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神話 《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 選段108

2472 |2020年05月23日

神的烈怒是一切正義力量與正面事物的保障

神的不容人觸犯是神自己獨有的實質,神的烈怒是神自己獨有的性情,神的威嚴是神自己獨有的實質,而神發怒的原則則是代表神自己獨有的身份與地位,不言而喻,他也是獨一無二的神自己實質的象徵。神的性情是神自己原有的實質,他不會隨着時間的推移而有任何的改變,也不會因着地理位置的改變而改變,他的原有性情是他固有的實質,無論他的作工對象是誰,他的實質不會改變,他的公義性情不會改變。當人觸怒神的時候,神所發出來的是他原有的性情,這時他發怒的原則没有變,他獨一無二的身份與地位没有變。他發怒的原因不是因為他的實質有了變化,不是因為他的性情産生了不同的成分,而是因為人與神的對抗觸犯了神的性情。人對神的公然挑釁是對神自己身份與地位的嚴重挑戰,在神來看,人對神的挑戰就是在與神較量,也是在試探神的怒氣,而當人與神對抗的時候,當人與神較量的時候,當人在不斷地試探神怒氣的時候,也正是罪惡泛濫的時候,這個時候神的烈怒自然就會流露出來,就會表現出來,所以説,神烈怒的發出是一切邪惡勢力不復存在的象徵,是一切敵勢力被毁滅的象徵,這就是神公義性情的獨一無二,是神烈怒的獨一無二。當神的尊嚴、神的聖潔受到挑戰的時候,當正義力量被阻擋、不被人看到的時候,也正是神的烈怒發出的時候。因為神的實質,所以,地上凡是與神較量的,凡是與神敵對與神抗衡的這些勢力都是邪惡的,都是敗壞的,都是非正義的,都是從撒但來的,是屬撒但的。因着神是正義的、是光明的、是聖潔無瑕的,所以,一切邪惡的、敗壞的、屬撒但的東西都將隨着神烈怒的發出而消失。

雖然神烈怒的發出是神公義性情的一方面表達,但神的發怒絶不是無原則、不分對象的。相反,神絶對不會輕易發怒,也絶不會輕易流露他的烈怒與他的威嚴,而且神的烈怒是相當有分寸有尺度的,他絶不同于人的發火與宣泄。在聖經中記載着好多人與神的對話,有的人説的話就很膚淺,很愚昧,如嬰兒,對于這些人神并没有擊殺他們,也没有定他們的罪,尤其在約伯受試煉期間,約伯的三個朋友,還有其他的人對約伯説的一些話,耶和華神聽到了這些話之後是怎麽對待他們的?他定罪他們了嗎?對他們發怒了嗎?這些都没有!而是告訴約伯為他們祈求,為他們禱告,神便不記念他們的不是了。這些都是代表神對待敗壞無知的人類的主要態度。所以,神烈怒的發出絶不是一種情緒的表達,不是一種情緒的發泄,神的烈怒不是人理解的火氣的總爆發,他烈怒的發出并不是因着他的情緒難以自控,也不是他憤懣到了極點、到了不得不宣泄的地步。相反,他的烈怒是他公義性情的發表,也是他公義性情的真情表達,是他聖潔實質的標志性的流露。神是烈怒不容人觸犯,并不是説神的發怒不分原因没有原則,而不分原因没有原則的亂發火則是敗壞人類的專利。人一旦有了地位,情緒常常難以自控,所以很喜歡借題發揮,宣泄不滿,發泄情緒,常常没事就發火,以顯露自己的能耐,讓人知道他身份與地位的與衆不同。當然没有地位的敗壞人類的情緒也常常失控,他們的發火常常是因着個人的利益受損,為維護自己的地位、自己的尊嚴,敗壞人類常常發泄情緒,流露狂妄本性。人的發火與宣泄都是為了維護罪惡的存在,它是人不滿情緒的表達方式,這裏充滿摻雜,充滿了陰謀與詭計,也充滿人的敗壞與邪惡,更充滿了人的野心與欲望。在正與邪的較量中,人不會為維護正義的存在而發火,反之,當正義的力量受到威脅、遭到迫害遭到攻擊的時候,人的態度是漠視、逃避或退縮,而對待邪惡勢力人的態度是迎合與卑躬屈膝。所以,人的宣泄是邪惡勢力的出口,是屬血氣之人的惡行泛濫與難以遏制的表現。而當神的烈怒發出的時候,一切邪惡勢力將被制止,一切殘害人的罪惡將被制止,一切阻攔神工作的敵勢力將被顯明,被分離,被咒詛,一切與神敵對的撒但的幫凶將被懲罰,被剪除,取而代之的是神的工作暢通無阻,神的經營計劃一步一步如期向前開展,神的選民不受撒但的攪擾與迷惑,跟隨神的人都在安寧、祥和的環境之中享受神的帶領與供應。神的烈怒是一切邪惡勢力不得滋生與泛濫的保障,也是一切正義與正面事物得以存在、得以流傳、得以永遠不被取締、不被顛覆的保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

展開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發表迴響

分享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