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每日神話 《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 選段294

每日神話   1093  

視頻簡介

每日神話 《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 選段294

不明白神作工宗旨的人是抵擋神的人,明白了神作工宗旨但却不去追求滿足神的人更是抵擋神的人。那些在大教堂裏看聖經的人,整天背誦聖經,但他們没有一個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没有一個人能認識神,更没有一個人能合神心意。他們都是無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處教訓「神」的人,他們都是打着神的旗號却故意抵擋神的人,他們都是挂着信神的牌子却吃人肉、喝人血的人。這樣的人都是吞吃人靈魂的惡魔,都是故意攪擾人走上正道的魔頭,都是攔阻人尋求神的絆脚石。他們雖然都「體魄健壯」,但那些跟隨他們的人哪裏知道他們就是帶領人抵擋神的敵基督呢?哪裏知道他們就是專門吞吃人靈魂的活鬼呢?在神面前自以為貴的人都是最卑賤的人,自以為卑的人則是最為貴的人,自以為認識神作工而且能眼望着神而對别人大肆宣傳神作工的人都是最無知的人,這樣的人都是没有神見證的人,都是狂妄自大的人。自以為認識神太少但的確有實際經歷、的確對神有實際認識的人則是最被神所喜愛的人,這樣的人才是真正的有見證的人,這樣的人才是真正能被神成全的人。不明白神心意的人是抵擋神的人;明白神心意但却不實行真理的人是抵擋神的人;吃喝神話但却違背神話實質的人是抵擋神的人;對道成肉身的神有觀念而且存心悖逆的人是抵擋神的人;論斷神的人是抵擋神的人;凡是不能認識神而且不能見證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所以,我勸你們,你們若真有信心走這道那你們就繼續跟隨,若你們做不到「不抵擋神」那你們就趁早離開,否則實在是凶多吉少,因你們的本性實在是太敗壞了。你們的忠心一點没有,順服一點没有,渴慕公義與真理的心一點没有,對神的愛一點没有。可以説你們在神面前的情形簡直是一塌糊塗,該守的守不住,該説的説不了,該實行的實行不出來,該盡的功用又盡不上,該有的忠心没有,該有的良心没有,該有的順服没有,該有的心志没有,該受的苦没受,該有的信心没有。你們簡直是一無是處,你們還有什麽臉面活着?我勸你們還不如早點閉目,這樣也省得神再為你們操心,再為你們受苦。你們信神不明白神的心意,吃喝神話但又守不住神對人的要求,信神又不認識神,活着又没有奮鬥目標,没有一點價值又無一點意義,作為一個人却没有一點良心,没有一點人格,没有一點信譽,你們還叫人嗎?信神還欺騙神,還貪神的錢,還吃神的祭物,最後對神仍是不講一點情面、不講一點良心,就神一點小小的要求也達不到,你們還叫人嗎?吃着神的飯,呼吸着神的氧氣,享受着神的恩典,到頭來對神没有一點認識,反而成了抵擋神的飯桶,這不是連狗都不如的畜類嗎?動物之中還有比你們更惡毒的嗎?

那些站在高堂之上教訓人的牧師、長老是抵擋神的,他們都是撒但的同盟,而你們這些不站在高堂之上教訓人的人不更會抵擋神嗎?你們不更是勾結撒但的人嗎?不明白神作工宗旨的人不知如何做才能合神心意,明白神作工宗旨的人難道也不知如何做才能合神心意嗎?神的作工不會錯,而是人的追求有問題,這些故意抵擋神的敗類不都是比那些牧師與長老更陰險毒辣的人嗎?抵擋神的人有許多,但在這許多人當中又有許多種不同的抵擋神的情形,信神的人五花八門,同樣,抵擋神的人也是五花八門、各有不同。對神作工的宗旨没有清楚認識的人没有一個能「得救」的,不管人以前如何抵擋神,但當人明白神作工的宗旨而且能努力去滿足神的時候,神就將人以往的罪一筆勾銷。只要人能去尋求真理而且能實行真理,那人所做的一切神都不記念,而且因着其能實行真理定人為義,這是神的公義。人未看見神、未經歷神的作工時,無論人如何對神,神都不記念,但當人看見神而且經歷了神的作工以後,那時人的所作所為就都被神載入「史册」之中了,因為人看見了神,活在了神的作工之中。

當人真看見了神的所有所是,看見了神的至高無上,真正認識了神的作工,而且人的舊性情也變化了,那時人就完全脱去了抵擋神的悖逆性情。可以這樣説,每個人都曾抵擋神,每個人都曾悖逆神,但你若能存心順服道成肉身的神,從今以後以你的忠心來滿足神的心,行你當行的真理,盡你當盡的本分,守你該守的規條,那你就是願意脱去悖逆而滿足神的人,你就是能被神成全的人。若你執迷不悟,没有懊悔自己的心,繼續你的悖逆行為,絲毫没有一點與神配合滿足神的心,你這樣頑固不化的人就定規是被懲罰的對象了,你定規不是被成全的對象。這樣,今天你是神的仇敵,明天你也是神的仇敵,後天你仍是神的仇敵,你永遠是抵擋神的人,是神的仇敵,那神還會放過你這個人嗎?人的本性就是抵擋神的,但人不能因着本性難移而故意尋求抵擋神的「秘訣」,若是這樣,那你就不如趁早離開,免得以後的刑罰更重,免得你的獸性發作而難以控制,最終被神取締肉體。你信神是為了得福,到頭來反而受禍了,這樣多不值得,我勸你們最好另立計劃,做什麽不比信神好,難道就這一條路不成嗎?不尋求真理不也一樣生存嗎?何必這樣與神過不去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