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每日神話 《神的顯現帶來了新的時代》 選段71每日神話 《神的顯現帶來了新的時代》 選段71 每日神話 《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二十五篇》 選段53每日神話 《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二十五篇》 選段53 每日神話 《神向全宇的説話・第十二篇》 選段61每日神話 《神向全宇的説話・第十二篇》 選段61 每日神話 《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十五篇》 選段52每日神話 《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十五篇》 選段52 每日神話 《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八篇》 選段50每日神話 《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八篇》 選段50 每日神話 《七雷巨響——預言國度的福音將擴展全宇》 選段69每日神話 《七雷巨響——預言國度的福音將擴展全宇》 選段69 每日神話 《神向全宇的説話・國度禮歌》 選段59每日神話 《神向全宇的説話・國度禮歌》 選段59 每日神話 《當你看見耶穌靈體的時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時候了》 選段76每日神話 《當你看見耶穌靈體的時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時候了》 選段76 每日神話 《當你看見耶穌靈體的時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時候了》 選段75每日神話 《當你看見耶穌靈體的時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時候了》 選段75 每日神話 《寫在前面的話》 選段74每日神話 《寫在前面的話》 選段74 每日神話 《在神的審判、刑罰中看見神的顯現》 選段73每日神話 《在神的審判、刑罰中看見神的顯現》 選段73 每日神話 《「救主」早已駕着「白雲」重歸》 選段70每日神話 《「救主」早已駕着「白雲」重歸》 選段70 每日神話 《神向全宇的説話・第四十三篇》 選段67每日神話 《神向全宇的説話・第四十三篇》 選段67 每日神話 《神的顯現帶來了新的時代》 選段72每日神話 《神的顯現帶來了新的時代》 選段72 每日神話 《七雷巨響——預言國度的福音將擴展全宇》 選段68每日神話 《七雷巨響——預言國度的福音將擴展全宇》 選段68 每日神話 《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二十九篇》 選段66每日神話 《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二十九篇》 選段66 每日神話 《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二十九篇》 選段65每日神話 《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二十九篇》 選段65 每日神話 《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二十七篇》 選段64每日神話 《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二十七篇》 選段64 每日神話 《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二十六篇》 選段63每日神話 《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二十六篇》 選段63 每日神話 《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二十二篇》選段62每日神話 《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二十二篇》選段62 每日神話 《神向全宇的説話・第十一篇》選段60每日神話 《神向全宇的説話・第十一篇》選段60 每日神話 《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七十篇》 選段58每日神話 《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七十篇》 選段58 每日神話 《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四十二篇》 選段57每日神話 《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四十二篇》 選段57 每日神話 《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三十六篇》 選段56每日神話 《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三十六篇》 選段56 每日神話 《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三十五篇》 選段55每日神話 《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三十五篇》 選段55 每日神話 《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三十四篇》 選段54每日神話 《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三十四篇》 選段54 每日神話 《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十五篇》 選段51每日神話 《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十五篇》 選段51 每日神話 《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五篇》 選段49每日神話 《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五篇》 選段49 每日神話 《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三篇》 選段48每日神話 《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三篇》 選段48 每日神話 《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二篇》 選段47每日神話 《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二篇》 選段47 每日神話 《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一篇》 選段46每日神話 《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一篇》 選段46

每日神話 《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二十二篇》選段62

每日神話   608  

視頻簡介

每日神話 《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二十二篇》選段62

全宇之下之人都在慶幸我日的到來,天使在衆民之中行走,當撒但攪擾之時,天使因着其在天的事奉而時時幫助我民,并不因着人的軟弱而受魔鬼的迷惑,而是因着黑暗勢力的侵襲更加在迷霧中經歷人生,所有的衆民都在我名之下而降服,不曾有人起來公開抵擋我。因着天使的作工而接受我的名,所有的人都在我工作之流中。世界在傾倒!巴比倫在癱痪!宗教之界啊!怎能不因我在地的權柄而滅亡呢?誰還敢悖逆、抵擋我呢?難道是文士嗎?是所有的宗教官員嗎?難道是在地「執政掌權」的嗎?是天使嗎?誰不因我身的全備完滿而慶賀呢?在萬民之中誰不因我而頌揚不息、高興不止呢?我生活在大紅龍的洞穴所在之地,但并不因其而恐懼戰兢,也并不因其而逃脱,因大紅龍的所有「民衆」都已開始恨惡它,不曾有一物在它前為它「盡本分」,而是各行其是,都在為自己各奔前程。地上之國怎能不滅没?地上之國怎能不傾倒?我民怎能不歡呼?怎能不歡歌?這是人的工作嗎?是人手中的活計嗎?我曾給人生存之本,給人以物質之供應,但人并不滿足現狀,人要求進入我國,但怎能不付代價、不肯有無私的奉獻而輕而易舉地進入我的國度之中呢?我不是向人追討什麽,而是向人提出要求,以便讓我在地之國充滿榮耀。人被我領入今天這個時代,處于這個光景之中,人都活在我光的引領之中,若不是如此的話,那地之上的人有誰會知自己的前途呢?有誰會明我心意呢?在人的要求之上我隨之附加我的條件,這不正是合乎自然規律的事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