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神話 《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選段88

2565 |2020年05月30日

第六日,造物主話語一出,他意念中的各類活物陸續登場

不知不覺造物主創造萬物的工作已持續了五日,緊接着造物主迎來了他創造萬物的第六日,這一日又是一個新的開端,又是一個不同凡響的一日。在新的一日來到之際,造物主又有怎樣的計劃呢?又有哪些新的受造之物産生、被造呢?你聽,那是造物主的聲音……

「神説:『地要生出活物來,各從其類;牲畜、昆蟲、野獸,各從其類。』事就這樣成了。于是神造出野獸,各從其類;牲畜,各從其類;地上一切昆蟲,各從其類。神看着是好的。」(創1:24-25)這些活物都包括什麽?經文中記述道:牲畜、昆蟲、野獸,各從其類。這就是説,在這一日裏地上不但有了各樣活物,而且都被劃分了類别,同樣,「神看着是好的」。

與前五日一樣,在第六日造物主以相同的口吻命他要的活物生出來,出現在地上,并各從其類。在造物主權柄施行的同時,他的話語從不落空,所以,在第六日,造物主所計劃要造的每一樣活物都如期出現。在造物主説了一句「地要生出活物來,各從其類」這話之後,陸地上便活躍起來,地之上空頓時散發出各種活物的氣息……在緑草青青的原野上,一隻隻壯碩的肥牛甩動着尾巴相繼出現,咩咩叫着的羊兒成群結隊,嘶吼着的馬匹奔騰而來……頃刻間,寂静遼闊的草原上一片沸騰……各類牲畜的出現給萬籟俱寂的草原增添了一道道美麗的風景綫,帶來了無限的生機……它們將與草原為伴,它們將作為草原的主人而與草原相互依存,它們也將成為草原的守望者與看護者,而草原也即將作為它們永久的栖息地為它們貢獻一切,作為它們生存永久的滋養者……

與各類牲畜同日誕生的各類昆蟲在造物主的話語發出之時也相繼出現,雖然它們是受造之物中最小的一類生命體,但它們的生命力依然來自造物主的奇妙創造,它們并未遲到……它們有的扇動着小翅膀,有的緩緩爬行,有的一躍一跳,有的步履蹣跚,有的前行有力,有的後退迅速,有的横行,有的縱躍……它們各自忙着尋找自己的家:有的鑽入草叢,有的忙着在土地上挖掘洞穴,有的飛上大樹,隱秘在叢林裏……它們雖體型微小,但它們却都不甘忍受空腹之苦,各自找到家之後便急不可待地搜尋可果腹之物:它們有的爬在嫩草葉上吃起來,有的抓食泥土一口一口地吞下肚腹,吃得津津有味,好不快樂(這泥土倒成了它們的美餐),有的雖隱秘在叢林裏,但也并未歇息下來,樹上油緑的一片片樹葉的汁液成了它們口中的美味、佳肴……在喂飽了肚腹之後,它們也并未停止它們的活動,它們雖小,但它們却能量巨大,活力無限,所以,它們都是萬物中活動最頻繁、最勤勞的一類受造之物。它們從不慵懶,從不貪享安逸,當它們肚腹飽足之後,它們依然辛勤耕耘着它們的將來,為它們的明天、為它們的生存而忙碌着、奔跑着……它們輕輕哼唱着各種旋律的不同節奏的歌謡,為自己打氣、加油,也為草叢、為樹林、為一片片土壤平添歡樂,帶來與衆不同的每一天、每一年……它們用它們各自的語言、各自的方式為地上各種生物傳遞信息,也以它們各自特殊的生存軌迹為萬物作出標志,留下印迹……它們與土壤、與緑草、與叢林親密無間,它們為土壤、為緑草、為叢林帶來活力、帶來生機,也帶來造物主對各樣生物的囑托與問候……

造物主的眼目巡視着他所造的萬物,這一刻,他的雙目停留在了叢林裏、停留在了大山間,他的意念在轉動。隨着他話語的發出,在茂密的叢林裏、大山間出現了各樣不同于之前所有受造之物類别的一類受造之物,它們就是神口中所説的「野獸」。它們姗姗來遲,它們摇頭擺尾,帶着一副副不同尋常的面孔,你看它們有的披毛,有的帶甲,有的齜牙,有的咧嘴,有的長頸,有的短尾,有的雙目凶煞,有的目光怯懦,有的俯身吃草,有的口中充滿血腥,有的雙足彈跳行走,有的四蹄交替挪動,有的爬上樹木遠眺,有的隱身叢林之中等候,有的尋找洞澗休憩,有的奔跑在平原上嬉戲,有的穿行在叢林裏……它們有的怒吼,有的咆哮,有的狂吠,有的哭嚎……它們的聲音有的高亢,有的低沉,有的嘹亮,有的清脆……它們有的面目狰獰,有的模樣俊俏,有的令人厭惡,有的楚楚可人,有的令人恐懼,有的憨態可掬……它們一個個陸續走出來,你瞧瞧,它們個個都趾高氣揚,没規没矩,誰都懶得搭理誰,誰都懶得看上誰一眼……它們各自都帶着造物主賦予它們各自的特殊生命,帶着野性、帶着蠻横出現在叢林裏,出現在大山間。它們如此「目空一切」,霸氣十足,誰讓人家都是大山、叢林真正的主人呢?從造物主命它們出現的那一刻開始,它們便要「霸占」叢林,「霸占」大山,因為造物主早已封定了它們的界綫,給它們制定好了它們的生存範圍,它們才是大山、叢林真正的霸主,所以它們才如此具有野性,如此「不可一世」。而它們之所以被稱為「野獸」,那只是因為在萬物中它們是真正的帶有野性的、蠻横的、難以馴服的受造之物。因為它們不能被馴化,所以它們不能被飼養,不能與人類和睦同居,不能為人類勞作;正是因為它們不能被飼養,不能為人類勞作,所以它們必須要遠離人類,人類也不得靠近它們;因為它們遠離人類,人類不得靠近它們,它們才能完成造物主賦予它們的責任——守護大山、守護叢林。它們的野性是保護大山、守護叢林,是讓它們能繁衍生息最好的保護與保障,同時,它們的野性也將維護和保障着萬物的平衡。它們的到來,讓大山、讓叢林有了依靠,有了寄托;它們的到來,給寂寞空寥的大山、叢林注入了無限的生機與活力。從此,大山、叢林成了它們永久的栖息地,它們永不會失去它們的家園,因為大山、叢林為它們而生而存,它們將為守護大山與叢林而盡職盡責,盡心盡力,它們也將嚴格地遵照造物主囑托它們的——守住它們的領地、持續它們的野獸本性來維護造物主制定下的萬物的平衡,彰顯造物主的權柄與能力!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

展開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發表迴響

分享

取消