二天,姊妹要回沈陽,我步行了3里多路把姊妹送到車站。過了幾天,當姊妹又專程來看我之後要走的時候,我竟抱著4歲的孫子送姊妹走到車站。感謝神,我接受全能神後,沒用吃藥、打針,身體就一天天康復痊癒了。回想以往一幕幕抵擋神的情景,我真是追悔莫及、肝腸寸斷。我俯伏在地禱告說:全能神啊!我是一個信你卻又不認識你還抵擋你的法利賽人,我在罪惡之中聽見了你的聲音,能來到你面前,實在是蒙了你的破例高抬和拯救。神啊!感謝你的寬容赦免了我的罪惡,我願將餘生全部獻給你,哪怕是做牛做馬,只要能為你效力我心甘情願。神啊!我願配合你的作工,無論怎麼苦怎麼難,也要把那些與我昨天一樣抵擋拒絕你的弟兄姊妹帶到你面前,以安慰你那被我傷透已久的心……

當我把自己蒙拯救的經歷講給本教會的弟兄姊妹時,本村有20多個弟兄姊妹陸續歸到了全能神面前。三個月後,原派別的帶領知道了此事,特意來把接受的弟兄姊妹召聚到一起,作了大量反面宣傳,又是褻瀆又是毀謗,還「苦口良言」勸我們。但在真理與事實面前,那些謠言、謊話都失去了作用,與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三個月的接觸,我們看到反面宣傳中所謂的「淫亂」、「暴行」都是別有用心的人對全能神教會無中生有的誣陷、毀謗、褻瀆,我們親眼目睹了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各個端庄正派,人人尋求真理、追求生命。而且全能神說:「家有家規、國有國法,更何況神的家呢?不更有嚴格的標準嗎?不更有行政嗎?人可以自由隨便,但神的行政卻不讓人隨意『改動』,神是不容人觸犯的神,神是擊殺人的神,這些難道人不知道嗎?」神行政第四條說:「人有敗壞性情,更有情感,所以配搭事奉一律禁止異性單獨配搭,若發現一律開除,誰也不行。」神話說得這麼清楚明白,哪一個真心要神的人敢不要命觸犯神呢?事實面前弟兄姊妹辨明了真偽,認定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重歸,誰還會聽信謠言的蠱惑,放棄真道離開真神呢?這樣,帶領就在講台上公開棄絕我們,並寫信給凡是我去過的教會,告訴他們一律不許再接待我,說我被迷惑了、走偏了,說我們聚會擋窗簾,男女在一起鬼混……這樣,我的「大名」轟動了擊鼓跳舞派。從此,無論是親戚、朋友,還是以往仰望我的信徒都躲著我,當我去給他們傳福音時遭到的都是拒絕……帶領又對我不信的兒子、媳婦說:「你爸、你媽信的是假基督,別看他們現在對你們好,以後就會挖你們的眼睛,讓你們家破人亡……」嚇得兒子媳婦兩人天天跟我們鬧;帶領還在我不信主的哥哥面前搬弄是非,導致哥哥一夜沒合眼,第二天就跑來攪擾我們不讓我們再信神。面對無知親人的「愛心」,面對弟兄姊妹的棄絕,我更加堅定了跟隨全能神走到底的信心!

親愛的弟兄姊妹,以上是我因信謠言、傳謠言、造謠言抵擋神的事實,也是我接受全能神的經過。願你們從我的經歷中吸取教訓,不再步我信神抵擋神的後塵。願你們早日脫離謠言的捆綁,大膽地尋求、考察全能神的作工。因為神的作工不可能合乎人的觀念,因為神的智慧永遠高於人的智慧,神的作工不是人能想象得到的,更不是人所能測透的。弟兄姊妹,全能神時時在巴望、在期待著我們回轉!讓我們共同跟上神的作工步伐,邁進新的時代!

遼寧省海城市 楊志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