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目錄

89 如果我們真心信神,堅持聚會,讀神的話語,積極盡本分,跟隨全能神到路終,是否就能蒙拯救?

神話答案:

「人都說神是公義的神,只要人跟到底,他一定不偏待人,因他是最公義的,人跟到底,他還能把人甩掉嗎?我不偏待任何一個人,而且以公義的性情來審判所有的人,但我對人要求的都是有合適條件的,我所要求的無論什麼人都得達到,我不看你資歷多深、資格多老,我只看你是不是遵行我道的人,是不是愛慕真理的人。你若是沒有真理,反而是羞辱我名的,不按著我的道去行,只是無憂無慮地跟隨,那時會因著你的惡來擊殺你、懲罰你,你還有何話可說?你還能說神不公義嗎?今天我說的話你都遵守了,這樣的人我稱許。你說你一直跟著神受苦了,風裡來雨裡去,跟神同甘苦共患難,但就是神所說的話你沒活出來,你就想天天跟著神跑就行了,你也沒想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你說反正你相信神是公義的,你為他受苦、為他跑路、為他奉獻,沒有功勞還有苦勞,他保證紀念你。神是公義的這不假,但這公義之中不摻有雜質,並沒有人的意思,不摻有肉體,不摻有人的交易,凡是悖逆抵擋的、不遵守他道的都得經受懲罰,一個不饒恕,誰都不放過!有的人問:我現在為你跑路,到最後你是不是能給我一點祝福?那我問你:我說的話你遵守了嗎?你說的公義是按著交易而言的,你只考慮我是公義的,不能偏待任何人,凡是跟隨到底的必然得救,跟隨到底的必能得著我的祝福。我所說的『跟隨到底的必然得救』這話是有內涵的,跟隨到底的人是被我完全得著的,是被我征服以後尋求真理而被成全的人。你達到幾條了?你就達到跟隨到底,其餘呢?你遵行我的話了嗎?我提出五條要求你就達到了一條,其餘四條你也沒打算達到,你就找一條最簡單輕省的路,存著僥倖的心理來追求,我的公義性情對你這樣的人只是刑罰,是審判,是公義的報應,對一切作惡的人都是公義的懲罰,凡是不遵行我道的,即使跟隨到底的也必然受懲罰,這才是神的公義。」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的經歷——對刑罰、 審判的認識》

「所說的『跟隨到底的人便是可以得救的人』中的『跟隨』其內涵之意就是在患難之中站立住,現在許多人認為跟隨是相當容易的事,但到工作快結束的時候你就知道『跟隨』的內涵之意了,並不是你現在能接受征服之後仍能跟隨就證明你是被成全的對象了,那些經不住試煉的、不能在患難之中得勝的在最終必不得站立,他們就是不能跟隨到底的。真心跟隨神的人都是能經得住工程的檢驗的,不真心跟隨神的人則是經不住任何試煉的,這些人或早或晚都得被驅逐出去,得勝的在國度之中存留。人是否是真心尋求神的人是藉著工程的檢驗,也就是藉著試煉而才決定的,並不在乎人自己定規,神不隨便棄絕一個人,他作的一切都讓人心服口服,人看不見的事、人不服氣的工作他都不作,是真信還是假信都由事實來驗證,這是人所不能定規的。『麥子不能成為稗子,稗子不能成為麥子』,這是不可疑惑的,凡是真心愛神的人最終都能在國度之中存留,神不會虧待任何一個真心愛他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

「有很多人說:『我信神就這麼跟著保證能得著,我不追求真理最終我跟到底,盡本分我使勁花費、使勁撇棄,即使有點過犯我也能得著。』人都不知道自己說的是啥,人裡面這麼多敗壞的東西,不追求真理怎麼能變化呢?按人的敗壞程度來說,若沒有神的保守隨時都能栽倒背叛神而去,你信不信?你自己強制自己也走不到頭,因為最後這一步是作成一批得勝者,是你想像得那麼容易嗎?最終並不是說要求人有百分之百或者百分之八十的變化,最起碼得有百分之三十、四十的變化,起碼必須把你內心深處根深蒂固的東西挖掘出來變化了,你能達到神要求的百分之三十到四十的成分,最好的達到百分之六十到七十的成分,就說明你裡面具備些真理了,跟神能有些相合的成分了,再有事臨到的時候就不容易抵擋神了,不容易觸犯神性情了,這樣,最終才能達到被成全,得著稱許。有些人老覺著:信神不就是聚聚會、唱唱歌、聽聽神話、禱告禱告,有本分再盡點,不就是這麼回事嗎?現在你們不管是信神幾年,但你們對信神這個意義還是沒有看透,其實信神的意義太深了,人就琢磨不透。到最終人裡面有一些屬撒但的東西、屬於人本性的東西必須得變化,跟真理所要求的能相合,這才是真正達到蒙拯救了。你若是還跟原來在宗教裡一樣光喊點字句道理、喊點口號,再有點行動、有點好的作法,就是有些犯罪的事你做不出來了,明顯的那些罪不犯了,這也不代表你進入信神的正軌了。你能守規條這算你走對路了嗎?這算你選擇對了嗎?本性裡面的東西沒有變化最終你還能抵擋神,還能觸犯神,這就是最大的問題,信神不解決這個問題能稱得上蒙拯救嗎?我說這話啥意思呢?就是讓你們心裡都明白,人信神離不開神話、離不開神、離不開真理,你得選擇好路,在真理上下功夫,在神話上下功夫,別弄個一知半解就完事了,或者是差不多就可以了,你糊弄自己只能坑害你自己。人信神別走偏了,最後信信就沒神了,光捧著一本書走馬觀花地看看,心裡沒有神的地位,這就完了。……在一件小事上你都不能按神的要求去做,那臨到大的原則性的事更達不到神的要求了,那你這個人就沒有見證了,這就麻煩了,證明你什麼也沒有。」

摘自《座談紀要·失去聖靈作工的人最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