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神話 《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 選段51

每日神話 《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 選段51

1150 |2020年05月11日

約伯的本真:真實、純樸、不虚偽

我們來看《約伯記》二章七到八節:「于是撒但從耶和華面前退去,擊打約伯,使他從脚掌到頭頂長毒瘡。約伯就坐在爐灰中,拿瓦片刮身體。」這是約伯身上長毒瘡之後如何表現的一段描述。此時約伯坐在爐灰中,忍受着身體的疼痛,没有人給他醫治,也没有人幫他减輕身體的疼痛,而是他自己用瓦片刮去毒瘡的創面。表面上來看,這只是約伯受苦期間的一個片段,與約伯本人的人性與對神的敬畏搭不上關係,因為約伯在這個期間并未説什麽話來表明此時的心情與他的觀點,但是約伯的舉動與他的表現仍然是他人性的一個真實流露。前面我們在一章中的記述中看到「約伯在東方人中就為至大」,而在二章的這個片段中讓我們看到了這個在東方人中為至大的人竟然「坐在爐灰之中,而且自己拿瓦片刮身體」,這一前一後的兩個描述是不是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呢?這個對比讓我們看到了約伯的本真面目:約伯雖然身份、地位顯赫,但他從不寶愛,也不在乎他的身份與地位;他不在乎人怎麽看待他的身份,也不在乎他的所做所表現能否給他的身份帶來什麽負面影響;他不貪戀地位之福,也不享受地位、身份給他帶來的光環,他只在乎在耶和華神的眼中他的價值與活着的意義是什麽。約伯的本真面目就是約伯此人的實質:他不喜愛名利,不為名利活着;他真實、純樸,不虚偽。

約伯愛憎分明

在約伯與妻子的對話中約伯的另一方面的人性又呈現給大家:「他的妻子對他説:『你仍然持守你的純正嗎?你弃掉神,死了吧!』約伯却對她説:『你説話像愚頑的婦人一樣。噯!難道我們從神手裏得福,不也受禍嗎?』」(伯2:9-10)約伯妻子看到約伯如此受痛苦,便試圖勸説約伯,以便幫助約伯從痛苦中解脱出來,但妻子的「好意」并没有得到約伯的贊許,反而惹怒了約伯,因為她否認約伯對耶和華神的信與順服,同時也否認了耶和華神的存在,這在約伯是不能容忍的,因為他從來就不容許自己做出抵擋神的事,也不容許自己做出傷神心的事,更何况是他人呢?他怎麽能眼看着别人説出褻瀆神、對神污辱的話而無動于衷呢?所以,他才稱妻子為「愚頑的婦人」。約伯對待妻子的態度帶着怒氣、恨惡,也帶着責備、訓斥,這正是他愛憎分明的人性的自然流露,也是他正直人性的真實表現。約伯是有正義感的人,他的正義感讓他能恨惡邪惡的風氣、潮流,恨惡、定罪、弃絶謬理邪説、奇談怪論或荒誕之説,也讓他在「衆叛親離」的情况下能依然堅守自己的正確原則與立場。

約伯的善良與真誠

既然從約伯的各種表現都能看到約伯此人的人性流露,那麽在約伯開口咒詛自己的生日這件事上又能看到約伯怎樣的人性呢?這就是以下我要交通的話題。

前面我説過了約伯為什麽咒詛自己生日的根源,在這件事上你們看到了什麽?如果約伯是一個心地剛硬、是一個没有愛、是一個冷酷無情没有人性的人,他會體貼神的心意嗎?他會因着體貼神的心而恨惡自己的生日嗎?就是説,如果約伯心地剛硬、没有人性,他會因着神的傷痛而傷心嗎?會因着神為他傷痛而咒詛自己的生日嗎?答案當然是:斷然不會!因着約伯心地善良,他才會體貼神的心;因着約伯體貼神的心,他才會感受到神的傷痛;因着約伯心地善良,他才會因着感受到神的傷痛而更加痛苦;因着約伯感受到了神的傷痛,他才開始恨惡自己的生日,因而咒詛自己的生日。在外人來看,約伯在試煉中的所有表現都可稱得上是人學習的楷模,唯獨約伯咒詛自己的生日這一事讓人對約伯的完全、正直畫上了問號或給出了不同的評價。事實上,約伯此舉才是約伯此人人性實質的最本真的流露,他的人性實質没有掩飾,没有包裝,没有經人加工,他的這一舉動讓人看到了他内心深處的善良與真誠,他就是一汪泉水,清澈見底,純净透明。

了解了約伯本人的方方面面之後,相信絶大多數的人對約伯這個人的人性實質有了一個相對準確客觀的評價了,同時也對神所説的「完全正直」有了深刻的、進一步的、實際的了解與領會了,希望這些了解與領會能幫助人走上「敬畏神,遠離惡事」的道。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

展開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發表回響

分享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